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紧急(4000字大章)

    “没动静了,赶紧走!”
    破旧的井口边,薛涛小心冒出头来。
    目光左右一扫,确定周围已经重新安静下来,没有什么其他的动静后,迅速从井里爬了出来。
    赵客紧随其后,从井中爬出来后,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在心里抽上一股寒气。
    本来就是一片垃圾一样的废墟。
    眼下更是像被扫把一扫而过,扫的干干净净,一亩平川。
    那条怪鱼到底是什么东西?赵客不知道。
    但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真和这条怪鱼打起来,怕是连跑都跑不了。
    “走走走。”
    薛涛拉着赵客,想要往前走。
    却被赵客投来一对眼白:“你知道往那走?”
    眼下他们被困在这个地方,没有王薇的帮忙,怕是并不容易。
    没有头绪的乱走,只会让两人情况越走越糟糕。
    万一再碰上如方才怪鱼那样的怪物,两人未必有这次这么幸运。
    “嘿嘿,我虽然不知道往那走,但我有这个!”
    就见薛涛从邮册里,取出一盏破旧的油灯。
    这盏油灯被薛涛提在手上,油灯的光,忽明忽暗,一缕火苗,不断在灯罩中上下乱跳。
    看上去,仿佛一阵清风吹来,随时都能把油灯给吹灭掉。
    “这盏灯……”
    看着薛涛手上的油灯,赵客总觉得好像是在那里见到过。
    “这盏灯可是个宝贝,多亏了这盏灯,我之前遇到了很多突发情况,都能逢凶化吉,咱们能不能离开,就全靠这盏灯了!”
    薛涛提及手上的这一盏油灯,脸上顿时眉飞色舞。
    心里回忆着王薇的话,只要找到了赵客,就用这盏灯,能够帮他们指明回来的路。
    “邮册是怎么备注的?”
    看着薛涛手提着油灯,赵客不禁开口询问道。
    不过被赵客这么一问,薛涛一时语塞,一只手挠着自己头皮,道:“谔谔……好像……好像没有备注!”
    “没有备注??”赵客神情古怪的追问道。
    薛涛点点头,很直接就把手上的油灯递给赵客。
    “你自己看看,确实没有备注,不过虽然没有备注,但依旧不能否定这这盏油灯不一般,很可能是……一件遗迹的宝物。”
    “遗迹宝物?”
    薛涛点点头:“虽然没有属性,但听说能够从这些宝物中,提取出新的邮票出现。”
    薛涛讲的很详细,不过其实他也是一知半解,甚至是对一半错一半。
    赵客从大烟杆子那里,只晓得比薛涛说的详细的多。
    不过这个油灯,到底是不是秘境遗宝,这件事不好说。
    把油灯还给薛涛,就见薛涛举着油灯,从邮册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墨盒。
    盒子打开,里面顿时弥漫出一股浓烈的恶臭。
    “啊呸!”
    薛涛忍着恶臭,在里面吐上去一口吐沫。
    这是王薇提及的灯油,只不过时间长,灯油已经凝固成了类似泥沙一样的固体。
    伸进去手指,把灯油搅浑了。
    就见薛涛把灯油滴进油灯里,得了灯油的助燃,油灯里的光,立即比之前稳定了许多。
    伴随着一股青烟缭绕,烟云散开,赵客提鼻一嗅。
    感觉烟油虽然臭,但燃烧起来后,则是带着一股扑鼻异香。
    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可赵客嗅起来,感觉还不错。
    随着火苗越来越旺,油灯里闪烁出来的光,范围比之前大了一圈。
    举起收来,油灯照射向四周。
    这个时候,就见眼前被扫为平地的废墟,在油灯的光芒照射下,一条黑漆漆的走廊,出现在两人面前。
    “嘿嘿,看吧,我就说了管用!”
    薛涛挑着眉头,把灯举起来向前走。
    赵客跟在后面,眼睛始终盯着薛涛手上的灯,眸子中不时流露出狐疑的光芒。
    两人越走越深,渐渐的周围已经不再是那片废墟。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奇怪的空间。
    狭窄的走廊,仅仅只能供两人并排行走。
    “等下!”
    这个时候,赵客忽然停下脚步。
    竖着耳朵,仔细的听。
    “怎么了?”
    薛涛见赵客不走,回头询问道,但就见赵客竖起食指,做出禁声的手势。
    “你听!”
    赵客把脸贴在走廊的墙壁上,仔细听,他将自己五感的其他感知减弱,更专注在听觉上。
    顿时声音越清晰,仿佛声音就在自己面前一样。
    薛涛自然没有赵客这样强力的五感。
    趴在墙上仔细听,倒是能听到很模糊的声音,可远没有赵客那样的清楚。
    不过薛涛把手上的油灯向着墙壁一照。
    顿时就见面前的黑色的墙壁,在灯光下逐渐变得透明起来。
    能看到一处好狭窄的房间,出现在两人面前。
    而在房间的墙壁上,鲜红的大手印子,错乱无章烙印在墙壁上。
    看上面鲜血流下的痕迹,可以断定,手印是刚刚留下来的。
    赵客试着穿过去,不过手在墙壁上一摸,才注意到,墙壁并未消失,只是变得和玻璃一样透明。
    “给我!”
    见状,赵客伸手夺过薛涛手上的油灯,将油灯高举在墙壁上,循着声音,不断向前奔跑。
    “喂,等我啊!”薛涛不知道赵客要做什么,但也不敢掉队,紧紧追随在赵客身后。
    “左边!”
    声音很近了,耳边除了“哒哒哒……”的爬动声外。
    赵客还听到一个人的求救声。
    赵客的步伐越来越快,他已经听到了两个人的呼救声。
    就在赵客拐过了墙角,将手上的油灯在墙壁上照射过去后。
    面前墙壁逐渐透明,赵客已经迫不及待的走过去,想要看个清楚。
    只是随着眼前墙壁逐渐玻璃化变得透明起来,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透过玻璃,出现在自己面前。
    “嗯!!”
    任是赵客这样的狠人,此时看到这样的画面,也不禁下意识往后退开一步,目光仔细一瞧。
    果然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只不过却并没有眼睛。
    嘴巴歪斜张开,像是在发出无声的哀嚎声。
    这不仅仅是自己的脸,这么近的距离,赵客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分魂传递给自己的感受。
    那是一种浑浑噩噩,无法形容的绝望。
    赵客稍微感受一下,就马上切断了和分魂的联系。
    那种感觉,就好像把人丢尽了热沥青里,慢慢的搅……
    赵客宁愿放弃这一缕分魂,也不想体会这样的感觉。
    “是他们!”
    这个时候,跟在赵客身后的薛涛,不禁开口尖叫起来。
    面前,除了赵客的脸。
    还有不少薛涛所熟悉的人脸,例如那个郭刚,薛涛就很熟悉。
    还有喜方、张阳等等一行人。
    一张张人脸,像是肿瘤一样拥挤在一起。
    有的仅仅只剩下了半张嘴,或是半面脸,和其他人的脸,粘在一起。
    如果不是薛涛对这些中学生,印象很深刻,怕是根本就认不出来。
    这些人脸歪歪扭扭的挤压在一起。
    和赵客那张脸一样,神情扭曲,痛苦到了极点。
    “怎么会这样??”
    薛涛对这些学生的印象还不错,虽然有时候,虎了点。
    但心并不坏,至少对自己很不错。
    眼下却变成这个样子,自然令薛涛感到火大,扬起脑袋,一头撞击在墙壁上。
    可惜别看墙壁已经变成了玻璃。
    但实际上并没有区别,薛涛一头撞上去,“砰!”的一声闷响。
    “啊!”
    听薛涛的一声惨叫。
    赵客不需要会回头,听声音也知道,一个包怕是少不了了。
    眼前的,怕根本就不是墙,很可能是空间与空间之间的屏障。
    就凭他们现在的实力,又不是空间系邮票,只能看着,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眼前这个蜈蚣一样的身体。
    包括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赵客心里很清楚,这个蜈蚣怪,怕就是王薇的亲生母亲。
    看起来自己毁掉的那一部分,并没有真正杀死她。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家伙居然跑到了这里,大肆在追杀眼镜男他们。
    “前面!”
    这时候,地上的薛涛,突然想到了王薇。
    连忙向赵客要过来油灯,举着油灯往前面跑,灯光照射下。
    却见面前,眼镜男正背着王薇,疯狂的向前奔跑。
    连眼镜都不知道掉在了那里。
    身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衣服,很多地方,只能看到一片血肉模糊,根本看不清具体的伤势。
    而王薇,此时正趴在眼镜男后背上。
    面色苍白如纸一般,一只手紧紧攥着手上的日记本。
    随着奔跑,日记本不断在翻页。
    赵客几乎把脸都贴在了墙上,这才看清楚,翻页的日记本里,一个小女孩正站在一面黑色的墙壁前。
    怨恨的眼神,凝视这面前的墙壁。
    而在日记本翻开的下一页,却见墙壁后,两个学生背对着她,一个人举着油灯,把脸贴在另一面墙上。
    脸上流露出惊讶的神态。
    “嘶嘶!”
    看到这一幕,赵客心头一惊,和薛涛相视一眼,不禁同时倒吸上一口冷气。
    自己凝视这王薇他们的一举一动,却不想自己的一举一动,正在被道姑凝视着。
    “等下!”
    这时候,赵客倒是突然想起来了,自己邮册里的那本日记本。
    翻开日记本,赵客不断向后翻。
    待翻找了一会后,一张涂鸦似的画出现在赵客面前。
    只见日记本一页上,画着两面侧脸,两张脸一左一右,而在两张脸的中间。
    却是多出来了赵客的身影,
    很明显,这张抽象画,就是一张地图。
    一左一右的两张脸,他们此时,也确确实实的被夹在了两张脸的中间。
    看起来,王薇一早就想要通过这幅画来告诉自己,所谓的出路。
    同时也是在侧面告诉他,她和道姑分别藏身在不同的位面空间中。
    只不过赵客对于这张抽象画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直到此时,才突然明白过来。
    “不要往那个地方去啊!”
    这时,薛涛突然紧张起来,因为他看到眼镜男居然掉头往侧面的胡同走,那里根本就是一条死胡同。
    眼镜男往那边走,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
    “快!咱们赶紧走,只要冲出去,就能和他们汇合!”
    薛涛这个人,没什么大毛病,手段狠辣的时候,别说是孩子,婴儿他都砍。
    但薛涛认定为朋友的人,薛涛又特别的够义气,讲情份。
    这种人,没错,就是所谓的双标狗,但以赵客的角度来说,薛涛反而倒是更像个正常人。
    毕竟现实中,谁人不是有着自己的双重标准。
    能够表里如一,德行兼备者,少之又少,不然哪来的什么圣人。
    薛涛情急救人带着赵客快速向前冲。
    而另一边,眼镜男他们的情况越来越不乐观。
    那个该死的蜈蚣怪,就像是认定了他们一样,紧随在身后。
    细长的胳膊,在狭窄复杂的胡同里,非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爬行起来,速度还远超眼镜男。
    “醒醒!醒醒!”
    眼镜男一边跑,一边唤这王薇。
    身后的那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爬动声,越来越近。
    眼镜男心里知道,自己跑不了了。
    “醒一醒!王薇,快醒过来!”
    看着背上丝毫没有醒来意向的王薇,眼镜男简直是心急如焚。
    其实心急如焚的不仅仅是眼镜男。
    薛涛此时的心情也是如此。
    这家伙像是磕了药一样,嫌弃自己狂奔的速度太慢,担心追赶不上。
    甚至还动用了邮票的能力,喷出一道金光,包裹着赵客,迅速向前飞行。
    这显然是一张逃遁类的邮票。
    而且具赵客观察,很可能还是一张白银。
    没想,薛涛这么大方,不惜动用能力,来就加快自己的速度。
    赵客在这家伙的脖子上,自己的那点重量,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情。
    只不过,随着前方逐渐清晰的祭坛出现,赵客心里总有一众很抗拒的感觉。
    “慢点!”
    虽然不知道那里不对劲。
    但究竟是那个地方不对劲,缺乏关键信息的赵客,一时半会也是想不出来。
    “来不及了!”
    只见薛涛健步如飞,回头看了一眼眼镜男他们的情况。
    就见胡同里,眼镜男几次惊险躲开蜈蚣怪的攻击,这种小胡同虽然地形复杂。
    但眼镜男作为这里的地头蛇,对这里的地形早就摸索透彻了。
    借着地形的优势,躲开了几次蜈蚣怪的攻击,不过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
    看看他身上的伤口,就知道,失败的代价有多么惊人。
    眼镜男的情况似乎已经要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王薇醒了!“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