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节 颁奖典礼

    见他逃走,我也松了口气,并没有去追。一来,我被打得浑身都疼,状态不佳,追上去反而会有危险。二来,狗急了还跳墙呢,谁知道他有没有其他底牌?
    所以权衡利弊之下,才决定放他一马。
    蒋老道跑了,众鬼也跟着一哄而散,没过几分钟,视线中连只鬼影都没有了。
    又过了一会儿,鲁德爽小心翼翼的飘了回来,确认蒋老道已经逃走,露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还抱怨蒋老道跑的太快,他还没来得及出手。
    我懒得理他,按照之前的约定,将瓷瓶中的鬼全都放了出来,其中有个年轻漂亮的女鬼,就是他女朋友了,这些鬼对我千恩万谢,我教导了几句不许害人后,便让他们离开了。
    临走前,鲁德爽说:以后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刀山火海在所不辞,然后就带着女朋友走了,联系方式都没留下。
    虽然早知道这货没义气,没诚意,但还是忍不住腹诽几句,心说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非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已经半夜十二点了,公墓附近荒无人烟,根本坐不到计程车,看来只能在这停留一晚,明天再想办法。
    拿着断裂的桃木剑,我往小二楼里面走去……
    正所谓阴天打孩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既然蒋老道跑了,他这一屋子好东西,我就却之不恭,当成是出场费了。
    经过一番搜索,还真找到不少好东西,包括一把精钢所铸的七星剑;各种符咒62张,虽然有些我不认识,但可以带回去慢慢研究;另外还有五行令旗一套,三清铃一个,道袍一件,以及柜子里发现的两万元现金,加上之前获得的五个封鬼瓷瓶,这一趟收获超乎想象!
    由于担心蒋老道杀个回马枪,我一夜没敢合眼,直到第二天清晨才打电话向杜月求助。事实证明,这位便宜师姐还是很靠谱的,没过多久便赶了过来。
    上车之后,杜月问道:“你在这干什么?偷吃贡品吗?”
    我正在喝水,差点被呛到,咳嗽几声后,将昨天的事情简单叙述一遍,还顺便问出了我困惑已久的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杜月很是吃惊,一脚刹车踩到底,将车子停在路边,由于我没系安全带,再加上惯性,整个人都贴在了挡风玻璃上。
    “你说什么?!丹田中有一个气团?能短时间内提升力量和速度?而且没有副作用?”
    我连连点头,并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她,等待下文。
    “不可能。”杜月缓缓发动汽车:“你在消遣我吗?这种事情闻所未闻!”
    我颇为无奈:“师姐,你看我像那种无聊的人吗?再说,我没事消遣你干什么。”
    “证明给我看。”杜月正色说道。
    我摇头拒绝:“那不可能。”
    杜月眉毛一竖:“再敢消遣我就踢你下车!”
    我赶忙解释道:“误会了,师姐,我的意思是说,丹田中的气团使用之后,要两天才能重新凝结,所以现在证明不了。不如这样吧,过几天我要回霞云府一趟,到时候当着大家的面一起展示。”
    杜月面色缓和下来:“也好……对了,你上次不是说要一笔钱,而且必须通过正当途径给你?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市政府有个颁奖典礼,其中有一项见义勇为奖是你的,奖金十万元,由锦绣服装厂赞助。”
    我点点头,问道:“这服装厂是霞云府的产业?”
    “当然,否则谁会赞助你十万元的奖金?”
    我撇撇嘴:“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师姐,赞助的同时不是还能打广告嘛……好了好了,别用那种杀人的眼光看我,开个玩笑而已,这次多谢你了。”
    “哼!”杜月冷哼一声,便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我下车,她才说了一句:“颁奖典礼的时间,市政府会通知你的……”
    由于昨晚没回家,所以刚一进屋,父母就对我进行了‘思想教育’。今天是周末,老爹休息,时间很充足,他数落我的同时,还泡了杯茶。
    我一声不吭,认真听着教诲,父母是因为关心我,才会如此生气的。
    老爹喝了口茶水,说道:“你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小小年纪就夜不归宿,我结婚二十年,都没……”
    就在老爹‘演讲’到高氵朝时,电话忽然响了,老爹离电话最近,随手接了起来:“喂?哪位?市政府?什么见义勇为奖?我不知道啊……没错,是李小龙家。你们确定没搞错?”
    挂断电话后,老爹仍处于震惊中,老妈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喂,回神了,想什么呢?谁打来的电话?”
    老爹没有回答,而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之后才说道:“市政府打来的,说这臭小子获得了年度见义勇为奖,有十万块奖金,明天上午九点举行颁奖典礼,让我们准时参加。”
    老妈听完之后,嘴巴直接张成了型……
    次日,星期一,老爹特地请了假,一家三口开车来到市政府。将车停好之后,便有专人将我们带到二楼。
    举行颁奖典礼的会场很大,已经有不少记者到场,闪光灯亮个不停。
    典礼很快就开始了,有什么十佳青年奖,乐于助人奖,最佳敬业奖,年度荣誉奖等等,过了半个多小时才轮到我。
    只听女主持人拿着话筒,深情地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群品德高尚的人,为了保护他人生命财产,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他,只有19岁,在一个素不相识的孩童遇到危险时挺身而出!”
    一边说着,后面的大荧幕一边播放着视频:那是一段监控录像,只见一个男孩站在马路中央,一辆吉普车向孩子飞驰而去,就在这紧要关头,另一道身影冲了上去,将孩子抱起,单手撑在吉普车前机盖上,凌空侧翻,然后问问落在地上,在车轮下拯救了一条幼小的生命!
    视频播放完,全场沸腾。
    “我靠,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拍电影呢?”
    我旁边的一个青年说道,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全市十佳青年之一,叫做黄兴广。
    包括记者在内,都对刚才那段视频产生了质疑,如果说一个人凌空侧翻,躲过高速行驶的汽车还有情可原,但抱着孩子,竟然还能做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这也太扯了。
    要是放在两年前,我还是个普通人的时候,肯定也不相信,但认知之外的东西未必就不存在,就像古代人不相信有飞机这种交通工具一样。
    老爹老妈看到这视频,吓得浑身冷汗,老妈更是揪着我的耳朵凶道:“你这熊孩子,以后可不能做这么危险的事了!要是出个好歹,我和你爸可怎么活?”
    心中一阵暖流经过:“知道了,妈……”
    领完奖之后,在众人质疑的目光下,我拉着老爹老妈离开市政府,期间被很多记者拦住,提出各种刁钻问题,我均不予理会,懒得管他们怎么想……
    奖金给老妈‘充公’一半,剩下则是我的活动经费,休息一夜后,第二天便踏上前往奇凌市的火车,去见我的心上人徐凝柔。
    次日上午九点,我拎着背包走出奇凌市火车站,拦了辆计程车,准备去博物馆,就在我一条腿迈上车时,忽然听到一个充满惊喜的叫声,让我不由停住了动作。
    “大哥!”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青年快步跑了过来,他鼻青脸肿,衣衫不整,羽绒服的毛都被拽了出来,通过发型,我勉强认出了他的身份。
    “杨剑南?”
    贱男热泪盈眶:“大哥,你一定是算出我有困难,特地来救我的对吧?”
    “不,我这次是……”
    还没说完,贱男就眼巴巴的说道:“大哥,我两天没吃东西了。”
    这次只能陪徐凝柔三天,时间很紧,本不想多管闲事的,可不管怎么说,杨剑南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好友,虽然他总拖后腿,帮倒忙……但也总有那么几次给力的时候,他都两天没吃饭了,总不能撒手不管。
    我刚要说话时,司机却是等的不耐烦了:“走还是不走?”
    我关上车门,说道:“不好意思,不走了。”
    谁知司机竟然降下玻璃破口大骂:“妈的,不走还耽误老子这么长时间!俩智障!怎么没打死你们呢!”骂完,司机开车就跑。
    “哎?你怎么骂人呢?站住!”贱男拔腿就要追。
    我将他拦住:“好了,何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前面有个面馆,先去吃东西吧。”
    贱男肚子饿得咕咕叫,连连点头,很快就忘了被人羞辱的事……

猜你喜欢: 《天价萌宝:亿万爹地霸道宠》 《诡谲屋的秘密》 《铁牛重现》 《霸君盛宠:毒医狂妃太嚣张》 《鬼门狂医》 《最强重生:千亿娇妻不好惹》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