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缝合伤口

    恐怖空间里,有的是价值不菲的重宝。
    甚至有些延伸到神话传说里面,都属于无法去衡量的财富。
    但赵客的人参不同,每一根至少有一个价格,就算是按照一根来算20点邮分的白菜价来算,这东西吴亚也吃不起。
    而且这里面有一个前提是,赵客肯把自己手上这么多人参一起抛售出去才行。
    赵客转眼就一口气吃了两根,这份奢侈,让吴亚目瞪口呆。
    短短一瞬间,吴亚脑子里闪烁过许多念头出来。
    例如杀人夺宝。
    但邮差的规则,杀死对方,只能取得一张邮票。
    赵客整整一页,每一张邮票,足足满满一捆,只取走一张,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如何换做是你,看到满满一屋子的金币,堆积如山一般,而你仅仅只能取走一枚金币,你会甘心?
    更重要的是,想要暴力拆除宝库的大门,你可能会付出超过一枚金币数倍的价格。
    所以思来想去,最终吴亚选择放弃,心里郁闷的几乎吐血。
    当然,吴亚并不知道,这样整整一页的邮册,赵客总共两页半。
    当初为了装下来这些人参精,赵客几乎快把总共三页邮册里面的生活用品,清空了大半。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杀掉了赵客。
    看到赵客的邮册页后,保证能够吐血三升,脑血栓都能被气出来。
    说道这些人参精,赵客唯一不满足的,就是没有遇到,那根被称之为老母的人参老祖,毕竟这货才是所有人参精的祖根,哪怕是一根须,估计效果,就能顶上赵客大半页的人参精。
    虽然有遗憾,不过也是理所应当,毕竟人参精太难抓到,一旦察觉危险,他们遁术天下无双,除非掌握很强的空间能力,否则想要抓到他们难如登天。
    所以,说来说去,卑鄙才是发家致富的最快途径,否则那些赚钱的方法,为什么要被写在刑法里。
    吴亚很想知道,赵客久经从哪里得到了这么多人参精,一双眼睛溜溜的打转,正在思索怎么才能套出赵客的话。
    然而就在这时候。
    赵客突然动了,随手把吃了半截的人参随手一扔,一把抓起地上的吴亚,重新背负在背上。
    “别浪费啊!”
    吴亚的目光并不关心发生了什么,眼睛盯着地上被赵客吃剩下半截的人参,心头简直就是在滴血。
    身为吸血鬼子爵的身份,让吴亚张不开口,但张张嘴,恨不得隔空把那根人参啃在嘴里。
    直到,赵客没注意,一脚将人参踩在脚底下,彻底踩的稀碎。
    “我的心!”
    看着被赵客不经意间踩碎掉的人参,吴亚的心也跟着一起碎了。
    “做出选择了么?”
    赵客盯着眼前镜子中,张海根一行人的动作,不出意料的是,张海根选择活。
    这一点赵客从未有过怀疑,
    两人的投降令还在,张海根冒不得丝毫风险,来赌会不会触发投降令的惩罚,所以张海根选择活,一点都不意外。
    可就在张海根选择之后,赵客耳边微微一动。
    脑海中就听蕾姆的尖叫声:“趴下!”
    “呼!”
    剧烈的破风声,在空气中传来一声恐怖的躁动,一柄断头刀从半空呼啸而过,巨大的刀刃,其恐怖的重量,带着惊人的贯力,别说是人。
    赵客相信,怕就算是一辆满载的货车,能给劈开。
    而庞大的体积,更是将赵客所在的空间填满,唯有那么一小撮缝隙,令赵客险之又险的躲开这一刀。
    “啊!”
    凄厉的惨叫声,让赵客不禁皱起眉头,回头一瞧,就见吴亚的那张脸,变得惨白。
    赵客站起来一瞧,身子刚一动,就觉得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低头一看,一根肠子?
    而肠子的尾端,连接着吴亚雪白q弹的丰臀。
    原来刚才一刀,来的凶险急快,赵客也是有蕾姆提醒,才能提前预知。
    只是躲闪的空间太小了。
    赵客一趴下,险之又险的躲开了刀锋,而吴亚显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弧形的刀刃,切开外部包裹着的他皮袋。
    贴着他臀缝擦过去,直接把他给开了膛,顺便连带痔疮手术都一并给做了。
    “疼!”
    吴亚疼的哇哇大叫,也亏他是吸血鬼血统,只要心脏、大脑不损,生命力甚比蟑螂小强。
    生命力虽然顽强,可也成了吴亚的噩梦,肠子顺着伤口滚落出来,拖带在地上,那种把自己肠子和大地亲切解除的酸爽,简直让吴亚感觉痛不欲生,怕是生孩子也不过如此。
    “忍着点!”
    赵客把吴亚放在地上,随手将肠子给吴亚塞回去,看着吴亚被切开的菊花,赵客心里不禁默默为吴亚感到默哀。
    找了一根很细的铁丝,赵客用刀丝给吴亚缝合了下伤口。
    “肯定是有人选择我们死!”
    身子趴在地上,吴亚恨得咬牙切齿。
    赵客没说话,专心的给吴亚缝合伤口,但目光时隐时现的冷光,似乎正在猜想,是谁动的手。
    “妖怪!你看到没!那家伙就是个怪物!”
    另一边的走廊尽头,女人看着镜子中,正在专注为吴亚缝合伤口的景象,脸色一阵发青。
    从未见过这样血型的画面,让她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当看到血淋淋的肠子,从吴亚屁股上的伤口流出来的时候,女人几乎一阵晕眩,险些晕倒,还好身旁那个男人一把扶住了她。
    她选择了死亡,因为她对赵客和吴亚两人不熟。
    更重要的是,她感觉,两人的行为太诡异了,特别是后背上的吴亚,肉色的皮袋包裹着,看不见胳膊腿。
    只有一张脸色苍白的脑袋流露在外面,那个模样,活脱脱的就是肉瘤子成精了。
    所以不顾身旁,青年的劝阻,她选择了死亡。
    现在看到眼前的画面,那个肉瘤子不仅仅还活着,看模样,根本不像是受过重伤的人,肠子什么塞回去就行了,唯一和之前不同的是。
    那对白白饱满的臀部,从肉袋里凸显出来,更令人忍俊不禁的是,赵客顺手在吴亚的伤口缝合的线头上,绣了一只小泰迪。
    “你冷静点,可能另一个人是医生,你看他缝合的手段很专业,不伤害内脏,肠子塞回去,人是不会死的。”
    男人上前一把抱住女人,想要让她冷静下来,脑子里飞快思索着自己在书本上看到的课外知识,来为吴亚的情况解释。
    “医生??”
    女人一愣,回头仔细看向镜子,发现镜子似乎能够随着她的念想,不断在某一处画面进行放大。
    很快,这对男女的眼神就生出了变化,手法是很专业,伤口缝合的非常干净,但……赵客似乎缝合的太干净了些,连原本那个窟窿都给缝合了起来。
    便在这时候,镜子上画面出现了变化,这一次,镜子中的画面,呈现的是张海根三人。
    “是她们么!”
    吴亚盯着镜子里那对男女,眼神阴鸷下来。
    本来以为,只有张海根他们,没想到,原来还有一伙人,那么刚才的攻击,似乎就已经解释的通了。
    “是生,是死!”
    选择再次出现的时候,吴亚眼睛一阵发红,低声道:“选择死!!”
    然而这一次,赵客依旧没有选择,目光看着这面镜子,一动不动,见状,吴亚不禁有些急了,道:“选择啊,难道把命交给他们??”
    “嘘!”
    赵客没说话,盯着镜子在看,面无表情的脸,谁也不知道这家伙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而在另一边,昏暗的地下室里。
    瘦小的黑影,盯着眼前玻璃珠上的画面,嘴角带着几分邪气,坏笑道:“嘿嘿,让他们自相残杀,我来吸收他们的血气,老师的手段,真是让我佩服。”
    黑影看着面前一言不发的男人,连忙拍上一句马屁了。
    不过随即又看看时间,皱眉道:“可让他们这样耗着,今晚怕都未必能让我吸足血气来,老师就不能再使些别的手段么?”
    虽然被尊称为老师,只是黑影言语中可并没有那么尊敬。
    看着眼前玻璃球里,映射出赵客的那张脸,男人终于开口了,灰青色的脸上,眉宇间逐渐凝重起来,摇头道:“不!他已经看到了破绽!”

猜你喜欢: 《我在黄泉有个妈》 《妖精的烦恼》 《唐抄》 《敲棺人》 《鬼影实录》 《神灵小号》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