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嫉妒!

    “嗡……吱吱!”

    赵客身子跳开的同时,便见暴雨中一辆摩托车,飞驰而来,后轮突然锁死,在地面上摩擦出一阵刺耳的嗡鸣声,稳稳横在齐亮身前。

    车灯一闪,强光照在赵客的脸上,赵客眯了眼睛,挥手抛出飞刀,同时身体迅速向后退。

    “嗖!”

    虽然眼睛看不到前方物体,但却并不妨碍赵客判断对方的位置,飞刀在雨水仿佛无声无息的影子,在雨中划出一道轨迹,直刺向摩托车上的人影。

    “咣!”

    但说时迟那时快,一声罗鸣犹如炸雷,车灯照射下,赵客甚至能看到空气中激荡起的音波。

    似是一层看不见的罩子,把雨水弹开,包括赵客投射出的那柄飞刀,在音波激荡中一转方向,“砰!”的一声,插进一旁那颗桐树上。

    “邮差?”

    音波声袭来,赵客心头一紧,来不及躲闪,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一抓,只见五指中生出一种特别的力量,仿佛是一个小型的漩涡,将面前音波吸入掌中。

    虽然摄源手初入门径,但可不仅仅,只能摄取人身上的情绪,来作为做菜的作料。

    更重要的是,这门手法,原本就是脱胎于道家茅山宗的摄魂手,阴损霸道,有着极高的杀伤力和防御力。

    只不过经过改良后,威力没了那么大,但却多出了能够摄取万物的能力。

    赵客双掌同出,面前音波开始扭曲,转眼被赵客搓成一团无色的球体,握在手心。

    察觉到这团球体还在不稳定扭动,赵客手掌轻轻向下一推,只见球体炸裂,一股劲风以赵客脚下为中心,扫向四周。

    “好功夫,小伙子,年纪轻轻,飞刀的手段,已是登峰造极,没想到还精通道家的阴柔掌法,佩服,只是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

    眼前车灯逐渐暗淡下来,赵客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居然是一个老人,黑色皮夹克,一头白发,脸上已经满是皱纹和老年斑,已经是一把古稀之龄。

    令赵客感到惊讶的是,对方手上所用的武器,居然是一对巴掌大小的铜钹bo。

    赵客感到惊讶的同时,殊不知对这位大师兄的心里更是震惊,方才的飞刀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而对方展现出来的手法,也是闻所未闻,前所未见,但能看得出,里面有道家阴柔掌法的影子。

    如果对手,是一位成名已久的高人,他或许能够理解,但眼前这个年轻人,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和黑胖一个年级,却不想手段如此老辣霸道。

    “嘿嘿,狗哥,这贵州还真是小,这才几天,又见面了。”

    熟悉的声音,让赵客眉头一紧,眼睛往侧面一瞧,原来是黑胖。

    之前接到齐亮的电话,让他们到观景台,一行人也不顾大雨,直接骑车闯了进来,好在观景台的路还算平整,一路骑车,总算是赶了过来。

    只是没想到,他们面前的人,并非是武宝一家,而是让黑胖总是咬牙切齿的王狗子。

    只见黑胖迅速走到齐亮面前,仔细一瞧齐亮的伤,不禁一紧眉头,回头冷眼凝视着赵客,声音变得阴沉下来。

    “好狠辣的手!今天你不留下个说法,别想走!”

    齐亮肩膀被贯穿,里面的骨头都碎裂开,这样的伤,即便恢复也要落下残疾,本是看到齐亮是一个好苗子,想要介绍给自家师兄当徒弟。

    没想到这一下就变成了废人,怎能让黑胖不恼火。

    对于黑胖,赵客总有一种看不透他的感觉,几次没摸到这家伙的深浅,但赵客对这位卫道士也没什么好感。

    特别是看到他和齐亮走在一起,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可对方却选择和齐亮这个烂好人在一起,难道自己比这个烂好人还差劲么?

    不得不说,赵客心里有那么点嫉妒。

    “就凭你!”

    赵客伸出手指,指了指黑胖和摩托车上的老头:“加上这个老邦菜?”赵客嘴角一撇,不屑道:“还不够分量!”

    在别的地方,赵客可能会对黑胖有些忌惮,但在这里,除了脚下这一片观景台之外。

    四面丛林,又是黑夜,赵客可不觉得,他们两个能够有多大的胜算。

    “加上我呢!”

    然而赵客话音落下,便见不远一道车灯亮起,照射在赵客身上。

    再一瞧,是独眼龙老二到了,老二手上拿着一口笙sheng,就是黑漆漆,几根竹管竖着拼接在一起的乐器,奔丧的时候有乐队吹。

    “还有我!”

    又有一道车灯亮起,是病怏怏的老三,手上拿着的,是一根唢呐。

    “加上我!”

    四师妹跟在老三后面,手上拿出来的是一根萧。

    四辆摩托的大灯亮起,把整个观景台,给着亮起来。

    树杈上,一只乌鸦目光盯着四人,把新来的三人情况报告给赵客。

    又是三个人老东西,不由得让赵客心里有些古怪,不知道这四个老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咳咳!狗哥,这是我们李村,大秧歌响器队,四大长老,够不够分量!”

    黑胖自己从背包里拿出一口锣出来,今天是铁了心了,不能放赵客这样的邪道离开。

    赵客冷着脸,没说话,心里则在迅速盘算着,杀掉这些人,自己大概需要消耗多少邮分。

    “等……等下!”

    黑胖感觉有人拉自己,回头一瞧,是齐亮。

    “别打了!”

    齐亮挣扎了几下没站起来,最后被黑胖搀扶起来,问道:“为什么不打,这家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王狗子,活生生就是个邪道!别怕,就算是豁出去这条命,今天我唐三也要给你出一口恶气。”

    “算了!”

    齐亮抬起头,手掌抓住黑胖的手,摇摇头,真正见识过赵客出手狠辣的手段。

    齐亮很清楚,赵客的实力,刚才还只是冰山一角而已,邮差的规则,一旦在普通人面前,施展特殊能力。

    要么灭口,要么就要接受惩罚。

    到时候自己也会被卷进去,即便最后赢了,最多也是个惨胜,甚至到最后,肯定要出人命,他又怎么面对黑胖他们?

    激战的时候,自己是出手?还是沉默?

    自己马上就要进入恐怖空间,方才圣光盾碎裂,他被扣除了5点邮分作为反噬,他手上的邮分仅仅只剩下13点邮分。

    这点邮分,甚至不够激活几次邮票的特殊能力。

    所以齐亮很清楚,继续打完全没有意义,无论是谁,都不会有赢家。

    “我欠你的那条命,算还给你,以后再见面,大家各走各的,谁也别耽搁谁。”

    齐亮说着,迅速拿出手机,点开一个叫段子的app视屏录制功能。

    眼神盯着赵客道:“你我都知道,大规模传播出去,一旦引风波,到时候你未必会有好结果!”

    赵客见状眉头一挑,目光上下打量了齐亮一眼,目光里居然闪过一丝赞赏“聪明的家伙!”

    只见赵客从口袋里摸索了一阵,实际上是从邮册里,将一个小纸包拿了出来放在凉亭的桌子上。

    目光打量了眼黑胖和齐亮,咧嘴一笑:“这是蛊虫的解药,信不信由你们,但药剂只够一个人,吃下去后,能杀死你肚子里的蛊虫。”

    这包药,是赵客抓到老妪和武宝妻子后,从他们身上摸索出来的,至于真假,赵客也不知道。

    因为邮册转换后,备注是杀蛊药粉,以及配方材料,但具体是不是就是他们所中的蛊,赵客就不清楚了。

    “你什么意思?”

    黑胖神色一沉,解药只给一包,明显就是赵客下了个套。

    “当然是一片好心,不过,既然你不需要的话……”

    赵客说着准备将药收起来,这时齐亮连忙喊道:“别,我们要!”

    “哼。慢慢分吧,再见。”

    赵客一撇嘴,身子一步步倒退着从凉亭走出来,一步步隐入阴影中。

    赵客身影离开没多远,一只乌鸦落在赵客肩头上,赵客手指一招,便见雷姆的灵魂从乌鸦身体里钻出来。

    她始终是赵客的一部分,能感觉到赵客此时心情并不好,甚至可以用糟糕来形容。

    “嫉妒!”

    赵客深吸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观景台,回想起方才黑胖挡在齐亮面前,所说的那番话。

    赵客承认,他真的有些嫉妒了,即便齐亮再经历几次恐怖空间,实力也未必能和自己抗衡。

    可换做任何人,都会对这个家伙所谓的底线所感到头疼的同时,又渴望和这样的人去做朋友,至少在冰冷无情的恐怖空间里,一个能把后背交给对方的队友,并不多见了。

    “哥哥,我们走么?”雷姆小心询问道。

    只见赵客把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催动摄源手,便见一团黑色的光团,从自己的脑门上被抽离出来。

    随着自己嫉妒的情绪被抽出,赵客目光逐渐变得阴鸷起来,阴鸷的眼神里闪烁着一抹狞色,冷声道:“不!我还欠了屠夫之盒很大一笔账没有还呢。”

    “嗡嗡……”

    崎岖的山道上,一阵摩托车轰鸣的响声,便见三辆摩托车迅速在山道上迅速穿行,虽然是下雨天,但车速并不算慢。

    大师兄心情还算不错,只是为齐亮感到惋惜,本来还觉得小伙子人不错,可以拜在自己名下,把自己这一手铜钹的绝活传授给他。

    只是没想到,最后事宜愿为。

    齐亮的伤势不易行动,黑胖则留在山上照顾他,他们给黑胖留下了一辆摩托车,等救护车上去后,再护送齐亮去医院。

    至于解药的事情,就看他们两个怎么分吧。

    就在大师兄心思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感觉喉咙一凉,紧接着眼前一辆无头摩托车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中。

    “不,不止一辆车!”

    看着摩托车撞击在石头上,大师兄的目光中看到一根被血染红的丝线,悬在车道上,只是没等他想明白发生了什么,眼前就顿时黑了下去。
“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圣痕使徒》 《黑衣道人》 《美阴娘》 《死人禁生》 《无限武者道》 《荒坟诡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