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节 世界上最感人的事

    姜大师死活不肯让‘烂人’上他的车,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最终,我出一万块买下这辆破车,但姜大师必须给我当三天免费司机,如此,才把烂人扶到车上。
    但‘烂人’身上实在太臭了,就算四扇车窗全开,姜大师还是被熏的头昏眼花,差点把车开到绿化带上去。
    来到医药公司时,姜大师震精了,顾不上车里的臭味,说道:“小龙,我对你真是越来越满意了,以后你可以跟我女儿交往!”
    “别做梦了,我有女朋友,搭把手,先把人扶进去……”
    ……………………
    下午三点,魏腾带着医生来了。
    看到那医生时,我都傻了:“莫姐?怎么是你?”
    我让魏腾找个医生,谁知他竟找了个法医!这女法医名叫莫芷贞,30岁,以前见过几次面。
    魏腾正色道:“小龙,你可千万别小看莫法医,她一个能顶十个!”
    莫芷贞笑了笑:“魏队,千万别这样称赞我,万一弄砸,岂不是丢了你的脸面。”
    “哈哈,小莫,你看这小子满脸质疑的表情,先说说你的资历吧。”
    “好的。”莫芷贞点点头:“我毕业于法国医科大学,基础学科全部精通,包括有机化学、无机化学、生物化学、解剖学、生理学、免疫学等等;临床医学成绩也十分优异,包括外科学、内科学、妇产学、眼科学等等,并且有着四年的临床经验;期间精修了法医病理学、法医毒理学、毒物分析、法医物证学等等,并于两年前回国工作。”
    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很厉害,让她给‘烂人’看病,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
    我把烂人安置在三楼的实验室中,这里早已被搬空,只剩一辆少了个轮子的移动病床,找了块砖头垫平之后,烂人就躺在上面。
    虽然上楼时已经提前告知,但看到‘烂人’时,他们还是震惊的够呛!莫芷贞见多了尸体,很快便调整好状态,戴上口罩和手套,穿上白大褂上前查看,做着十分专业的检查。
    魏腾捂着鼻子问道:“大师,这什么人啊?搞成这样怎么不送去医院?”
    姜大师为了装逼,也不捂鼻子了,满脸高深莫测的表情:“小魏,不要多问,这是你和莫法医的机缘,办好了升官进爵,懂吗?”
    事实证明,这次又被姜大师蒙中了,事后魏腾和莫芷贞都升了官,魏腾说,姜大师就好比他的再生父母,非要要认大师做干爹,当然,这都是后话……
    而此时,这位‘干爹’正载着我前往机场,迎接贱男。
    我跟贱男说不用着急,但他还是坐飞机赶了过来,所以我和姜大师过来接机,至于魏腾和莫芷贞,则留在医药公司。
    我们在出口等待贱男,可等着等着,姜大师说要去厕所,然后便一去不回……
    没过多久,贱男出来了,我们在原地又等了十几分钟,还是没看到姜大师踪影,贱男提议道:“大哥,咱们去找姜叔吧,他是不是掉下去了?”
    “不用,咱们上车等他吧。”说完,我领着贱男来到停车场,由于‘烂人’的关系,车里现在还有臭味,即便开窗放了几个小时也没用。而此时,车窗依旧开着,只要把手伸进去就能打开车门。
    贱男刚才还很活泼,嘴上不停说着他女朋友的事,可一上车便沉默了,脸憋的通红,我坐在副驾驶,回头问道:“你怎么了?”
    “对不起大哥,我放了个屁,但没想到这么臭。”贱男主动把屎盆子扣在了自己头上。
    我哭笑不得,刚想解释的时候,姜大师回来了,还带了几个汉堡,扔过来说道:“吃吧,叔刚才已经吃过了。”
    车里这么臭,怎么吃?他倒是机智,吃完才回来,我就说怎么撒个尿要四十分钟……
    ……………………
    车子行驶了十分钟,我们随意闲聊着,但那臭味却久久不散,好在我和姜大师已经习惯,只是贱男有点不好意思,腼腆的说道:“叔,世界上最感人的事情就是,我在你车上放了个屁,你却装作不知道。”
    姜大师差点把假牙笑飞。
    我揉着鼻梁,满脸无奈地纠正道:“剑南,你搞错了两点。首先,这臭味不是你弄出来的;其次,这辆车现在是我的,姜大师只不过是司机罢了。”
    “真的吗大哥?那以后咱们岂不是可以飙车了?”
    贱男的理想很远大,这破车能开走就不错了,还飙车,简直丧心病狂。
    我转移话题问道:“上次徐家雇佣你们,钱收到了吗?”
    “收到了,凝柔姐很大方,回来的第二天就把钱给我们了。三十六弟直接把30万全部投资减肥产品,现在已经做出成品了,效果特别好。”
    “有多好?”姜大师好奇的问了一句。
    “吃一粒就能拉脱肛!”贱男不吹不黑的打了波广告。
    姜大师想了想,没再继续追问下去,由此可见,他对这款产品的购买欲几乎为零……
    ……………………
    回到医药公司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一路上,我给贱男讲述了‘烂人’的情况,而他的任务,就是照看烂人。
    不过,把他一个人扔在这荒郊野外,我也不放心,便和他一起留下。
    姜大师、魏腾和莫芷贞相继离开,莫芷贞采集了血液,说要回去分析一下毒性,才能进行下一步治疗。
    烂人正在输液,我站在实验室外,透过大玻璃看着吊瓶,这瓶滴完了还要换一瓶消炎药。
    “剑南,你困了就去睡吧,我一个人就可以换药。”
    “大哥,我不困,我有事想跟你说。”他难得的表情严肃:“其实我知道,我总是拖你后腿,但我也变厉害,想帮上更多忙,所以,教我武功吧!”
    看来,贱男是真的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想要变强,这是好事,我非常支持,但碍于门规,说道:“可以,我会先教你一些基本功,回头带你加入霞云府,就可以学习高深的内功和武功了。”
    “大哥,全听你安排!”
    “好,那就先去休息吧,明天早晨四点半起床,跟我一起晨练……”
    ……………………
    贱男只用一首歌的时间就睡着了。
    我则等了两个多小时,帮烂人拔针之后,才到实验室外休息。
    坐在窗台上闭目养神,思考着‘六煞禁魂咒’之事,这东西本是由邪修发明,要想找解法,恐怕要往邪光派一行。
    虽说我跟邪光派摩擦不断,但顾及到我的身份,邪光派也不敢轻易动手,更何况老金就在那里,我的安全有保障。换句话说,要不是老金,我也不敢单枪匹马的闯上邪光派,有卧底就是好!真想大笑三声!
    可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应到一股阴气,正从楼下接近!
    有情况!难道是冲着烂人来的?是他的仇家吗?我决定默不作声,静观其变,并悄悄在眼睛上擦了牛眼泪。
    很快,有两道鬼影飘了上来,一个老头鬼拥着一个老太鬼,哈哈笑道:“美人儿,你看,这整栋大楼都是我的地盘……咦?怎么有人!”
    老太鬼挣脱了老头鬼的手:“你个龟孙儿,不是说你的地盘没有半点人烟吗?早知道你骗人,我就不来了!”
    说完,老太鬼便飘走了。
    “美人儿,美人儿你听我解释啊……妈的!都怪你们!老子今天非要吓死你们不可!”
    见‘美人’离去,老头鬼直接迁怒到我们身上。
    说着,他飘进实验室,准备先从‘烂人’开始,因为烂人阳气最弱。可当他看到烂人时,却差点吐出来,骂骂咧咧道:“怎么长得比我还恶心?还好老子是鬼,不然非要吐出来不可!”
    他不想再看到烂人那张可怕的脸,便飘了出来,在我和贱男之间看了看,最终选择了贱男!虽说贱男是先天道体,阳火旺盛,但我毕竟是化劲武者,阳火更加旺盛!所以相比之下,贱男就成了软柿子。
    这老头鬼有六七十年道行,手上凝聚出一小团阴气,朝贱男身上打去,可那阳火只是晃动几下,便恢复了原状。
    老头鬼气的够呛,直接趴在贱男身上,吹他肩膀的阳火,贱男似乎感觉到阴冷,便醒了过来,刚睁眼便看到一个猥琐老头趴在自己身上,不禁惊呼道:“老爷爷你在干什么?”
    “去你奶奶的老爷爷!”老头鬼下意识用出一记封眼锤,把贱男打了个乌眼青……
    

猜你喜欢: 《天价萌宝:亿万爹地霸道宠》 《诡谲屋的秘密》 《铁牛重现》 《霸君盛宠:毒医狂妃太嚣张》 《鬼门狂医》 《最强重生:千亿娇妻不好惹》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