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再遇卢浩

    一百零八颗佛珠,金莹剔透,犹如玛瑙,上面缠绕着丝丝佛力,光华内敛,特别是那颗佛头,里面似乎藏有佛灵,身躯扭动时,就有佛纹浮现。

    圆真就算不知道这串佛珠的来历,也能看出,这是一件佛门重宝,甚比舍利。

    只见赵客双手捧着佛珠,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连话都说不出来。

    “不知道哪位高僧是何方大德。”

    圆真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手,双手合十,心里默念清心咒,压制下自己内心的贪婪,双眸微闭,但也不忘记继续询问。

    其实在赵客拿出这串佛珠的时候,圆真的心里已经信了七八分。

    这样的佛门重宝,可不是什么凡间俗物,随便拿出来就能当做宝贝。

    除了如鉴真祖师这般的大德,又有几人能够有此重宝。

    更何况,圆真也看得出来,这件佛珠,已经认了赵客为主,这就是最有力的说明。

    如果不是那位高僧亲传,此宝决然不会认一个山野痞夫为主。

    一想到这里,圆真的心仿佛就在滴血,若是这件宝物,认自己为主,自己的佛法造诣,必然再上一层楼。

    到那时,借助皇族之助,重振律宗威名,绝然不在话下。

    “那位高僧法号唤为空见!”

    赵客哪知道佛珠上任主人叫什么,干脆照着倚天屠龙记里面,顺口就把成昆师父的名号,空见神僧给报出来。

    “空见……”

    圆真皱眉深思许久,嘴中南楠复语片刻,双手向着西方一拜,道:“我佛如空,空见我佛,果然是大师。”

    只见圆真长吐口气,回头看了眼赵客手上的佛珠,咬咬牙,一跺脚道:“也罢,你且跟着我,我传你一些律宗真言,或许有机缘,能让你开启此佛珠传承。”

    圆真这样说,其实心里也是有自己的小算盘。

    在圆真眼里,赵客毕竟是一个山野村夫,即便开了传承,也未必懂得其中奥妙。

    到时候让他把经文撰写出来给自己,等以后再想办法,让他解开了佛珠之间的契约。

    “感谢大师。”

    赵客低着头,感激淋涕的模样,让圆真心里多少找回了点平衡。

    “你起来吧,只是我现在还不能会律宗,这段时间不知道是为什么,妖魔横行,我必须查明真相,你就先跟在我后面好了。”

    圆真说着,把头扭过去,实在不想再看赵客手上那串佛珠,甚至连碰都不敢碰,因为他觉得自己只要一碰,就真的再也舍不得拿下来。

    赵客连忙把佛珠收好,身子站起来,看着圆真光秃秃的脑门,舌尖在嘴角一舔,将指尖暗扣的飞刀收回邮册。

    圆真回头看了眼赵客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还带着血迹,不禁眉头紧锁,从自己包裹里拿出一套僧服给赵客,让他换上。

    换上了僧服,别说,赵客都觉得自己现在的模样,还真有几分和尚的意思。

    两人沿着山林另一端走下山,刚出了树林,没走多远,就突然听到身后一阵人马的脚步声。

    赵客斜眼一扫,顿时心头紧绷起来,骑在马上的哪位,正是之前跟随足利以照的那名阴阳师,安倍庆足。

    当即赵客不禁低下头,把身子往圆真身后一躲,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他之前让卢浩先走,其实就是想让卢浩把最棘手的一些人给引开,特别是这名阴阳师,纵然是在自己全盛状态下,也没有足够把握。

    更不要说,现在自己的状态,真要是打起来,就只能靠身旁这位圆真的了。

    “咦!”

    安倍庆足远远就看到站在道上的两人,目光在圆真的脸上扫了一眼,待到圆真身上破旧的僧袍,以及脚下的淤泥后。

    安倍庆足嘴角一撇,一提马缰:“驾!”

    只见快马飞驰,卷起地上湿泞的泥土,从赵客和圆真身旁狂奔而过,一瞬间,地上的污泥溅落在两人的身上。

    “混蛋!”

    平白被溅了一身泥巴,圆真怒目等圆,然而安倍庆足则一拉马缰,回头笑看着圆真,那张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快意,嚣张道:“这不是圆真么,你不在你的和尚窝里,来到这里做什么。”

    赵客心头一跳,感情这两人还认识对方。

    发觉安倍庆足的目光朝着自己这边望来,赵客不禁眉头一跳,双手合十,往圆真身后躲了起来。

    “这小子挺面生的,你们律宗难得有新人了,莫不是谁家又不要的傻儿子,捡来当徒弟的吧。”

    安倍庆足的话音落下,周围顿时传来一阵哄笑声,现在律宗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律宗,黑衣宰相的时代。

    如今,佛门凋零,没人会傻到出家。

    稍微有点手脚的,哪怕做个浪人,也比当和尚自在,要不是现在有皇族保着,佛门早就没有了。

    被冷言嘲讽,圆真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一甩袖子,拉着赵客快步离开。

    看到圆真一脸羞愤的模样,安倍庆足的心里终于痛快了许多,之前明明已经快要抓到那个小贱人。

    结果却因为足利以照这边出了大事,不得不先行折返回来。

    那些招募来的鬼面团,简直就是一群废物,为了功劳自相残杀,还有人被设下的陷阱,扎成了刺猬。

    搞得安倍庆足最近两天心情一直不好,戏弄下圆真后,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

    驾马向前走了一段路后,突然,安倍庆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神色顿时难看起来,道:“不对!那家伙脚上穿的,不是律宗的草鞋,不好,快!快!掉头,给我追!”

    律宗的和尚,更像是苦行僧,脚上穿戴的鞋子,往往都是手工编织的草鞋,之前安倍庆足没有注意,但此时才突然想起来,跟随在圆真身旁的那个家伙,脚上穿戴的,可不是草鞋,是一双靴子。

    然而等安倍庆足带人外回追的时候,赵客和圆真早就改了方向,走了另外一条路。

    本来天色就晚了,一人一僧,绕过了几个山头,才找到了一处村子。

    只是等两人满怀喜悦的走进村子一瞧,眼前这片村子,完全变成了一片荒村。

    赵客提鼻一嗅,空气里还有一股腐烂的臭味,是尸体!

    圆真见状,尝试着推开一家房门走进去后一瞧,就见房间里,一老一少,两具尸体簇拥在一起。

    尸体已经臭了,看他们死前裹着被褥的模样,似乎是被活活个冻死的。

    只是现在的天气,还远不到冻死人的程度,更别说两人身上还裹着棉被。

    赵客在外面,找到了一些牛羊的尸体,上面覆盖着一群苍蝇。

    “是妖怪”

    圆真从房间里走出来,黑着脸,最近妖怪横行,阴阳神宫,却只顾着夺权夺财,保护那些大名,对于这些老百姓的死活根本不放在心上。

    “你去点上一把火,把村子给烧了吧。”

    村里少说十余口,怕是没有幸存者,尸骨仅凭两人收拾一夜也收拾不干净,干脆一把火烧了,省的闹瘟疫。

    杀人放火,这事赵客很熟悉,从邮册里拿出一个火把出来,看了看村子里最大的那间房屋。

    迈步走进去,把火把往屋里一扔,瞬间火苗噌的一下就烧了起来,然而就在赵客打算要走的时候。

    耳边突然听到一阵粗重的喘息声,赵客侧耳一动,就听到声音似乎是从地窖传出来的。

    “啪啪啪啪啪……”

    喘息声越来越重,还带着一个女人的娇喘尖叫声。

    “活人??”

    赵客不禁一跳眉头,心道:“真要是活人,这心真大,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传宗接代?打算再造一个村子出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地窖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声:“我受不了了!”

    声音很耳熟,赵客心里顿时一个激灵:“是卢浩!”
“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湘西诡事之养尸秘录》 《青天有鉴》 《最强阴阳师》 《诸天世界大穿梭》 《裹尸》 《我当羊倌那些年》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