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五章,富贵竹,八阴阵

    以前从殡仪馆下班的时候,在路边经常会碰到这个小姑娘。
    她和她妈妈似乎是病死的,都葬在西山公墓,小女孩调皮,会经常跑出来玩,也没害过人,所以慢慢就熟了。
    秦昆发现小姑娘递了两颗剥好的栗子,拿来喂入口中:“你怎么在这?”
    “过年了,爸爸给我烧了身新衣服,我出来玩一圈。”小姑娘转了个圈,衣服洞里有些露棉花,不过看着还不错。
    秦昆夸赞了几句,小女孩开心地又给她剥了两颗栗子,见秦昆不吃,忽然想到了什么,吐着舌头道,“我可没吓人,栗子是我捡的……”
    见到小姑娘心虚的表情,秦昆揉了揉她的脑袋:“那你运气还真好。”
    小姑娘知道秦昆是个很厉害的捉鬼师,之前在附近殡仪馆上班,她见秦昆并不生气,胆子大了一些,抬起头道:“大哥哥,你那么厉害,又那么年轻,怎么死了呀?”
    死不死的吧,秦昆并不知道,不过既然意识到这里是殡仪馆附近,秦昆忽然有了主意!
    ……
    将小姑娘送回公墓,秦昆发现殡仪馆办公楼的灯还亮着。
    虽然像‘夜行者’那些误闯他因果线的宿主,在回去后那段因果不属于他们,但如果是韩垚、王乾、楚千寻这些人呢?
    华夏生死道,只要被他烙上十死印的捉鬼师,因果线应该是与他互相交织、盘根错节的,如果这里的信息能通过他们传递出去的话,说不定真有人来救他离开白屠的家乡!
    秦昆觉得这个想法,值得尝试一下。
    殡仪馆门卫室,郭不同在刷手机。
    作为武门客,曲大爷的接班人,小郭年纪轻轻,在胜任了这种枯燥的工作后,心性还没成熟,只能靠玩手机打发这无聊的夜晚。
    大年初六,小郭并没回家过年。
    他是穷苦出身,父母在工地做工时死了,包工头也跑路了。小郭还有一个弟弟在上小学,爷爷又残了一条腿,都得靠他养着。
    过年时工资很高,小郭孤独又乐观地在值班,手机里正播放着一部鬼片时,忽然小郭摁下暂停。
    窗户打开,郭不同发现不远处是一个看不清模样的影子,大声道:“天黑路滑,酆都无家,哪来的回哪!”
    那影子驻足在殡仪馆门口没有退走的意思,片刻后又准备往里走。
    “呦呵,不长眼的家伙,年关刚过,就嫌命长了?”
    郭不同手上,绿火忽然出现。
    大炎缠冥手!
    那鬼影摇了摇头,郭不同大声道:“求饶?那你就速速离开!”
    郭不同手腕上忽然流光溢彩,绿火中出现了符文在闪烁!
    鬼影正是秦昆,气态生命的秦昆,在非常吃力地凝聚身形,想让郭不同看看自己是谁。但这里的阴气太重了,自己因果丝被抽空后,阴阳二气似乎减少大半,身上那点阳气在殡仪馆阴气的压制下,根本不足以凝形。
    该死……这个郭傻子!也不看看我有一点想跟你打的意思吗?!
    “牛猛剥皮,出来!”
    自己没法在对方面前凝形,鬼差总可以吧!
    牛猛剥皮刚出现,郭不同大惊:“还有帮手,好胆!”
    郭不同眼中,牛猛剥皮也是看不清的虚影,他心底知道应该是遇到硬茬子了。
    “十八门客借冥威,五方鬼帝追魂归!”
    “东方鬼帝护我,请神荼、郁垒二神开门!”
    郭不同冷汗淋漓,对方三个鬼影,自己一个都看不清,此时此刻,不把压箱底的本事拿出来,这一关就难过了!
    秦昆赫然看到郭不同身后出现一个大门虚影,门高六米,不算巍峨,但是逸散出一股难以抵抗的雄浑威压!
    门上是神荼、郁垒两位门神,二位神君也是传说中的东方鬼帝!
    画像中,神荼、郁垒眼神瞟向秦昆,表情不善,大门轻轻开了一条缝,秦昆、牛猛、剥皮忽然感受到一股巨力吸扯!
    “主子!是东方鬼帝赐的通冥道术!”牛猛腰间酆都令黯然无光,惊惧叫道。
    通冥道术,是阳间道士借阴间鬼神之力施展的术法!
    关东出马仙的术法是请大仙,茅山太乙九炼是请鬼,通冥道术说白了就是请‘术’,也就是获得一些阴神的术法使用权。
    这道术一看就是东方鬼帝赐下的,那门上只是贴了神荼、郁垒的画像,就有如此大的吸力,牛猛、剥皮鬼将之躯都抵挡不了!
    这难道就是门字卷捉鬼师的压箱底道术?
    “主子,跑!”
    剥皮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虽然他不信这个郭不同请出的道术有多厉害,但门上贴的毕竟是东方鬼帝啊!被吸进门里后,止不得会被送到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
    秦昆和牛猛也不马虎,一主二仆朝着殡仪馆里面迅速冲去,郭不同急了:“大胆邪祟!这里岂是你撒野之地?!追!”
    那两扇门迅速追了过去!
    办公楼近在咫尺,郭不同施术的表情格外吃力,秦昆虽然有匿尘步、爆气傍身,可那扇门的吸力太强,身法即便用出,也跑不了多快。
    三米的距离,如若天堑,鬼门怎么都追不上,郭不同浑身发抖,明显撑不了太久,秦昆收回牛猛剥皮,使出吃奶的力气,挣扎向前,忽然,身后那扇门碎掉,秦昆身子一轻,冲入办公楼里。
    “这他娘的……门字卷的绝活这么厉害???”
    郭不同实力只是二流捉鬼师,这一招连鬼将都应付的吃力,对付恶鬼应该绰绰有余。秦昆在殡仪馆工作了七年,都不知道酆都门客对付鬼的本事这么大!
    秦昆惊魂未定,好在小郭道行不够,让自己跑出来了。
    不过下一刻,秦昆忽然感觉到脚下被缠住。
    “符术狂藤?”
    秦昆低头,赫然发现办公楼门口的摆放的八盆绿植里,竟然布了符阵!
    该死!
    另一股吸力传来,秦昆阴气阳气本来就不足,自己一下子被吸入一个花盆中。
    楼上,走下来一个圆脸青年。
    “小郭,怎么了?”
    青年叫韩垚,殡仪馆老王退休后,韩垚现在是这里的一把手。
    门口,郭不同道:“韩大哥……跑、跑进来几个大家伙……”
    嗯?我怎么没感觉到?
    韩垚有些狐疑,忽然看向一个花盆,恍然大悟:“看来是被困符阵里了。”
    符阵?
    郭不同抓着脑袋:“韩大哥,符阵是什么?”
    韩垚微微一笑:“王馆长前阵子在青竹山买了很多符纸、符帘,还请余首座亲自来布了符阵。这应该是八阴阵。”
    八盆绿植都是富贵竹,在殡仪馆摆富贵竹不是求财的,因为‘富贵’通‘伏鬼’,在捉鬼师的眼里,这也叫伏鬼竹,可以镇宅的。
    郭不同恍然大悟:“那他们死了吗?”
    韩垚笑道:“这就不知道了,明后天让青竹山的同道过来搬走就行,听老王说,这些捕获了猛鬼的富贵竹青竹山还专门收购,一盆能卖3000呢。”
    三千?!
    郭不同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了,他出租屋旁边就是花卉市场,这玩意品相好点的也不到300啊。
    “这……这么贵啊?那……我们岂不是赚大了?白用了符宗的符阵,还能从他们那赚钱?”
    韩垚道:“嗯,王馆长可是白事界的商业奇才,算盘打的精着呢,明天估计能发奖金了。”
    韩垚哼着小曲,回去打游戏了,留下久久不能平静的郭不同。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猜你喜欢: 《蛊师》 《女神的阴阳顾问》 《人性禁岛》 《这个鬼夫不太冷》 《传染源》 《多世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