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引动源鬼气

    就在刚才,我微微感受到一股奇异地波动,这股波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清水流淌过皮肤的感觉,平静、舒适,又给我一丝熟悉之感,仿佛和我的鬼气有着千丝万缕般联系的感觉。
    “这...这是源鬼气的波动?”感应到这股波动,我激动地浑身颤抖,喜不自禁地道。
    这股波动明显与我的鬼气波动不同,但却给我一种熟悉之感,显然,能给我造成这种感觉的,只有万物的鬼气之始,源鬼气!
    “靠!”
    我这兴奋劲儿还没有持续多久,那股源鬼气的波动便从我的感应中溜走了,不过我并没有气馁,反而更加跃跃欲试。
    万事开头难,最难的一步我已经迈出去了,既然我能捕捉到一次源鬼气的波动,就能捕捉第二次,我相信只要再给我点时间,我便能够彻底摸索到源鬼气的存在。
    “只要我能够引动源鬼气,那我的实力必然能再上一层楼,等到了那时,我也就有了和前十争斗的实力!”我心潮澎湃地道。
    感应到源鬼气,无疑是给我增添了不少自信,因此,我原本疲惫的精神,在喜悦的冲击下顿时一扫而空。
    此刻,我斗志昂扬!
    时间,伴随着我不断的挥砍,缓缓地流逝,而我对源鬼气的感应,也愈发的敏锐了起来。到了第二天清晨,我已经能够借助阳炎剑,初步引动天地鬼气了。
    “这就是源鬼气么...”
    清晨,阳光透过窗子倾洒在地板上,我满怀欣喜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阳炎剑,此时,一股犹如雾气的气流,正随着我的挥动,犹如龙卷一般不断涌进阳炎剑中,还有一部分顺势冲进了我的体内,补充着我体内空虚的鬼气。
    这个肉眼近乎难以看见的气流,显然便是源鬼气,也就是鬼气之始。
    经过近乎一天一夜的练习,我初步能够引动附近区域的源鬼气,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大跨越!
    往远了说,对我日后突破到二星初期定然有所帮助;往近了说,对我的实力也有所提升,增大了我的胜率。
    我现在,对明天的比武大会充满了信心。
    在兴奋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深深地疲倦。我其实这几天一直都没怎么睡好,而昨天,我更是为了感应源鬼气而忙活了一夜。比起肉体上,此刻我精神上要更加疲惫,毕竟感应源鬼气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练了这么久,先回去睡一觉。”
    明天就是比武大会,再怎么说,我明天的精神头也得养足了,可不能以现在的状态去参加比试。
    此时我是又困又累,回去之后,我连衣服都没脱,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发现已经是午后了。
    我走出房门后,林薇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见我出来,她神色顿时一喜,当下便站了起来,笑道:“醒啦。”
    “嗯。”我看了一圈室内,没看到其他人,便开口问道:“怎么没见其他人?”
    正坐在旁边电脑前刷剧的何莉:“???”
    “喂喂,我不是人的?”何莉忍不住吐槽道。
    “你是个鬼的人,你是鬼啊,心里没点数。”我毫不留情地道:“老实刷你的剧吧。”
    如今,何莉她已经能够凝聚实体,可以干一些轻活了,比如操作鼠标键盘什么的毫无问题,她最近似乎是在追延禧攻略,看来就连鬼也爱看宫剧。
    “过分,总是无视我。”何莉气呼呼地扭过头去。
    见状,我微微笑了笑,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何莉和我们的关系变得十分融洽,在不断地交往中,何莉也不复之前那副痛苦与哀伤的样子,而是变得乐观了不少。
    对此,我是感到很高兴的。何莉是个可怜人,我是真心希望她能够彻底走出阴霾。
    “其他人都有事出去了。”林薇站了起来,笑道:“肯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准备饭菜,我猜你昨天又没吃饭...”
    “嘿,哪还用你特意去忙活,再把你累着了。”我笑眯眯地走过去,眉开眼笑地道:“好不容易有机会和我的皇后独处,走,陪朕去吃百味楼!”
    最近我一直忙着修炼,却忽略了陪伴林薇,此时难得有独处的机会,我自然是不会放过。
    “咦,恋爱的腐臭气息。”何莉鄙夷地看了我一眼。
    面对何莉的鄙夷,我只当做没看见,而是大手一挥,拉住林薇的小手,笑道:“走吧!”
    “又把我一只鬼丢在屋里。”何莉飘到了窗口,看着不断远去的我和林薇,吐槽道:“鬼没人权吗!”
    “哼哼,我当你的皇后可以,但你可不许找其他的妃子。”走出去之后,林薇轻哼了一声,警告道。
    “哎哟,我哪敢啊。”我苦着脸道。
    见我一副苦兮兮的样子,林薇笑了笑,道:“逗你的啦。话说回来昨天你一天在忙什么,居然直到天亮才回来。”
    不提还好,林薇一提起昨天的事,我就忍不住飘飘然了起来,心情也变得更加愉悦,我笑着说道:“当然是好事,大喜事。昨天上午,正当我苦于迟迟无法突破时,徐老突然找到我说,要我带着阳炎剑随他去一趟训练塔。到了以后,他给我出了个招,告诉我按照这个办法去做,我就有可能在比武大会之前拥有和前十一战的实力。”
    “真的啊?”林薇眼中也浮现一抹惊讶之色。
    “当然是真的了。”我将通过阳炎剑去感应源鬼气的事和林薇复述了一遍,随后笑吟吟地道:“现在的我,已经能够初步引动源鬼气了,即便是和前十一战,我也有胜算,有了源鬼气的补充,拼消耗我也丝毫不惧。”
    “好,那我明天在观众席上等着你凯旋归来!”林薇一脸笑意地说道。
    “嗯呢。”我点了点头,心里是豪情万丈,随后突然想起我还没有通知徐俭我的进展,便对林薇说道:“等下,我先给徐老通个话,和他说一下我现在的进度。”
    说罢,我便拿起鬼分牌,拨往徐俭,之前徐俭在给我扔在训练塔之前,给我留了他的联系方式。
    徐俭本来正在和在登记处工作的姚林在自家的院子里下棋,正当他思索下一步该怎么下时,突然响起的鬼分牌打断了他的思路,徐俭脸色一沉,皱眉道:“谁非得挑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平时徐俭过的很佛系,灵调局的事情基本从不过问,唯一的工作就是偶尔打造打造鬼器,平时和几个老友下下棋、喝个酒、聊聊天,或者干脆自己浇浇花、看看书。所以说,知道他联系方式的人不多,平时一天也未必接到一个电话。
    “叶炎?”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人名,徐俭心里犯起了嘀咕,这小子怎么这个时候给自己来电话,莫非是在引动源鬼气上出现了困难,来寻求自己指点?
    “呵呵,也许是有事也说不定,先接电话吧。”姚林笑呵呵地说道。
    “嗯。”
    徐俭点了点头,拨通电话后,恨铁不成钢地道:“哎,这才过了多久,你就沉不住气了。我昨天早已和你说过了,感应源鬼气需要时间,需要专注,哪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你有功夫打电话问我,还不如沉下心来继续感应源鬼气,而且,这事儿别人帮不了你,你必须得自己...”
    我本来是来报喜的,徐俭上来这一大通话直接给我说懵了,半天我才反应过来,连忙道:“不是的徐老,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来找你寻求帮助的。”
    “哦?”闻言,徐俭挑了挑眉,道:“那你说说,你这个时候打电话找我做什么?”一边说,徐俭一边抿了一口茶水。
    “我是来报喜讯的,我已经能够引动源鬼气了。”
    “噗!”
    徐俭一口茶水直接喷了出去,来不及去擦拭水渍,徐俭无视了一旁瞠目结舌地看着他的姚林,死死地抓着鬼分牌,嘴巴几乎贴在上面,大声说道:“你说什么,你这么快就能引动源鬼气了?”
    “是啊,其实我今天早上就能引动源鬼气了,只不过太困了,这不,刚睡醒就来告知您这个好消息了。”
    经过再三确认后,徐俭动作木然的挂断了电话,此时,他的脸上依旧残留着一抹浓郁的震惊之色。
    面对我能够引动源鬼气一事,徐俭心中早已泛起了惊涛骇浪。因为他清楚,别说是引动源鬼气了,即便是想感应到源鬼气,对于常人来讲,都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可想而知引动源鬼气有多难了。
    按照徐俭的预料,哪怕我天赋异禀,再加上有阳炎剑的帮助,比武大会之前也顶多能感应到源鬼气,我取得的成绩无疑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情绪翻涌了一会儿,方才平复下来,徐俭抬头望着帝都所在的方向,好半天,才感叹道:“真是天赋异禀,不愧是你的儿子啊...”“死亡作业”

猜你喜欢: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非正常人类异闻录》 《末世宝石系统》 《末世之无尽商店》 《爬出地面》 《吾是驱魔者》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