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话:分叉

    “呼噜……”
    伙计的呼噜声,响声震耳欲聋。
    累了一天了,他们躺在床上,虽然外面的风呼呼的响。
    但并不影响他们的睡眠。
    这时候,就见一个黑影像是蜘蛛一样轻盈无声,落在客栈的房间里。
    皮鬼的目光左右一瞧。
    就见老板此时正叉着腿,暴露这自己白净的肚皮。
    双眼闭合,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梦话。
    皮鬼凑上前仔细一听,就听道:“别走……别去从军!说好的,你要来娶我!明媒正娶!”
    “咦!又是一个死基佬!”
    皮鬼的小心肝顿时又被刺激了一下,脸上流露出恶心的神态。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想到了方才,那该贱人贴在自己脸颊时,带着草莓味的气息,扑打在自己耳朵上的感觉。
    或许……长的好看,不是不能接受。
    当然这个念头,在皮鬼的脑袋里紧紧只是一闪而过,迅速就被皮鬼摇摇头,驱逐出脑海。
    心道:“上帝啊!我特么还是一个孩子!阿弥陀佛!”
    确定赵客不在这间房,皮鬼转身不动声色的走出房间。
    就在皮鬼走出房间的时候。
    老板一转身,把被子抱在怀里。
    双眼闭合,泪水顺着眼眶流出来。
    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低声抽泣道:“我也想给你生孩子!”
    墙角,几个黑影碰在一起,相视一眼,将目光看向厨房。
    他们不想搞那么大的动作。
    上次的教训,已经让他们痛入骨髓。
    生怕再招惹到,坐镇在王都里的那些老不死。
    况且对付一个低级邮差。
    他们自信,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说句比较低调的话,那就是手到擒来。
    “你们去厨房,看看尤里大人是不是在哪里,我们去对付那个小子。”
    骨鬼和雪女商量了一下。
    让雪女和肉鬼去厨房看看。
    他和雪女的队友,叫做黑豹的家伙,以及皮鬼三人。
    去东边,厨子睡觉的那个小房间。
    “不!我不想和他一起!”
    然而雪女嫌弃的目光,回头看了眼身旁五大三粗的肉鬼。
    坚决不同意。
    对此,骨鬼不禁皱起眉头。
    天知道,雪女为什么会对肉鬼这样排斥。
    其实按道理说,肉鬼对女人(男人)不感兴趣。
    他的特殊血统,让他基本上已经丧失了在生殖上的欲望。
    “难道他比较喜欢好色的??”
    想到这,骨鬼心里不禁十分惋惜。
    要是血鬼这个家伙在,或许会很乐意接下这份差事。
    想到这血鬼的死,骨鬼的心里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没有看到尸体。
    他们自然不知道血鬼究竟是怎么死的。
    所以他更迫切的想要知道真相。
    “皮鬼,你去吧!”
    既然肉鬼不行,换个人总可以吧。
    雪女闻言,神色逐渐缓和下来许多。
    不再说话,算是默认了。
    两边人分成两路。
    分开的时候,皮鬼突然想到什么。
    回头向着骨鬼和肉鬼嘱咐起来。
    “对了,别下死手,那个贱……他,反正说好了,要来救他,打的半死就行!”
    “有必要么?”
    骨鬼觉得,这简直就是小题大做。
    况且这件事,他一开始就反对来着。
    血鬼死的不明不白,怎么着也要抓到这小子,严刑拷问,把他身上的邮票什么全都扒光才行。
    “听我的没错,那个家伙的能力,太诡异了,灵魂系,还是别招惹他!”
    皮鬼虽然看似是个孩子的模样。
    但说起来话来,眉头皱起,思维却要比骨鬼他们想的更远,更老成。
    灵魂系,低级的时候,垃圾的要死。
    可一旦迈入中级,这种能力就令人太头疼了。
    他们现在主线任务,情况不明,还是别得罪了他了。
    “好!”
    骨鬼一想,也是这个理。
    反正血鬼的死,从尤里的口中一样能搞清楚。
    两边人定好策略后,就小心分开。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小心的有些太过分了。
    真的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见识过那些老不死的实力,他们真的不想在遇到第二次。
    皮鬼跟着雪女直奔向厨房。
    厨房的门锁,对于两人来说,不比那个窗户纸,能强上多少。
    两人几乎毫无阻碍的就走了进去。
    “这么简单??”
    “额?可能是他觉得我们找不到他吧。”
    皮鬼想了想,其实如果没有那个贱人给他们报信的话,
    他们想要找到,被藏在这儿的尤里。
    怕是难如登天。
    况且他们当中,比较擅长搜索的血鬼,已经死了。
    导致他们团队,出现了很大的一块短板。
    至于雪女,虽然属于半个空间系加感知系,但说实话。
    用皮鬼的话来说,这女的就是个半桶水。
    指望她找到尤里,还不如指望她去红烟馆,卖肉赚钱。
    “砰砰!”
    手指轻轻敲了敲,眼前的大土缸。
    就见雪女眉头微挑,神色不禁兴奋起来:“没错,里面有活人!”
    皮鬼点点头,轻轻将缸盖打开了一道缝隙。
    浓烈刺鼻的血腥味,瞬间从缸盖的边缘涌出来。
    令雪女不禁皱起眉头。
    两人顺着缝隙往里面一瞧。
    虽然里面很黑,但对两人来说,并不是问题。
    仔细一看,一个已经全身血肉模糊的人,正躺在里面。
    正是他们要找的尤里。
    “找到了!”
    看到尤里的一瞬间,皮鬼激动就想要将缸盖打开。
    “等下!”
    就在这时候,雪女突然一把抓紧皮鬼的手。
    “怎么了??”
    皮鬼神色困惑的抬起头,就见雪女的灰白的嘴唇,全无血色。
    像两片柳叶那样微微地颤动着,好像急得有话说不出的样子。
    皮鬼,也是被雪女的神态吓了一跳。
    见雪女不说话,皮鬼额头上冷汗都落了下来。
    只见雪女屏住呼吸,让皮鬼小心放开手后,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手指尖上凝出一团微弱的荧光。
    荧光照射下,就见缸盖的边缘。
    一根细腻到,比发丝还细,几乎肉眼看不到的丝线。
    在荧光下,折射出一道银色的寒光。
    皮鬼顺着这条线往上看,脸色骤然黑了大半。
    就见在厨房的左上角,几个4炸弹正和线头连接在了一起。
    只怕真要是拉开了缸盖。
    两人不死也要残废,最关键的是,尤里,肯定是死定了。
    “砰!”
    就在两人松上一口气的时候。
    猛地一声炸裂声,令两人像是受到惊吓得猫一样。
    心脏像充了电的发动机般‘卟通卟通’地急剧跳动着,
    两人几乎第一时间,同时激活自身得邮票能力。
    只是炸裂声,并不是来自炸弹。
    而是外面。
    就见外面一片烟尘中。
    一个黑影狼狈得爬起来,全身覆盖着金属得铠甲,在从地上爬起来得瞬间。
    就见周围空间猛的一阵扭曲后。
    一道裂痕在空间上裂开。
    黑色的裂痕中,黑豹的身影快速从赵客面前一闪而过。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赵客身旁不远。
    黑色的指甲,在黑夜中,依旧那么的刺眼。
    冷厉的目光,凝视着自己的指甲,轻轻吹上一口气后。
    “哧!”的一声刺耳崩裂声。
    就见鬼虎的胸口,被切割开一道大约手掌那么宽,足有一尺长的口子。
    暴露出里面赵客的苍白的面容。
    鬼虎盔甲,非常坚硬。
    赵客做过实验,连经过二次加工后,加强版附魔火枪,所打出穿透力最强的抽血弹。
    也不能在击穿鬼虎的盔甲,最多只能留下不到拇指大小的坑。
    可面对空间撕裂的恐怖伤害。
    再强大的盔甲,也不比纸的防御更强多少。
    “嘿嘿,很强大的盔甲,在低级邮差里面,算是不错的能力了?”
    就见肉鬼走出来。
    晃动着手腕,刚才一拳,虽然没用上上面力道。
    可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
    如果不是因为,赵客身上这套及时出现得鬼虎。
    凭借优秀得防御力,将这一拳得力量分散在盔甲得每个角落。
    怕是这一拳,能够把他打成肉酱都不过分。
    “早说了,让我出手就好,你们还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做什么!”
    骨鬼的声音,令赵客本就是苍白的神色,骤然难看到了极点。
    声音居然是从他身后传来的。
    骤然回头自己身后,一张血盆大口张开,无数纵横交错的牙齿,像是绞肉机一样一圈圈错落交叉的排列着。
    是骨鬼所修炼出来的能力。
    骨鬼给自己这个能力起名叫做,九吞
    然而就在眼前血盆大口对准赵客身体吞下的一刹那。
    “灵魂震荡!”
    虚无中,冷厉的女声,伴随着妖媚的双眼,在空气中激荡出一层层肉眼可见的纹理。
    顿时已经化身九吞的骨鬼,首当其冲。
    第一时间遭到了重创。
    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开要被震出身体。
    猝不及防下,吃了一个闷亏。
    身体恢复原型,笔直的摔在地上。
    而肉鬼和黑豹两人躲闪的迅速。
    但依旧受到了波及。
    身体一阵发冷,感觉灵魂都要离体一样。
    就见黑暗中,一双手伸出来,抓住赵客的身子,把他从鬼虎中拽出来。
    还未等三人来及出手阻扰,就见那双手,抓着赵客,已经跳出了院子。
    “艹!”
    骨鬼从地上爬起来,但还站不起来。
    显然是被打的措手不及,一时半会没能缓过气。
    骂道:“干他老娘的,他可没说,出手这么重!”
    “算了,别喊了,尤里的情况不大妙,趁早离开,快走!”
    皮鬼从厨房那边赶过来。
    对三人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非常不满。
    回头看了一眼雪女,就见雪女双手张开,眼前出现了一道银色的光圈
    是一条空间通道。
    当即五个人迅速撤退,等老板他们闻讯赶过来的时候,眼前就只剩下一片狼藉。
    “嗡!”
    另一边,就见房门被一只手轻轻推开。
    一个影子走过来,红袖从蜡烛上扫过,将蜡烛点燃起来。
    随手小心把半死不活的赵客放在床上。
    就见卢浩从怀里拿出自己粉色的手帕,轻轻擦掉,赵客脸上的血。
    一双眼睛上下仔细打量着面前的赵客,吐出鲜红的舌头,手掌轻轻抚摸在赵客的脸颊上。
    “终于!终于找到你了,尤里大人!”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