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节 人心不足蛇吞象

    贱男此时十分虚弱,口唇苍白,一副撸管过多的模样,他靠墙而坐,刚喝了两口水,忽然身子一栽,倒了下去,水洒得满身都是!
    我楞了一下,心说这家伙怎么晕过去了?刚要将水瓶拿开,眼角余光忽然发现王冬和丧狗拿出了手枪,二话不说,直接朝刘天龙开了十几枪!而刘天龙根本没反应过来,便倒在了血泊中!
    这是???
    我心中一惊,脚步踉跄了一下,假装晕倒在地。
    刘金龙见弟弟中弹,目眦欲裂,快步跑了过去,可还没跑两步,便摔倒在地,他也意识到了什么,甩甩昏沉的脑袋骂道:“王冬,你t竟然在水里下药!”
    “哈!金龙哥,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贪心,这么多宝贝竟然想独吞,你吃得下吗?”
    刘金龙气得直哆嗦:“老子在道上混了几十年,竟然折在你这兔崽子手上!别给我机会,否则我会把你们碎尸万段!!”
    “去你妈的!”丧狗一脚踢在刘金龙脸上:“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姐夫,弄死他算了,还和他废什么话。”
    “不急。”王冬笑着说道:“我要让他在绝望中死去。”
    而这个时候,另外两名小弟也迷药发作,跌倒在地,哀求道:“冬哥,兄弟们跟你混了好几年,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过我们吧!”
    “别傻了,我怎么会杀你们?”
    听到这话,两名小混混松了口气,可紧接着,王冬便对丧狗说道:“你去解决了他们,手脚利索点。”
    丧狗露出嗜血般的笑容,缓缓走了过去。
    在两名混混绝望的哭喊中,两道枪声响起,墓室又重归于平静。
    我倒想救他们,可惜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刚才和血煞战斗时受了伤,身体还很虚弱,斗不过两把枪,所以只能继续装晕,等待机会。
    丧狗回到王冬身边,说道:“姐夫,搞定了,不过……这么多东西,咱们怎么弄出去?”
    “这还用问?”王冬挑了挑眉毛:“当然是拿值钱的,你还想全带出去不成?”
    丧狗陪笑道:“哈哈,姐夫教训的是,这次多亏姐夫你神机妙算,料到这墓里有好东西,提前做出计划,简直料事如神,真是我的偶像啊!”
    虽说丧狗拍马屁的功夫差劲,但王冬还是颇为享受,说道:“多跟我学着点,以后你也能独挡一面。”
    “是,多谢姐夫栽培!不过……那道士和他的跟班怎么办?”
    “杀了吧。”王冬语气淡漠地说道。
    糟糕!竟然将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虽然还没昏迷,但我脑袋却有些昏沉,要不是一直在运行内功,保留着最后一丝清明,恐怕我也晕过去了。
    听着丧狗一步步接近,我心中十分焦急!怎么办?就算出其不意制服了丧狗,用他做人质,可王冬肯定不会买账!他心狠手辣,就算小舅子也不会留情!如果真这么做了,怕是分分钟就会成为枪下之魂!
    丧狗走到我身边,缓缓抬起了手枪,就在我准备奋起反抗时。
    “等等。”王冬忽然制止道。
    “怎么了姐夫?”
    “用刀杀,别浪费子弹。虽说血煞死了,可还有一只游尸呢。”
    “怕什么?”丧狗满脸轻蔑地说道:“他早就吓跑了,哪还有胆子回来?我就站在这,有能耐让他出来咬我啊!”
    然而世上有这么一种人,叫做乌鸦嘴,他说什么就来什么,很显然,丧狗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他话音刚落,就有一道黑影从天花板扑了下来,将丧狗扑倒在地!正是他嘴里念叨的游尸!可丧狗被扑倒不要紧,却好死不死的倒在了我身上!再加上游尸,被两个成年人砸中,我差点闷哼出声!
    丧狗连救命都没喊出来,就被咬断了脖子!鲜血喷得我满脸都是!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王冬也乱了阵脚,胡乱开枪射击!
    ‘奶奶的,可千万别误伤到我啊!’我心中不断祈祷。
    也不知哪路神仙保佑,我运气不错,没被流弹击中,游尸也再次被惊退!
    这是个机会!
    我猛然起身,如猎豹般向王冬扑了过去!
    而此时,王冬正惊魂未定的看着游尸逃离的方向,当他察觉到我时,我早已一拳挥出,重重砸在他下巴上!
    他原地转了两圈,跌倒在地。我一脚踩在他手腕上,另一只脚将枪踢飞,然后又重重踢在他太阳穴上,让他彻底晕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我体内真气消耗一空,再也无法抵抗迷药,阵阵困意袭来,我也趴在了地上,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是:游尸可千万别回来啊……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叫声吵醒。
    “天龙!你醒醒啊!你别吓唬哥!”
    我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刘金龙正抱着弟弟痛呼,可怀中的尸体却已冰凉。
    我站起身来:“别喊了,哭丧一样,他还没死呢。”
    刘金龙目光一亮,可很快又黯淡下去:“大师,不用安慰我,虽说我也很希望天龙能活过来,可他尸体已经凉透了。”
    “凉透了也不能代表什么,你弟弟现在半人半尸,如果他真的死了,早就变成血煞了。”说完,我不再理会他,而是俯身查看起贱男的伤势来。
    还好,贱男并无大碍,仍然沉沉的睡着,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
    若是个美女的话,这将是一副香艳诱人的画面,可一个大老爷们儿睡觉流口水,却怎么看怎么想给他一巴掌。
    “大师,我弟弟真的还有救吗!”
    “应该吧。”我走过去检查了一番,说道:“还有脉搏,虽然中了七枪,但没伤到心脏,而且伤口也没流多少血。这样吧,先把子弹取出来,然后包扎一下,如果他还不醒,我就用阳符刺激一下,以他现在半人半尸的体质,可是很害怕阳符的。”
    刘金龙连连点头,赶忙照我说的去办。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往墙角看去,只见王冬脖子上插着匕首,流了一大滩血,还冒着丝丝热气,看来是刚死不久。
    “你把他杀了?”我看向刘金龙问道。
    “是。”刘金龙没有否认:“此人心狠手辣,决不能留活口,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我懂。不过大师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不带来麻烦吗……这件事本身就很麻烦!随行的七名混混全死了,这可不是阿猫阿狗,而是七条人命!算了,顺其自然吧。
    微微叹了口气,我摒除杂念,盘膝坐在地上运行起内功来。
    如往常一样,引导真气在经脉中游走,可到了丹田时,却感觉有一个气团漂浮在丹田中,而之前并没有这种东西!
    这气团十分诡异,每当真气运行一周,经过丹田时,就会有小部分真气被它吞噬,而气团也会微微涨大一分。
    好奇怪!我连续研究了三个小时,却没有丝毫头绪,就在我冥思苦想时,忽听贱男喊道:“大哥!别睡了!游尸回来了!!”
    这一嗓子吼得十分响亮,仿佛在耳边敲响巨锣,吓得我差点跳起来!一时间心神大乱,真气不受控制,在经脉中乱窜起来!
    糟糕!我赶忙集中意念引导,试图让它们平静下来,只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有一道真气撞在了神秘气团上,就仿佛爆炸的煤气罐一样,那气团爆发了!精纯的真气涌入全身经脉!有种要被撑爆的感觉,只想赶紧发泄!
    睁开双眼,目中闪过一道精光!只见贱男被扑倒在地,游尸正张着血盆大口,咬向他的喉咙!贱男下意识的伸手挡住,同时大呼救命!
    我赶忙冲了过去!可却眼前一花,‘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顿觉天旋地转,口鼻流血!
    原来竟是速度太快,大脑没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
    我的速度……比全盛时期还快了一倍!难道是那神秘气团带来的特殊效果?
    擦了擦鼻血,我满脸兴奋,再次跑了过去,抓住游尸的双腿随手一扔,它便像破布娃娃般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墙上!
    它似乎意识到不妙,又想逃走,但我岂能让它如愿?身影一闪便冲了上去,将跳到半空的他踹翻在地,一脚踩在他胸口,将‘镇尸符’按在它眉心之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经脉中的真气也恢复正常,‘超人’般的状态消失了,只持续了七秒左右。那神秘气团也一并消失,不知以后还会不会出现。
    在我思索时,贱男从地上爬了起来,毫不在意流血的右手,满脸兴奋地说道:“大哥,你速度这么快,还当什么道士?咱俩组团去参加奥运会吧,你包揽跑步类项目的金牌,我包揽花式跳水和自由体操金牌!”
    看他那副兴奋的模样,我都不忍心打击他,哪来的自信?还花式跳水,花式跳河自杀还差不多……

猜你喜欢: 《狂妃逆天下:帝尊大人宠上天》 《死亡禁区》 《盛世锦宁》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 《女总裁的神级高手》 《这个道士有点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