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真怒!

    对方杀就杀,一箭根本不给人留活路。
    就算是泥捏的人,也有三分火气,更别说是赵客这样的凶徒。
    没错,赵客平日骨子里就透着一股阴损的狠辣。
    能不正面刚,就不正面刚,可以偷袭就偷袭,偷袭不过就下毒,无所不用其极是赵客一贯的作风。
    可被人像是羊羔一样点名了杀,不为其他,就只是想要折辱另一人。
    按照赵客的话来说,不艹你祖宗,艹谁祖宗。
    副瞳睁开,赵客的眼神变得愤怒起来,只不过这次,赵客的怒,不是因为愤怒的人格,是他真的有些恼火了。
    从这次进入恐怖空间开始,赵客就压着一肚子火气。
    先是被摔的头晕眼花,又是因为宇航服卡着脑袋,差点把他变成烧烤。
    紧接着任务目标到现在还没有找到,现在还被人点名要杀了立威。
    真当自己是软柿子么?
    一个箭步,就见赵客不进反退,手上石矛朝着箭矢砸过去。
    “砰!”
    一声闷响,箭矢的力道远远超过赵客的预料,手上的石矛骤然炸碎掉,箭矢一箭贯穿赵客肩头,在赵客的肩膀上留下一个血窟窿出来。
    赵客在地上一滚,鲜血止不住的顺着肩头流出来,但仔细看,赵客的眼神里反而变得比之前更加狂热。
    “王哥!”
    看到赵客受伤,雷恩脸上骤然难看起来,想要上前,却被赵客冷眼狠狠瞪过去。
    “滚一边去!”
    骂上一声,将目光凝视向射杀自己的那名箭手。
    看起来,自己确实高估了对方的水准。
    这一箭的威力虽然强,可和那些直接射穿逃生舱的箭矢相比,威力差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自己的伤口看起来很严重,实际上,有霸王虎贲的被动,减免自己60%的远程伤害。
    所以这一箭,看似给赵客造成了损伤,并未对赵客产生什么影响。
    “哼,我还以为是什么玩意,就这点水平?”
    柳相鳍站在城关上,咧嘴一笑,但眼神变得更加阴鸷下去。
    一箭杀不了一个蛮子,这要是换做,朱雀军里面的那些杂种也就算了。
    连一个普通蛮子都杀不死,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继续!这次咱们慢慢玩,给我把他一箭一箭射成残废。”
    柳相鳍挥挥手,这次两旁出现同时出现,两位射手。
    一左一右,对准赵客的身子。
    只见箭矢拉开,柳相家的人是出了名的臂力惊神,修长有力的胳膊,让他们拉开弓弦的力道,超过其他战士的数倍。
    “砰!”
    两声弓弦发出雷鸣一般的轰隆声,声音盖在一起,让人听不出箭矢的前后。
    这次赵客没有硬拼,而是身子在地面上一滚,转身往后跑。
    似乎没预料到赵客的速度会这么快,两根箭矢非但没有击杀赵客,反而一箭射杀了赵客身后,押解的囚犯。
    看到这一幕,连刑天黐都感到差异,但很快,刑天黐就像是抓到了什么反击话题。
    旋即抬头叫骂道:“柳相鳍,你这个孬种,对付一个蛮子,你们还一打二,这样还杀不了他,你们柳相家的箭术,是不是都练到女人的肚皮里,难怪你们家最近家丁兴旺,原来你们家的箭术,都练到了下面的功夫上。”
    柳相鳍这次没回应,只是脸色更加阴鸷,一挥手,四个弓手高举起手上的长弓。
    看到这一幕,城关上那些守卫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们大夏崇尚力量,强者为尊。
    虽然弓箭往往是越多越强,但对方只有一个人,还是个不通神通的蛮子。
    就这样,还要四个人,一时间看向柳相家的人,眼神里不免生出了浓烈的鄙视。
    不理会下面刑天黐叫骂声。
    四个箭手将箭矢对准赵客,就听一阵震耳的弓鸣,这时候,却像是一个滑溜的老鼠,左突右闪,迅速穿梭在那些囚犯周围,拿着囚犯当作掩护。
    虽然这些囚犯,论身份,和赵客一样,都是来自同一个位面。
    可赵客对并没有半点的感情。
    这些箭矢,可不是他们这些普通囚徒能用血肉之躯挡下来的,面对袭来的箭矢,只要碰到身体都要承受不了上面的箭气,肌肉都会被撕裂开。
    一些更是被直接洞穿,身上的骨头在恐怖的风压下,直接炸开。
    场面惨不忍睹。
    赵客一连躲过了两箭后,腹部猛的传来一股锥心的刺疼。
    “中了!”
    就见一根箭矢贯穿了两名囚徒的身体后,刺中赵客小腹,令柳相鳍眼睛一亮。
    但还没等他脸上流露出笑容,就见赵客居然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家伙居然还活着!
    见状,不禁柳相鳍感到惊讶,连刑天黐都和身旁那个中年汉子,都有一种自己看走眼的感觉。
    “难道这家伙是一个上等野蛮人?”
    这个念头生出来,不禁令刑天黐眼睛一亮。
    一个上等野蛮人,可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附庸。
    稍微调教,进步神速非常,招揽在自己麾下,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这时候,身旁那位汉子,却是一盆冷水浇下来。
    “别高兴太早,你觉得他还活得了么?”
    果然这时候,第四箭射杀向赵客,已经两次受伤,面对必杀箭,怎么可能躲闪的开。
    事实上,赵客也不打算去躲。
    双手挥动,就见摄源手迎着箭矢一把抓上去。
    “是神通?”
    众人一惊,没想到一个蛮子,还掌握着某种神通。
    只是两只大手,这样的神通,他们并未见到过。
    柳相鳍先是心中一惊,但很快,就见箭矢贯穿过两只大手,对方的神通,好像也仅仅只是看着比较惊人而已。
    “哼,狗屎神通!”
    柳相鳍心中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只见箭矢破空而落,直刺向赵客的头颅。
    看到这,城关之上那些战士,也不由得由得在心里暗叫惋惜,只能说这家伙运气太差,这样的一个蛮子,要是能够加入朱雀军,必然也能成为众军之中,一名翘楚。
    但这时候,赵客就像是一个杀红眼的赌徒,脑袋迎着箭矢撞过去。
    伴随着一声闷响,就见箭矢在触碰到赵客的脑袋时,却是先炸碎裂开,箭杆和箭头,被赵客的脑袋撞的粉碎,紧紧只是在赵客的额头上留下一道破皮的伤口。
    “怎么会!”
    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时间众人措手不及。
    却见赵客把身上的兽皮撤下来,拔出腹部的那根箭矢,顿时鲜血溅落在地面,让赵客看上去就像是一尊血人。
    这时候,赵客手掌张开,一团铁渣,以及一团木屑,顺着赵客的手掌洒落在地上。
    谁也没看出,赵客的摄源手,在方才刹那之间,抽走了箭头里的铁,还有箭杆里的木质结构。
    令这根箭看似没有变化,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个空壳。
    彪悍的眼神,怒视向柳相鳍。
    只见赵客深吸一口气,洪亮的声音传遍四周山野:“柳相鳍,你这个孬种,有种和老子单挑。”
    “你也配!”
    柳相鳍看着赵客站起来都吃力的模样,心中虽然惊讶,却没把他放在眼里。
    本想挥手,让人一箭了结了他。
    但察觉到周围士兵投来鄙视的眼神,柳相鳍眉头一紧,再看看对方那副凄惨的模样。
    故此伸出的手到一半,干脆一把抓过身旁同族的长弓,将一根铁箭,搭在弓弦上。
    “好啊,我给你个机会,我这一箭要是射不死你,算你今天小子命大。”
    “呸,柳相鳍,你闷不要脸了!”
    刑天黐气的跺脚,要不是城关此时始终是关闭,他早就冲上去,把这货揍的满地找牙。
    “弓!”
    这时候,赵客将目光投降刑天黐,要借他腰间挂的那柄弓。
    刑天黐一愣,旋即神色有些尴尬了。
    不是他不借,是这柄弓,只是他的一个装饰,上面镶嵌这各种宝石,看起来很高端大气上档次,事实上这弓要是有用,那头钢铁霸王龙怎么可能跑的掉。
    好在一旁中年汉子,这时候,把自己的长弓解下来,扔给赵客。
    虽然不想参与这件事,但也实在看不下去了。
    刑天黐也好,柳相鳍也好,都是来混军功的纨绔子弟。
    真正比起来,他们这些出入战场的骑兵来说,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货色。
    所以刑天黐来求他,中年汉子看在他那身细皮嫩肉的份上,勉强答应帮他遮掩一下,当然前提条件,自然是让自己好好干他一翻。
    他就喜欢这些王公贵族,在自己胯下求饶的模样,与其说是生理的发泄,不如说是精神上的输出。
    反过来说,对于赵客这样,敢拼敢杀的家伙,心里最是喜欢不过,
    当然,喜欢归喜欢,但他并不看好赵客。
    毕竟柳相家是出名的神箭手。
    “谢了!”
    赵客把弓放在自己手上掂量了一翻,同时把那根从自己腹部抓出来的铁箭,搭在弓弦之上。
    有《武器大师》这张邮票在,赵客对于冷兵器的掌握,不过是转瞬之间而已。
    “找死!”
    柳相鳍咧嘴一笑,一个蛮子和柳相家斗箭,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当即就见弓弦被拉开满月,目光凝视向赵客,闪烁着狰狞寒光:“别怪我,要怪就去怪你家的阿姆,为什么生了你这个杂种吧。”
    说话间,手指松开,就见箭矢一闪,在空中爆发出一股寒光,必杀一箭,他自信赵客躲不开。
    然而这时候,却见赵客同样开弓,不过他射向的地方,并不是柳相鳍,而是将手上的箭矢,一箭射向了柳相鳍的头顶的天空上。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