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倒霉催

    金色的鸡皮舒展开,在五鬼面前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八色齐开,荧光闪闪的光芒一股特别的生气从里面扑面而来,五个老鬼深吸一口,那种香味顺着鼻腔钻进肺腑,感觉全身上下都暖洋洋的。

    鸡头还是活的,有人参精这种大补之物强行吊命,而鸡腹内那些器官,呈现出不同的色彩。

    是赵客用地狱腐肉,制作成鸡内脏的形状,在鸡还活着的时候,给他移植上去的。

    金黄色的汤汁,被赵客从鸡腹里面倒灌进去,加上大火蒸透,汤汁的鲜美会完全被地狱腐肉吸收,而汤汁本身,则会增加肌肉的鲜美。

    最后这种被汤汁喂出来的鲜味,会被赵客用摄源手,直接推入鸡腹里面的地狱腐肉里。

    “阴阳八珍鸡,请品尝!”赵客一拱手,做出请的姿态。

    不过这次五鬼却不尽相视一眼,虽然面前,鲜香十足,但看得出他们还有些困惑和疑虑。

    老大指了指八珍鸡道:“这……红的黄的,没问题么?”

    “阴阳两个字,我们能看懂,八珍……那个八珍啊?”老三狐疑的眼神,总觉得有些古怪。

    到是这个时候,老五展现出最干脆的一面,直接夹起一块肉放在嘴里。

    嘴巴“噶叽噶叽”的咀嚼一阵后,突然!老五手指一松,筷子从手上坠落下来,身体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起来。

    见状,其他四鬼吓了一跳,连忙关心道:“老五?老五?你怎么了?”

    “咕咚!”

    只见老五把嘴里的那一块肉吞下肚里,双眼反而变得朦胧起来,回身一眸,柔和眼神,不知道为什么,让四鬼感觉全身一阵发毛。

    老五深深的吸上一口气,两只手抓着老二和老四的手,略带哭腔的声音,回忆起自己都快忘掉的那一段记忆。

    “那一年,我还很小,也是年关的时候,外面鞭炮齐鸣,我们两个就坐在村口的大青石上,看着满天的烟花,我们两人的手拉在了一起,我们凝视在了一起,朦胧的眼神,让我情不自禁的亲上去,那是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

    老五朦胧的双眼,似乎魂儿已经穿越回了自己幼年的时代,对方天真无邪的眼神,回味在心里,带着深深的甜后,又多出了一点青苹果的酸涩。

    赵客站在一旁,忍不住问道:“后来呢?”

    “后来!”老五神色微微一愣。

    老五双眼一阵发红,抓着自己两兄弟手猛的一紧,咬牙切齿道:“后来他取了我家隔壁的小红当老婆!”

    听到老五的话后,老二和老四嘴角不由一抽,看着老五抓着自己的手,不由得全身一抖,打起了一个寒颤,迅速把手从老五的手里抽出来。

    “咳咳!”

    赵客看着老五细长有型的山羊胡,心里不仅后悔,自己没事提这个干什么?

    为了缓解尴尬,赵客指着八珍鸡解释道:“这八种色彩,代表着,好奇、天真、满足、快乐、好感、童趣、幻想,以及纯洁,故此称之为八珍。”

    这八种情绪,换做成年人,每一样都堪比黄金,放在现代人的身上,更是少之又少。

    即便是孩子,赵客相信,能够齐聚八样情感,估计也不多。

    反而到是村里的那些儿童身上,倒是还或多或少的保留着。

    对于活在世上的成年人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已经久经岁月的这些老鬼。

    赵客刚才去一趟村里,从几个孩子身上,轻轻摄走了一小部分,并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成长,最多只是让他们最近一段时间情绪低落一点。

    赵客说完,就见五鬼眼睛发光,食物的美味已经让他们垂涎不已,但如果能够重温那段时间的感觉,无疑更是珍贵。

    特别是对于他们这些活了几百年的老鬼来说,这种感觉更是弥足珍贵。

    “我刚才吃的,一定是纯洁!”

    老五看着自己刚才吃下的那一片肉块,深沉的目光,引来四位兄弟深深的鄙视和谴责:“滚!请不要侮辱我们心中的纯洁。”

    赵客没有去揭晓答案,坐在沙发上,看着五鬼慢慢的把地狱肉吃在嘴里,相比味蕾的爆炸,随之而来的那种情绪冲击,让五鬼的神情更加受用。

    美食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对于其他厨师来说,或许是一道复杂的料理,或者是返璞归真的味觉。

    可对赵客来说,更多的不是味道,不是工艺,而是一种感觉。

    就好像,在外地学习的游子,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尝到了自己父母为他做的一顿简单饭菜。

    哪怕只是一碗捞面条,相信,也会是世界上最美味的料理,是任何饭店所做不出来的味道。

    看五鬼脸上时而激动,时而沉默,时而哈哈大笑,五个兄弟坐在桌上,重新回味着儿时的快乐,对于他们相信这一餐是任何美味无法替代的。

    只是说着说着,五鬼的脸上逐渐开始露出苦涩的笑容,余味过后,看看现在的自己,留下的只有一脸的沧桑与脸上的皱纹。

    可惜他们是鬼,哭不出眼泪,或许这是这样才会提醒他们,让他们记得,自己已经不再是人,而是一名鬼。

    这个时候,赵客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问道:“对了,你们知不知道,有一口大红棺材。”

    这五个老家伙,前后加起来,少说也要有两千岁,赵客想问问他们,有没有关于大红棺材的传闻,毕竟总觉的,在鬼市,那个大烟枪没有把话说完。

    然而赵客的话却像是石沉大海,五鬼一个都没回应。

    不过赵客注意到,虽然他们埋头猛吃,却是明显变了节奏,不再是之前那样,吃一口,享受一下。

    “还真知道!”

    赵客眼睛一亮,这五个家伙肯定知道一些内幕,至少比那个大烟枪知道的多。

    想到这,赵客眉头微挑,继续自言自语道:“哎,我之前在长白山见到了一口大红棺材,我把那口棺材给放楼上了。”

    “咣!”

    赵客话说完,就见五鬼居然饭也不吃了,化作一团黑雾,转眼就没了影子。

    赵客:“………”

    铛铛铛……

    这个时候,就听一旁那口大锅,咣铛铛作响。

    赵客走上前把锅盖解开一瞧,就见老五蜷缩成一团黑球,躲在里面,全身上下都在打颤。

    赵客瞪眼瞧了瞧,摄源手一抓,将老五从锅里抓出来,眯着眼打量着老五道:“怎么,你们这么怕,难道这口棺材不能开?”

    “不能开!”

    老五没说话,到时一旁瓦罐里,探出来一个脑袋,是老大。

    “为什么不能开!”赵客追问道。

    “除非是地龙翻身撞开天门,不然,谁开了棺材,谁就去给她填命,大罗金仙都救不了。”

    说话的是老三,这货贼的很,居然躲在灯瓦上面,他要是不开口,赵客还都没注意到他。

    “我还没开棺材呢,你们怕什么,出来,我给你们开个玩笑。”

    赵客哄着五鬼出来,哪知道这个时候,老五居然突然从赵客手上挣脱开,撒开腿就跑,临走还不忘抓上一口八珍鸡,囫囵吞枣的塞进嘴里,吃着喊着:

    “谁碰了红棺材,八辈子倒血霉,灾星凶神跟着走,枉死城中不敢留,你丫的倒霉催,我们早点走!”

    只见五鬼喊着话的功夫,转眼就推开赵客房门往外跑。

    “你们不吃了?”

    赵客在后面喊道,心里暗道不好,用力过猛了,要是把这五个家伙吓跑了,自己以后合成邮票的事情,就黄了。

    哪知道听到赵客的话后,老四回头道:“下个月我们不来了,下下个月,元宵节你要是还活着,我们就来!”

    提及元宵节,老大似乎想起来什么,回头看了眼赵客道:“对了,记得元宵节,你还要跟我们去一趟阴阳客栈,给我们尊贵的客人做饭,好好活着啊!多做深呼吸!”

    说这话的功夫,五鬼一溜烟,转眼就跑的没影了。

    五鬼的话,气的赵客鼻子都歪了,看着五鬼消失的背影,骂道:“呸!老子命硬的很,属乌龟的。”

    说这话,赵客回头一瞧,就见屠夫之盒,居然趴在餐桌上,把一盘八珍鸡吃的干干净净,连盘子都给啃了下来,吧唧吧唧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赵客:“饿!”
“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