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咒杀

    一具女尸倒在地上,脸已经变得乌青发黑,两颗眼珠子好似要从眼眶里凸出一样,青灰色的舌头从嘴里吐出来,看上去异常狰狞。

    几个孩子看到后,被吓的直哭,就算是成年人,看到这张脸都觉得瘆得慌,纷纷退开到后面,不敢上前。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昨天怀疑身为邮差的对象之一,只是没想到,才过了一夜,她居然就死了。

    赵客走进房间,左右一扫,发现房间里居然没有一丁点打斗的痕迹,更奇怪的是,女尸的喉咙被抓的青一块紫一块,一些皮肉都被抓破,鲜血几乎快要把衣领给侵透了。

    而女人指甲上残留的碎肉和血竭,足以让证明喉咙上的伤,是这个女人死之前自己抓伤的,应该是在拼命挣扎中,导致的结果。

    赵客上前拿手摸了下女人的喉咙,不禁眉头一挑,女尸喉咙里面的骨头已经碎裂了,而那些没有抓痕的地方,能看到一道紫青色的勒痕,显然是被人给用绳子给勒死。

    “她为什么不反抗??”

    赵客仔细在房间转了一圈,非但没有没有找到线索,反而心里更加疑惑起来。

    假如按照自己之前的猜想,这个女人确实是一位邮差,那么以邮差的能力,不可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被人干掉。

    看她死相,似乎在临死前尽力挣扎过,只是诡异的是,房间里完全没有任何打斗痕迹。

    以一位邮差的能力来说,除非是刚过实习期的新人,否则不可能就这样简单被杀掉。

    除非……

    赵客想到另外一个猜想,不过这个想法,赵客暂时还没办法证实,只能先放在心里。

    “叮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赵客耳朵一动,心中顿时警觉起来,迅速站起来,往外一瞧,只见众人簇拥昨日那位仙姑奶奶走过来。

    “仙姑奶奶,您快看看,这才一晚上,就死了两个人,这……是不是闹鬼了。”

    一村民说完这话后,就见那位老太猛一回头,厉声冷呵道:“别瞎说,咱们村是老仙护佑的村子,那些阴魂小鬼怎么敢来。”

    “是是是,可眼下这就死了两个人,您看,这怎办啊,听说马上那些特派考察队的人就要来了,村长还在想办法拖延。

    这关头,咱们村里闹出了这么大的命案,这……咱们大队优质生产红旗,怕是要被邻村给抢了。”

    老太没理会这些村民的废话,走进屋,打量了眼地上尸体后,满是皱纹的脸上变得严肃起来,低声向身旁那个青年吩咐道:“你去看看房屋周围,有什么异样么?”

    “好!”

    青年很麻利的点了下头,就快步走出去。

    这时候老太将目光看向赵客,浑浊的眼神,上下打量了赵客一眼,赵客心口一紧,知道这位老太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硬着头皮上前,毕恭毕敬道:“三仙姑奶奶,您看这事是……”

    赵客话没说完,就被老太挥手打断,示意他不要再说,而是问道:“王敏才昨晚是去找你了?”

    听到这话,赵客脸上神色一变,只觉得老太的眼神盯着自己,方式像是尖刀刺过来一样,让赵客全身一阵凉飕飕的,仿佛一切都被她看穿了一样。

    一滴冷汗顺着赵客额头落下来,好在赵客很快就恢复过来,脸上故作惊慌点头道:“是,昨晚王支书来找我,说要我去山里打只傻狍子回来,可今一早他就死了!仙姑奶奶,这事可真不管我的事啊!”

    赵客这番话倒不是装出来的,事实上这一晚上发生了什么,赵客真的不清楚,唯一让赵客有所怀疑的,是昨晚哪个模糊的黑影。

    王敏才的死,或许和哪个黑影有关系,不过这话赵客没提出来,因为不说还好,一说反而更说不清。

    “我知道,杀王敏才的不似是人干的。”

    老太点点头,似乎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对赵客有所怀疑,赵客脸上松了口气,但心里反而更加戒备起来。

    突然,赵客心头一动,迅速从老太的这句话里嗅到了另一层意思,不禁惊道:“仙姑奶奶,王敏才不是人杀的,那您的意思是……”

    赵客这句话,没说完,留了个尾巴,其实是两个意思,在外人看来,赵客是惊讶王敏才不是被人杀的,那么是什么东西杀的?

    但这句话还有一个意思,就是王敏才不是人杀的,难道眼前这个女人是被人杀的?

    “四喜,你平时话不多,心里倒是比谁都明白,等着吧。”

    老太闻言斜眼打量了眼赵客后,就站在一旁闭目养神的在等着,似乎还在等什么消息。

    见状,赵客眸中闪过一抹精芒,没再说话,从身后抽出陈四喜的哪杆大眼袋,蹲在外面台阶上,抽起来。

    这个陈四喜,是村里护林员,从昨晚和王敏才的对话里,赵客能断定出,他是村里的好猎手。

    而无论是穿着打扮,以及他家里乱糟糟的情况,可以断定,这个人是个单身汉,为人邋遢,懒散。

    不过他有两件事,非常有特点,第一就是那杆猎枪,从拿到猎枪的第一时间,赵客就注意到,这杆猎枪被护理的很干净,显然陈四喜是个爱枪的人。

    第二个特点就是陈四喜平时挂在腰上的大烟杆子。

    烟锅杆子是木头,但烟嘴显然是水头不错的玉烟嘴,哪怕玉在这个时代,普通人还不会太在意,但想要一个玉烟嘴怕也是要非不少心思。

    随身不离烟,再加上陈四喜枯黄的食指,一看就是上了年纪了老烟锅子。

    赵客知道,想要不让人怀疑自己,除了要装出陈四喜那种懒散的模样,这两个特点,他一个都不能丢,至少在别人面前,都必须不时展现出来。

    “滋滋滋!”

    压好了烟锅里的烟丝,赵客轻轻抽上一口,入口的辛辣感,差点让赵客呛出声来。

    好在赵客迅速将味觉,嗅觉和味觉,全部转移给了蕾姆,这才避免现场暴出马脚。

    “嘶!”

    赵客照着抽烟的方式,长吐口气,就觉得烟劲极大,不得不闭着眼睛,等烟劲缓过去。

    不过在外人眼里,陈四喜的模样,倒是和以往完全没什么区别。

    “奶奶!”

    没多久,就见之前出去的那个年轻人走了回来,向老太道:“奶奶,我在屋子周围,转了一圈后,在屋子后面,挂着一只死猫,好像是被人吊在树杈上,给吊死的。”

    听到这句话后,老太眉头一挑,微闭的双眼睁开,低声道:“果然。”

    “仙姑奶奶,难道这个女人真的是被人杀的?”

    青年有些疑惑,看着地上那具尸体,不知道她的死,和那具死猫有什么关联,带着几分好奇询问道。

    赵客以及其他村民,见状也不禁竖起耳朵,想要得到一个解释。

    “所谓奇门遁甲,阴阳阵咒,这女娃怕是被人给咒杀的,不知道凶手是怎么得了她身上什么媒介,把那只猫当做替身,施咒勒死那只猫,连带这女娃也跟着一起丧命,作孽啊。”

    老太说着脸色有些难看,心道:“这种邪咒,怎么现在还有人会,难道是茅山高人?”

    赵客蹲在一旁,听了老太的话后,更多想到的是,邮票。

    要知道,邮票的能力,可不是简简单的,让你变强,赵客在兑换清单上就看到过,各种诡异邪祟的邮票,里面就有涉及到能够杀人无形的能力。

    哪怕和眼前的不同,但赵客相信,杀死这个女人的人,怕也是一位邮差,而且隐藏的很深。

    “胡说八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一声严厉呵斥声,打断了众人的思绪,众人回头一瞧,便见一行人迈步冲了进来,手上拿着一个小红本。

    拿手都要指在老太的鼻子上,厉声道:“现在打到一切牛鬼蛇神,你还敢在这里传播封建思想!”
“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万妖行》 《我在看着你》 《十恶临城》 《末日狂暴和尚》 《举头三尺有黄仙》 《黑夜进化》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