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节 虚与委蛇

    可它皮糙肉厚,体型巨大,很难造成致命伤。我思考片刻,拦住正待进攻的白元浩,对巨蟒说道:“如果你能听懂我的话,就把刚才吃的人吐出来,否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妖蟒似乎真能听懂,目光戒备的看了几秒,确定我们不会动手之后,匍匐在地上,张开大口,真的在吐东西!白元浩有些着急,想过去看看,我赶忙制止道:“别动!别惊扰到它!”
    妖蟒腹部的凸起逐渐移动,过了十秒左右,便移动到脑袋附近,接着,一双鞋露了出来,接着是小腿,大腿……白元浩和许元辉十分紧张,想过去拉一把,却又不敢乱动,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又过了五秒,妖蟒终于把整个人吐了出来,但白元浩和许元辉反倒愣住了,目光一转不转的盯着地上那个……人。因为已经看不出他的相貌,皮肤遭到腐蚀,连眼睛都没了,整个一血葫芦!但他的胸膛还在微微起伏,竟然还活着!!
    白元浩悲鸣一声:“阿伟!!”
    然后和许元辉一起冲了过去,妖蟒想趁机逃走,却被我封住去路。
    白元浩蹲在莫元伟身边,想要扶起师弟,却又不知该从何下手,他声音颤抖着说道:“阿伟!都怪师兄没有照顾好你!”
    莫元伟脖颈处的皮肤也遭到腐蚀,可以清晰看到里面的肌肉,只见他肌肉动了动,嘴巴张开,吐出一些血沫,同时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说道:“师兄,杀了我。”
    “阿伟!你不会有事的!你会好起来的!阿辉,快,快拿水,把他身上的酸液冲掉!”
    “杀了我!”莫元伟大声喊道,仿佛用尽了全力,声音尖锐刺耳,只有痛苦到极致才能发出这种声音!然后,他口中涌出更多血沫,眼见是不活了。许元辉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师兄,别再让阿伟受苦了!”
    白元浩咬着牙,将匕首插进莫元伟的心脏,然后站起身,面容扭曲,吼叫着朝妖蟒冲了过来:“畜生!我要你给我师弟偿命!”
    才两分钟,人就被腐蚀成这样!姜大师已经失踪三十多个小时,焉有活路?恐怕连骨头渣都不剩了!我也感觉到无比的愤怒,一剑朝妖蟒刺了过去,必须杀掉它为民除害!
    很快,许元辉也加入了战团,此时我们再无顾忌,用最狠的招式往巨蟒身上招呼!它抽飞一个,却要承受另外两人的攻击,身上伤口越来越多,鲜红的血液流了满地!触目惊心!
    但我们这边情况也不容乐观,白元浩、许元辉反应没我快,频频被妖蟒抽飞,都受了内伤,就连站着都有些勉强。而此时,我抓住机会,一剑刺进妖蟒的右眼,疼得它剧烈翻滚,将我甩了下来!
    我落在地上,大口喘息,体内真气已所剩无几,一股无力感涌现出来。
    要知道,我平时的爆发时间可以持续三分钟,但现在刚过了一半,肯定是因为嗜血丸,导致爆发时间大大缩减。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嗜血丸只是加速真气流动,但真气总量不变,就好像一瓶水,小口能喝20次,大口却只能喝10次,而我刚才力量和速度激增,无疑就是喝了‘大口’。
    妖蟒伤痕累累,眼珠插着七星剑,早已无心恋战,向远处爬去,留下一路血痕。
    我咬牙追了上去,虽说我现在很虚弱,但妖蟒也到了强弩之末,它身上数百道伤痕,有深有浅,光流血都够它喝一壶的。
    妖蟒在前面爬行,我远远的吊在后面,反正又不着急,拖得越久,它流血越多,对我就越有利。
    如此,追了三四公里之后,妖蟒钻进山洞。洞口约有两米高,里面漆黑一片,我也不敢贸然进入,于是悄悄走到洞口,准备先听听里面的动静再说。
    只听山洞里传来一个声音:“咦?你怎么又受这么重的伤?别动,别动啊,我帮你把剑拔出来,哎?别咬我啊,不是说好不吃我的吗?”
    这声音,竟然是姜大师!他还没死!!
    我顾不上许多,直接进了山洞,只见妖蟒趴在地上,姜大师站在蛇头前面,正比划着要拔掉七星剑,我赶忙喝道:“快退后!”
    姜大师吓得一哆嗦,然后惊喜的跑了过来:“小龙,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
    “姜大师,你怎么活下来的?”
    “还不是叔机智,直接给它跪下了。”姜大师挥挥手,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什么?”我感到不可置信:“这么简单就放过你了?”
    “当然不止,我还帮它拔出嘴里的剑。”姜大师背着手说道:“还说了很多恭维的话,夸它英明神武,气质非凡,我的处境跟一个成语非常相似,叫做虚与委蛇。”
    我一阵无语:“那个字不念shé,念yí。”
    “不错!叔就是想考考你,看你有没有认真读书,果然没有让叔失望。”
    而此时,白元浩等人也顺着血迹追了过来,见到姜大师纷纷一愣:“大师,你不是被巨蟒抓走了吗?怎么还活着?”
    “唉。”姜大师叹了口气,又开始装起b来:“贫道念它修行不易,本想感化它,所以才故意被抓。但这畜生不知悔改,真是死有余辜,既然它已经死了,这一身宝贝可不能浪费,这蛇皮十分坚韧,普通刀剑难伤分毫,制成马甲护身再好不过。”
    “姜大师说的有道理啊。”宋景彬称赞一句:“不过,这大蟒蛇真的死了吗?”
    “那是当然,不信你过去看看?”
    宋景彬自然不敢去看,但总得有人验证,于是这个重任便落在我头上。因为逼是姜大师装的,而我是他名义上的徒弟,所以只能我去。
    走到妖蟒附近,只见它整个瘫在地上,蛇口半张,一动不动。
    为了保险起见,我踢了两脚,见它没反应,便踩住蛇头,将其眼睛上的七星剑拔了出来,它仍是丝毫不动,由此可以断定,妖蟒已经死透,众人也总算松了口气……
    ……………………
    可分战利品的时候,却又产生了分歧。白元浩说,他师弟为杀巨蟒而死,理应先挑好的,所以他们要蛇胆。可赵胜武却不干了,谁不知道蛇胆是好东西,而且越毒的蛇,其药用价值就越高。赵胜武和白元浩三人有些分歧,他知道自己得不到蛇胆,但也不想让白元浩等人得到,于是说道:“论功劳,李老弟贡献的最多,理应让李老弟先挑。”
    宋景彬眼睛转了转:“不错!小龙的确出力最多,这点大家有目共睹!”
    宋景彬打的什么算盘我很清楚,无非是挑拨离间,让我们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他好坐收渔人之利。可惜他们都不知道,妖蟒身上最宝贵的东西并非蛇胆,而是妖丹。本还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等卖掉之后一起分钱,可见到他们贪婪的样子后,我又不打算说了,既然都要争蛇胆,就给他们好了。
    见我保持沉默,白元浩说道:“我再退一步,我们兄弟三人只要蛇胆。至于蛇皮,等你们割完之后,我们再割。”
    说完,他目光有些紧张,因为他知道,要是真动起手来,他绝对讨不到便宜。
    我笑了笑,说道:“蛇胆我不感兴趣,我只要蛇头。”
    听到这话,他们都用看智障的眼光看着我,姜大师更是将我拽到一边,低声说道:“傻啊,你要蛇头干什么?这大蟒蛇全身上下,就数蛇胆最值钱,你不要给我也行啊。”
    “你不懂。”
    “什么?你敢说我不懂?我走的路比你走的桥还多,我吃的米比你吃的盐还多!”
    我一阵无语,因为姜大师说的很有道理,我无法反驳。
    就这样,白元浩成功争取到了蛇胆,不过在取胆的时候,却费了好一番功夫。因为妖蟒表皮太过坚韧,足足花了两小时,才将蛇胆取出,而那蛇胆竟有足球大小!
    接着便是蛇皮,由于妖蟒体型巨大,即便身上有数百道伤口,但也能找到完好之处。此时我正在打坐调息,赵胜武用匕首切割蛇皮,可惜他没有内力增幅,力量有限,累得满头大汗才把匕首刺进蛇身。
    赵胜武好歹也是省散打大赛季军,连他都要费这么大力气才能刺穿蛇皮,可想而知这蛇皮有多么坚韧!
    姜大师凑了过来,低声道:“小龙啊,你去帮叔割块蛇皮行不行?我想要一块大的,回去给云笙做一套衣服防身。”
    “当然行,只要你能背动,想要多大一块都可以。不过事先说好,我可不会帮你背。”丑话得说在前面,否则以姜大师的贪婪,肯定会把整张蛇皮收入囊中。
    待我恢复了一些体力后,便将蛇头剖开,将妖丹取了出来。本还以为能取到拳头大的妖丹,磨碎了画符,没想到只有半截拇指大小,不由让我一阵失望。由于动作比较隐蔽,他们虽然知道我在找东西,却不知我找到了什么,每当他们问起,我便回上一句:“没什么。”
    然后他们便不再问了。
    莫元伟的尸体就地火化埋葬,只带走一部分骨灰。我开了阴眼,将莫元伟的遗言告诉白元浩,白元浩答应会照顾好他的父母。
    然后每个人背着一卷蛇皮,离开了大山……
    ……………………
    三天后。
    我急匆匆的赶回家,因为昨天接到了童竹雨的电话,她语气很急,说他养子童越被警察抓起来了,还要判死刑,让我赶紧回来。
    可童越是个很老实的人,怎么会犯罪呢,而且还是死罪……
    

猜你喜欢: 《狂妃逆天下:帝尊大人宠上天》 《死亡禁区》 《盛世锦宁》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 《女总裁的神级高手》 《这个道士有点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