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节 断魂崖

    石婉回过头来:“李师兄,你在叫谁?”
    她的表情天衣无缝,我挥挥手说道:“没事,你回去吧。”
    次日,石远志看着残垣断壁,说道:“李师侄,你这已经不是上房揭瓦了,简直是拆迁大队!”
    “抱歉,石掌门,我会照价赔偿的,或者找建筑工人恢复原样。”
    “李师侄,你这样说真是让我颜面扫地,一间破房子而已,哪比得上我们之间的友谊?”石远志说的冠冕堂皇,紧接着话锋一转:“你要实在觉得过意不去,就帮我一个小忙。”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我微笑着点点头:“没问题。”
    “事情是这样的。”石远志说道:“本派专注练武,在世俗中没有生意,导致门派资金短缺。”
    骗谁呢?明明是你自己炒股赔钱了好嘛?
    虽然心中腹诽,但却没将这种情绪表露出来。
    石远志继续说道:“这深山中有一处险地,名叫断魂崖,峭壁上长有断魂草,这是一种罕见毒草,却也是制作‘解毒丹’的主材之一,极具价值。我们每三个月会采摘一次,可草药却越采越少,现在要下到比较危险的地方才能找到。而我门下弟子实力平平,如果李师侄能陪他们走一趟,那就再好不过了。”
    断魂崖?断魂草?有点意思,就看他们想玩什么把戏,于是说道:“好啊,就以此将功折罪。”
    那里肯定有埋伏。
    不过,就算金尸来了也不要紧,我可以第一时间抓住‘石婉’做人质……
    ……………………
    一行五人走进深山,除了我和石婉之外,还有三名铁掌帮弟子,全都是暗劲。
    其中有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看起来七八十岁,但根骨极差,练了一辈子才暗劲中期。青阳道友若非服用了大量天材地宝,估计跟这老头差不多……
    我问道:“这位师兄,你应该去过很多次断魂崖了吧?”
    老头侧着脑袋:“你说什么?”
    我将声音提高,又问了一次,这次他总算听清,回答道:“是啊,我都去过三次了!”
    才三次,用得着这么自豪?我继续问道:“听说你已经加入铁掌帮六十多年,怎么才去三次?”
    老头露出回忆的目光:“当年刚加入门派的时候,整个门派有四百多人,可去断魂崖采药频发意外,去过三次还没死的,只有老夫一个,目前始终保持着记录。”
    我倍感无语,这也有记录?
    听老头描述,那断魂崖似乎十分危险,但我是先天高手,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
    一路上,只有老头和石婉说话,另外两人如丧考妣,一言不发,仿佛去了断魂崖就一定会死……
    就这样,走了八小时后,终于在傍晚时分抵达断魂崖。
    这是一处非常险峻的悬崖,下面雾气弥漫,深不见底,阴风阵阵,死气凝聚,从风水角度来讲,下面应该是一处绝佳的养尸地。
    吃了些东西后,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
    谁下去采草药?或者说……谁下去送死?
    我当即发表了意见:“你们下去,我在上面看着绳子,毕竟我不属于铁掌帮,没义务帮你们寻找草药。”
    背着药篓的大汉反驳道:“那怎么能行?你可是外人,万一割断绳子,我们岂不都要死在下面?所以,这个人选必须从本门出!”
    我伸手指着石婉:“让我下去也行,但她必须一起。”
    老者当场拒绝:“不行,婉小姐千金之躯,怎能做这种粗活?让她看着绳子就好了。”
    “不要紧的,相信李师兄会保护好我。”
    尽管铁掌帮三人极力劝阻,但石婉铁了心的要下去,最后,老头负责看守绳子,我们四人下去找断魂草。
    每个人身上都绑着绳子,下了悬崖,他们三人背着药篓,我什么都没带,随口问道:“断魂草是什么样的?”
    石婉答道:“断魂草是紫色的,形状很特别,你一看就能认出来。”
    如此下降了四五百米,能感觉到下方阴气更盛,就在此时,我的登山绳忽然断了!
    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出戏码,于是快速抓住石婉的绳子,岂料那老者又跑来割这一条,我沿着峭壁奔跑,抓住另一人的绳子,快速往上爬去!
    原本以为,只要我换根绳子,老者就会转移目标,谁知他还是割断了石婉的绳子,她尖叫着掉进万丈深渊!
    怎么回事?这老家伙一口一个‘婉小姐’,却狠心将她杀掉!难道我猜错了?她根本不是李芽布?
    老者脸上带着阴险的笑容,又跑来割我抓着的绳子,我再次踩着峭壁,朝另一人的绳子跑去!但那人早就看出来了,我抓着谁的绳子,谁就要死!所以他在墙面用力一蹬,整个人荡了出去!
    他想让我抓空,落下深渊!
    可他太低估先天高手的实力,我也在墙面一蹬,凌空向绳子扑去,并精准抓住!然后继续往上面爬!
    然而这并非平地,注定不会太快。
    老者将我先前所在的那条绳子也割断了!那名大汉掉了下去……
    然后,老者拿着锯子,锯向最后一条绳子!
    我用每秒钟十米的速度往上爬,可至少也要四十秒才能爬上去,根本来不及!于是抬手打出一道真气,直射向老者头部!
    他微微侧头便避开攻击,可见他根本不是暗劲!
    然后,毫无悬念的,他将绳子隔断,我和另一个背着药篓的大汉一同掉了下去……
    大汉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我则冷静思考,从空间戒取出一把匕首,朝着峭壁刺去!可这只是普通匕首,无法传导真气,再加上用力太大,匕首竟然崩断!
    接着,我取出承影剑,很轻易便刺入石头,止住了下坠之势,同时将绳子朝‘杀猪大汉’甩去,喝道:“接住!”
    “谢谢!”大汉惊喜的道了声谢,可手上却抓空了,又继续惨叫着摔落下去……
    我十分无语,思考片刻后,也向下落去,因为从这里爬上去很麻烦,倒不如先落到地面,再找出路。
    下面雾气弥漫,阴风阵阵,又落了近千米,终于看到地面。
    我将承影剑插入墙壁,距离地面二十米左右时,我在空中翻转,卸掉重力,平稳落地。
    两名背着药篓的大汉也是平稳落地,他们趴在地上,衣服满是鲜血,全身骨头都摔碎了,死的不能再死,可却不见石婉的踪影。
    我给自己开了个阴眼,发现‘杀猪大汉’的鬼魂正飘在附近,放声大哭,可却流不出眼泪。
    我叹了口气,问道:“刚才给你扔了绳子,你为什么不接住?”
    他止住哭泣:“你能看见我?”
    “当然。”
    杀猪大汉说道:“我刚才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你忽然扔条绳子过来,我太激动了,结果没抓住。老弟,求你救救我,我会把秘密全告诉你!”
    “没得救,你全身骨骼、内脏都碎了,除非用十绝转生阵复活,可那里已经被蜀山封锁,你认命吧。至于秘密,你不说我也知道,铁掌帮被邪光派收服了对吧?”
    杀猪大汉面带震惊:“你怎么知道?”
    “刚才不确定,现在确定了。”
    杀猪大汉十分愤怒:“你居然套我的话?”
    我没再搭理他,仔细检查周围,发现有一条拖痕向南方延伸,于是走了过去。
    走了三十多米,一道身影出现在精神力感应范围,正是石婉,她双腿摔断,只能在地上爬行,所以才会留下长长的拖痕。
    听到脚步声,她回过头来,惊喜的叫道:“李师兄!”
    我淡笑一声:“你倒是命大,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居然没死。”
    “我运气好落在树上,李师兄快救我,好疼。”石婉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儿。
    我心中犹豫。
    这石婉似乎并不是乔装打扮的,她的确是运气好才能活下来,如果是邪光派的人,老头为什么要连她一起杀掉?这不符合常理,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再试探一下为好,于是冷笑着走上去:“救你?好啊,把裤子脱掉,我帮你接骨。”
    石婉面带娇羞,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李师兄,我,我的腿不能动,你帮我吧。”
    “好啊。”说着,我将手伸向她腰间。
    石婉闭着眼睛,面色通红,丝毫没有出手偷袭的意思。
    难道猜错了?
    我看向杀猪大汉的鬼魂,他会意,说道:“小兄弟,只要你帮我复活,我就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
    复活是不可能的,就算十绝转生阵没被封锁,我也不可能见一个复活一个,根本没那么多妖丹。
    之前,我有八成把握确定石婉是伪装的,可现在却只剩五成,不论如何,先救人吧……
    半小时后,我用木板将她的腿固定住,虽然空间戒里有生肌续骨丹,却不能给她服用。
    “谢谢你,李师兄。”石婉躺在地上说道:“要不是李师兄,我肯定会死。”
    我掌上漂浮着一个火球,正在引燃树枝,说道:“不用谢这么早,你的死亡几率还是很高。我刚才检查过周围,发现这是个山谷,四面都是峭壁,没有出路。而且阴气越来越重了,恐怕地底的尸体会不甘寂寞,跳出来与你作伴……”
    

猜你喜欢: 《萌妃有毒:世子爷在线养崽》 《小尸妹》 《修仙归来当奶爸》 《冷艳总裁的超级狂兵》 《重生豪门:霍少,宠上天》 《冷情玄妃:太子殿下好缠人》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