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3章 青城仙府,算算老账!

    面对老先生的询问,童言稍稍犹豫了一下,接着开口反问道:“老先生,你怎么会问这个?你是从哪儿听到天行者这个称呼的?”
    老先生听此,尴尬一笑道:“我也是随口问问,因为我曾在另一个古墓之中看到过关于天行者的记载。你说你是云游四海的修士,所以我才会想你会不会知道天行者的事情,或者说,你本来就是一个天行者,但现在来看,可能是我想多了。天行者受命于天,岂是我说碰就能碰到的?也许这一生,我都无缘见天行者一面喽。”
    听老先生这么一说,童言立刻在心里思量起来。事实上天行者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有了,吴家的先祖吴不凡就是当时的天行者之一,包括泰山阴曹内的十大天行者,还有死去的那些天行者,那一时期天行者的数量着实不少,如果说那时候的人知道天行者的存在,其实也讲的通。可在古墓里发现关于天行者的记载,这却让童言有些惊讶,究竟是什么人,会在自己的墓中留下天行者的记录呢?
    想到这里,他当即开口问道:“老先生,你能告诉我,你是在什么人的墓中看到关于天行者的记载吗?实不相瞒,我知道天行者,也听过很多关于天行者的事情。但是普通人应该不知道天行者的存在才对,除非……除非你进入的那个古墓的墓主人,本身也是一位修仙之人。”
    老先生闻此,点头笑道:“小兄弟你说的没错儿,我进的那个古墓,墓主人确实是一位痴迷于修仙问道的人。但修仙问道,本就是捕风捉影不切实际的事情,不然的话,他也不会留下古墓,留下自己的尸骸了。对了,你说你对天行者有一定的了解,可否告诉我,天行者到底是怎样的人吗?他们真的是上天选定,不是自己自封的吗?或者说,是他们有着某种信仰,就如我们现在信道、信佛一般,是为了某种精神层面的寄托吗?”
    童言听此,不由得苦笑起来,也许在这些无神论的人看来,一切都是可以说得通的,但世上奇怪的事情实在太多,难道真的可以用科学全部解释吗?
    “老先生,天行者不是某种信仰,更像是一种无奈,一种责任和义务。你可能不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但有句话叫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头顶三尺有神明,总该有些敬畏心的。被选为天行者的人,往往都是得到了上天启示的人。他们需要做很多事情,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甚至是降妖除魔,这都是他们义不容辞的事情。而我要说的是,之前的那些天行者全部死了,你知道他们为何而死吗?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他们就是为了这世间生灵,为了这个人间而牺牲的。当然,他们的付出不代表他们想得到什么回报,正如我所说,因为被上苍选中,就算是前面是万丈深渊,他们也只能勇往直前,这才是真正的天行者!”
    可能是讲到了自己,童言的语气有些激昂,但他所说的,却没有半句假话。
    老先生的目光始终落在童言的脸上,听过童言的这一番话,他忽然笑了起来。
    “小兄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当世最后一个天行者吧?古墓内的记载很清楚,天行者将在千年之后再次出世,而是会只有唯一的一位。我遍寻过很多道门、佛门,但他们都对天行者的事情一问三不知。你能说的如此具体,你若不是天行者,还有谁是呢?”
    童言听此,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感情这老先生之前是故意那么说的,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让他说出实情来。
    事已至此,他就算想要辩驳,这老先生也不会相信了,倒不如直接承认下来。
    想到这里,他当即如实说道:“姜果然还是老的辣,老先生你说的没错儿,我的确是当世最后一个天行者。可你为何执意要问我这个呢?不知有何缘由?”
    得到童言的亲口承认,老现在反而一下子郑重了起来。就看他上前几步,直接走到童言的跟前儿,然后小声说道:“小兄弟,我之所以要向你确认你的身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在那修仙者的古墓里发现了一个秘密,而且还是一个与你切身相关的秘密。”
    “秘密?什么秘密?”童言越发的糊涂了,这老先生真的知道些什么吗?
    就见老先生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严肃的道:“那修仙者古墓内的石碑上写着,最后一个天行者能保护这方天地,但也会毁掉这方天地。你就是一柄双刃刀,用得好了能够杀敌,可如果一个不小心,伤害的就是自己人。当然,我也不知道那石碑上所刻的到底是真是假。你若有兴趣,倒是不妨可以去瞧瞧。”
    童言听此,立刻问道:“那修仙者的古墓在哪儿?”
    老先生直接答道:“青城山!”
    青城山?童言当然知道青城山,作为道家四大名山之一,在青城山修仙问道的人可是不少。但青城山山上有古墓,这倒是头一回听说。就算有,恐怕也被冠以神仙洞府了吧。
    但看老先生这样子,也不像是在撒谎,也许他说的是真的。
    想到这里,童言当即说道:“多谢老先生赐教,我记住了,等我把将军墓内的妖魔除掉,自会前往青城山一探究竟。”
    老先生点了点头,接着又道:“你之前说必须在天黑之前将那两具尸体火化,这一点恐怕很难办到,毕竟还要报案,还要走一些手续。另外,你说我的学生中了尸毒,不知小兄弟你可有解毒之法?”
    童言听此,微微一笑道:“老先生,你之前不是还不相信这些事情吗?这会儿怎么又向我问这个呢?”
    老先生尴尬一笑道:“就像你说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已经有两个学生遇害了,不能再有人出事了,否则……否则我真的没法向他们的父母交代!”说到这里,他的眼中露出悲伤之色,可见他与自己的学生关系很好。
    童言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会吝啬告诉解毒之法,而他所说的也是比较容易做的解毒之法,无非就用糯米和黑狗血来拔毒,等把毒素拔出来了,人也就没事了。
    可对于那两具尸体,却不能用这种简单的方法应对,于是他撕下衣衫,用自己的血画了两张镇尸符,只要将这两张符贴在尸体之上,这两具尸体就不会尸变,也就不会变成僵尸了。
    一切处理妥当,童言终于可以全身心的前往将军墓了。
    而与柏勇多年以来的积怨,也终于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只是这将军墓中,却不仅仅只有一个柏勇老贼在,还有一位“老朋友”也已恭候多时了,是谁呢?

猜你喜欢: 《人皮娘子》 《尸体快递员》 《大魔王在此》 《最后一艘歼星舰》 《我变成系统了》 《火爆妖夫》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