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交流

    摄影机的镜头中,风吹过的街道上只有三人一鬼在前进。 
    走在最前的侯文耀脸上始终维持着淡淡的笑容,初看时还能够感觉到一丝生气,看久了才发现这笑容只是他的面具。 
    他只有这一种表情。 
    “不行,侯文耀脸上的表情属于另类面瘫,太过违和。”王清芬向人蛇白练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嗯?”人蛇白练转头,等待着王清芬解释缘由。 
    “面部太僵硬很难不让人起疑,观众能够接受喜剧情景剧内的角色没有发现明显的漏洞,但是作为一部主打剧情的电影来说,不能出现太过明显的漏洞。侯文耀总是在笑,程星渊他们问什么问题都在笑,说严重一点其实有点憨。”王清芬说到这里摇了摇头,“虽然从逻辑上说得通,但是观众并不喜欢看起来憨的人成为幕后黑手或者**oss,即使这样的反转前期已经有铺垫。” 
    “为什么?”人蛇白练将目光放在侯文耀的脸上。 
    “观众的喜好问题,还记得我之前问你的问题吗?你想要让《侥幸2》的影响力比之前更大,所以我们选择这种让观众不喜的剧情,侯文耀的相貌过得去,但是演技根本没有,即使他是本色演出。”王清芬用严肃的语气说道。 
    “老师是打算换人吗?”人蛇白练眉头一皱。 
    “如果可以,最好是换人,不过也能够想办法规避这一缺陷,不过会有一定的影响,大部分小鲜肉演员都不愿意接受。”王清芬转头看着人蛇白练,等待人蛇白练进行取舍。 
    “什么办法?”人蛇白练问道。 
    “减少侯文耀的正面镜头,通过程星渊三人的反应来烘托气氛,营造出神秘感。对于小鲜肉演员来说,这种方法将他们最大的优势也一并抹除,所以基本上不会采用。”王清芬解释道。 
    “没问题。”人蛇白练平静地说。 
    徐宿,我相信你应该真的存在。 
    王清芬移开视线,右手放在口袋中,她捏了捏仍在口袋中的鱼线,这根与众不同的线让她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 
    我现在正在做你想让我做的事情,希望你说的话有用,至于鬼镇本体,只能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再询问人蛇白练。 
    王清芬将手从口袋中拿出,双手合十,前后搓了搓,此时,她的手心满是汗水。 
    不远处,场记助理喊停之后,钱仓一稍微松了口气。 
    “导演好像在叫我们。”梧桐指了指站在一旁的王清芬。 
    钱仓一转头看着王清芬与人蛇白练,实际上他的目光主要是放在人蛇白练身上。 
    如果要谈逃离鬼镇的收获,除了鬼镇本身的情报之外,最大的收获便是拿到了人蛇白练提供的白色鳞片。 
    刚才在拍摄的过程中,因为剧情要求,所以三人都与侯文耀有肢体接触,结果与上次逃脱追杀时完全不同,这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根据人蛇白练的说法,这些鳞片并不是只对侯文耀起作用,对其余的鬼魂也有相同的作用,能够将怨气攻击无效化。 
    他还想再确定一件事情,如果白色鳞片交给其余的活人,是否同样能够起作用,假设可以,那么到时候遇到鬼魂攻击的时候可操控空间将会大上许多。 
    三人来到檀木圆桌前。 
    “你们辛苦了。”王清芬对钱仓一三人说道。 
    “没什么。”皮影戏摇了摇头。 
    “陶真如,我知道你想要通过面部表情表达出紧张的感觉,但是如果你一直皱眉,会影响观众的观感,另外,紧张不一定要通过皱眉表现出来,还可以通过另外一些细节,这一点你注意一下。”王清芬指出皮影戏刚才表演的不足之处。 
    “我知道了。”皮影戏连连点头。 
    “钱若思,你距离侯文耀的太远了,高小雯的人设是单纯的女孩子,她没有发现侯文耀的真实身份。”王清芬看着梧桐说道。 
    “有吗?”梧桐小声回了一句。 
    王清芬将眼睛睁大一些,偏了下头,继续对梧桐说:“观众闻不到侯文耀的气味。” 
    “好吧。”梧桐知道自己的真实意图已经被王清芬看穿。 
    “程星渊,你有一点需要特别注意,即使你不在镜头焦点的时候,也需要注意脸上的表情,最好能够与焦点部分产生一定的互动,这样镜头的信息量一瞬间就提上去了。”王清芬将目光放到钱仓一的脸上。 
    “嗯,好的。”钱仓一虚心接受。 
    王清芬指出钱仓一三人的问题之后转头看向侯文耀,不过她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将视线放在了一旁的人蛇白练身上。 
    钱仓一有人蛇白练提供的白色鳞片保护,但是王清芬却没有,即使不考虑侯文耀会突然发难的事情,实际上侯文耀也不归她管。 
    人蛇白练看了侯文耀一眼,开口说道:“你跟我来。” 
    几秒后,当人蛇白练与侯文耀转到小巷中去之后,场上只剩下几人,当然,还有不知隐藏在何处的摄影机鬼魂。 
    四人目光交汇,都有一些话想说,但都又不敢说。 
    王清芬右手虚握放在嘴前,“咳咳”她假咳两声,吸引三人的注意,接着她看着不远处的檀木圆桌,“我们去那边休息下。” 
    四人落座,王清芬瞥了一眼小巷,此时人蛇白练与侯文耀依旧没有出来。 
    “你们真厉害,能够从鬼魂的手中活下来。”王清芬开口打破沉默,“一直没有机会恭喜你们,趁现在向你们道一声祝贺。” 
    “其实,我们并没有逃离鬼镇,我们只不过是通过了人蛇白练的面试而已。”皮影戏答道,语气有些沮丧,接着她继续说道:“不知道这件事何时才是个头,说实话,我从没有想过《侥幸》中的鬼镇真实存在,更没有想过鬼镇还会发展。” 
    皮影戏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向远处,眼神中思绪纷涌。 
    “我也一样。”王清芬伸出右手轻轻抓住皮影戏放在圆桌上的左手,“幸好我们都活了下来,只要还活着,就还有机会。” 
    “嗯。”皮影戏没有将手抽回。 
    “有一个成语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现在就一蹶不振还是太早,不管怎么样,我想这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其克星或者掣肘,像这个鬼镇,有可能以前的镇长不是白练,而是别的什么人。”王清芬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嗯?”皮影戏愣了一下。 
    王清芬察觉到了皮影戏的变化,她看着皮影戏,“怎么?” 
    皮影戏将头靠了过去,王清芬也非常配合。 
    “鬼镇原来的确有一个镇长,名字叫做徐宿。”皮影戏轻声说道。 
    王清芬嘴巴张开,目光一直放在皮影戏的身上,她想要通过皮影戏的表情来确定皮影戏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导演。”钱仓一提醒王清芬一句。 
    王清芬神态恢复正常,她轻声说道:“看来我们需要将《侥幸2》打磨得更精细,当然了,越精细意味着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她在说更长时间的时候加重了语气。 
    钱仓一马上领会到王清芬的意思,结合王清芬前后的变化,十有**鬼镇的原镇长与王清芬联系过,不过期间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王清芬无法准确判断徐宿身份的真假。 
    至于王清芬后面说的一句话,其实是在暗示,暗示需要拖延时间。 
    此时,人蛇白练与侯文耀从小巷中走出。 
    人蛇白练来到檀木圆桌前,他看着四人说道:“今天先到这,明天再继续。” 
    坐在圆桌前的四人对视一眼,都没有接话。 
    …… 
    重新回到人造鬼镇的蓝色简易房中之后,钱仓一从口袋中拿出人蛇白练给他的白色鳞片。 
    因为没有地狱电影的提示,又没有明显的发光、身上浮现一个保护罩、神清气爽等等‘特效’出现,所以根本无法判断这一白色鳞片的性质。 
    目前来看,白色鳞片能够抵抗鬼魂的怨气攻击,至于究竟是只能抵抗侯文耀这一个鬼还是所有的鬼魂都能够抵抗,这一点不得而知,必须测试之后才知道。 
    另外将其交给其余的人能够起作用也需要测试。 
    钱仓一深吸一口气,将白色鳞片放回口袋。 
    不管怎样,相较于之前,拿到白色鳞片的我存活率要高上不少,而且这种可以认为是具有某种‘规则’的物品,也许对之后的计划有非常大的帮助。 
    他想到此处,拿出手机,将这一发现告诉千江月。 
    彭天坐在房间当中焦急的等待,当人蛇白练告诉钱仓一等人‘今天先到这’的时候,待在休息长屋等待的他们也被送离了鬼镇。 
    他现在很想直接去问皮影戏情况如何,但是又担心自己的行为太过明显,引起鬼魂与人蛇白练的怀疑,这不是他愿意看见的事情。 
    叩门声从门口传来。 
    彭天从椅子上站起,门外是一名有着断眉的青年。 
    “陶真如让我送给你的。”寓言将手中的资料放在彭天的手中。 
    “哦,好!”彭天拿着资料的右手微微有些颤抖。 
    “没别的事我先走了。”寓言转身离开。 
    彭天没有接话,他现在的思绪都在资料上。 
    门轻轻关上,彭天走到桌前将台灯打开,他翻开手中的资料。 
    “生日……” 
    “父母……” 
    彭天确定这两点之后,整个人仿佛没有了力气,瘫坐在椅子上,其余的内容他一眼都没有看,因为他已经无法集中注意力。 
    他感觉眼眶有些湿润,于是下意识用双手捂住眼睛,可是眼泪控制不住流了下来,顺着脸颊滴落在资料上。 
    细不可闻的呜咽声在房间内轻轻响起。 
    十几年的等待,如今终于不再是海市蜃楼,虽然他没有与自己的儿子相认,但是却已经相遇。 
    自己的儿子现在正在人造鬼镇旁的简易房中,可是彭天却没法去相认。 
    他现在盯着贺健的脸,即使强行证明自己,依然很容易引起鬼魂的怀疑。 
    不行,我必须让他离开这里!这里太危险了! 
    彭天双眼通红,他继续看起彭高的资料。 
    一个念头在彭天的脑海中浮现,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克制这一念头,于是他站起,走到门前,他现在就想去找千江月。 
    冷静这个词此时已经从他的字典当中删去。 
    彭天右手握住门把手,正准备用力,可是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谁?”彭天后退到桌子边之后再开口问道。 
    “是我。”千江月的声音传来。 
    他怎么会来? 
    “稍等。”彭天看了一眼桌上的资料,将其塞到抽屉当中,接着走到镜子前,看了看依然有些发红的眼眶,他稍微调整了一下之后再走到门前将门打开。 
    千江月手中拿着几本写真集,他看见彭天之后,先讨好似的笑了下,“我有几个朋友是你的粉丝,她们想让我帮忙……” 
    “进来吧。”彭天将铁门完全打开,接着后退两步,让出位置。 
    “嗯?”千江月眨了下眼,“不是,我只是想要这个。”他举起手中的写真集,丝毫没有进入房间里面的想法。 
    从贺健的反应来看,十有**是彭天,看来彭高已经找到他的父亲了。 
    千江月脸上依然装作不知情的模样。 
    远处,寓言正躲在一旁偷看,小钻风则待在他的身后。 
    小钻风一脸无语,小声说道:“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的,我们现在一点都不安全,如果不小心发生遭遇战,跑都没法跑。” 
    “没关系,我带你。”寓言随后答道。 
    “算了吧你,你那个百米赛跑太水了,一点都不可靠,稍微遇到个强点的,怕是你连自己都救不下来。”小钻风一脸鄙夷。 
    “那你先回去。”寓言并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 
    另一边,千江月已经走入彭天的屋内。 
    寓言从墙角窜了出来,猫着腰向彭天的房间走去。 
    “等等我。”小钻风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毕竟按照千江月的分析,他们这些属于弱监控对象的人只要不主要去探究鬼镇的秘密,基本上不会遭到鬼魂的攻击。 
    两人一溜烟来到了彭天房间的窗下。 
    “嘘!”寓言右手食指放在嘴前,对小钻风嘘了一声,接着将耳朵贴在墙壁上。2k阅读网

猜你喜欢: 《欧皇的无限之旅》 《从读心术开始》 《国服最强王者》 《武侠世界轮回者》 《美漫全新纪元》 《地狱来的一只鬼》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