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节 太平间疑云

    魏腾呵呵笑道:“夏所,你可千万别小看他,毕竟是姜大师的徒弟,能差到哪去?”
    “姜大师是谁?”夏彤表示,她连听都没听说过。
    “哈哈,没事,没事,咱们还是去现场看看吧。”
    ……………………
    停尸间面积约有八十平米,一边是冷柜,旁边还有个运送尸体的推车,除此之外再无他物。不过,墙上,地上到处都是血迹,虽然已经干涸,但看起来仍是触目惊心。
    夏彤努努下巴:“去查吧,看你能查出个什么名堂。”
    早在进来之前,我就擦了牛眼泪,所以能够看到,太平间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两只鬼正在交谈。
    其中一个是中年男鬼,另一个是老头鬼。
    只听那中年男鬼说道:“放心吧老哥,我怎么会骗你?黑白无常都是编出来的,根本没有那种东西。”
    “可是,你带我来太平间干什么啊?”老头明显是个新鬼,目光中还带着些许迷茫。
    “你不相信自己死了,我就带你穿墙看看啊。”
    “哦。”老头鬼点点头:“可是,这太平间怎么到处都是血,跟电影里不太一样啊。”
    中年男鬼拍了下大腿:“老哥,你算是问对鬼了。我号称人民医院百晓生,绝非浪得虚名,这医院发生的任何事逃不过我的法眼,比如泌尿科张大夫和小护士在值班室乱搞……”
    这中年男鬼越说越跑题,从张大夫扯到金融危机,最后还扯到全球变暖,可这跟他有一毛钱关系?我本想静静听着,从而得到一些情报,却奈何中年男鬼太能扯,所以我得亲自问问他才行。
    见我站了半天没有动作,瘦高警员封明哲问道:“你行不行啊?”
    中年警员唐耀华也有些不满:“老魏,你请来这小子什么情况?简直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魏腾一阵脸红,不停给我使眼色,让我给点力。
    只听‘百晓生’说道:“前几天,尸体看管员莫名其妙死在太平间,十分凄惨,嘿嘿,看到了吗,一周过去了,这些饭桶还没找到凶手。”
    我在旁边问道:“人民医院百晓生,那依你看,凶手是谁呢?”
    ‘百晓生’满脸得意:“凶手嘛当然就是……你你你,怎么能看到我!”
    “我不光能看见你,还能看见他呢。”我指着老头鬼说道。
    但在魏腾几人看来,我正对着空气比比划划。
    夏彤冷哼一声:“装神弄鬼。”
    中年男鬼面带惊恐,直接就要遁地逃跑,但我速度更快,瞬间弹了张阳符过去,同时说道:“别怕,我又不会伤害你,只想了解一下案发当时的情况。”
    “大,大哥,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中年男鬼哭丧着脸说道。
    “你不是号称人民医院百晓生吗?怎么会不知道?难不成……是你干的?”
    中年男鬼吓得跪在地上:“冤枉啊!我才七年道行,哪能害死人?”
    这家伙也太怂了,吓吓他而已,竟然直接跪下了。我才不会受他一拜,于是侧身避开,说道:“你先起来,我只是开个玩笑。案发当晚,你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见我这么客气,中年男鬼也不那么紧张了,摸着下巴努力回忆道:“案发当晚,我和往常一样在闲逛,忽然察觉一股庞大的阴气,就赶忙过来看看那,可到了太平间,却发现看管员老陈已经死了,灵魂也不见了,我不敢多做停留,赶忙就离开了。”
    庞大的阴气……也就是说,当时还有一只厉鬼在场。
    就在我沉思时,夏彤忍无可忍道:“你闹够了没?老魏,立刻让他停止装神弄鬼,否则我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将他拘捕。”
    ‘百晓生’道:“大哥,这娘们儿不相信你,要不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我没搭理他,而是看向夏彤:“夏所长,想亲眼看看吗?不过,要是留下了心理阴影,以后不敢走夜路可别怪我。”
    见我不似玩笑,夏彤一时间犹豫不决,就在此时,警员唐耀华自告奋勇道:“让我来试试!就不信你能搞出什么花样!”
    我从口袋夹出一张阴符,问道:“你确定要看?”
    “少废话,今天要是看不到鬼,我就请你进局子喝茶!”
    言语中的威胁之意毫不掩饰,我耸耸肩膀:“好吧,既然你非要坚持的话。”
    说着,我将符咒凭空引燃,这一手倒让他们有些吃惊,我夹着阴符,朝唐耀华肩膀点去。
    由于阴符冒着绿色火光,唐耀华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喝问道:“你想干什么!”
    “帮你开阴眼啊,不是说要见鬼吗?”
    说完,我加快速度,在他左右双肩各点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时,双肩阳火已经熄灭。
    唐耀华眼前一阵模糊,忽然发现屋里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全身冒着绿光,七窍流血,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唐耀华惊叫一声,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不停向后退去。
    见他这副模样,夏彤和封明哲也跟着紧张起来,魏腾见过些‘大风浪’,所以没紧张。
    “老唐,你看见什么了?”夏彤问道。
    唐耀华目光惊恐,指着一片空地,手指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百晓生’发出低沉的鬼哭声,朝唐耀华飘了过来:“我死的好惨啊。”
    “别,别过来!!”唐耀华因为害怕,五官都扭曲了。
    我制止道:“好了,别吓他了。你说事发当晚爆发过一阵很强的阴气,依你看,那鬼有多少年道行?”
    百晓生摊了摊手:“大哥,我才这么点道行,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哪能猜得出来?”
    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就在我倍感无奈时,又有一只鬼魂穿墙飘了进来。是个六七岁的小女孩鬼魂,身上只有些微弱的阴气,眼神迷茫,看起来也是个新鬼。
    她看了看太平间里的几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们,你们不是妈妈,我要妈妈。”
    见她哭的这么伤心,我蹲下身子问道:“小朋友,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小女鬼啜泣道:“刚才,这边好像有什么亲切的东西,我以为是妈妈。”
    亲切的东西?应该是燃烧阴符时产生的阴气吧,要知道,鬼怪对阴气尤为敏感,哪怕新鬼也不例外。
    “好了小朋友,别哭,这位叔叔去会带你找到妈妈的。”说完,我将百晓生身上的符咒揭下:“你不是对人民医院了如指掌吗?带这孩子去见她父母最后一面吧。”
    百晓生面带为难之色:“大哥,不是我不帮忙,而是我从没见过这个小姑娘啊。”
    小女鬼哭道:“我不要叔叔带,叔叔长的好可怕,我想让哥哥带。”
    这小女鬼也怪可怜的,于是我便答应道:“好,哥哥带你去找妈妈。”
    百晓生道:“大哥,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我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百晓生如蒙大赦,赶忙带着老头鬼穿墙离去……
    这小女鬼只知道自己叫王欣,其余一概不知,比如家住在哪,学校叫什么名字,怎么死的全回答不上来。这可就难办了,因为正常死亡的鬼魂,三天后便会自动进入幽冥,也不知王欣死了多久,还能不能在临走前见她母亲最后一面。
    由于太平间这边没什么进展,我决定先帮王欣,于是说道:“魏叔,可以确定的是,案发当晚,有个道行很高的厉鬼在场,很有可能就是那厉鬼害死了看管员老陈。”
    “现在怎么办?”魏腾问道。
    我沉思片刻:“晚些带我去看看尸体,事发当晚死者沾染了阴气,这么多天没诈尸,有些奇怪。”
    “尸体早就运到法医检验所了,没听说诈尸啊。”
    “嗯,晚点再去看吧,我现在要处理一些事情。”说完,便带着王欣离去……
    ……………………
    在医院里问了好几只鬼,他们都说没见过王欣。然后我花了一整天时间,问了附近百余只鬼魂,仍然一无所获,王欣悲伤地问道:“哥哥,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看她那可怜楚楚的样子,我安慰道:“别急,我拜托警方帮帮忙,你父母叫什么名字?”
    王欣只知道她爸爸叫‘阿志’,妈妈叫‘秀华’,我拜托魏腾查了一下警方资料库,却没有任何结果。
    “你不会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我小声嘀咕一句。
    “哥哥说什么?”王欣仰起头问道。
    我摇摇头,在路边买了两个菜包子,边走边吃,随着天色渐暗,出来活动的鬼魂越来越多,可仍然没有一个认识王欣。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我和魏腾约好在法医检验所门口见面,所以只能先把王欣的事情放一放,而且,我有些怀疑王欣的来历,似乎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猜你喜欢: 《天降狂妃:王爷你别傲》 《独爱娇妻:禁欲总裁宠上瘾》 《神话三国之召唤神将》 《豪门私宠:总裁先生太难撩》 《阴村诡异档案》 《时光,许你不悔》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