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你在找我么?

    那是绝色出尘的面孔,犹如尘世的仙子,一举一动无不令人呼吸急促,只敢在心中敬畏,不敢有丝毫亵渎念头的纯美。

    但看到这张脸的同时,赵客的心跳也在一瞬间仿佛死机了一样,停顿了下来,随即一张嘴,大口大口的往外喘息着,瞳孔开始收缩,额头上一滴滴冷汗瞬间如同雨水一样,从赵客的脸颊上流下来。

    是绝世之容颜,但对赵客来说,同样无疑是一种噩梦。

    那大红色的衣裙在空气中飘舞,却是勾起了赵客全身难忍的痛苦,撕裂骨髓,直至刻录在灵魂中的疼痛。

    “咦,你在恐惧??”

    女人的目光凝视在赵客的脸上,眼神中带出几分的困惑。

    酒吞没有真形,世人看他,皆是心中最美的一面,越是印象深刻的美色,越是看的清晰。

    能映射出自己心中最美的一人影,那么必然是自己的心上人。

    脸上应该和其它女人一样,露出幸福的笑容。

    但如赵客这样,幸福??统统没有,相反,酒吞在他的眼神中,看到的居然是恐惧。

    犹如老鼠见了猫,那种刻录在自己基因里面一样的,惧怕。

    “是什么样的人,能让你倾心他的外貌,又为他感到如此的恐惧?”

    酒吞迈步上前,目光凝视着赵客的眼睛,想要从他的瞳孔中,去看到究竟会是什么模样的人。

    伸出手指,缓缓向着赵客的眼睛探去,他想要将那双眼睛抠出来,从里面看到这个女人的眼中,自己究竟是什么模样。

    不过手伸到了一半时,酒吞犹豫了。

    眼前这样肥胖臃肿的山野村妇,又能看到过是什么。

    如同上次那样,自己一时好奇,结果扣出了一个女人的双眼,想要看看她眼中自己是什么模样。

    结果,看到的居然是一个丑陋不堪,胯下臃肿的胖男人,这个男人手上还拿着一块块金闪闪的金判。

    原来这个女人是个妓女,他看到的自己,就只有出手大方的客人,根本没有所谓的美丑。

    这个结果,让酒吞恶心了好久。

    那个女人,被酒吞割掉了胸前的肌肉,把她的皮个剥下来,贴在了那些人形傀儡上。

    而眼前这个肥胖臃肿,一脸麻子的丑女人,她的眼中,会是什么?

    说不定,会更丑,是否会更让自己受不了?想到这里,酒吞有些犹豫了。

    “大王!大王!出事了!”

    这个时候一个妖怪从外面冲进来,咕咚一下跪倒在地上。

    “什么事!”

    酒吞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轰隆声。

    一名妖怪的身体被批飞在半空,瞬间变成两半,一肚子杂碎在半空上洒落下来。

    “信长大人,东西已经到手,快走!”

    一声大吼声传来,让魔宫内外听的清清楚楚。

    酒吞一愣神,骤然回首一扫,便见存放着神武天皇遗宝的那座高楼,居然被点燃了起来,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快步走出大殿。

    “呼!!”

    酒吞离开的一瞬间,赵客不由得长吐口气,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样,躺在了地上。

    哪怕他知道,眼前这个人,绝对不会是自己在大红棺材里面看到的哪位。

    可真的看到她的一瞬间,赵客就蒙了。

    全身的肌肉,如同条件反射一样,不由自主的紧绷在一起。

    仿佛一瞬间,就重新回到了那个时间,被她的手指,沿着自己的脊椎,一节一节的往外抽。

    “呼!想多了,想多了,不在一个时间点上,甚至和华夏相隔何止千里,她就算是飞,也飞不到自己身边!怕个她个鸟。”

    赵客手掌拍着胸口,似是在自言自语的安慰自己。

    原本那颗快要从腔子里跳出来的心,逐渐平静下去,但赵客却是丝毫没有注意到。

    就在他自言自语的时候,他头顶的房梁上,那只没有羽毛的怪鸟,始终将目光牢牢的锁定在他的身上。

    “外面出事了??”

    赵客往外一瞧,却见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只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赵客完全是浑然不知。

    然而便在这时,赵客突然看到一个黑影从墙角钻出来,身子靠在墙角上,似乎是受了伤,看到大殿后,变朝着大殿走过来。

    赵客眉头一沉,迅速装在痴呆的模样,站在一些女人身后,等着那个身影走出来。

    只见影子越来越清晰,猥琐的身躯,点着脚尖,走路完没有一丁点声音。

    这个猥琐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让赵客看的有些眼熟,可这个时候,眼前影子突然转过身,借着黄金瞳的视觉,赵客一眼看的清清楚楚。

    只是当赵客看到这个人的面容后,赵客顿时傻眼了!

    “沙沙……”

    山林之外,一条通往大魔宫必经之路的小道上,一只手,突然从树丛里伸出来。

    手掌被沾满了泥巴,虽然连指甲都破损掉,但能看得出来,这是一只女人的手掌。

    只见小手,一把抓着地上的草根,挣扎着往前爬。

    终于一个全身赤果的女人,从草丛里爬出来,浑身的泥泞和脏污,披头散发的模样,与其说人,不如说更像鬼。

    不过仔细看,这个女人一些干净的地方,非常的白嫩,看起来更像是富贵人家的小姐。

    “啊!咳咳咳!”

    女人挣扎了几下,从扑倒在地上的水沟里,双手捧着一口浑浊不堪的污水,灌进嘴里。

    缓缓站起身子,把散乱的头发拨开,一张女人的脸,清晰的浮现出来。

    如果赵客和卢浩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来,这个女人,不正是和他们一起进入大魔宫的那个霖妗子么?

    可她明明跟着赵客和卢浩一起,进了大魔都,又怎么突然出现在了,大魔都之外的深山里。

    “半藏!”

    女人目光看着远处那片山林,想要追,但迈步走了几步后,就停顿下了脚步。

    她清楚,没有灵车开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再往前走,就要走进那些妖魔所在的地界。

    想到这里,霖妗子又不甘心的跺跺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霖妗子突然警惕看向四周,只听四周的风声越来越急促,一种不同寻常的压迫感,让霖妗子心头一惊,这样的气息,似乎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普通妖魔所散发出来的。

    那种压迫感越来越强,让霖妗子感觉呼吸都有些变得急促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感到很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向着这边靠近。

    “是如酒吞这样的大妖魔么?”

    想到这里,霖妗子如临大敌戒备起来,但心里却充满了悲观,这样的大妖魔。

    自己全盛状态下,或许可以借助自己师傅给自己的咒符,唤出强大的式神帮助。

    可现在,自己被人洗劫一空,身上连一件遮羞布都没有,怎么可能是这种大妖魔的对手。

    “咦!”

    突然,霖妗子目光凝固起来,惊道:“什么东西!”

    远处的山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悬着一口大红棺材。

    等霖妗子一眨眼,棺材下一刻,就凭空挪移一样,距离一下就跨近了数百米之遥。

    让霖妗子能看的更清楚了,鲜红的棺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制作出来的。

    还未靠近,就让霖妗子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而她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大妖魔,心道:“难道是新出现的一位大妖魔么!”

    想到这里,霖妗子悄悄咬破自己的指尖,在自己的手掌心,画出一道符咒,以鲜血引,能够召唤出灭魔雷。

    不过代价是自己的十年的寿命。

    此时此刻,霖妗子只能放手一搏,画好了符咒,霖妗子一抬头。

    却见那口大红棺材居然不见!这让霖妗子心头一震,急忙回头往自己身后看,可身后同样也是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便在这个时候,霖妗子身体突然一僵,便见自己一热,只见鲜艳的红唇,吐露出一缕微热的风,扑打在霖妗子的耳边:“你在找我么?”
“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