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节 邪光派之行

    富国小区位置偏僻,是一处非常老旧的楼区,已有三十多年历史。
    谭正不声不响在这弄了套房子,还真派上了用场。
    屋里十分破旧,地面还是水泥的,家具也是破破烂烂,由于长期无人居住,空气不流通,屋里有些沉闷。我本想打开窗户透透气,可手上微微用力,直接将窗户把手拽下来了,仔细一看,都生锈腐烂了。
    “大哥你闯祸了。”贱男探出脑袋说道。
    “少废话,去把其它窗户打开。”然后看向谭正:“你确定这里是安全的吗?”
    “确定,这处房产非常秘密,除我之外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贱男一边开窗,一边插话道:“现在已经有四个人知道了,还有两只鬼,四加二等于……”
    我赶忙做了个停止手势,制止了这位数学天才继续算下去的欲望,说道:“目前我和姜大师都已暴露,只有剑南你还没暴露,所以,这几天你就留下照顾谭正。姜大师,你段时间就老老实实在家待着,我要去外地一趟,寻找‘六煞禁魂咒’的解法。”
    “大哥,你就安心的去吧。”贱男表示,这里交给他完全没有问题……
    ……………………
    中午,我正在面馆吃东西,徐凝柔打来电话:“小龙,你资料被查了,因为当初是徐家帮忙加密的,所以我才能在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就是打晕一个特警,给徐家添麻烦了吗?”
    “没有,事情已经压下去了,你的资料加密级别很高,他们权限不够,不敢轻举妄动。”
    我微笑着说道:“谢谢你凝柔,我本以为会被通缉,正想着要不要逃票上火车呢……我准备去邪光派一趟。”
    徐凝柔担忧道:“为了那个市长吗?可你和邪光派有过节,我担心……”
    “没事的,我保证不会遇到危险,有老金在,怕什么?”
    徐凝柔仍然表示担忧:“那个金尸真的可靠吗?”
    “放心,虽然没接触过几次,但老金值得信任。再说我都是化劲高手了,很厉害的。”
    “那你也要小心。”
    我心中暖暖的:“嗯,等我办完事就去找你,然后一起回家……”
    ……………………
    两天后,玉环山。
    我独自走在山路上,心说老金应该感应到了吧,竟然不出来迎接我,差评。
    走了两小时左右,终于看见邪光派,两名弟子正在守门,见我接近,右侧的弟子抬手道:“来者止步,到本派有何贵干?”
    左侧的弟子看了我一会儿,忽然想起了什么,目光愤怒起来:“就是你杀了师父!”
    说完,他直接发动进攻,用出一式‘弓步双摆拳’朝我胸口打来!可他的武功并不怎么样,邪光派的人会把大部分时间用来炼尸、驭鬼、学习邪术,武功自然就稀松平常。
    我不想动手,便后退一步将其化解,谁知他不依不饶,又伸手朝我眼睛戳来!
    “刘师弟快住手,在门前打架像什么样子?”另一名弟子虽出言制止,却一脸看热闹的表情。
    我抬手挡住手指,并在他胸口拍了一掌,但这掌并没用力,只是为了将他逼退而已,谁知他竟夸张的倒在地上,大喊道:“打人啦!有人来闹事啦!”
    我都愣住了,这是碰瓷吗?你好歹是个暗劲高手,还要不要脸?
    很快,十多个人走了出来,有老有少。
    其中一个耄耋(màodié)老者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刘师兄?”
    听到这个称呼,我差点摔倒,这老头看起来八十多岁了,走路颤颤巍巍,本以为是邪光派的长老之流,没想到他竟然称呼碰瓷青年为师兄,让人三观尽毁。
    对于耄耋老者的关心,‘刘师弟’不但不感激,反而恶语相向:“侯锐,你个老不死的,说多少次了别叫我师兄,还不滚回去扫地?”
    老者点头哈腰:“是,是,刘师兄别生气,我这就走。”说完,又颤颤巍巍的往院里蠕动。
    见此情形,一个身材较胖的青年嘲讽道:“刘思宇,你打不过别人,就拿老候出气,真威风啊。”
    “哼,用不着你多事,不想帮忙就滚。”刘思宇看向另外几人说道:“各位师兄师弟,这个人就是杀我师父的凶手,请助我一臂之力,事后必有重谢!”
    “什么?他就是杀了池大富师叔的人?刘师弟,我帮你!”
    很快,便有七个人站了出来,表示愿意帮忙,其余人则饶有兴致的看戏。
    “各位师兄,咱们一起上,记得给他留口气,我有话要问。”说完,一群人便围了上来,使出各种阴招,撩阴脚就不说了,往我眼睛洒朱砂也可以接受,但抓奶龙爪手是什么鬼?还有人用‘阴雷符’暗算。
    但这不算什么,进入化劲后,我反应速度提高了好几倍。拉过使用‘抓奶龙爪手’的人,用他抵挡阴雷符;再抓住刘思宇,用他抵挡朱砂和撩阴脚。
    只一个照面,八人直接倒下四个,刘思宇是最惨的,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捂着裤裆,像个虾米般蜷缩在地上。
    剩下四人见我太过勇猛,也不敢上来了,只是周围比比划划,我脚步一抬,便吓得他们连连后退。
    就在此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从院里传了出来:“你还敢来邪光派?”
    随着脚步声,一个四十多岁的马脸中年走了出来,嘴角那处烫伤的疤痕十分显眼,正是鲁兴邦。
    “又见面了,鲁先生。”我微笑着说道:“邪光派又不是龙潭虎穴,为什么不敢来?再说我是来做客的,顺便进行一下学术交流,怎么?不敢让我进去吗?”
    鲁兴邦万年不变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不过是冷笑:“既然你敢来,邪光派自然敞开大门欢迎,走吧,跟我去见掌门。”
    “来到贵派,自然是要拜见一下贾掌门的。”说完,我跟鲁兴邦往里面走去……
    ……………………
    邪光派掌门贾云兴十分热情的接见了我,跟我聊东聊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忘年之交。
    聊了半个多小时,才命人带我去休息,也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休息的地方叫秋雨居,是个独立小院,上次来邪光派时就住在这里。
    傍晚时分,小凤敲响院门,带我去吃饭,一路上能看到不少邪光派弟子,僵尸和鬼也是随处可见,在饭厅附近还看到了那名叫做侯锐的耄耋老者,于是问道:“小凤姑娘,那位老人家年纪不小了吧?怎么还在扫地?”
    小凤不玩指尖陀螺了,这次换了个魔方,手上一边转动,一边答道:“老候年轻时就在派里做杂物,掌门已经劝过很多次让他回家养老,可他舍不得离开。”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回家养老,或许对他来说,这里就是家吧……小凤姑娘,你还原魔方的速度很快。”
    小凤腼腆一笑:“你要学吗?我可以教你。”
    “不用了。”我微笑拒绝,因为凝柔玩魔方也很厉害,我就算要学,也是跟凝柔学……
    吃过饭后,小凤送我回秋雨居,还好她是个腼腆的姑娘,不会像金师姐一样假装扭伤脚……
    ……………………
    晚上,十点。
    我在院子的石桌上画符,忽然听到背后有些响动,回头一看,是金尸来了。
    我差点没认出来,因为他脸上抹了一层厚厚的粉底,已经看不到淡金色皮肤,只余下惨白。
    我愣了两三秒才说道:“老金你晚上还是别出门了,容易把人吓死。”
    “你来干什么?”老金还是如往常一样,惜字如金。
    我继续画符:“别误会,我可不是来给你送血的,而是来打听一些事情。”
    “既然来了,就流点血吧。”
    我把符笔往桌上一拍:“有没有搞错,我前几天刚放了一杯,你以为我的血是自来水吗?不限量供应?”
    老金随手拿起一张桌上的玄盾符,符咒感应到阴气,瞬间自燃起来,散发出强烈的阳气,他望着手中燃烧的符咒说道:“我刚从封印中苏醒,很虚弱。”
    “虚弱你吃维生素啊。”我翻翻眼睛:“早知道就去睡觉了,在门口贴满玄盾符和天罡符,让你进不来。好几天没见,第一句话竟然不是关心我的伤势,而是要喝血……等着吧,等我画完符,看心情。”
    就在此时,老金目光忽然望向墙外:“有人来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几秒种后,果然有个蒙面人翻墙跳了进来,虽然他蒙着脸,但我可以猜到,他脸上一定大写着‘尴尬’两个字,与我对视几秒后,他看到了金尸,仿佛抓住救星:“前辈,快杀了他!他是咱们邪光派的敌人!”
    这声音分明就是刘思宇。
    见金尸不为所动,刘思宇摇晃法铃,又一道身影从墙外跳了进来,仔细一看,竟是一具紫毛僵!刘思宇脚踏七星,口中念念有词,将法铃朝我一指,喝道:“去!”
    这是在命令紫毛僵攻击我。
    可老金就在我身边,紫毛僵哪敢过来?就好像没电的玩具一样,站在那一动不动。
    “去!去!去!”
    刘思宇法铃都快摇碎了,额头汗珠密布,卖力的‘表演’,我从包里拿出一袋瓜子,慢慢撕开了豁口……
    

猜你喜欢: 《客斋》 《末世资源大亨》 《最强阴阳师》 《反派都是我马甲》 《无敌从继承百亿灵石开始》 《麾·城2》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