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碗面

    “砰砰砰……”

    刀刃在砧板上发出轻快却富有节奏感的敲击声,崭新的厨刀,轻轻沿着切开的鱼身敲击。

    一根根鱼刺随着敲击的震动,迅速从鱼肉下被震出来,随即大刀换小刀,上割下切,随后只见赵客轻轻一抖,完整的鱼骨从鱼肉上脱离下来,一根不差,一根不落。

    “漂亮!”

    餐桌上四名食客,看着眼前神乎其神的刀工,不禁瞪大眼睛,甚至是屏住呼吸,但面对眼前精彩的剔骨过程,却是忍不住称赞起来。

    赵客点头一笑,从水泡里去除一根粉红色的大肠。

    迅速切片,抹上秘制调料,将鱼肉混合着红酒,一起灌入粉红色的大肠里。

    “肠子!”

    虽然惊叹于赵客的刀工神奇,可看到赵客拿出的大肠,眉头上还是忍不住流露出几分嫌弃。

    能抽出闲暇,从市区赶到市郊,花费不菲的价格来吃一顿饭的人,自然都不是普通人,非富即贵。

    他们已经吃惯了顶尖食材制作美食,再看到大肠这样的下水,第一反应就是油腻、腥骚,以及不上台面。

    有人张张嘴,想要询问能否换做另外一道菜,只是还没问出口,只见赵客拿手在大肠上一抹,裹上一层面包糠,随手将大肠投进油锅。

    “滋滋滋……”

    一股青烟顺着油锅喷发出来,伴随着是一股很清淡的果香,仔细嗅,又举得气味中带着一点点梅子的气味,令人直觉口舌生津,食欲大开。

    待大肠上的面包糠已经变成金亮亮的时候,赵客迅速把大肠捞出,换上一锅油,重新炸。

    前前后后炸了三遍,换做别的菜,估计早就被炸黑了,但赵客手上这根大肠,反而越炸越亮。

    待第三遍炸透后,赵客把大肠捞出,从橱柜里拿出一柄崭新的菜刀,在大肠上轻轻一切。

    “呼……”

    一股酒香扑鼻,只见切开的大肠内,并不是肥腻的油脂,而是透亮猩红的鱼肉,犹如宝石色泽的汤汁,顺着切口滴下在盘中,散发着浓烈的酒香。

    擦掉餐盘边缘不规则的红汁,赵客轻轻在盘中放上一片薄荷点缀,配上金灿的表皮,盘中大大肠,更像是一道精美的艺术品。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了赵客做菜的整个过程,只怕他们都不会相信,这道菜居然是用大肠做出来的。

    “红酒大肠,请慢用。”

    端上餐盘,面前四位食客已经顾不及这道菜究竟是什么食材制作,迫不及待的放在口中“咔咔咔……”先是一阵焦酥有力脆响,随着口腔的蠕动。

    随之而来的是香糯可口肉香,以及混合着一股浓烈的酒香,但仔细尝,除了酒香、肉香、还有一种香味,那就是梅。

    一层一层的口感,在舌尖的味蕾上爆发,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我第一次知道,猪大肠居然还能这样做。”

    一名食客忍不住感到惊叹,吃遍了三星米其林,也从没有尝到过这样美味的料理。

    “错了,这不是猪大肠,是……熊肠。”

    赵客轻轻将刀刃上的油渍用湿布擦洗掉,同时纠正下对方说错的地方。

    “原来如此,之前还觉得这家的价格,确实有些贵了,现在……物超所值。”

    听到赵客的解释,四名食客恍然大悟,但对于熊肠的来历,他们则懒得去询问。

    对他们来说,这次的晚宴,简直比之前参加过任何一次宴会都要高兴,这不是一次聚会,更像是一种享受,从视觉到味觉的享受。

    赵客这道红酒大肠,不同层次的味觉爆发,令人惊艳的同时,更是一场舌尖上的盛宴,仿佛正在参加一场浩大庆祝,让他们整个心情都愉快起来。

    这场宴会照例一直到凌晨三点,四位食客一脸满足的离开,每个人都精神抖抖,恨不得回家就马上找个婆娘大战三百回合。

    收拾好餐桌,盘点了下剩下的食材,今天采购的新鲜食材,按说只能存放三天,但现在有了邮册就不一样了。

    转化进邮册内,这些食材完全处于定格在里面,永远都不会腐烂变质,这是冰箱所没有的功能。

    收拾好后,赵客躺在椅子上,从怀里摸出银色烟盒,拿出一根烟放在鼻梁下轻轻嗅起来。

    这时,赵客听到门外一阵三轮车的响动声,眉头一挑,心道:“是老张来了。”

    看眼时间,已经凌晨四点,果然还是这个点。

    前文说过,赵客这里有一位负责送菜的菜农,每天都是这个点来送菜。

    不过前几天大暴雨,那位每日被来这里送菜的菜农,已经几天没有来送菜,今天天一晴,依旧按照这个点赶过来,到也算是守时。

    不过赵客心里已经打算退掉老张以后的所有订单。

    或许大雨是老张这几天不能来的原因,但对于赵客来说,这些不在他考虑的因素内。

    “叮铃铃……”

    没多久,房门上悬挂的铃铛声响起,就听到一声很响亮的声音:“您好,我是来送菜的。”

    “你?老张呢?”

    赵客闻声一瞧,眼前这个站在门口的年轻小伙,大概也就是二十三四的摸样,样子倒是和老张有几分相似,站在玄关处,没有走进来。

    听到赵客询问老张,青年神色一时黯然下来,眼角顿时有些湿润:“四天前的晚上,下了大暴雨,我爸推着车来送菜,结果被一辆大货车给撞了,因为雨太大了,监控根本看不清楚车牌号,所以……肇事司机现在也没消息。”

    青年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条,纸条已经皱巴的不像样子,上面还沾染着血迹。

    “这是我爸临终时,嘱咐我要送到这里的菜,顺便给您道个歉,他以后不能来了。”

    赵客接过纸条一瞧,果然上面是之前自己写给老张的菜单,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

    相识也算不短,赵客对老张印象不错,没想到就这么没了。

    回头看了眼脸上已经挂满泪珠的青年,赵客点头道:“以后你来送菜?”

    “嗯,我送,保证每天准时送到,我家的菜,您放心,绝对不滥竽充数。”青年拍拍胸口,向赵客保证道。

    只不过话说完,肚子里就忍不住咕噜噜叫唤起来,让青年脸色难免有些尴尬,第一次起这么早来送菜,怕耽搁时间,连早饭也没吃。

    赵客看了看手上沾血的纸条,询问了下青年名字,得知对方叫张磊后,赵客点点头,让他把菜拿进来。

    “好!”

    张磊到底年轻,手脚麻利,一筐一筐的菜,被张磊整齐放进后厨,等张磊把活干完后,一走出来,就闻到一股香味,肚子顿时更饿了。

    赵客挥挥手,示意让张磊坐下。

    “嘟嘟嘟……。”

    汤锅里煮着一份面条,赵客随手做了两颗糖心蛋,放在碗里,一点葱花,一勺酱油,一勺白醋,一点调料,待面条煮熟后,连面带汤,盛在碗里。

    “天黑风冷,饿着肚子可不行。”

    看着递上面前这碗面,似曾相熟一句话,让张磊眼睛一红,忍不住抽泣起来。

    抱着那碗面,一口一口塞进嘴里,眼泪、鼻涕、张磊也顾不得擦。

    什么味道,他已经吃不出来了,但他知道,这是自己这辈子吃过最暖心的一碗面。

    ………………

    次日中午,赵客从睡梦中醒来,躺在黑漆漆的棺材里,赵客伸手唤出邮册,翻看到最后一页的兑换清单上。

    页面打开,一行鲜红的血字出现在赵客面前,“下一个包裹,三天后到达,请注意查收。”
“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