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痛苦

    遨獵本来就是紫色皮肤,此时像墨一样的黑。
    嘴唇都发白了,眉毛一根根竖起来,脸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全身都在瑟瑟地发抖.一双深陷在眼窝的眼睛,死死盯着通讯器。
    “是你!是你故意的,你一开始给我注射的那支药剂,就是在麻痹我,让我浪费掉我邮册里的水,让我觉得渴是正常的,这水桶里的水有毒,也是你故意的!”
    遨獵的声音由低到高,渐渐地咆哮起来,乌紫的脸上青筋爆起,脖子涨得像要爆炸的样子。
    头都是汗珠子,满嘴唇都是白沫,拳头捶打在一旁墙壁上“咣咣”作响。
    这个所谓的游戏,最不起眼的地方,才是最致命的地方。
    从一开始,自己的每一步,都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
    最终一步步的走进这家伙设计好的陷阱,亲手杀死秋水。
    “说话,你说话!你给我这支药剂,让我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只药剂的真伪上,忽略掉了一旁不起眼的那桶饮水机里的水,这都是你设计好的陷阱!”
    遨獵的声音歇斯底里,这番话是说给赵客。
    但何尝不是在说给自己。
    告诉自己,一切都是自己被误导所产生的错误。
    然而通讯器中,沉默了片刻后,终于传来赵客不屑的笑声。
    “呵呵,关我屁事,你自己不小心,难道要怪罪你的敌人,没有提醒你哪里做的不对么?”
    赵客的话,令遨獵哑口无言。
    是啊。
    赵客从没有骗他,也从没有表明过要对他示好,而是从一开始,就站在敌对的立场上。
    赵客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
    无论是那支药剂的效果。
    无论是秋水的位置。
    他既没有插手,也没有对暗中搞鬼,从始至终作为一个旁观者,注视着这场游戏。
    这场游戏,自己赢了。
    但因为自己的疏忽,亲手将毒药送进了秋水的口中。
    从头到尾,赵客根本没有出现在这里,也没有诱导过他。
    至于提醒……
    你指望你的敌人提醒你什么地方有危险?
    做个不恰当的比方来说,就好比现实中,米国提醒俄国。
    一批恐怖分子刚从我这里买走了一大批军火,准备偷袭你。
    哦,对了,我给他们打了个折扣,多送了两发战斧导弹。
    这样幼稚的想法,难怪会被赵客耻笑。
    得到答案的瞬间,一股凉意涌上遨獵的心口,僵硬着脖子回过头。
    “是我,秋水、是我的错。”
    他不敢去看,懊悔、恼怒、一系列的情绪,像是石头一样塞在遨獵的胸口,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低头看着怀里的秋水。
    这才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整个人已经消瘦了一大圈。
    骨节的轮廓已经变得清晰起来。
    仿佛流逝出去的,不仅仅是汗水,还有脂肪、还有肌肉、
    甚至一些地方,已经开始渗出了血水。
    根本止不住。
    “秋水,没事的,你相信我,一定没事的,这里有药,我们还有药,你快点喝下去,一定没事的!”
    遨獵从邮册里翻找着,找到了以前留下来的药剂,尝试着给秋水灌下去。
    但药水入口,非但没有起到效果,反而令秋水痛苦的呻吟起来。
    她太虚弱了,许多到身体根本不会去吸收这些药剂,而是本能的继续排斥出来。
    这时候通讯器里继续传来赵客的声音;“你知道么?之前中毒的那些人,会疯狂的盗汗,最后连血也会被排出身体。
    那种痛苦……就好像是倭国里面的一道菜。
    跳舞章鱼料理。
    把章鱼杀死剥皮,但保留它的神经,撒上一扫料酒,会看到章鱼不断在饭上跳舞的模样,实际上是痛到了神经里。”
    “闭嘴!”
    遨獵此时胸口犹如刀割,赵客的话虽是轻柔无力,更像是在讲故事一样的口吻。
    却令遨獵身心冰寒,五脏俱焚。
    好像中毒的人,是自己一样。
    不!如果真的是自己,他还不会如此。
    “哥……”
    这时,一声轻微的声音,令遨獵精神振作起来,低头一瞧,秋水此时真正的清醒了过来。
    “秋水,对不起,我……”
    遨獵感觉自己的快要崩溃了,脑子里嗡嗡的作响,完全没有了以往沉着和冷静。
    “我、不怪、你。”
    秋水每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感觉喉咙里,像是吞下了一把刀子一样的痛苦。
    唤出自己的邮册,将邮分和里面剩余的邮票全部交给遨獵。
    “别这样,秋水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救你,你要撑住!”
    遨獵已经快要抓狂了,双手拼命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大把大把的头发,被他生生从头顶拽下来。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刺痛感,能够让遨獵感觉好受一些。
    但这并不能让他恢复理智。
    他甚至不敢去看一眼怀里的人。
    他害怕面对她的眼睛,甚至担心,她会质问自己,哪怕是说过不怪自己,但内心撕裂般的自责,让遨獵几次想要大声高吼出来。
    “杀我!”
    这时,老三秋水用上所有力气再次喊道。
    一时间,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遨獵没再说话,看着怀里的女人,像是凋谢的玫瑰一般,伸出自己颤抖的手掌放在她的脖子上。
    “认识你,我很知足了,活着!带着我的梦想,活着!”
    秋水那张蜡黄的脸上努力在为遨獵挤出一张笑脸,并不美,但很真实。
    不舍和眷恋,但在分别时,她依旧选择默默闭上自己的眼睛。
    至少,在恐怖空间,这样的结局,她知足了。
    “嘶!”
    遨獵深吸口气,手指一捏“咔!”看着自己怀里女人脸上痛苦的神情,终于在这一刻舒展下来。
    遨獵小心把她放下来,从邮册里拿出被褥。
    像是平时一样,一举一动,充满了溺爱,只是这一次,她不会在突然醒过来,趁机偷袭自己。
    她累了、倦了、这场永无休止的游戏,她不想在玩了。
    将被褥遮盖在她的面容上。
    就见遨獵,捧着脸蹲下来,这个杀人如麻,猎头团的首领,这一刻却是忍不住的抽泣起来。
    突然,通讯器里,再次传来赵客的声音。
    “咦,你居然杀了她,哎,可惜了,不过忘记告诉你了,如果你杀了她,记得把她的尸体给毁掉,对,挫骨扬灰那种,不然她可能会变成活尸!”
    赵客出于善意的提醒,不温不火的语气,就像是在沸腾的热油里,泼上一盆冷水。
    瞬间让正在悲泣中的遨獵彻底炸毛了。
    “我杀了你!”
    一股怒火不由得从两肋一下窜了上来了,遨獵抓起地上通讯器,咆哮着从房间冲出去。
    此时此刻,遨獵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杀了他,他要让这个家伙后悔,用的灵魂,来为秋水祭奠。
    听到通讯器里的咆哮声,站在街道上的赵客眼神中闪烁着狡诈的狞光。
    通过通讯器连解监控的画面,从始至终,赵客都保持着一个优秀窥屏怪的优良准则。
    看到遨獵近乎崩溃的想要哭。
    赵客当然不能让他这么容易把内心的悲切,就这样抒发出来。
    他承认,自己不是遨獵的对手。
    特别是遨獵半人半尸,非但没有减弱实力。
    反而实力比之前暴增了一大截。
    就眼下的自己,怎么可能是这个怪物的对手。
    但赵客相信,只要方法正确,即便是神,也会被凡人斩下首级。
    看着手上的通讯器。
    赵客心里,已经为遨獵准备了一份大礼。
    只见前方不远的街道上,如山一般的身躯正一脸茫然的站在哪里。
    是那名邮差尸体所变化的活尸,比之前赵客遇到时候,体格又增大了一圈。
    此时似乎还在漫无目的的寻找着可以食用的美味。
    只见赵客嘴角上扬,咧嘴一笑,隐匿下自己的身体,迅速消失在街道上。“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