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2章 安排

    这次的剧本没有标红的内容。
    也就是说,钱仓一可演可不演。
    按照剧本演出,能够增加评分,生命也不会有危险;不按照剧本演出,能够少挨一巴掌,但是评分肯定会有影响。
    利弊区分相当明确,只是左脸需要受点罪。
    当老王按照剧本的发展,抬起右手的时候,钱仓一已经注意到这一动作,然而现在他不能躲开。
    实际上,以他的动态视力,不但能够躲开,而且还能趁机反击,但是,评分比一巴掌更重要一点。
    老王右手用力挥下,钱仓一站着没动,只是绷紧自己脸上的肌肉。
    啪!
    巴掌声清脆响亮。
    钱仓一晃了晃,感觉左脸火辣辣地疼,紧接着上半身右转,身体逐渐失去平衡。
    此时,钱仓一能够轻易稳住身体,但是,为了演出剧本中的那一幕,他不但没有稳住身体,左脚反而还加了点力。
    就这样,他整个人摔倒在地。
    侧躺在地上之后,他满脸不解,接着双手撑地,将上半身支起,将一个小孩被大人巴掌打懵的委屈展示出来。
    下一秒,他转过头,委屈的神情逐渐被愤怒所取代,但是在愤怒爆发前,又强压了下来,最后,他脸上的表情逐渐归于平静。
    “你没事吧?”冉雅跑过来,半蹲在地,右手放在钱仓一的左肩上,左手则虚按着地面。
    钱仓一微微摇头,嘴角抽动了一下。
    冉雅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老王,问道:
    “外公,你记性一直不好,我怕你心里不舒服才没和你说,承认自己记性不好有那么难吗?”
    她的声音很响亮,很清晰。
    围观的人群全都听得一清二楚。
    钱仓一内心止不住笑。
    原本老王怎么做都不会太劣势,然而,看见老王的尸体对冉雅的冲击太大。
    对冉雅来说,眼前的老王已经不是她的外公,如此一来,钱仓一扮演的梁平反而与冉雅更亲近。
    此消彼长之下,冉雅的话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现在围观的人群中没人再相信老王。
    老王再次抬起手,想要再给钱仓一来一巴掌,却被周围的人劝住。
    如剧本所写,老王丢下一句“我不会记错”之后便转身离开。
    大妈将钱仓一扶起,轻轻拍了下钱仓一裤子上的灰,安慰道:
    “没事吧?啧啧,怎么下手这么狠?”
    说到这里,她转过头,指了指老王越来越远的背影,接着又转回来,继续对钱仓一说道:
    “你看看你多可爱,阿姨带你去涂点药,可别破相了,破相就不好看了。”
    一番折腾之后,钱仓一带着冉雅向樊元堂的家走去,不过走到中途,两人便窜进了小巷当中。
    巷子中的野猫本来在悠哉地晒太阳,两人走进小巷之后,野猫四散而逃。
    “还痛吗?”冉雅关心地问。
    “不痛,小事。”钱仓一摆摆手,“冉雅,有件事我想问你,你现在可以一个人面对你的外公吗?”
    冉雅听到后移开视线,暂时沉默,过了五秒,脸上的表情变化了数次,她才开口说道:
    “我以为自己可以,但是……”
    “……太难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我的外公,他的尸体,他……他死了,那刚才和我说话的人究竟是谁?”
    “梁平,你是怎么做的?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怕?”
    说到这里,冉雅转过头来,盯着钱仓一的脸,想从后者脸上找到答案。
    钱仓一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走了几步,背靠着墙,接着,他将左手插在口袋中,然后抬起头看着冉雅的眼睛说道:
    “有一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关于我外公的事情。”
    冉雅眨了下眼,点头,等待着钱仓一继续说下去。
    “我外公家有一个阁楼,阁楼上有一个黑色箱子,箱子里面……有一具尸体,是我外公的尸体。”钱仓一的右手轻轻敲着墙壁。
    “什……什么?”冉雅嘴巴微微张开,“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刚才。”
    “难道说你是因为发现了你外公的尸体,所以才打算离开伏罗村?”
    “嗯,就是这样,我原本打算离开,不过你之前提醒了我,即使跑出去也没有用,必须找到原因才行。”钱仓一转头看向巷子外,此时刚好有一名路人走过。
    “原来是这样。”冉雅终于明白前因后果。
    “现在,你跟我回我外公家,想办法适应,多和他说话,注意不要露馅,没问题之后,你再独自回家。”钱仓一早已经预料到分开的情况。
    他们是小孩,不可能一直躲在外面,到时候说不定樊元堂会到处找,所以回家是必然。
    这样一来,冉雅肯定会单独面对老王,而因为冉雅之前帮钱仓一的事情,肯定会面临老王的压力。
    如果冉雅没有看见尸体,自然无所畏惧,但是此时她已经见过尸体,所以心里会紧张,而人,越紧张越容易口误,口误就会暴露她已经发现尸体的事情。
    冉雅在樊元堂家的时间,相当于一个缓冲器,等她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之后,也就能够单独与老王相处。
    钱仓一已经把冉雅当成友军,至少,在发现冉雅的尸体之前,他暂时不会改变这一想法。
    “嗯,听你的。”冉雅点头。
    两人向樊元堂家走去。
    钱仓一转动钥匙,将防盗门打开,走过门厅之后,他见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樊元堂。
    樊元堂转过头来,眼角带笑,但是在看见钱仓一的左脸之后,笑容顿时僵硬在脸上,他问道:
    “梁平,你的脸是怎么回事?谁打了你?”
    钱仓一早已想好怎么回答,他答道:
    “没有,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虽说嘴上这么说,但是那语气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啧,梁平,你别想骗外公,这伤是摔得出来的吗?”樊元堂声色俱厉。
    钱仓一转头看了一眼冉雅。
    在尸体这件事没有公布之前,老王都是冉雅的外公,而樊元堂和老王认识,所以这件事根本不可能闹大。
    既然如此,钱仓一还不如将这件事压下,反正他的目的只是评分而已。
    刚才在路上的时候,他嘱咐过冉雅,这件事由冉雅来说。
    “是我外公打的!”冉雅上前一步。

猜你喜欢: 《超弦空间》 《阴阳妙探》 《禁地逃亡》 《追凶诡探》 《鬼撒沙》 《都市解怨人》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