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第【298】章:舔三妹的脚丫子

    三妹不屑地说:“喝了半斤酒就醉成了狗,没见过这么孬种的男人,真没出息!”
    道士讪讪地解释道:“我们道士不让喝酒的,所以,我的酒量没练出来。”
    “你呀,除了玩女人,啥也不行!”三妹斜眼瞅着道士。
    胖女人不悦地说:“三妹,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怎么能把他说得一无是处呢,我觉得他挺不错的嘛,至少,他是一个有感情的人。”
    “有感情?”三妹撇撇嘴,不齿地嘀咕道:“我看这个秃驴就是见了母狗也有动情的。”
    “你说啥?”胖女人问。
    三妹嘻嘻一笑,说:“我在夸奖他呢,说他重感情,讲仁义。”
    道士见三妹一味贬低他,刚才还扭着他的脖子灌酒,知道三妹不是等闲之辈,便巴结道:“三妹,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道士站了起来,端起一杯茶水。
    道士还没完全清醒,他的身子摇晃着,手哆嗦着,一不小心把茶水泼在了三妹的脚上。
    “你…你成心想作贱我呀!”三妹瞪起眼睛叫嚷道。
    “对…对不起,我…我没端稳……”道士见拍马屁拍出了岔子,忙不迭地赔礼道歉。
    “娘的,你就是成心的,以为我不知道呀,哼!”三妹恼火地说。
    “三…三妹,我要是成心的,就是小狗,不,是老狗。”道士恨不得把心剜出来给三妹看。
    小寡妇火上加油地说:“秃驴,你真够狡猾的了,你对三妹不满意,也不必采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嘛。你看,三妹的一双新袜子被茶水一泼,洗都难洗了。”
    三妹低头瞅了瞅袜子,气得一跺脚,说:“你赔我的袜子!”
    “赔,他到哪儿去赔,你搜搜他口袋,保证搜不出一分钱。”小寡妇说。
    道士慌忙抓起几张餐巾纸,说:“三妹,我帮您擦干净。”
    “擦得干净嘛。”三妹气呼呼地叫嚷着。
    “你这个秃驴,还不趴下,用舌头给三妹把袜子上茶水舔干净。”小寡妇说。
    道士瞅着小寡妇,问:“你…你让我用舌头舔?”
    “对,我就是让你用舌头舔,不然,你马上赔三妹一模一样的袜子。”小寡妇厉声说。
    三妹跺跺脚,说:“你这个秃驴还不给我趴下舔!”
    道士瞅了瞅胖女人,想让她帮忙说几句好话。
    胖女人低头吃饭,假装没看见。
    道士又瞅了瞅我,说:“老弟呀,你…你看……”
    我叹了一口气,说:“老哥呀,你闯了祸,就得去弥补嘛。你看,三妹这么漂亮的一双新袜子,被你的浓茶浇得一塌糊涂,你不舔咋办?”
    道士见胖女人和我都不替他说话,知道没有别的路可走了,他哀求道:“三妹,您…您原谅我吧。”
    “快舔,不然,老娘不客气了。”三妹恶狠狠地说。
    小寡妇阴阳怪气地说:“秃驴,别忘了,你刚才敬酒不吃吃罚酒,滋味不太好吧,难道你还想再吃一次罚酒?”
    道士被逼上了梁山,知道只有趴下舔三妹的脚丫子了。
    “我…我是大男人呀……”道士觉得很难为情。
    三妹凶神恶煞地说:“我数到三,你再不趴下舔,莫怪我不客气了。1…2……”
    道士扑嗵跪下了,他双手着地,低下头,用舌头开始舔三妹的袜子。
    三妹一副很享受的模样,说:“对,就这样舔。”
    小寡妇歪着头,欣赏着道士舔三妹的脚丫子的,问:“喂,舔得很专业嘛,看来,你不是第一次**丫子吧?”
    道士象条狗一样,趴在地上,脑袋一起一伏,舌头伸得老长,一下一下地舔着。
    “我问你话呢?”小寡妇不耐烦地说。
    道士抬起头,难堪地回答:“我…我是第一次**丫子。”
    三妹撇撇嘴,说:“你说起**丫子,我还真想尝尝鲜了。喂,你给我把袜子脱了。”
    道士一楞,问:“你…你让我脱袜子?”
    “对,把我的袜子脱了,舔我的脚丫子。”三妹嘻嘻一笑,对小寡妇说:“苗苗姐,还从没有人给我舔过脚丫子呢。”
    小寡妇也嘻笑着说:“也没人给我舔过脚丫子呢。”
    “苗苗姐,等秃驴帮我舔完了,让他给你也舔舔。”三妹说。
    道士不悦地说:“我…我又没把茶水泼到她的袜子上,干嘛要舔她的脚丫子呀?”
    “让你舔,你就得舔,不许讨价还价!”三妹恶狠狠地说。
    道士把三妹的一只袜子脱了下来,舔起了三妹的脚丫子。
    三妹穿着一双球鞋,跑了一天路,脚上散发着臭味。
    我闻到了三妹脚上的臭味,便把嘴巴凑近三妹,小声问:“三妹,你是汗脚吧?”
    三妹脸一红,瞪了我一眼,没吭声。
    道士皱起眉头,嘀咕着:“女人的脚咋这么臭呀?”
    三妹听见了,抬脚一蹬,把道士蹬了一个屁股墩。
    “你…你干嘛踢我呀。”道士委屈地说。
    “你…你刚才说啥?污蔑本小姐的脚臭,难道不该挨踢吗?”三妹气恼地说。
    “你的脚确实有点臭嘛,不信,你自己闻闻。”道士嘀咕着。
    三妹又是一脚,道士仰面朝天倒在了地上。
    “老弟,你救救我呀!”道士求救了。
    我用鼻子哼了一声,教训道:“老哥,你这是找死的节奏嘛,人家三妹的脚香喷喷的,连我都闻到了。而你却污蔑三妹的脚臭,岂不是找死嘛。”
    “武哥说得对,三妹的脚就是香,我也闻到了。”小寡妇附和道。
    道士猛然醒悟了,他赶忙说:“啊,是我的鼻子闻错了,对,三妹的脚很香,香得不得了。”
    三妹笑了,她把一只脚高高地翘了起来,命令道:“既然我的脚香,那你就继续舔,我要你一个个脚丫子舔。”
    道士这一下老实了,他跪在地上,捧着三妹的脚,一个个脚丫子顺着舔了起来。
    “秃驴,你真行,舔得真舒服呀。”三妹高兴地说。
    三妹扭过头,问:“胖姐,秃驴跟您睡了两天觉,他帮您舔了脚丫子没有?”
    胖女人摇摇头。
    三妹遗憾地说:“胖姐,那您太亏了,您不知道,让男人**丫子,真是舒服极了。”
    (本章完)

猜你喜欢: 《二婚很甜:高冷上司爱上我》 《诸天自斗罗开始》 《心上的少年郎已不在》 《商女为妃:世子大腿缺挂件吗》 《团宠萌妃五岁半》 《重生柯南当侦探》 《帝国的鹰犬》 《重生之无敌仙尊》 《霍格沃茨的黑巫师》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 《爱你,不后悔》 《我成了貂蝉》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无限之剧本杀》 《洪荒:我孙悟空绝不取经!》 《星光璀璨:慕少宠妻请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