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大秀刀功

    “叮叮叮……”
    刺耳闹钟声,让罗青皱起眉头,伸手向闹钟的方向摸索过去。
    然而入手的感觉,冰冰凉凉,又特别的硬,罗青闭着眼睛推了两下,结果又发现推不动,闹钟声越来越吵,让罗青有些急躁起来,用力推了几下,随即把眼睛睁开一道缝隙。
    蒙蒙的视线里,罗青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但没能看清楚究竟是什么,揉揉眼睛仔细一瞧,却见自己面前居然是一口棺材!
    “棺材???”
    或许是刚睡醒,罗青的意识还有些迟钝,只是等他往上看的时候,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从棺材里伸出来,空洞的双眼凝视着自己,忽然对着罗奇咧嘴一笑。
    “啊!”
    罗青的脸色一变,瞬间被吓醒了过来,抬头一瞧,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原来只是一个梦。
    “呼……”
    长吐口气,拿手一抹后背,就觉得自己身后一阵冰冰凉凉的,已经被冷汗给浸透了睡衣。
    “吓死我了。”
    罗青拍拍自己胸口,正要躺下继续睡的时候,一回头,不由脸色一僵,正见赵客正睁着眼,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瞳,正凝视着他。
    罗青胸口一息,刚刚放下的心,差点从嗓子跳出来,全身一个激灵,一把扯开身上的被褥,手足无措的尖叫道:“你怎么在这?”
    罗青说完,还不忘连忙扒开自己的裤裆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缺什么零件。
    确保自己完好无损后,才放心下来。
    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神情不由古怪了起来:“你……给我洗澡了?”
    虽然不大记得,昨晚久经发生了什么,但罗青至少知道,自己被老头子灌下去了不少烈酒。
    喝下去两大口,就晕乎了过去,按照往常的惯例,往往自己醒来后,一身的酒气,至少要洗过澡才能散去。
    赵客白了罗青一眼,从床上坐起来,道:“想得美,我的床给老头子睡了,他的床我不想睡,只能来和你凑合下。”
    原来,昨晚赵客回来的时候,就见罗青趴在桌子上,已经被灌的不省人事,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刺鼻的酒味。
    至于老头子,则美滋滋的躺在赵客的那间房里,呼噜噜睡的甘甜。
    赵客本想去老头子房间将就一晚,结果推开门,就见老头子,那张脏兮兮的床单,上面还沾满了各种不明液体留下的地图。
    虽然除了厨房之外的生活,赵客谈不上洁癖,但让他睡这张床,赵客实在躺不下去。
    所以只能到罗青的房间里将就一晚。
    至于罗青身上的衣服,以及那股酒味,全部都是赵客给处理的。
    没办法,罗青喝的烂醉如泥,自己不想和一个酒鬼躺在一起,只能给他换了衣服,顺手用摄源手,把他体内的酒精,以及身上的酒气,全都给摄出来。
    不然现在,怕是罗青还别想从床上爬起来。
    被罗青这么一折腾,赵客也没有了睡意,从床上起来后,就见老头子已经坐在外面,开始忙活了。
    今晚,要做酒席,几口大铁锅已经被刷洗的光亮如新。
    整齐的木柴,堆放在一旁,虽然现在提倡用气烧火,但气少的火,终究比不上柴烧出来的更有味道。
    “醒了!”
    老头子回头看了一眼赵客,精神奕奕,根本不像是昨晚喝了几瓶白酒的模样,不过话说回来,赵客深知老头子的酒量,那点酒,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走上前一瞧,就看到老头子手上抱着一个大木盆。
    盆子里是黑漆漆的污泥,各种调料被老头子洒进污泥里面,杀好的鸡,掏干净了内脏后,连鸡毛都没拔下来,就被这些污泥糊成泥球。
    赵客见状,嘴角一抽,心道:“这还真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老头子,在这个地方,这么多年搓澡搓出来的滋泥,怕是今天都要还回去了。
    “愣着做什么,还不帮把手。”
    见赵客不为所动,老头子回头没好气的感道。
    见状,赵客也只能乖乖听话,不过,老头子摆弄的鸡,赵客是不会碰。
    赵客不做,这份苦差事,自然落在了罗青这个三师弟的身上。
    赵客看看准备好的蔬菜以及肉块,一挑眉头,挽起袖子,开始忙活起来。
    另一边拆迁现场,此时已经被警戒线封锁了起来。
    拆迁队的负责人也被控制,带离出了现场。
    据说,拆迁队的队长,再被带离的时候,一个劲的呼喊,说是昨晚见鬼了。
    是鬼推倒了阁楼,才砸死了这么多人。
    在唯物主义,动物都不许成精的时代,这种鬼话,自然令人嗤之以鼻。
    新闻报告后,更是引来不少所谓的“专家”以及各种大v开始带节奏。
    无非是施工队违章作业,导致操作不当引发事故,不过仔细看看。
    除了微博上那些公知,其他的文章也都是经验之谈,所谓专家,都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
    相比网上的舆论,以及各种辱骂无良包工头的评论声。
    对于当地人来说,却又是另一番言论。
    因为很快就从下面废墟里,挖出了一件东西。
    一口黑漆漆的大酒缸,酒缸乌黑发亮,看不出是那个朝代的东西。
    酒缸的封口,被用铁给融了,一点缝都没有留下。
    而酒缸四周,则贴着已经破掉的符纸。
    这东西是什么没人知道,但施工队想把这件东西用吊车钓,想要把东西先吊出来,但也不知道是绳带,没有扣紧,还是缸体太滑的缘故。
    吊车刚刚吊起到了一半坛子就掉了下来,咣的一声摔的稀碎。
    乳白色的液体,非常粘稠,顺着缸里破裂的缺口一点点流出来。
    在阳光下一照,散发出一股骚腥的臭味。
    让周围围观的人,差点把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再一瞧,缸里面居然是一堆的尸骨,也不知道是不是人的骨头。
    已经在液体中寖泡了太久,稍微一碰,就彻底软烂了。
    专家赶来一瞧,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
    商量了下,骨头就地焚烧,缸就洗干净给拉博物馆,先扔仓库再研究。
    毕竟这只是一个偶然,下面也没有什么王侯墓穴,地宫遗址。
    该拆的继续拆,问责的就换个人,继续开始工程。
    路边看热闹的也一哄而散,不过一些老老人一边走一边互相讨论着。
    “唉,要我说,昨晚的事情不简单。”
    “可不是么,那栋宅子以前就不安生,有人住进去过,结果一年就败了家底,两年家里男丁都快死光了。”
    “那口缸八成里面压这什么脏东西,我们咱们也别撑着,赶紧拿了补偿款就走吧。”
    一些人说的感到害怕,干脆也不做钉子户了,打算趁早走。
    走着走着,有人忽然顿足停下,提着鼻子,在周围空气中一嗅。
    “香啊。”
    一股说不上来的香味,越嗅越香。
    感觉嗅上一口香味,就觉得自己腮帮子里直流口水。
    “谁家啊,做的这是什么菜?”
    都是在一条街放住了半辈子的人,不敢说,谁家饭菜几勺子盐都清楚。
    但心里大概都有个数,例如都知道王瘸子的媳妇,热情好客,做的一手青苹鲍鱼饭,味道顶呱呱。
    不少人闻着味都找上了门,尝尝都说好吃。
    当然不白吃,虽然王瘸子的媳妇热情好客,每次都喊着常来。
    但作为一个好邻居的基本素质和教养,大家都会留下两三百块钱的饭钱。
    咳咳,有点跑题了。
    言归正传,这么多年街坊,没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就算是饭店里面的饭菜也没这个味。
    “谁家的饭菜这么香,看看去。”
    循着香味往前走,很快就听到一阵急促轻快的剁肉声。
    “这不是二麻子家么?”
    众人一瞧,就见院里四口大铁锅,架在新砌的火炉上。
    下面柴火烧的“嘎嘎”响,伴随着一缕青烟缭绕,四口大锅里散发出浓烈的香味出来。
    “咚咚咚”
    再一瞧,就见赵客双手握着菜刀,刀刃上下快速切割。
    偌大一块肉排,就见一刀劈进去,刀尖一挑,整根骨头被完整无缺的剔出来。
    轻快的刀功,没有一丁点多余花俏的技巧。
    却有这行云流水的自然,就仿佛有什么魔力一样,让门外的一众人看了,就有些移不开眼。
    一条鲜鱼,被赵客用刀尖轻下鱼鳞。
    刀背轻敲鱼身,轻快的敲打生,听上去就让人精神随之一起放松下来。
    只见一根根鱼刺受到敲打后,从鱼肉里弹出来。
    赵客一抖鱼身,鱼刺就被轻松的抖落下来。
    一根根晶莹剔透,很多人都没想到鱼刺能这样剔出来。
    刀刃在鱼白嫩的肉上轻轻一抹,一片鱼肉,薄弱蝉翼,被赵客提起,在阳光下几乎透明了一样。
    “好。”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引来外面众人一众叫好。
    “哼,好个屁,看你浪费的那么多刀,待会老头子出来,还不骂死你。”
    罗青一脸不服气,盯着赵客后面哪个垃圾桶,心里暗暗偷笑起来。
    相比赵客大秀刀功,罗青则蹲在墙角,默默低着头,按照老头子的吩咐,把那些积累下来的污泥,用手搅和粘稠。
    手上,脸上,黑不溜秋,和赵客比,自然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待遇。
    然而就在这时候,罗青还未在想着待会老头子会怎样训斥赵客的时候。
    脑袋后面一只大手拍过来,就听老头子粗犷有力量的声音喊到:“别偷懒,继续和稀泥,和你师兄比,你也就只能和稀泥了。”

猜你喜欢: 《湘西诡事之养尸秘录》 《青天有鉴》 《最强阴阳师》 《诸天世界大穿梭》 《裹尸》 《我当羊倌那些年》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