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终于找到了

    “嘎嘎嘣……”

    随着牙齿在口中仔细嚼咽,酥脆的碎裂声,却是不绝于耳。

    看着手上类似海苔一样,黑乎乎的小饼干,没想到吃在嘴里的感觉,却是清清凉凉,非常酥脆,味道上说不上什么美味,但口感却非常的独特。

    耳边嘎嘣嘎嘣的响声,总觉得有种小时候去挤塑料泡泡的感觉,一片吃下去后,总觉得很过瘾。

    吃完后,再喝上一杯茉莉茶,热茶入口,整个人精神全然放松下来,仿佛把压在自己身上所有的担子,全都卸了下来,全身轻飘飘的。

    “呼……”长长的吐了口气,看着碟里还放着两片小饼干,不禁抬头询问道:“这是什么饼?海苔?不像啊,没这么酥脆啊。”

    “喜欢么,这里还有一瓶,是刚刚做好的,作为今晚晚宴的小赠品。”

    只见赵客从桌子下面,拿出四四方方的玻璃盒,黑色小饼干,整齐放在里面,一张张像是纸一样的薄,上面还有一些芝麻,配上精美的玻璃盒,更像是一件不错的礼品。

    赵客这么一打岔,两位食客也忘记再询问这一盒小饼干的来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就不客气了。”

    “咦??”

    这时另一名食客看了眼时间,不禁一愣,疑惑道:“奇怪,怎么感觉今晚时间过得这么快,好像一眨眼,就已经凌晨4点了??”

    “哈哈哈,可能是这里太舒坦了吧。”

    两个食客相视一笑,浑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记忆里,除了方才的一道菜之外,对于其他的菜,印象都很模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已经坐了多久。

    赵客半眯着眼,见他们确实没有发现什么疑点后,默默将手上擦干净的刀刃放下来,心道:“虽然对付邮差有些吃力,但对付这种普通人,鬼惑的效果确实非常好。”

    “我们想要预定下次来这里吃饭的时间,请问现在预定需要等多久。”

    和往常的食客一样,来到这里吃过饭之后,往往就会预定好下次用餐的时间。

    不过这次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只见赵客摇头道:“抱歉,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接受预定,因为近期可能要出个远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万食册上所提及的四象之地,自己必须尽快找到,相信以现在科技发达,道路通畅的条件,这种地方并不难找,不过只怕也会花费自己不少时间。

    所以赵客拒绝所有预约,近期,准备开始离开,去寻找四象之地,不仅拒绝预约,赵客还会把后面已经预约的预约金,全部退回。

    也就是说,他们是赵客接待的最后一批客人,至于未来再想吃到赵客的料理,就只能等到,赵客将万食册修成之后。

    “哎呀,可惜了,小兄弟,你要是回来,想要开个更大的料理店,或者开饭店之类的,有什么需求,尽管开口,这是我的名片,务必收下。”

    两位食客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里即感到惋惜,又感到幸运。

    惋惜的是以后吃不到这样美味的料理。

    幸运的是,他们是赵客最后一批客人,在他们之后,那些人只有羡慕的份了。

    赵客接过名片,把两人送出店门后,随手就将那张名片扔进垃圾桶。

    把厨房整理干净,不用的餐具都被封存起来。

    赵客把一个大桶抱出来,里面沉甸甸,至少有十多公斤,打开一瞧,里面全是这段时间赵客扔掉的刀具。

    把厨师袍换下,叠好,整整齐齐的放在柜子里,

    做好一切后,赵客坐在窗户旁,泡上一壶清茶,迎着外面已经快要升起的曙光,手指轻轻把玩着自己胸口那串银色十字架上。

    “嗡嗡嗡……”

    这时候,外面一阵摩托车响声,赵客抬头一瞧,是送菜的张磊,和上次一样,先小心拉开房门,待看到坐在窗边的赵客后。

    张磊的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了,迅速低下头,抱着菜筐走进来,嘴角露出勉强的笑容道:“哥,我来送菜。”

    只见张磊说着话,就要把菜抱进后厨,然而这时,就在张磊从赵客身边走过的一瞬间,赵客突然一手抓在张磊的胳膊上。

    瞬间,赵客能感觉到,张磊全身肌肉都僵硬在那,一张脸惨白的吓人,抱着那筐菜的手上,打颤起来。

    “砰砰砰……”

    筐里的胡萝卜和土豆从筐子里滚落出来,掉在赵客木质的地板上,沉闷的响声,让张磊额头上青筋都高高鼓起。

    见状,赵客眉头一沉,缓缓放开张磊的胳膊,低声道:“放下吧,我打算出个远门,所以以后你不用再来送菜了。”

    听到赵客的话后,张磊瞳孔一紧,赵客能看到他眼中透露出的光芒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欢喜,还有一抹解脱的神色。

    仿佛赵客的话,终于解除了他身上某种魔咒。

    “这个是你这段时间送菜的前,包括后面半月的,一并结清。”

    赵客把钱拿出来递给张磊,看着赵客递来的钱,张磊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伸出手把钱接过来。

    “谢谢!”

    张磊低着头,始终不敢去正视赵客,把钱往口袋里一塞,低头道:“哥,那我先走了。”

    张磊说这话,低头往外走,待走到门外后,一阵清风吹来,让张磊忍不住打个寒颤,原来就在刚才一瞬间,他后背已经被汗水给侵透了。

    不过当自己脚从那扇门里踏出来的时候,张磊心情反而真正的放松下来,看到门外已经不时有进城的车辆和行人路过,张磊脸上渐渐扬起笑容。

    “喂!”

    这时,张磊听到在身后的喊声,不禁回头一瞧,目光和赵客的眼神触碰在了一起,一抹冷色的幽光闪烁,让张磊脸上神色一僵,神色痴痴呆呆的重新走回店门里。

    “嗡……”

    只见赵客轻轻将店门关起,随着一道缝隙逐渐闭合,赵客的眼神也变得阴鸷起来。

    “轰隆隆……”

    已经要入秋的天,说变就变,前一日街道上人们还穿着短袖,短裤,但今天冷的恨不得把秋裤也给穿上。

    一声震耳的轰鸣声,随即倾盆大雨哗啦啦的将整个世界沉浊的空气洗刷干净。

    “嗡……”

    只见店门缓缓被拉开,一张木然的脸从门里走出来,消瘦的脸颊,仿佛失去了所有神采,苍白的吓人,双眼空洞无神的坐在自己的三轮车上,任凭大雨将他浇透,才一脸麻木的把车退出赵客的小院。

    也就是离开小院没多远,只听“砰!”的一声响声,让路边的行人纷纷停下步子,只见一辆大卡车停在路上,面前地面上,瓜果蔬菜洒落一地,鲜红的血液,迅速将泥泞的土地给染红起来。

    “咔!”

    赵客站在楼顶上,任凭大雨洒在他的身上,从口袋里拿出银质的烟盒,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赵客把烟叼在嘴上,按下烟盒侧面的打火机,深吸上一口。

    呛鼻苦涩的烟味,顺着喉咙涌进自己肺腑,随后又被吐了出来。

    “抱歉!”

    自己尝试了很多次,想要用鬼惑来改变张磊的那段记忆,不过鬼惑终究只是迷惑术。

    对于短期记忆可以稍微做一些改变,但对于张磊这样,已经将记忆根深蒂固,甚至变成噩梦的人来说,已经起不到作用。

    从张磊依旧坚持给自己送菜这一点看,他的人品足以保证,在他心里一直反复的告诉自己,那天晚上看到的紧紧只是自己的幻觉。

    而且赵客也相信,他会帮自己保护好这个秘密,但相比于活人的嘴,赵客更相信死人。

    赵客继续点上两根烟,把烟放在台阶上,迈步走进后厨,走到墙角,张磊摆放蔬菜的地方,找到了一口坛子。

    把坛子打开,看着里面白花花的骨头。

    赵客深吸口气,嘴唇轻轻开合低声道:“终于找到了!”
“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