第一百三十八节 阴煞之气

    为了发扬中华民族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我没跟他计较,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姜大师的五金商店!
    车上,杜天智问道:“小龙啊,你应该清楚,这么危险的时期,留在家里是最好的,为什么偏要跑出来呢?”
    我有些无奈地答道:“我也不想,但朋友似乎遇到了麻烦,不来不行。等下如果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还要仰仗大哥您出手。”
    糟老头满脸得意的表情:“想请老夫出手,费用可不低啊。”
    我心说去你大爷!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刚才不过是客套一句,你还当真了?
    不多时,车子便行驶到‘友谊步行街’,刚下车就看到五金商店门口聚集了很多人,我付完车费,赶忙走了过去,杜天智也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挤到人群最前面才发现,原来这百十来号人都是看热闹的,主角是八名手握钢管的大汉,此时正指着门口叫骂:“小逼养的,这没你什么事儿!识相的赶紧滚!否则哥儿几个把你两条腿也卸下来!”
    挡在五金商店门口的青年满头大汗,两条胳膊耷拉着,一看就受了伤!由于疼痛,他面容有些扭曲,但嘴上可不饶人:“该滚蛋的是你们!警察就快到了,再不走你们就都去坐牢吧!”
    领头的秃顶中年往地上吐了口痰,嚣张道:“说你是傻b,你还真t是个傻b!我们已经闹了两个多小时,警察要是想来,早t就来了!小子,我敬你是条汉子,今天不想为难你,要么你把姓姜的交出来,要么把他女儿交出来,我们马上走人!”
    姜大师此时正因为杀人案关在监狱里,这还没放出来呢,就被仇家找上了门。
    我赶忙挤出人群,走到贱男身边,问道:“你怎么样了?”
    贱男目光一亮:“我没事,大哥你总算来了!放心吧,姜云笙一根汗毛也没少!”
    秃顶中年用钢管指着我问道:“小逼,你又是什么人?赶紧给我……”
    还没等他说完,我便目光冰冷地望了过去!让他把不敬的话憋了回去,然后冷声道:“姜大师在监狱里,你们有能耐就去监狱找人,在这欺负一个女孩算什么本事?”
    “说得不错!连老夫都看不下去了!”杜天智也从人群走了出来,拦在几名大汉前面,对他们手中的铁管视若无物。
    “老不死的,跟我倚老卖老是不是……”
    杜天智武功出神入化,趁着他拖住那些人,我看向贱男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还没等贱男回答,姜云笙面色苍白地从屋里走了出来:“小龙,我本不想麻烦你的,可你还是来了……”
    我微皱了下眉毛:“出这么大事情还不找我?反倒去找杨剑南?”
    姜云笙低着头:“已经麻烦你太多次,我实在开不了口。所以就给亲戚朋友们打电话求助,可大家都知道我爸爸招摇撞骗,又惹上人命官司,便以各种借口回绝,就在我心灰意冷时,打了杨大哥的电话,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说到这里,姜云笙感激地看了贱男一眼,眼圈有些发红:“外面那些人被爸爸骗过,现在找上门来了,要求赔偿三百万,否则就抓走我。杨大哥为了保护我,寡不敌众,被打断了胳膊,我让他走,他却不肯离开!”
    贱男挺起胸膛道:“放心!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让你受伤害!毕竟我跟你爸是兄弟!”
    这厮前半段话还挺热血,但后面就不说人话了,什么叫‘我跟你爸是兄弟’?那岂不平白高了姜云笙一辈?我拿你当大哥,你居然想当我叔叔?果然,姜云笙面色尴尬了一下,倒也没说什么。
    我看了看贱男的胳膊,说道:“关节被卸掉了?这些人倒是有两下子,过来,我帮你接上。”
    “大哥,你行吗?”贱男质疑地问道:“接骨这活儿一般不都是老中医干的吗?你别给我弄坏了,要不咱还是找人吧。”
    “找个屁!”我没好气地说道:“脱臼而已,只要了解人体构造就能接!”
    说着,我抓住他胳膊,用力往上一推!只听贱男发出一道杀猪般的嚎叫!但关节却没有接上!
    这是什么情况?我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怎么回事?我是按书上做的,怎么接不上呢?剑南,你忍着点,咱们再试一次!”
    “啊!!……啊!!……啊!!”
    伴随着惨叫声,我又尝试了三次!却全部以失败告终!
    剑南鼻涕都哭出来了:“大哥,你杀了我吧,别再折磨我了。”
    看着贱男那小可怜的模样,我狠心拒绝道:“不行!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我手法肯定没问题!书上就是这么写的!”
    贱男哭得梨花带雨:“谁写的书?你把作者名字告诉我,我弄死他!”
    “剑南啊,忍着点,咱再试最后一次。”我安慰道。
    就在此时,杜天智发话了:“小龙,别试了,就算你再试一百一千次,也是白费力气。你朋友中的是分筋错骨手,用正常手法是接不上的。”
    拿着钢管的秃顶中年露出惊讶之色:“老东西,你还挺有见识,竟然认识分筋错骨手?那你应该清楚,连医院都治不了这种病!赶紧赔偿我们,否则这小子就等着双臂残废吧!”
    “他残不残废,你说了不算。”我冷声回了一句,然后看向杜天智:“大师伯,既然你认出了分筋错骨手,应该有办法接骨吧?”
    杜天智摸摸山羊胡道:“小菜一碟,今天就让你看看老夫的实力。”
    我心说看什么实力?不就接个骨吗?你还能接出花来?
    秃顶中年哈哈笑道:“老东西,都一把年纪了还吹牛b,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后面拿着钢管的小弟们哈哈狂笑,附和道:“金龙哥,这老不死是不是被我们吓傻了?”
    看着一群嚣张的混混,杜天智叹息一声:“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得尊老爱幼吗?既然如此,老夫便给你们上一课!”
    说着,杜天智走到秃顶中年面前,抓住其胳膊,一拉一带,便将其胳膊卸了下来!
    秃顶中年疼得五官扭曲,后面的小弟喊道:“老不死,你竟敢……”
    杜天智什么身份?岂会被这几个小混混吓到?三下五除二,把这八个家伙的胳膊全卸了下来,想跑都跑不了!
    八个混混全都哭爹喊娘,嚷嚷着要报警。
    像他们这种货色,遇到软柿子,就用武力解决;遇到硬茬子,就利用跟警方的关系反咬一口,没理的也变成有理的。可以今天他们却瞎了眼!杜天智里不是软柿子,也不是硬茬子,而是铁板!踢到铁板会有什么下场?别说跟警方有关系,就算市长来了,也得对杜天智恭恭敬敬!因为隐世家族的能量大到超乎想象!
    看着那些混混哭爹喊娘,姜云笙有些不忍:“老爷爷,您出手太重了吧?”
    杜天智看了她一眼道:“小姑娘,你不懂。这些只是小喽啰,不用点手段,怎么逼出背后主使?分筋错骨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练的。”
    我略感兴趣地问道:“分筋错骨手是很厉害的武功吗?”
    “谈不上厉害,放在古代,就是烂大街的货色。不过随着各门派敝帚自珍,习武之人衰减,这功夫现在算是二流货色,我们霞云府也有收录。”说话间,杜天智走到贱男身旁,一推一送,轻描淡写便接好了骨。
    贱男活动几下胳膊,双眼放光地盯着杜天智,仿佛色狼看到了比基尼美女,口水都快下来了。杜天智有些防备地问道:“小伙子,你想干什么?”
    “叔!”贱男套近乎地叫了一声:“我想学武功!”
    “哦?你想学分筋错骨手?”
    贱男摇摇头:“我想学一个打八个的武功,有没有速成的?”
    我差点一脚踹死贱男,心说武功哪t有速成的?
    果不其然,杜天智背着手说道:“小伙子,我这一身本事练了六十年!看你根骨还算不错,虽然年龄大了点,不过勤能补拙,练个一百年,也能达到老夫这种境界。”
    早知道杜天智这糟老头一肚子坏水,这不,无形之中就恶心了贱男一把。还特么勤能补拙,一百年骨头渣都烂没了,不想教你就直说,非要恶心人家。
    贱男一听,一百年也太特么扯了,于是改口道:“叔!那我还是学分筋错骨手吧!”
    杜天智摸摸胡子说道:“这就简单了。不过分筋错骨手需要一定的内力才能施展,你年龄大了,筋脉闭塞,虽然能打通,但也要练个十年二十年,你若是有兴趣,老夫可以传授。”
    二十年?贱男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
    半小时后,一个瘦子推开人群挤了进来,混混们仿佛见到了主心骨,纷纷哭喊道:“天龙哥,你总算来了,兄弟们都让人欺负了啊!”
    我、贱男、杜天智、姜云笙四人一直站在门口闲聊,看到此人前来,贱男低声说道:“大哥,刚才就是他卸掉我胳膊的!很厉害,几下就将我制服了!”
    我仔细打量着这个瘦子,这个人……很奇怪。‘皮包骨头’这个形容词似乎就是为他准备的,瘦的眼眶都塌了进去,脸皮也只有薄薄一层,能清晰看到颧骨,手掌干枯,只剩肉皮贴着骨头,仿佛行将就木的老人,可此人看起来却只有三十岁左右!
    他默不作声,将八个混混的胳膊接好,然后才目光锐利的向这边望来!
    那目光仿佛一把刀子!姜云笙受到了惊吓,直接倒退一步!贱男面色也不好看,额头渗出冷汗;杜天智悠然自得,仿佛什么也没看见;我也见过不少风浪,虽然此人目光锐利,但还吓不倒我。与他对视了一眼,我淡淡地说道:“朋友,死人财可不是那么好发的,你阴煞之气入体,活不过三个月了……”

猜你喜欢: 《天价萌宝:亿万爹地霸道宠》 《诡谲屋的秘密》 《铁牛重现》 《霸君盛宠:毒医狂妃太嚣张》 《鬼门狂医》 《最强重生:千亿娇妻不好惹》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