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节 怎么会这样

    傀儡迎了上去,只一个照面就被打得倒飞回来,撞倒几十棵树方才停下,难怪前两只傀儡都挡不住多久,侬沙列尼太强了。 
    绝招准备完毕,却不能贸然使用,必须找个合适的机会才行,于是拖延时间道:“没记错的话,你是十年前应聘加入徐家的,从那个时候,你们就开始谋划了吗?” 
    “不错,弟弟说只杀你不足以泄愤,所有和你有关的人都要死。所以我混进你岳父的公司,等待下一步指示,谁知这一等,就是十年。”似乎是想让我死得明白点,侬沙列尼知无不言。 
    我假装叹息一声:“很早以前,我查过达瑞斯的底细,知道他有个哥哥,名叫尼尔斯。想不到你竟换了个名字,一直潜伏在我家人身边。” 
    侬沙列尼沉默片刻:“说完遗言了吗?这十年来,你父母对我礼遇有加,看在他们的面子上,我给你个痛快。” 
    “等等,我还有最后一个疑问。” 
    侬沙列尼没有说话,意思是让我提问。 
    我假装沉思了十几秒,趁机多恢复些能量,等他快不耐烦的时候才说道:“其实我本来应该怀疑你的,但你并非自己要来,而是我父母强行要你跟来。那么问题出现了,假如他们没让你来?你是否会主动提出跟来?那样我肯定会怀疑你。” 
    侬沙列尼摇摇头:“按照原定计划,我是要留在你父母身边的,等弟弟打残你之后,用通讯器直播杀害你父母,让你带着万分愧疚而死。可没想到,秃顶带你父母去了城卫队,打乱原定计划。” 
    原来如此,青阳道友误打误撞,竟然破坏了敌方的阴谋,若还能见面,定要夸奖他一番! 
    就在此时,一道‘流星’从天而降,是傀儡!一拳砸向侬沙列尼头顶! 
    而侬沙列尼不闪不避,在即将打中时,忽然举起赤焰枪,枪尖穿透傀儡的手掌,又刺穿它的脑袋!傀儡原本是可以闪开的,但他没有那样做,拳头重重砸在侬沙列尼的防护罩上,光罩瞬间崩碎,大地龟裂! 
    这正是我期待已久的机会,趁着他防护罩破碎,将火焰冲击波打了出去! 
    但侬沙列尼并不傻,他早有防备,微微侧身,便躲开这道攻击,然后将傀儡甩了过来!速度极快,仿佛炮弹一般! 
    我赶忙后仰,几乎躺在地上,才躲过这道攻击。 
    侬沙列尼冷声道:“果然有两下子,达瑞斯死在你手里,不冤。但仇还是要报的,让你死在自己的武器下好了。 
    侬沙列尼十分小心谨慎,换了个新的护身符后,才提着赤焰枪走过来。 
    他跟达瑞斯不一样,达瑞斯占据优势后,便开始得意忘形;而侬沙列尼恰恰相反,只要敌人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放松警惕,不给敌人留下一丝破绽。 
    “等等。”侬沙列尼刚要动手,我忽然出声喝止。 
    “拖延时间没用,你今天必须死。” 
    “我知道,但能不能让我自裁?” 
    侬沙列尼摇摇头,一枪刺了过来,直接将我心脏刺穿! 
    我一个趔趄,用仅剩的手臂撑在他防护罩上,说道:“等我死后,就恩怨两清吧,你和达瑞斯不一样,你还是有些底线的。” 
    侬沙列尼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继续说道:“如果同意,我就将空间戒所有东西赠送给你,大约价值八个亿。” 
    “想送我个追踪器吗?这种低级手段就不要拿出来了,死吧。”说完,他抓着赤焰枪一阵搅动,胸口原本只有两指粗细的伤口,变成了大窟窿。 
    我满眼愤怒,一拳接一拳的砸在他防护罩上,可拳头却越来越无力。 
    终于,我眼睛一翻,整个人趴在防护罩上,慢慢滑了下去。 
    就在此时,我忽然拿出笔记本,无视他的防护罩,将手穿了进去,对着他脑袋发出一道火焰冲击波! 
    布局这么久,为的就是这一刻!既然敌人不死,他不放松警惕,那我就死给他看! 
    当然,这很考验演技,如果直挺挺的往枪口上撞,那也太假了,所以我又是要求自裁,又是要求他别报复家人,该演的全部都演到位了。 
    然后再利用笔记本无视防护罩的特性,一举将其阴死,以我目前的状况,这是唯一的翻盘方式…… 
    果然,这一招连侬沙列尼都没想到,他目光大惊,但虽惊不乱,在千钧一发之际偏了下脑袋,冲击波擦着他的脸颊划过,打掉他一只耳朵!高温将他的面部严重灼伤! 
    可惜……并不致命,反而激怒了侬沙列尼,他同样抬起手指,发出一道闪电,在我额头击穿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透明窟窿! 
    由于大脑遭到破坏,我瞬间失神,等重新恢复意识时,灵魂已经离开身体,侬沙列尼拿出两把灭魂枪轮流射击,子弹打在我灵体上,那种灵魂撕裂的剧痛,让我喊叫出声! 
    灭魂枪专克灵魂,不是开玩笑的,即使我灵魂比同级修者强大,也扛不住几下,于是赶忙朝地底遁去! 
    侬沙列尼身子一闪,便封住去路,抬手就是一枪,感觉就像我自己撞在枪口上一样。 
    这道攻击是真的躲不开了,我灵魂暗淡,中了这一枪,肯定会魂飞魄散。 
    想不到我杀了达瑞斯,最终却死在‘自己人’手里,我有很多遗憾之事,没能完成和凝柔的婚礼,没复活老金,没能赡养父母……可惜,这些都没机会再去做了。 
    真想再看一次蓝天,可惜幽冥的夜晚漆黑一片,唯有远处几道火光,是悬浮车坠毁和火焰冲击波造成的,以及,那颗越来越近的能量子弹。 
    我收回精神力,闭上眼睛,坦然面对死亡。 …… 
    几秒钟过去了,我的意识还在,灭魂弹也没打在我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我放出精神力,发现原本打向我的灭魂弹不见了,侬沙列尼站在原地,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动不动。 
    微风吹过,他身体像沙子一样,逐渐飘散…… 
    这是怎么回事!幻觉吗? 
    不对,我刚才第一反应就是观察侬沙列尼,可附近还有另一个人!他穿着银色铠甲,戴着银色面具,身后有条银色披风,掌上托着一个光球,我曾在地球见过他两次,可是他为什么也在幽冥? 
    难道是他杀了侬沙列尼? 
    而此时,他正在自言自语:“我不该出手的,怎么会这样?你不是应该算计好的吗……难道出了差错?怎么办?” 
    我将其打断,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是你吗?” 
    他声音偏向中性,听不出男女,用第六界语言回道:“是我,如果我刚才不出手,你一定会魂飞魄散。” 
    怎么个意思?为什么要这样说?难道他想挟恩图报?我思考片刻后,说道:“这次多谢你了,老哥,我会把价值八亿的家产全部送你,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吩咐,我也会尽所能的帮……” 
    还没等说完,他便抬了下手,然后将光球递到我面前,问道:“看着它,你有什么感觉?” 
    我望着光球,沉思片刻,认真地答道:“很亮,像灯泡一样。” 
    面具人无语片刻:“既然如此,我该走了,保重。” 
    “等等!能否留下名字,容我日后报答?” 
    他有些失神:“不用了。” 
    说完,身影便凭空消失…… 
    此人实力深不可测,估计跟火龙妮可是同一级别的,看来还真有奇迹发生。 
    我不知他为何三番五次现身相救,只知此地不宜久留,万一影兽杀个回马枪,我必死无疑!还是先遁地……等等,我的身体修复了!额头和胸口的窟窿消失不见,断掉的右臂也重新长了回来,是面具人的手笔吗? 
    以刚才的受损程度,我灵魂是无法附在身体上的,现在既然修复,我就能重回身体! 
    灵体融合后,我快速打扫战场,赤焰枪插在不远处的地上,也顺手捡了回来。 
    然后乘坐悬浮车,往轮回城方向赶去! 
    在车上,我打开通讯器,准备给凝柔报个平安。 
    很快,通讯器便接通了,但凝柔那边却喊杀声震天,于是赶忙问道:“你在哪里?” 
    凝柔却哭了起来:“我刚才,看到那条简讯,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所以要出城救你,雨嘉和小杨他们正在跟守城的中队战斗……” 
    “快让他们停手!我没事!我现在就联系指挥官,让他从轻发落!” 
    叛逃轮回城可是重罪,而且他们还跟守城中队发生了冲突,守城中队有权将他们格杀当场! 
    我赶忙联系指挥官,谁知竟提示对方关机! 
    然后又联系慕容黛雨,这次倒是很快接通,慕容黛雨说正赶去城门,会尽全力保住凝柔等人。 
    都怪那条‘遗言’,要是凝柔他们出了什么事,我将抱憾终生!

猜你喜欢: 《进击的咸鱼少女》 《人皮面具》 《极乐小尸妹》 《兽化全球》 《诡门十三针》 《死人祭》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