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节 尸妖花卷

    我没有出声,因为这货是胡乱喊的,我距他有五十米远,他又不是先天武者,不可能感应到这么远。
    谁知他竟朝这边走了过来,走到距离我十米处站定,警惕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他是怎么发现的?虽然惊讶,但我面色不变:“这句话应该是我问吧?在整个校园布下**困阵,你还真是大手笔,知不知道这样会害多少人?”
    中年面色微变:“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抱着胳膊:“听不懂?你在这里养尸,以为我不知道吗?”
    中年面色阴沉下来:“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说完,将手中那**血砸了过来,转身就跑!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伤到我?我用精神力封住**口,一滴都没洒出来,然后控制五十米外的**盖飞过来,扣好之后扔进空间戒,喊道:“已经让你先跑十秒了,我这个人可是很大方的,要不再让十秒?”
    想想还是算了,正事要紧,身形一闪便消失在树林中,下一刻出现在中年身前,中年大惊失色,他也是暗劲武者,速度比普通人快上许多,可却连我的影子都看不到!
    “你到底是人是鬼?!”
    我指了指头顶:“看不到这里的阳火吗?”
    中年咬着牙齿:“好,这可是你们逼我的!出来吧花卷!”
    我看看左右:“在哪?刚好我没吃晚饭。”
    话音刚落,只听树林中轰的一声,棺盖飞起,一道身影闪了出来!
    我目光一凝,双臂交叉挡在胸口,紧接着,一股巨力传来,我直接倒飞出去!
    飞了七八米后,单手在地上一撑,翻了个跟头,落在地面时惯性仍未消退,又滑了接近两米才稳住身影!
    双臂火辣辣的疼!虽然吃过生肌续骨丹,但我胳膊也只恢复了九成,还要一天时间才能痊愈,此时中了一脚,骨头又微微裂开些,真是个不幸的消息!
    抬头望去,一个面容僵硬的女子站在眼镜中年身旁,身上没有阳火!其实我早知道她的存在,就埋在阵眼下面,期初以为她只是普通僵尸,没想到……这种攻击强度,应该是尸妖无疑!
    何以确定?因为排名第六的幽傀没这么厉害,排名第五的摄魂鬼是灵体,而金尸的话,全身皮肤必然是金色,她不符合这三点,所以只能是排行第四的尸妖!至于排行第二的极煞?那种东西想都不用想,连古籍中都没有记载,就只记了个名字,或许根本不存在,所以她只能是尸妖。
    我深深皱起眉毛:“居然养了尸妖?你到底是什么人?”
    眼镜中年恨恨的说道:“明知故问!花卷,抓住他,用他做人质,换回大饼!”
    什么花卷大饼的?我还蛋花汤呢!
    然而花卷已经冲了过来!她相貌平平,面容僵硬,可动作却快如闪电!
    我直接激活承影剑,一道黑色火焰剑刃延伸而出!散发着恐怖气息!
    明明说好不再轻易使用黑色能量,结果还没到12小时就光速打脸,还好没让别人知道,否则这张老脸还往哪放?
    承影剑以能量化形,注入什么颜色的能量,就会出现什么形态,如今加入黑色能量,自然会产生外观变化!白天看起来十分拉风,夜晚又不易察觉,可以让敌人措手不及!
    这尸妖速度奇快无比,又力大无穷,我双臂隐隐作痛,不愿跟她接触,一时间竟危险重重!不小心被她抓破脖颈,留下三道血印!她闻到精纯的血腥味,眼睛都直了,攻击更加猛烈,显然是要干掉我喝血!
    这哪能行?
    我直接引爆丹田气团,并进入无我之境,大量黑色真气涌入经脉之中!速度和力量大幅提升!在正常情况下,我无法很好的控制这股力量,但无我之境不一样,一切遵从本能!
    我双目空明,挥剑速度提升到极致!反过来压制住尸妖!在她身体留下道道剑痕!
    眼镜中年十分焦急,可凭他暗劲的实力又帮不上忙,眼看着花卷岌岌可危,不顾一切冲了过来:“花卷,我拖住他,你快跑!”
    花卷僵硬的面容露出惊色,声音沙哑的喊道:“别过来!”
    可眼镜中年已经冲过来了,我原本空明的目光杀意凛然,逼退花卷后,一剑刺向中年!目标正是他的心脏!
    我速度到底有多快?二十米距离,只用零点几秒便到了他面前!
    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我眼中杀意如潮水般退去,整个清醒过来!成功压制杀意,并驱散黑色能量!
    它虽然影响心智,但毕竟受我控制,所以,我已经渐渐摸索出压制它的办法!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进步!
    就在我暗暗窃喜时,花卷赶到,一脚侧踢向我脑袋袭来!我赶忙拿出笔记本,激活光罩,可这一脚势大力沉,我还是被踢飞出去!
    他们抓不住我,打又打不过,只能选择逃跑!
    等我稳住身形,这一人一尸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没去追,因为通过刚才的交谈,此事似乎另有隐情,反正已经将他们击退,只要破除阵法,这里的阴气自然会消失。
    地上有些血液,是尸妖留下的,我可以通过这些血液进行追踪,于是用精神力收集了四五滴,放入瓷**中,然后自言自语道:“这只尸妖本就受了伤,否则我是打不过的,但她主人竟然是暗劲武者,奇怪的组合。”
    暗暗摇了摇头,我拿出手机,给贱男打了个电话,接通后开门见山的问道:“你在哪?”
    “吃饭呢,大哥,我们认识一个高富帅,他每天都请我们吃东西。什么?你问他到底多有钱?我形容一下你就懂了,他喝酸奶从来不舔盖!”
    谁他妈问了?一直是你自言自语好吗?我沉声说道:“别吃了,赶紧回来帮忙!”
    次日清晨。
    我抱着两个箱子,装满折成三角形的避鬼符,里面还装着朱砂,这可是庆天三少加班加点赶出来的,然后在钱美乐的帮助下,我又召集了四大校花,在主楼前免费派发平安符。
    钱美乐号称大姐大,在学校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四大校花就包括昨天的依依,可她们跟凝柔无法相比,不论外貌还是内在。
    但学生们却乐意买账,由于快放假了,四大校花免费发送平安符,几乎全都跑来领取了,可符咒有限,我只发给阴气侵体的人,至于校园周围的符旗阵,我昨晚就破掉了,此时整个学校的阴气彻底消散。
    而此时,还剩最后几十个护身符,四大校花还在发放,就在此时,一辆豪车停在校门口,詹鑫走了下来,还带着……贱男和青阳道友,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混到一起了?
    只见青阳道友抚摸了一下发型:“放心吧詹少,抢你马子就是不给我青阳斯坦森面子!这口恶气必须帮你出!”
    而此时,贱男看着主楼这边,碰了碰青阳道友的胳膊。
    “二哥,你干什么?我正在介绍业务……是这样的詹少,我们的业务分为三种模式,第一种是初级,就是走着走着,忽然伸出一条腿将其绊倒,收费五十第二种是中级,把麻袋往那小子头上一套,拖进树林打一顿,打哭为止,保证不知道是谁干的,收费八十第三种就厉害了,我们会对他进行强烈谴……”
    还没等说完,詹鑫便拿出一百块钱:“就要中级的,揍他一顿!”
    青阳道友接过钱后,也不知从哪摸出一个麻袋:“说吧詹少,打谁?”
    见青阳道友如此专业,詹鑫瞬间充满信心,往主楼方向一指:“就是那个穿浅蓝色衬衣的!”
    青阳道友拿着麻袋,往这边看了一眼,刚好和我四目相对,他又看了看我的衣服,发现主楼这边只有我一人穿浅蓝色衬衣,于是二话不说,扭身就跑!那速度之快,连某翔看了都要自叹弗如!
    詹鑫满脸懵逼:“杨兄,他怎么跑了?”
    可回头一看,所谓的杨兄早已不见踪影,只剩他一人在风中凌乱……
    我印堂的黑气快速消散,虽然还有些残余,但已经无伤大雅,终于可以回徐家了!
    我很想念父母和凝柔,不过在离开之前,却还有两件事要做!
    第一:黄石武馆对我有大恩,这份恩情必须还回去。第二:等待李芽布,她明天就会赶过来……
    此时的黄石武馆遇到一些麻烦。
    赵海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慢条斯理的喝着茶,而黄承业、黄风琳以及黄石五侠站在对面,面色很不好看。鲁道四身上有伤,半边脸都被打肿了,愤然说道:“赵海,你不讲信用!你当初答应了梅明,以后不再来找麻烦的!”
    赵俊晃了晃拳头:“说话小心点,否则我把你另一边脸也打肿,让你知道什么叫对称美。”
    赵海翘着二郎腿坐在太师椅上,用杯盖拨动茶叶:“你们还不知道吧?心剑门惹了强大的敌人,死伤惨重,剩余的人已经跑路,谁还能保护你们?就梅明那小菜鸟,肯定早就死了,跟死人还讲什么信用?”
    “你胡说!梅明他不会死的!”黄风琳大声说道。
    赵海哈哈笑道:“他若不死,我名字倒过来写!”
    就在此时,院外响起一道声音:“别笑了,怪难听的,先把名字倒着写一遍给我看看……”

猜你喜欢: 《天降狂妃:王爷你别傲》 《独爱娇妻:禁欲总裁宠上瘾》 《神话三国之召唤神将》 《豪门私宠:总裁先生太难撩》 《阴村诡异档案》 《时光,许你不悔》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