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节 非正常死因

    晚上七点以后,沙鹏就没再回过信息。
    我以为他在忙,看来事实并不是这样。
    可现在有个问题:他和我发短信的时候,思路十分清晰,怎么会忽然尸变?要知道,尸毒发作是有前兆的,比如发烧,头昏脑涨,思维混乱,沙鹏作为道士肯定知道这些,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现在没时间思考太多,因为沙鹏是借住在村长家的,他变成荫尸,村长一家是否也受到波及?
    想到这里,我跳起两米高,单手撑在大门顶部,直接跳了进去,并一脚将沙鹏踹翻。他刚刚尸变,弱得很,直接躺在地上,我拍拍手,正要往里面走,忽然想起一件事!回头望去,只见大表姐摇下车窗,张着嘴巴,满脸震惊之色。
    我痛苦的扶住额头,刚才急着救人,直接翻过两米多高的大门,全被大表姐看见了!
    算了,反正都已经暴露,还是先进去救人!
    刚要迈步往院里跑,沙鹏低吼一声朝我腿部抱来,并张嘴咬向小腿!
    变成荫尸就是这样,会失去神志,无差别攻击活物,就算他亲爹站在面前,也会毫不犹豫的咬上去。
    这种速度如果能抱到我,那我干脆自废武功算了!
    轻易躲开攻击,往院里冲去……
    ……………………
    狗窝旁,一条田园犬躺在那里,早已失去生命气息,身上有多处伤口,估计生前跟沙鹏大战过一场。
    屋里没开灯,漆黑一片,我趴在窗户上喊道:“有人吗?屋里有人吗?”
    忽然一道黑影扑了过来,只听‘哗啦’一声,那身影撞破玻璃,朝我扑了过来!
    可惜他扑了个空,重重摔在地上,还是脸先着地的那种,我都替他疼!但他很快就站了起来……不,是她!这是一名老妇,满口牙齿都没了,鼻子也摔歪了,脸上还有被啃咬过的痕迹,她面目狰狞,显然已经变成了荫尸!
    如果没猜错,这位应该就是村长夫人,那么村长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房门推开,一个瘸腿荫尸跳了出来,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尸毒已经发作,回天乏术。
    而此时,沙鹏也追了过来,三只荫尸将我围在中间。
    该怎么解决它们呢?我思考片刻,从空间戒指取出登山绳,将他们捆在栅栏上!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一个问题,沙鹏后心处竟有一道伤口,是剑伤,或者匕首伤!也就是说他并非毒发身亡,而是遭人暗算而死,然后才变成荫尸!
    事件越来越扑朔迷离,到底是谁暗算了沙鹏?
    我从空间戒取出一张阴符,给自己开了个阴眼,沙鹏的鬼魂应该还在附近,只要问问就知道了。
    然而附近连半个鬼影都没有,难道他们魂魄都被打散了?我用‘招魂术’一试,果然没有半点反应!
    根据现有情报,可以推断出两件事情。
    第一:从沙鹏的伤口来看,他没有挣扎过的痕迹,所以应该是被熟人暗算。
    第二:沙鹏和村长夫妇三人的灵魂全部魂飞魄散,很显然是有人故意为之,不想留下任何线索。
    沙鹏的手机不见了,我应该去哪找这个凶手?
    糟糕!大表姐还在外面!她会不会有危险!
    想到这里,我快步跑了出去,发现她还坐在车上,不由松了口气。
    这几只荫尸暂时不能杀,只能先捆在这,等明天还有用。
    反正大表姐已经看到我的身手了,所以离开院子的时候同样是跳出去的。
    “表姐,我要留在这里,你先回去好不好?”
    “你刚才……那么高的大门一下子就翻过去了,你是不是会武功?”
    我叹了口气:“是会一点。”
    大表姐双目放光:“那你要教我!”
    “如果你现在回家去,我就教你。”
    “这可是你说的,拉钩。”
    我伸出手指,跟大表姐拉了一下,她兴奋地开车离去,车速比较快,我目送着车尾灯,心说应该先找附近的鬼问问,看能否得到什么线索,比如荫尸是怎么出现的……
    就在我思考时,忽听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以及物体碰撞声!
    车子停在村口,大表姐撞到东西了,她慌慌张张的下车,看着倒在车前的身影,问道:“你,你没事吧?”
    可那身影一动不动,大表姐走近了些:“你还好吗?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我快速接近,喝道:“躲开!快躲开!”
    大表姐愣愣的看着我,就在此时,那人忽然爬起,朝大表姐扑了过去!
    糟糕,来不及了!
    大表姐挡住那个人,如果用真气的话可能会误伤大表姐,没办法,只能引爆丹田气团,加速冲了过去!
    那人嘴巴距离大表姐只剩五公分的时候,我终于赶到,单手撑着机盖,身体腾空,双脚踹在那人胸口,骨头碎裂声响成一片,那人如子弹般倒飞出去,飞了十几米才落下,又在地上滑了七八米才停住!
    “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他原本没事的,只要送去医院就行了,可是你……”
    话还没说完,大表姐便戛然而止,因为那人又站了起来,并用奇怪的姿势靠近,他胸口凹陷,肋骨几乎全碎,双目血红,口中发出低吼声,十分恐怖!
    “他,他还活着吗?”
    “他早就死了。”说完,我从指间射出一道真气,将其头颅贯穿!
    由于开了阴眼,所以我是能看到阳火的,大表姐撞人之前,我就没看到那人身上有阳火,所以他本来就是死的,这是一具荫尸。
    为什么大王村会有这么多荫尸,难道尸毒已经传开了吗?
    荫尸毒很危险,如果传开,全村将不剩一个活口!
    “小龙,现在怎么办?”
    “没事,我送你回家,但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我的事情,包括我父母。至于撞车,你就说撞到了动物,其余我会摆平……”
    ……………………
    将表姐送回家后,我马不停蹄的来到乱葬岗,却连一只鬼都没看到!
    这太诡异了,乱葬岗是阴气浓郁的地方,适合鬼物修炼,去年这里还有一大群鬼的,二伯也正是因此才丢丧命,为何今年连一只鬼都看不到?
    带着疑惑,我又返回大王村,并在村中巡逻,还好没再发现荫尸……
    到了第二天早晨,我给姜大师打了个电话。
    “啊哈哈,小龙啊,昨天叔给你发的八块八红包收到没?”
    “收到了,谢谢,现在有事请你帮忙。”我可没空跟他扯淡,所以直入主题。
    “跟叔还客气什么,说吧!”
    “你去南一路找花妙诗,让她立刻搭火车到元阳市,我会在火车站门口等她。”
    “没问题,包在叔身上!”姜大师满口答应下来:“叔亲自出马,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
    天亮了,村民们赶来,将村长家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十分恐慌。
    “这不是村东头的刘光棍吗?他怎么死了?”
    “是啊你看看他的死相,简直吓死个人,那胸口都变形了,脑袋好像还被子弹给打了。”
    “沙道长前几天吹破了牛皮,说肯定能帮咱们解决僵尸,现在他自己都变成僵尸了,怎么办?难道真要搬家?可咱们根就在这,能搬到哪去?”
    而此时,一位提着菜蓝的大妈终于注意到我:“小伙子,你是谁啊?我看你在这坐一早上了。”
    我缓缓站起,面色凝重,并用深沉的嗓音说道:“各位老乡,我是沙鹏的弟弟沙比。”
    刚说完,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立刻响起:“胡说,你分明是隔壁村的李狗剩,咱们小时候还一起玩过家家!”
    循声望去,那是一个年龄跟我差不多的胖女孩,正抱着孩子轻轻摇晃。
    我捂住嘴巴,老天啊!发生了什么?我儿时玩伴都有孩子了,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啊!
    不错!我想起来了,她就是二梅,全名叫古甘梅,可能她爸妈希望她骨感美,可惜她吃太多,越长越胖。
    我害怕被认出来,还特地找了点炭把脸抹黑,于是大声问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古甘梅轻蔑的看了我一眼:“跟小时候一样黑,想认出你还不简单?”
    “原来他是隔壁村的,我记得,小时候特别衰。”
    “后来不是搬去城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见众人议论纷纷,我只能使出最后一招:“好吧!各位父老乡亲,我说实话!其实我是沙鹏的徒弟!”
    这下众人的态度变了,有人露出希望之色,当然也有人质疑。
    我当场露了一手,凭空引燃阳符,这下可镇住了村民。
    但他们相信是相信了,却仍然表示质疑:沙道长那么厉害都变僵尸了,你只是个学徒,能力够吗?
    “各位父老乡亲,我虽然年轻,但早已青出于蓝胜……”
    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大爷问道:“什么蓝剩,你小名不是狗剩吗?”
    “对啊,在城里生活几年了不起啊,说什么文词?”
    我双手虚压:“好了各位,我说简单点,其实我比师父还要厉害,他们三个变成僵尸就是我捆起来的。只要大家配合,我一定会尽快解决问题,给我三天时间,只要三天就够了……”
    

猜你喜欢: 《长生归来当女婿》 《网游之帝魔之路》 《无限之主神路》 《权色声香》 《风水师秘录》 《寒少,你老婆又驾轻功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