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既死,新王当立

    神农架因华夏始祖炎帝神农氏在此架木为梯,采尝百草,救民疾夭,教民稼穑而得名。
    神农顶高三千米,东侧直走十余里,林深渐密,猿啼鸟飞。
    黑云掠过,万里晴空。
    晴空之下有洞府,一片狼藉,无数鬼哭狼嚎,上千妖魔彷徨无措,有人四散而逃,还有人留在了宽阔的练武场中,瞧见那如山峦一般庞大的恐怖妖躯,满脸惊恐之色。
    看着那无头之躯,有人低声喊道:“帝俊、帝俊……”
    无人应答。
    大抵是这具庞大如山身躯的主人平日里威严过甚,故而一直没有人胆敢胡乱上前查看,过了许久,终于有人低声说道:“帝俊死了。”
    有人说:“对,死了。“
    又有人说道:“刚才那一股妖风,还有云头之上与帝俊拼斗的人,难道是……噬心魔?”
    “对的,就是它。”
    “噬心魔不是说要北上,此刻正在与国内联军鏖战于国境线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攘外必先安内。”
    “我们帝俊又没惹它,凭什么千里迢迢跑到这儿来?太过分了。”
    “世界大局,浩浩荡荡,岂能偏安一隅,独享清闲?”
    “我们,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帝俊已死,天下再无清净之处,若是不依附噬心魔羽翼之下,便如帝俊下场在噬心魔的面前,什么老牌妖王,什么洪荒大妖,都不过是虚妄而已,既然如此,还不赶紧南下,奔赴第一线,说不定还来得及……”
    “我不,我才懒得管什么王朝争霸呢,我就想过我的小日子。”
    “我也是,我去甘肃,去边疆,去东北老林子里,去藏边高原之地……天下之大,我就不信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我就不信非要参与这点儿破事儿与争端。”
    “我也要走,同去……”
    “不,你们不能走,你们若是不去,我们去了,只怕噬心魔大人会不高兴。”
    “对的,一个都不能少,黑山老妖的例子还不够么?你以为你们能逃过?”
    “黑熊王,帝俊在时,你乖得跟个三岁小宝宝一样,没想到帝俊一死,你们就都跳出来了。”
    “对,蛮牛子,你们愿意去给噬心魔当狗,到处咬人,你们自去,可不要拉着我们,我们跟人类可没仇……”
    “就算你们几个是一代妖王,但可别想着裹挟我们。”
    “不听话,那就死。”
    “来吧,死就死,你有本事……啊,你们来真的……”
    ……
    昔日圣地,在沉默而低调的帝俊倒下之后,已经成为了杀戮之地,无数曾经勾肩搭背、喝酒吃肉的朋友与兄弟,为了不同的信念与理想,捉对厮杀,乱作一团。
    而那位将众人集聚在一块儿的王,却已经倒下了。
    它的头颅,被一片黑云裹挟离去。
    乱战丛中,苏城之脸色阴晴不定,他望着这些显露出了本相,个个狰狞恐怖的妖怪们,有心想要离开。
    混迹在此已然半年,无人知晓他的真实身份。
    别人只以为他是一个戌狗夜行者。
    他本以为能够在这儿混过最终蜕变之日,却不曾想,变故到底还是来临了。
    怎么办?
    他想走,因为他知道,那个曾经被他掏去妖元的家伙,现如今已然是夜复会之中的顶尖人物。
    计蒙。
    那家伙,居然入了魔。
    当初还真的是小瞧他了,早知道如此,就将它给杀了。
    反正,夜行者皆可死。
    没有一个无辜。
    因为它们的血脉里,留着肮脏的血液。
    如同那几个狗杂碎……
    我的四儿。
    苏四打定了主意,决定离开。
    他绕开了混乱的最中心,特别是那几个作乱的妖王,他快步前行,然后朝着洞府外面的花阵退去。
    这儿的地形他早已熟悉,闭着眼睛都能够离开。
    只要越过前面的门楼,跳过前面的虎跳峡,他就能够离开这个的鬼地方。
    到时候,他就隐姓埋名,熬过这一段时光。
    等到了那个时候,哼。
    什么人中龙凤金蝉子,屁,统统都给我跪下。
    让你们知晓,什么才是人族第一血脉。
    大巫后羿,懂不懂?
    轰!
    苏城之夺命狂奔,却不曾想一只巨大的黑掌,拍在了他的面前,将他的去路给拦住了。
    一个满嘴獠牙、目露凶光的黑熊精,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个修至妖王境界的家伙,是黑山老妖账下,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
    这家伙别看这平日里笨头笨脑、沉默寡言,却是个蔫儿坏的角色。
    黑山老妖一死,他居然联合几位妖王造反。
    那黑熊精到底有多恐怖呢?
    简单的说,它一拳,能够将一座小山丘都给打得稀碎。
    当初这个洞府之所以能够弄成这般宽阔模样,可少不得它的天生神力。
    简直就是人型挖掘机,而且还是蓝翔毕业的。
    轰隆隆……
    黑熊精一拳砸落下来,拳风有如实质一般碾轧而来。
    苏城之连滚带爬方才避过。
    然而他能避过一次,避不过第二次、第三次……
    连续几次的闪躲,使得苏城之周遭可以躲避的遮蔽物全部碎裂成了粉末,当退无可退的时候,他终于放下了所有的架子,直接跪倒在地,大声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我什么都听你的……”
    轰!
    黑熊精停了下来,不过它并不是因为苏城之的求饶,而是来自于一声恐怖的轰鸣。
    几乎是同一时间,所有人,都朝着轰鸣发出的地方望去。
    黑山老妖那宛如山峦一般巨大的遗体,突然间被某种天外飞来的东西撞上,紧接着,那肉山一般的遗体开始变得通红,宛如岩浆一般融化了去。
    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熊熊大火之中,有一个强壮的身影,从崩塌了的肉山之中,缓缓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肌肉发达、身型强健的家伙。
    它身上的肌肉,宛如钢筋一般结实,满目狰狞,身上冒着腾腾黑色雾气。
    那是一个猴子,或者说,一头怪猿。
    它的身上满是伤疤,浑身充斥着凶煞之气,唯独一双眼睛,就好像是人一般,深如大海,仔细看,感觉好像蕴含着几分忧伤。
    这家伙,是谁?
    神农架上千妖魔,人数虽多,但每一个厉害的角色,都是独一无二的。
    大家彼此都认识,但没有一个,认识这个家伙。
    它,从何而来,想要往哪里去?
    无人得知。
    一个鼻上生角,身形庞大、高达两三丈的犀牛精冲着那怪猿喊道:“你是谁?”
    那怪猿偏头,一脸戒备地打量着周遭,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它甚至深深地吸了一下灼热的空气。
    但它就是没有理会那犀牛精。
    苏城之听到黑熊王哈哈大笑:“蛮牛子,傻了吧,人家根本就不理你……”
    犀牛精顿时就恼怒起来,怒声大吼道:“去尼玛的。”
    杀得兴起的它,提着手中的巨大蛇矛,朝着那火焰遗骸中的怪猿刺去。
    那怪猿感受到了巨大的威势扑面而来,这才抬起了头来。
    随后,它从火焰之中,拖出了一根黑黢黢的棍棒来。
    铛!
    那显露本相的蛮牛子、一代妖王,身型可是那怪猿的四五倍,手中的巨大蛇矛仿佛能够横扫一切,却被那怪猿手中的铁棒子给挡住了,不得寸进一分。
    千钧之力,轻轻一挡。
    只这一下,所有人都为之震惊了。
    与蛮牛子一同作乱的黑熊王,还有另外几个妖王纷纷嘲笑起来。
    他们说蛮牛子许是昨日干了坏事,此刻腿软了。
    蛮牛子大怒,手中蛇矛翻飞,运用了千钧之力,朝着那怪猿砸了下去。
    那怪猿起先抵挡两下,随后觉得烦了。
    它确实将蛮牛子手中的蛇矛给一招挑飞,随后冲将过去,将那蛮牛子给直接按在了地上。
    蛮牛子拼命抵抗,地动山摇。
    结果……
    它被那怪猿活生生地砸进了夯实了无数回的演武场地下去,动弹不得,就剩下了一口气。
    黑熊王几人这才知晓,那怪猿是有真本事。
    它们不再取笑犀牛精。
    它们……
    一拥而上。
    然后……
    全部扑街。
    瞧见倒下的几个妖王,以及无数妖魔,站在边缘、死里逃生的苏城之突然间心中一阵悸动。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的时候,他突然间登高而呼。
    他喊道:“黑山既死,新王当立。”
    他撕心裂肺、震耳欲聋地大声呼喊着,一遍又一遍,这声音一开始的时候,只有他在呼喊,喊得嗓子都哑了。
    然而到了后来,有人应和了。
    不断地有人应和,到了后来,欢呼声从这个山头,连到了那个山头。
    整个神农顶都听到了这句话。
    黑山既死,新王当立。
    无数人簇拥到了那个表现出了恐怖力量的怪猿面前来,将它给拥到了帝俊曾经坐着的铁王座上面,用嘴亲吻着它的脚,热泪盈眶地高呼着。
    妖怪世界,强者为尊。
    这是新王。
    它们的王。
    三天之后,消息从南边传来,噬心魔大军惨败,为首者噬心魔死于灵明石猴侯大圣手中,身死魂消。
    无数人为之动容。
    而这个事实,那新任帝俊听到了,从来都没有开过口的它,用艰难的、沙哑的、古怪的嗓音,缓声问道:“那侯大圣,是什么人?”
    因为拥立有功的苏城之眼中掠过一丝嫉妒,随后将那心思藏着,毕恭毕敬地解释起来。
    他不敢说假话。
    因为他说了假话,别人却会说真话。
    新王不是傻子。
    新任帝俊耐心听完了苏城之的解释,沉默了良久,将手托在了腮边,有些忧伤的眼神中,流露出了几分笑意来。
    它缓声说道:“有趣,有趣……”
    经过几天相处,苏城之自觉跟这位新任帝俊有了几分熟悉。
    他低声问道:“不知道大王,可有姓名?”
    那怪猿沉默了许久,缓声说道:“pang……nu……”
    滂牛?
    大王不是申猴夜行者么,为何叫这么一个名字?
    苏城之还待再问,却瞧见怪猿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心中一慌,不敢再问。
    他是个聪明之人,能够感觉到帝俊的心情开始变得很差。
    他害怕殃及池鱼,告罪一声,然后退下。
    出了门外,立刻有十数人围了上来,问道:“苏总管,问了没?可知道我们这位大王的来历,还有姓名?”
    苏城之是躬着身子走出来了的,然而这时,却将腰板挺得笔直。
    他看着被揍得灰头土脸的黑熊王,反问道:“这重要么?”
    的确,怪猿的来历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现如今的它,便是帝俊了。
    他们所有人的。
    王。
    蛮牛子一脸不满,舔了舔嘴唇,说道:“那它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这个总应该知道吧?”
    它心有不甘。
    苏城之听到,忍不住笑了:“你们不服啊,但我若是说了它的身份,你们就不会这么想了……”
    他一脸肃容,朗声说道
    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
    ********
    因为需要文章完结,才能不扣全勤,所以番外更新到此结束,请大家期待第二部《四大灵猴闹京师》……虽然,不知道啥时候写,但有坑必填,小佛出品,值得您信任。“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猜你喜欢: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 《过年》 《渡风杂货铺》 《无限大追捕》 《吞噬次元诸天》 《一夜冥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