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 警戒提点

    要说龙峰治的心境,不会因为某些事情而改变。 
    何况如今的苗疆依旧交通不便,政府还很难管到那边的问题,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苗疆还是安全的。 
    尤其这些大家族的人,在经过改朝换代之后,很多都长期隐居在山林里,那种有着手段的人,才能进入的秘境,普通人就是想去寻找,都没有这个能力和方法。 
    在这种前提下,苗疆的人也感觉到了危机,自然会对外面的世界渗透。龙峰治虽然不敢肯定,苗疆里的人会对外面的世界秩序会诱发变故,至少他们的思路或多或少,或诱发一些相应的事件。 
    这次弟弟龙峰治的到来,和龙十九再次的出现,无疑再次的激起了,他心里沉寂了许久的回忆,以及一些从未考虑过的问题! 
    “你可能还有很多东西不明白,或者一时间还想不到。不过我想这几天里,你最好不要离我们太远,但是也不要走的太近。你骆伯伯还没有回来,不然商量一下,我倒是可以先教你一些的!”龙峰治想到小河的乖巧,自然先静下来再说。 
    虽然小河现在体内的变化,让人看起来成功有些异类,但是他的这种成功的方式,如果传到外人的耳朵里,只怕小河一家都要无法立足。虽然最麻烦的可能是骆冉。但是只怕小河也不会好过,所以龙峰治不得不先嘱咐了。 
    “真的吗?龙师傅你是真的要教我功夫吗?”这个时候我显然还不知道,这些问题的严重性,不过这已经是第二次听他这么说了。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有几成真的,但是看着龙峰治,我已经有些激动。 
    不过随即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丧气的低头说道:“如果骆伯伯知道我这段时间荒废了,要是批评我了怎么办!”我显然不知道自己身体里的巨大变化,担心的却是那晚狂风暴雨之下,自然胡为之后回家,居然被张燕带去了苗疆。 
    虽然骆伯伯不一定知道苗疆的事情,但是他万一知晓了这其中的过程,我却真不知道怎么交差了。 
    “现在知道害怕了,谁叫你人小鬼大,居然胆大包天跟着燕子去到苗疆的?如果不是恰好我去了那边,你这次能不能回来都是个问题!”龙峰治忽然打趣了起来,不过说到后面的时候,声音显然低下来,而且带着了凝重。 
    可以听出来他的认真,我听到他这么说,我自然不敢吱声。随后看到龙峰治脸上微微带着笑说道:“今天倒是老骆的意思,到时候见到他,你可以和他去商量一下!”看着小河的脸儿通红,龙峰治倒是没有再开玩笑的意思。 
    看到我默不作声,龙峰治的神色最终还是平缓了下来,不过依旧有些语重心长的口气:“其实要说你还是个小伢子,还没有成年呢,如果单纯是因为跟着练功,平时倒是可以听你骆伯伯的话,和那些堂客姑娘一起。但要是如果心里贪婪了,那种念头和想法将会害了你!” 
    其实我不知道龙师傅的意思,但是听到他有些直白的说教,尤其这是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他第二次公开的提醒我了,自然脸色通红不敢吱声。 
    毕竟当初骆伯伯在教我吐纳的时候,就曾经教过我,甚至还一再的警示我,不可以因为自己心里的那种念头,而产生无端的妄念。当时我一直记得,心里也有着警示,可是到了最终都变得徒劳无功。 
    虽然龙师傅没有明说,但是这个时候提到的时候,我自然敏感了起来。以前的就不说了,光是这次一路上给张燕疗伤,以至于后来去到苗寨里,这些东西简直就不能在人前提及。 
    不然别说是练功,只怕走火入魔甚至就此发疯,我自己都知道会有可能。虽然我不知道修炼内家功的凶险,但是看到骆伯伯和龙师傅的手段,我便知道稍有疏忽,便可能造成终生的遗憾。 
    这个时候的我,对于他们的戒言,听在心里之后还是很敬畏。 
    不过感觉到龙师傅的和善,还有他说的骆伯伯的留话,这倒是令我很开心。这时候天上的太阳已经有些温度和热了,手里的鸡腿也没有再吃,不过我忽然想到了唐金枝两个人,虽然龙师傅没有别的话,但是我心里那种自私的想法还是有的。 
    龙峰治似乎看出了我的心里,虽然有些好奇和无奈,甚至心里也诋毁着骆冉的无耻。但是想到这个实验的成功,龙峰治心里不由有些激动了起来,因为这种事情真的有些闻所未闻。 
    尤其当看到小河的神色面善,忽然在也想到了什么,便示意小河说道:“等下不知道你骆伯伯什么时候回来,不过到时候咱们可以去车站那边等她们。如今也没有什么事了,你把这野鸡再吃一点,然后去那边石头上休息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得到了他的许诺,还是他所表达的善意明显,我飞快的还是把手里的鸡腿啃了,甚至又吃了一点。然后看到他微微闭着眼睛坐在那里没吱声,那个龙十九也还没有回来,我便退过来这边石头,依靠在矮一点的石块边。 
    “是不是感觉这孩子不错?”龙峰治不动声色的微微睁开眼,虽然没有看到龙十九疑惑的眼神,但是已经再次出现的龙十九,站在开始躺着的石头边,那眼神里的神色满是沉静沉静,还是让龙峰治心里有些计较。 
    “这点七哥想必最有话语权,虽然表面看不到他的特殊,但是看人历来不能看表面,何况自己看到的,也是不一定准确的!”龙十九的话显然带着一些感慨,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小河已经靠着旁边的石头打盹,居然睡着了。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甚至也依旧是苗疆的俚语,但是他似乎丝毫不怕小河醒来:“要说这个伢子的话,我虽然很少回去家里,也知道他肯定比目前龙家的那些少年,是要强多了!”

猜你喜欢: 《窥命》 《脱胎换骨》 《最后一艘歼星舰》 《百年诅咒》 《活体》 《谋杀禁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