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节 师徒情深

    寂灭尸发出的叫声十分刺耳,阙智法一手捂住耳朵,另一手持桃木剑刺了过去!
    用桃木剑砍寂灭尸?这不是想不开吗?
    果不其然,寂灭尸一把抓住剑身,任阙智法如何用力也抽不回去,无奈之下只能放手。
    这下可好,连武器都没了,第一回合惨败。
    “李道友,一起出手啊!”
    “来了。”我回应一声,从背包拿出银丝手套,这可是我成为化劲高手的奖励,还一次都没用过呢,刚好今天拿出来试试。
    戴好手套后,便直接冲了上去,双拳齐出,轰在寂灭尸胸口,直接将它砸回裂缝之中。
    别看寂灭尸皮包骨头,一副快散架的模样,其实身体比石头还硬,让我拳头生疼!
    很快,寂灭尸再次跳了出来,血红的眼睛在月光下散发着妖异光芒,忽然身形一动,朝我扑了过来!速度极快,跟红毛僵有一拼!
    其实红毛僵还是很厉害的,上次恰逢地损,我才能够应付,而全盛时期的红毛僵,是可以杀掉化劲高手的!所以我也不敢大意,身子后倾,躲过这道攻击,顺势用出《钱氏擒拿手》,抓住寂灭尸的胳膊,用出过肩摔!
    谁料它下盘极稳,双脚就像磁铁一样吸在地上,纹丝不动!
    我暗道一声糟糕!因为寂灭尸朝我脖颈咬了过来!我赶忙托住它的下巴,但寂灭尸力量太大,我手臂青筋暴起!它的嘴巴却越来越近,已经能闻到刺鼻的腥臭味。
    “公子小心!”花妙诗发出一道阴气,打在寂灭尸脸上,谁知它竟张口将阴气吸了进去,然后发出尖锐的啸声!由于距离太近,我感觉耳膜都要炸开了!
    与此同时,阙智法拿着‘天罡尺’赶了过来,所谓天罡尺,就是一根方形的金属棍子,黄铜所制,上面刻满了符咒,是比较少见的法器,一般只有开坛做法时才会用到。
    阙智法照着它后脑就是一闷棍,但此举似乎惹恼了寂灭尸,它直接转移目标,朝阙智法扑了过去!
    我揉着耳朵,花妙诗在旁说道:“对不起公子,它能吞噬阴气,我帮不上什么忙了。”
    可我耳朵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到……
    ……………………
    阙智法撑的十分辛苦,嘴巴开开合合,似乎是想让我过去帮忙。
    我低喝一声,快步冲了上去,凌空跳起,一脚踹在寂灭尸脑袋上,将它踹得趔趄几部,趁其身形不稳又补了一脚,直接让它倒飞出去,撞在树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叶子纷纷飘落。
    紧接着,我抬手就是一道真气,可惜被它躲开,只是打穿了树干。
    寂灭尸具有一定灵智,见我们难缠,竟然朝左侧跑去!
    这家伙也太聪明了吧?居然还知道逃跑?
    就在我思考时,只听左侧树林传来一声惊呼,寂灭尸凌空跳起四五米,从树上抓出一个人影。
    “阿明!”阙智法大叫一声,快步冲了过去!
    ‘阿明’之前一直念叨着想见僵尸,肯定是刚才离开之后,又偷偷绕了回来,藏在树上偷看,而我们正与寂灭尸斗法,谁也没注意,但僵尸对活物十分敏感,却逃不过它的感知。所以它根本不是逃跑,而失去攻击‘阿明’了!
    阙智法担心徒弟安危,爆发出超越极限的速度,已隐隐达到化劲水准。
    我也赶忙跟了上去,只见寂灭尸将阿明压在下面,并死死咬住他的胳膊,阿明发出惊恐的惨叫声,却并不能让寂灭尸松口。
    阙智法咬破手指,将精血涂在天罡尺上,只见上面的咒文亮了起来,然后他凌空跃起,朝寂灭尸头顶砸去!
    “铛!”
    一道金铁交击之声响起,寂灭尸总算松了口,我也及时赶到,一个膝撞,顶在它面门上,然后抓住寂灭尸双腿,转了两圈后,将其抛飞。
    阿明胳膊被咬掉一大块肉,鲜血淋漓,不但如此,连手筋也被咬断了,骨头上有深深的牙印!由此可见寂灭尸的咬合力又多么恐怖!
    阿明疼的痛哭流涕:“师父,我应该听你话的,不该偷偷跑回来……”
    阙智法没有说话,只是从衣服撕下几个布条,帮徒弟止血。
    未免再伤及无辜,我直接取出承影剑,注入真气后,一道气刃显现出来!带着肃杀之意,朝寂灭尸攻了过去!
    一剑横扫,将它左臂骨斩断!切口平滑!干净利落!
    寂灭尸张开狰狞的嘴巴,再次发出尖啸声,我刚恢复一点的耳朵又被震聋了……
    寂灭尸似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便往树林中跑去,我在后面紧追不舍,但由于林中光线太暗,追了两分钟后,寂灭尸竟不见了踪影!花妙诗在旁边焦急的说着什么,可惜我一点也听不到,只是不停重复:“什么?你说什么?”
    花妙诗放慢语速,我看着口型猜测道:“回去?”
    花妙诗连连点头。
    回去?难道说寂灭尸又跑回去了?那阙智法师徒岂不是很危险!于是我也往回跑去,当我赶到时,刚好见到难忘的一幕,寂灭尸扑向阿明,阙智法用力将徒弟撞开,却被寂灭尸的利爪穿透胸膛……
    阙智法从腰间摸出两根桃木钉,狠狠插进寂灭尸的双眼……
    “师父!!”
    “阙道友!”
    我赶忙跑了上去,寂灭尸胳膊一甩,将阙智法扔了过来,我赶忙将其接住,但却来不及照看,必须先将罪魁祸首消灭才行!否则让它跑进村里,肯定会血流成河!
    寂灭尸眼睛瞎了,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跑,甚至几次撞在树上,身体不断出现新的伤痕。
    “小诗,不管用什么方法,缠住他!”
    花妙诗调动阴气,形成一道道锁链,缠住了寂灭尸的四肢,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追至后方,一道剑光劈下!
    寂灭尸挣脱阴气,又往前跑了几步,身体忽然一左一右分成两半,相继倒在地上……
    ……………………
    “师父,师父你不要死,我再也不看僵尸了,我知道错了。”阿明跪在阙智法身前,捂住师父的伤口哭道。
    但那伤口实在太大了,就算华佗再世也没得救。
    阙智法口鼻呛血,呼吸微弱:“咳咳,阿明,记住做个好人……”
    然后便没了呼吸,灵魂从身体弹了出来,他有些茫然,看了自己的尸体几秒,苦笑道:“原来这就是鬼魂的感觉……道友,寂灭尸除掉了吗?”
    “除掉了。”我微叹口气:“抱歉,如果我能早回来几秒,你就不用死了。”
    “李道友不用自责,是我自己学艺不精,说起来我也没出什么力,反倒搭上了性命,让道友见笑了。”阙智法自嘲般的说道。
    “阙道友,要不是你刺瞎寂灭尸的双眼,我也没这么容易将其除掉。”
    阙智法笑道:“这么说我还是有点用的。”
    阿明跪在地上哭道:“师父,你为什么要救我?你说过,要想看僵尸,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为什么死的那个人不是我!”
    “阿明,我已经原谅你了,所谓生死有命,不用太过悲伤,这一切都是注定好的。”
    “我不信,死的人明明就应该是我。”
    阙智法摇摇头,目光向我望了过来:“道友,你信命么?”
    我沉思片刻,答道:“不信,如果人的生死早就注定好了,那又是谁注定的呢?神仙?全世界这么多人口,他忙得过来吗?”
    阙智法叹息道:“从前我也不信,但发生了很多事情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所有的一切,冥冥之中都早有定数,或许你以后会明白的。”
    还‘冥冥之中’?说的这么玄?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转问道:“阙道友,你准备做鬼修,还是去幽冥?”
    “师父,留下吧,我还有好多东西没学会。”阿明央求道。
    但阙智法直接拒绝,说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做鬼修,三日之后会直接前往幽冥……
    阙智法死了,村民们很伤心,但除掉怪物他们又很开心,于是一个个脸上哭笑不得,给阙智法举行了简单的葬礼。
    真正的道家中人不讲究仪式,所以一切从简,我还帮忙选了块不错的墓地……
    等一切结束后,已经快到中午,杜月打了七八遍电话催促,说马上就要出发了,问我为什么还不回去?
    我倒想,可好歹也得帮阙道友办完后事啊,否则也太没人情味了。
    村民们听说我有急事,还坚持帮阙大师办完葬礼,一个个感动的不行,老马更是主动提出要送我回市区!不过……老马的宝贝座驾是辆农用三轮车,只有两个座位,他还要带着重伤的儿子去医院,所以我只能坐在车槽里……
    

猜你喜欢: 《长生归来当女婿》 《网游之帝魔之路》 《无限之主神路》 《权色声香》 《风水师秘录》 《寒少,你老婆又驾轻功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