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节 一体双魂

    再打回去,提示对方已关机。
    不用说,八成是贱男捅了娄子,这货连半吊子都算不上,青阳道友又瘫痪在床,简直和战5渣没什么区别,必须尽快赶过去,否则他们就小命不保了!
    “曹书记,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那我女儿?”
    “只要她不来烦我,事情就此揭过。”说完,我便下车离去……
    ……………………
    本想直接去机场,但再三思虑后,决定先去找花妙音,解释早晨的事情。
    拦了辆出租车,司机问:“去哪?”
    我回道:“南一路。”
    司机吸了口烟:“那里一片荒芜,去那干什么。”
    “风景写生。”我随便编了个借口。
    “要我说你们这些学艺术的就是奇怪,草地有什么好画的。”
    我微皱眉毛:“到底去不去?”
    “去,有钱赚为什么不去。”
    司机是个话痨,一路上唠叨个不停,从美术扯到航天事业,还说他从小的梦想就是当宇航员,没想到后来当了出租车司机,我嗯嗯啊啊的答应着,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
    到了南一路,我先擦了点牛眼泪,然后才来到花妙音的领地,却发现有些奇怪,因为往常这里会有一些鬼魂飘荡,可今天却十分安静,连半个鬼影都没有。
    本还想找个鬼去报信呢,无奈,只能拿出五张阳符引燃,花妙音感应到自会出来。
    很快,阳符燃烧殆尽,却还是鬼影都没有一个,难道她‘搬家’了?
    就在我准备离开时,忽然察觉地底有大量阴气正快速接近!下一刻,几千只鬼魂齐齐从地底窜了出来!地面,天空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瞪大眼睛,心说什么情况?难道是打伤叶奇,出来找场子的?可也不用搞出这么大排场吧!我赶忙拿出笔记本和承影剑,警惕的看着周围。
    这些鬼千奇百怪,青面獠牙,像什么吊死鬼,无头鬼,水鬼等等,应有尽有!
    没过多久,鬼群分开一条通道,花妙音飘了过来,旁边跟着身形暗淡的叶奇。
    “找我何事?”花妙音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这也太欢迎我了吧?”我指了指周围的鬼魂说道。
    花妙音声音有些冷:“前些时日来了个邪修,扬言要收我做鬼仆,但并未得逞,我凭借地利优势,才将其击退。但他并未死心,说要在此地建个大阵,再与我周旋。那邪修很厉害,今天清晨还将叶大哥打伤。”
    噗!!
    看来叶奇怕丢面子,没敢说是被我打伤,倒让那邪修平白背了个黑锅。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其实……叶奇是我打伤的。”
    “什么?!”花妙音声音冰冷,仿佛从九幽传来。
    我赶忙说道:“别激动,别激动,听我解释。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叶奇早晨一见我就大打出手,看我这鼻子和眼睛,都是他打的!要不是我道术有所精进,非要被他打死不可。”
    花妙音看向身形暗淡的叶奇:“叶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哼!”叶奇冷哼一声:“他和那邪修是一伙的。”
    “喂!你可别血口喷人!我刚从外地回来,根本不知道什么邪修!”说着,我这两天的事情描述一遍。
    “看来是个误会。”花妙音面色缓和下来:“我最近的确让手下缠着高官,在他们梦中暗示,不许出售南一路的土地。”
    我沉默片刻,说道:“等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就来帮你。”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另有图谋?”叶奇向来看我不顺眼,被打伤后,就更不顺眼了:“小姐,别被他的花言巧语蒙骗,我看他八成跟那邪修是一伙的!”
    还好花妙音精明,没理会叶奇的挑拨,说道:“如果你肯帮忙,算我欠你个人情。”
    “人情就免了,你帮过我很多次,如今你遇到麻烦,我总得做些力所能及的。不过,我得先去趟外地,少则三天,多则五天,就回来帮你。这期间,也别让手下缠着那些高官了。”
    花妙音点点头,表示会等我回来,又聊了几句后,我才转身离去,直奔机场……
    ……………………
    赶到医院已经是半夜,走廊十分安静,来到青阳道友居住的病房,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但行李箱,病床上贴的符咒都还在。
    记得最后一次通话时,贱男说他们躲在厕所不敢出来,看来还得从此处入手。
    我打算逐个排查,就从这一层的厕所开始。
    来到走廊尽头的厕所,我低声问道:“杨剑南,你在吗?”
    谁知下一秒,最里面的隔间传来惊喜的叫声:“大哥!”然后,那隔间的门打开,贱男跑了出来,他面色有些难看,如丧考妣,抱怨道:“大哥,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我们就要被熏死了,太难闻了。”
    “谁让你选这种地方藏身?”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然后问道:“青阳道友呢?”
    “你说三十六弟?他快被熏休克了……孙毅,还不扶我三十六弟出来!”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黄毛青年扶着青阳道友,也从最里面的隔间走了出来,这黄毛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鬼附身那位,由于开了阴眼,所以能清楚的看到,那只鬼还在他身上。
    至于青阳道友,则面色苍白,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我们回到病房,将道友安置在床上后,我才发问:“究竟怎么回事?”
    贱男指着黄毛青年:“都怪孙毅,是他把麻烦引来的!”
    贱男讲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知道事情的原委,其实五分钟就能讲完,但贱男经常跑题,若不是我提醒几次,怕是要讲到天亮。
    这事还得从孙毅说起……
    孙毅早年丧父,母亲忙着工作,疏于管教,所以他早早便辍学在家,成了小混混,好习惯没养成,黄赌毒倒是都学会了。前几天,他老大‘苍鹰哥’的父亲死了,让小弟轮流守灵,那晚刚好轮到孙毅,他喝了点酒,半夜毒瘾犯了,迷迷糊糊把骨灰当成了‘粉’,抱着骨灰坛吸了个爽。
    清醒过来之后,吓得差点把骨灰坛扔了!看了眼仍在熟睡的同伴,他没敢声张,将骨灰坛放回原处,装做什么事也没发生。
    上次孙毅没说实话,担心事情曝光,被抓进戒毒所,更怕‘苍鹰哥’会砍死他。但每天晚上都能看到‘苍鹰哥’的父亲的鬼魂,孙毅不堪折磨,便去墓地给老爷子烧纸赔罪。
    但却在墓地碰到一名黑衣男子,那人一语便道破了孙毅的遭遇,还给他一块黑色玉佩,让他随身携带,鬼怪自会退避三舍。
    自从戴上玉佩后,那鬼果然没再出现。
    由于之前伤了胳膊,孙毅今天来医院换石膏,脱衣服时却不小心摔烂了玉佩。
    ‘苍鹰哥’父亲的鬼魂得以逃脱,来到青阳道友的病房求助。
    原来,黑衣男子不怀好意,在墓地那天,男子身边还飘着一只厉鬼。那厉鬼说,孙毅机缘巧合之下,成了‘一体双魂’之人,可以炼成有神志的僵尸,老头鬼刚想跑,却被黑色玉佩禁锢住,哪也去不得,要不是今天玉佩碎裂,他还出不来呢!
    由于老头鬼生前是人民教师,贱男尊敬地称呼他为:苍老师。
    老头鬼纠正说他不姓苍,而是姓刘,虽然那畜生儿子的外号叫苍鹰,但还是叫他刘老师比较好。
    贱男说,还是苍老师顺口。
    青阳道友躺在病床上说:“那黑色玉佩应该是锁魂玉,只有邪修才会用的法器。不过我现在行动不便,二哥你道术又不灵,所以还是叫大哥来吧!咱们应该帮帮苍老师!”
    就在贱男准备打电话的时,苍老师忽然站在窗前大呼小叫:“不好!那坏人来了!已经到了楼下!”
    “什么?”贱男跑到窗口,问道:“哪呢?”
    “就是那个穿黑色西装的。”苍老师指着楼下说道。
    “咦?”贱男轻咦了一声:“他身边那只鬼竟能在烈日下行动,而且全身阴气内敛,我记得大哥说过,这种鬼道行都很高。”
    “什么!”听到这话,床上的青阳道友当场就卧了一个槽:“二哥!别管他们了!这种鬼道行普遍在两百年以上!要是我全盛时期还可以试试,但现在……”
    贱男一口回绝:“不行!大哥临走前说过,不能见死不救!”
    青阳道友欲哭无泪:“别带上我行吗……”
    还没等说完,贱男和苍老师已经冲了出去……
    没过多久,便带着孙毅跑了回来,然而,那只道行很高的厉鬼也追了过来,就在此危急时刻,青阳道友祭出祖传内裤!那内裤上绣了一张五雷符,直接将厉鬼打得魂飞魄散!
    然后他们马不停蹄的躲进厕所,运气还不错,没被黑衣男子发现……
    ……………………
    听完贱男的讲述,我小声嘀咕道:“哪冒出来这么多邪修……”
    “大哥你说什么?”
    我摇摇头,来到病床前,望着面色苍白,双目无神的青阳道友,问道:“你没事吧?道友。”
    青阳道友目中含着泪花:“大哥,我的传家宝,就这么没了!”
    看他悲痛欲绝的模样,我拍拍他的肩膀:“别伤心了,回头我再送你一张五雷符。”
    

猜你喜欢: 《天价萌宝:亿万爹地霸道宠》 《诡谲屋的秘密》 《铁牛重现》 《霸君盛宠:毒医狂妃太嚣张》 《鬼门狂医》 《最强重生:千亿娇妻不好惹》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