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二章,有些棘手

    海墓砦,海墓鬼王大殿前,闯入十六七位山民。
    农夫、渔夫、牧民的装扮,非常普通。
    海墓鬼王警惕地看着他们:“你们是谁?!这里是谁的地盘,不清楚吗?”
    十几位山民面面相觑,鬼语可以相通,那是一种灵魂波动,会互相明白对方的意思。但他们确实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不过,他们发现,这是个厉害的家伙,因为他脖子后面,有一条阴龙!
    “敢问,咸阳怎么走?”
    “不知道!”
    “村长,他说不知道。”
    村长挥了挥手:“这货莫球用,弄死。”
    “好大的胆子!尸鲨!”
    海墓鬼王双拳忽然砸在两旁空气上,如同玻璃被砸裂一般,凭空出现六条尸鲨虚影。
    尸鲨迅速凝实,张开血盆大口,猛然间,被几个渔夫网住!
    那些渔夫死死拽住尸鲨,将其拖拽下来,鱼叉迅速插入尸鲨身体,面对群攻,尸鲨哪能经得住如此折腾,扑腾了几下,全都崩散。
    此事,海墓鬼王浑身发凉。
    阴龙!
    刚刚出手的几个渔夫,全都是鬼王???
    他目眩头晕,什么时候,鬼王这么烂大街了?!
    十几个山民围了过来,海墓鬼王一咬牙,忽然化作一个巨大的螃蟹。
    两只巨螯钳向村长的脖子。
    周围,几个锄头抡下,螃蟹被围在原地殴打起来,蟹钳蟹腿被锄掉,脑袋也被砸到稀烂。
    村长开口道:“别打了,去找找海图。”
    山民们立即领命,钻入海墓鬼王石殿中。
    村长发现,地上死掉的螃蟹居然没有崩散,有些好奇,他揭开蟹壳,忽然间,数以万计的小螃蟹爬出,迅速往不同方向逃离。
    村长怔住,吐了口唾沫:“怂货。”
    李势此刻,带着赵峰游到了岸边。
    赵峰满嘴豁牙,又被阴气侵染,伤势很重,他摸出几颗丹药喂入口中,又给了李势几个。
    二人狼狈地躲在一片礁石附近。
    “驴哥,这是啥药?姓秦的在船上也给了我两颗。”
    赵峰一怔,血皇丹和月灵丹,那都是花功德兑换的,对方既然吃过了,那就没必要再吃了。
    不过念在李势临危之际助拳的义气,他也没讨要回来,坏了和气。
    “关东的,你没事吧?”
    “嗨,没事,死不了。”李势一笑,发白的嘴唇在哆嗦。
    身心受伤,精神受创,外加这里的阴气浓郁,气血不足,死不了仅仅代表着死不了,最多也能代表活不旺。
    二人凄惨无比,此刻,一个被查的浑身血洞的鬼将发现了二人,先惊后喜。
    “快来啊!这里有两个阳人,我们可以补补!”
    一行三个鬼将,都是先前被渔夫虐杀过的鬼将。虽然鬼气及时修补,不至于烟消云散,但也受到重创。
    李势一怔,急忙呼喊起来:“权爷!权爷快出来!柳权!!!”
    体内,一只大蛇探出头道:“喊个屁,你这身体,上了你的身也是废物。”
    李势急了:“那上他们的身!废了他们!”
    大蛇吐着信子道:“上个屁,他们都是阴人,老子难道会寄魂吗?!”
    李势发现,大蛇后背也受了腐毒,浑身蛇骨断了很多,先前大仙上身时,自己被安士白重创的伤势,在大蛇身上也留了下来。
    他的大仙柳权,也是强弩之末。
    三个鬼将在逼近,脸上不怀好意,柳权恶狠狠道:“妈的,老子上身后,你我二人都能被那洋崽子打成这样,到底是怎么搞的?!”
    柳权觉得,李势连过招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折磨成这样,太不甘心了!
    赵峰瘫坐在旁:“那是影响本能的邪术。安士白的攻势,你下意识的不去防御,伤成这样很正常……”
    李势和柳权一愣,西洋还有这般邪术?!
    李势哀叹:“今天命丧于此了。三只鬼将都对付不了,真的很憋屈啊……”
    三只鬼将在发现二人和那只蛇影并没有什么抵抗能力的时候,忽然扑了上来。
    李势心有不甘,但……又能怎样?
    不过,下一刻,一抹刀光出现。
    面前,三只先前还煞气盈天的鬼将,此刻都成了刀下亡魂。
    一只黑绸鬼踢了踢他们的头颅,看着他们爆掉后,瞥向赵峰:“可好?”
    赵峰鬼差,锦衣卫千户,黑绸鬼!
    李势、柳权都不明白这只黑绸鬼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赵峰疲惫一笑:“死不了。”
    黑绸鬼肃穆地点点头:“我去看看周围情况。”
    “鬼王很多!你要注意!”赵峰提醒。
    黑绸鬼冷笑:“我与鬼王,就差临门一脚。怕什么,打不过,难不成还逃不掉吗?”
    说罢,黑绸鬼消失在原地。
    “驴哥……那家伙是……”
    赵峰躺在地上:“我最后的底牌。”
    ……
    海墓砦,秦昆暂时是去不了了。
    骷髅船行驶到在海沟砦的时候,他们已经被拦了下来。
    “这船不错!”
    “是!”
    “应该能带我们回咸阳!”
    “征了它!”
    骷髅鬼船,被十几艘海船围住,上来了近百鬼将,还有九只鬼王!
    都是山民的扮相,为首的是个农夫。
    但下一刻,鬼气弥漫,农夫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甲士。
    “大秦骊山军玄鸟营百将杨齐,征发此船!无关人等速速下船!”
    玄鸟营!秦昆听过,这是斥候精锐。
    百将就是百夫长,这是当年护卫徐福东渡的一群甲士,又似乎是监视他们的人。
    骷髅鬼王赫然发现,这家伙是个鬼王!
    而且他的八个部曲,也是鬼王?!
    船上,骷髅兵下的心惊胆寒。骷髅鬼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就是秦上师刚刚告诉自己的,南海十八鬼砦遇到的大灾吗?
    据说有一批生前无敌的虎狼之军,降临这里,说的就是他们?
    纳兰齐眼皮微眯,很明显,有些棘手啊……
    不,不是棘手,是非常危险!九只鬼王!
    自己充其量对付两只,秦昆应该也能对付两只,骷髅鬼王对付一只,还有四只……
    嘶
    纳兰齐倒吸一口凉气,不是自己怂,是他觉得:当年李势闯日本的时候,绝对不是这种地狱难度的历练。
    惊诧间,他发现秦昆忽然走了出去。
    “哦?征发此船,所谓何事?”秦昆问道。
    “吾等欲归乡。”为首鬼王正色道。
    “可这船,是私人财物,你不问问船主同不同意?”
    骷髅鬼王正在感激秦昆为自己开口时,忽然发现自己被推了出来。
    九道目光看向自己,如刀如剑,骷髅鬼王表情很不自然,只听到秦昆低声道:硬气点。
    他忽然想到,之前秦昆恐吓自己时,露出的五道鬼王之气。
    骷髅鬼王挺了挺身子:“我,不同意!”
    秦昆耸了耸肩:“听到了吗?”
    为首的鬼王一笑:“听到了,不过,要事在身,你非同意不可。”
    骷髅鬼王忽然被秦昆一脚踹了出去,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青铜剑已经穿过自己胸膛!
    “秦上师!你害我!”
    惨叫冲天,让纳兰齐都呆住了,秦昆忽然端了个碗,对纳兰齐道:“船上那些鬼将,速速清理掉,我来拖住他们!”
    纳兰齐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秦昆找了个不被注意的角落,将碗扣下。
    “青白朱玄坐四方,春草新土避泥塘,天穹盖地艮覆碗,五气锁鬼化天罡。”
    覆碗阵!

猜你喜欢: 《末世的领主》 《金属核心》 《诸界末日在线》 《闻香蚀骨》 《臣妾做不到》 《灵瞳女》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