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她来了!

    “咚咚咚……”
    战鼓犹如雷潮水。
    伴随则擂鼓声,能够看到天地的元素正在疯狂汇聚,在天空中不断汇聚。
    浩浩荡荡的三十万铁骑,整整齐齐从王都上冲出去。
    这支骁勇之军,正是刑天厄所带来的铁骑,此时,正在刑天家几位子孙的率领下,冲上天空。
    其中就包括了担任先锋的刑天黐。
    随后,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军团,紧随在后。
    所过之处,天空都被大军所覆盖,这绝对是大夏立国之后,最大的一次军团集结。
    大夏倾巢出动,密密麻麻的军队有如蝗虫一样密布在天空上。
    除了作为主帅的刑天厄外。
    一架黑色战车,被九头似蛟似豹的异兽拉着,冲在大军前沿。
    成为大夏新王的夏桀亦是站在战车最顶端。
    双眼凝视着天空,年轻的脸上,遮盖不住的兴奋。
    初握权力的他,已经获得了老祖宗,以及其他家族长老的支持。
    这样大的战役,将会成为他登基后的第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胜,他就是大夏最强大王。
    败,那就用王脉的最后一支血,来和大夏同葬。
    “进攻!”
    擂鼓声越来越急促,大军开始冲向天空上的战舰。
    整齐的铁骑率先冲锋,逆天而上。
    杀气、战意、在大军冲锋中被凝成一股洪流,形成肉眼可见的巨人。
    “喷喷喷……”
    同时铺天盖地的镭射炮,开始发射。
    各种星盟科技武器,开始从那些战斗舰上投射下来。
    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在半空中骤然炸开一片片璀璨火花。
    一些骑兵首当其中,顿时被炸成碎肉,鲜血像是暴雨一般洒落在地面。
    “杀!”
    地面上,号称大夏最强第一军的朱雀军,将手上比人高的长弓,高举过头顶。
    乌黑色的长弓,上面雕琢的纹理,复杂到繁密的地步。
    漆黑的弓身,充满野蛮的气息,与那些普通的长弓所不同,更加冰冷,更加的强大。
    据传朱雀军的每一张弓,价值都要足以让那些世家纨绔们摇头叹息,即便是擅长射箭的柳相家,财力通天。
    想要搞到一张朱雀军的黑弓,也是难如登天。
    因为这些弓,是朱雀军,南征北战,一代代英魂所传递下来。
    一根弓的弓弦,看似黑不溜秋,可事实上,不乏融入了各种奇异妖兽的筋膜。
    日积月累,弓已经成为了朱雀军的军魂。
    光看那些箭矢就让人觉着浓烈的血腥铺面而来。
    需要四个下等野蛮人,才能抬动的箭矢,被人一手抓过,搭在弓弦上。
    漆黑的肌肤,一身遮掩不住的爆炸性肌肉,即便是肉鬼看到,怕都要感到惭愧。
    仿佛每一寸肌肉,都是经过千锤百炼,更加狂野正宗。
    绝不是凭借着各种古怪能力,所强化出来的肌肉,所能相比的。
    曲臂,拉弓,瞄准,一系列动作竟然没有丝毫凝滞,浑然天成,更恐怖的是,这并不是一个人,而是整整齐齐,六十万朱雀军,同时犹如一个人一般的动作。
    一个个上等野蛮人,魁梧身影,粗壮手臂拉开一张巨型黑弓,赫然如满月。
    肆意张扬着一种也许可以称之为与生俱来的狂野气息,光线朦胧间,雄伟如一尊尊战争神祗。
    “嘣!”
    待弓弦脱手,万千箭芒破空而出,犹如一波犹如浪潮般的黑云。
    下一秒,就见一艘艘飞船,在黑云中迅速被吞没。
    炸成一团火球,坠落向大地。
    即便是开启了护盾,可袭来得弓箭,一支支有着万钧之力,箭矢上还刻画着诡异得咒符。
    能够令箭矢得力量,得到成倍得增长。
    密密麻麻得一波扫下来,根本没有几艘飞船可以抵挡下来。
    你有强大得科技。
    我有强大得力量。
    两个完全不同位面,不同文明得战争,碰撞在一起,完全就是一场灾难。
    “喂,你确定要冲进去?”
    战场不远的地方,卢浩乘骑着墨青麒麟兽,回头看向坐在自己身后的赵客。
    眼前战舰在坠落,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尸骨和碎肉。
    完全就是一场绞肉场。
    这样激烈的战争碰撞下,赵客要将嘉丽送出去,怕是……
    赵客没理会卢浩,低头看看自己裤裆的大腿根。
    肉体重塑后,自己大腿根上,本来那块黑色的印记消失了。
    但赵客知道,印记看似消失,可实际上,姬无岁种植在自己血管中的黑色的球体,还在自己血肉中。
    只不过没有了力量的补给,令印记短暂的消失了而已。
    如果姬无岁出现,印记势必会再次生出来。
    眼下印记没有出现,说明她还没有来,或者……两人的距离太遥远?
    但赵客知道不能再等了。
    继续等下去,战争会越来越大。
    大夏面对高科技,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相反,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
    那些诡异的神通,一旦展现,无疑会令星盟的军队遭到更大的屠杀。
    作为报复,星盟必然会投入全部力量,加入战场。
    到那个时候,战场会更加恐怖,自己即便避免主动进去,也会被卷入里面。
    那个时候,自己就一丁点主动权都没有了。
    想要带嘉丽冲出去,更是痴人说梦。
    最后,怕是只能接受任务失败的结果。
    “冲!”
    赵客看看天空上那个空间通道。
    咬咬牙,决定现在冲,两边彼此正在,近距离交锋,正是避开了首波最大冲击的时候,现在不冲,后面机会只会越来越小。
    “走!”
    卢浩点点头,双手拉着墨青麒麟兽的鬃毛,迅速带着赵客和嘉丽往上冲。
    墨青麒麟兽的双翼展开,呈现出奇异的色彩,作为夏王的坐骑,不仅仅要有强大的力量和速度。
    自然也要有着冠绝群芳的色彩
    双翼展动下,四周闪烁着强烈的光芒。
    在天空中,无疑吸引来无数眼球。
    “墨青麒麟兽!”
    作为上代夏王的坐骑。
    很多人自然一眼就能认出来。
    “是他!”
    夏桀抬头看过去,神情顿时紧张起来,不知道他怎么会来这里!
    一进入战场,周围的画面就和在外面看到的,完全变换了风格。
    乘骑在墨青麒麟兽背上,赵客感觉自己身上,转眼就变得异常粘稠,那并不是汗,而是漂浮在空中的血雾。
    甚至连深吸口气,都会感到喉咙里,那股鲜血的铁锈味。
    “噗噗噗噗!”
    镭射炮不断头顶射下来,又快又准,一些骑兵甚至没有躲闪的机会,就被镭射炮洞穿。
    “左边!”
    这时候,赵客抓住卢浩的胳膊,往左猛一拉,墨青麒麟兽受到影响,迅速侧身一躲,一道镭射光线,下一秒就从两人身旁飞射过去。
    看到身后,一名骑士被镭射炮打成一团血雾后。
    卢浩额头上也是捏了一把冷汗,背后一阵发凉,甚至已经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他真的不擅长这样正面对战。
    更何况,是在这样密集的战场中,面对面前投射来的炸弹和镭射炮,个人能力已经发挥不出来任何作用。
    此时此刻,卢浩才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泥船渡河。
    仿若大海上的一叶孤舟,即便坐在上面的是不世侠客,面对面前滔天大浪,能否活下来也是全凭运气。
    “喂!”
    这个时候,赵客耳朵一动,回头就看到了两个熟人。
    百里和刑天黐。
    两人乘骑在一头异兽上,迅速贴近上来。
    周围十多只骑兵迅速在周围靠拢,举起手上盾牌,就见一层层奇异的光线,从盾牌上闪烁出来,形成光罩,将他们包裹在里面。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刑天黐一脸都是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嘶哑着嗓门,向赵客喊道。
    赵客没说话,反而打量着刑天黐。
    许久不见,这家伙似乎心态上比已经不再如之前那般浮夸,倒是有了几分沉稳。
    毕竟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情后,刑天黐,也确实得到了不少的成长。
    “我们要冲到那个地方!”赵客指了指空间通道。
    刑天黐看了一眼,皱起眉头,距离太远了,势必要和队伍拉开。
    疑惑道:“你们疯了,赶紧走,这地方不是你们能来的,待会这里就会被降下血咒,谁都别想活,赶紧走!”
    “血咒??”
    卢浩不知道,但赵客的心头却是骤然一凛。
    果然,就如赵客所想的那样,大夏还有大规模杀伤利器,还没有使用。
    他吞噬了柳相鳍的灵魂,知道血咒那是什么。
    以血为媒介,来唤出一种诡异的毒咒。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相反,这个能力稍微懂点神通的夏族战士都知道,可想而知,这个血咒并不复杂。
    但不复杂,不代表威力小。
    看看空中弥漫的血雾,已经浓郁到了化不开的程度。
    要是由玄黎家的长老来主持,这会造成多大的杀伤力。
    这时候,赵客突然想到什么,回头看着百里、刑天黐,神情凝重起来:“你们知道是血咒,那你们还在这里,难道是……”
    刑天黐没想到赵客会醒悟的这么快,很直爽的点点头:“没错,我们,乃至我身后三十万铁骑,都是这次血咒的祭品!”
    “嘶……”
    赵客和卢浩深吸上一口凉气。
    但刑天黐却没有他们表现得那么诅丧,反而和百里相视一眼,对于这样得决定,他们并不感到愤怒或者惊恐。
    不仅仅是他们,身后得三十万铁骑,以及后面数百万得大军,同样如此。
    对于他们来说这正是他们最好得宿命,因为他们是大夏得战士,是大夏的守卫者。
    或需这一战后,注定会令很多大军彻底消失,但纵然血拼到最后,他们也不会向敌人低下头颅。
    赵客被两人的从容而坚定的神态所动容了。
    和雷恩一样,他们坚定的信念,是不容被撼动的基石。
    朝闻道夕可死。
    作为一个战士,信念已经牢牢渗入了他们的骨髓。
    赵客和卢浩自问,面对死亡,他们做不到如此的从容。
    “快走吧,趁着现在,还有时间!”
    刑天黐话音落下的时候,一道镭射炮落下,击穿他们的光罩,一名骑士举着盾牌主动迎上去,在瞬间被打落下坐骑,从云端中坠落下去。
    但其他骑士迅速补充上他的位置,从始至终,这些骑士的脸上始终没有出现过异样的神色,只是战斗的杀意,越来越是浓郁。
    赵客正要说话的时候,忽然眉头以紧,站着墨青麒麟兽上,把自己裤带拉开,低头一瞧。
    就见赵客一眯眼睛,道:“来了!”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