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大清洗

    碗里看似和黑芝麻糊一样的粥,散发着一股浓烈刺鼻的味道。
    这个气味,带着一股发酵后的霉酸,混合着一股姜味,简直端在自己面前的时候。
    赵客基本上就已经绝望了。
    然而当赵客抱着必死的决心,小口喝下一口之后。
    味蕾上爆发出来的那股糯软如沙一样细腻的口感,并没有如赵客所想的那样会有什么异样的味道。
    而恰恰相反的是。
    在微微的杏苦后,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特别的香味,像是核桃仁那样的浓香,但并不会令人感到腻歪。
    而更令赵客所惊讶的是,在吃下去后,仔细品味,会有一股淡淡甘甜,令人回味悠长。
    与其说是一碗粥,如果冷冻一下,到更像是一道甜品。
    “好吃?那你多吃点吧,锅里还有。”身旁女人看着赵客,抱着碗呼噜噜的往嘴里塞。
    心里没当回事,只是觉得可能这个人太饿了。
    饿了,吃什么都香。
    事实上,赵客确实饿了,但饿归饿,但作为一个专业的厨师,赵客更相信自己的味觉。
    “这是什么东西做的?”
    赵客仔细品味一下,却没有吃出来,这碗粥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制作出来的。
    只能凭经验感觉,这么细腻的口感,应该不会是谷物之类。
    然而抬起头的时候,赵客就后悔了。
    看到那张惨不忍睹的脸,赵客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出下。
    怎么说呢。
    这张脸,并不狰狞,也没有如厉鬼一样,劈开肉碱,血肉模糊的画面。
    真的如此,赵客反而吃的更香。
    但偏偏就是这样的一张脸,无法形容的不协调。
    无论是眼睛、鼻子、眉毛、嘴巴,以及这个夸张的脸型。
    如果真的要形容一下。
    只能说,这张脸……真的很有抽象派的冲击感。
    任谁看了,都觉得,好像在你胃上,猛的来上一脚。
    说句恶毒点的话,她如果走进美容院,估计美容院上下非要乐疯了,绝对是一笔大生意。
    好在赵客已经激活了暴食的人格,消化的速度特别快,不然指不定要吐出来。
    女人面对赵客的躲闪的目光,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非但不觉得自己受到歧视,反而对赵客越看越顺眼。
    因为这个人,和自己相处到现在,居然始终没有吐过。
    “黑薯粥,这里大部分人都吃这个。”女人指着碗里黑乎乎的残留物,向赵客解释起来。
    在遗弃之地。
    能够种植的东西,并不多。
    黑薯就是其中之一,外形有点像是放大版的丑橘,剥掉上面的硬壳后,里面就是黑色的果肉。
    用来打成泥,熬煮成粥的话。
    就会有一股浓烈的怪味道。
    但吃下去的话,味道反而没有那么的强烈。
    “能拿来我看看么?”赵客一边吃,一边说道。
    听了女人的介绍后,赵客心里反而更是对这玩意感到好奇。
    或许,这会是一种全新的食材。
    虽然很奇怪,赵客为什么对黑薯那么感兴趣。
    但女人并未拒绝“好,你等等吧。”说这话,就站起来。
    这时候赵客突然喊住她:“等下……”女人面带疑惑的转过身,就见赵客将手上已经吃干净的碗递上来:“再来一碗。”
    “这东西吃多了会很撑的,你吃这么快,小心吃伤了肚子。”看赵客吃的这么快,女人不禁担忧起来。
    然而赵客则不在乎,“没事,没事,我还没吃饱。”
    赵客何止是没吃饱,话音落下,肚子里就咕噜噜的叫起来。
    听到赵客肚皮下的叫声。
    女人没人住,顿时就笑了出来,露出那对龅牙。
    令赵客本来好转不少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
    好家伙,别人一笑倾城。
    她一笑……清城。
    强忍着腹部翻腾,赵客闭上眼睛,重重躺在床上,感觉刚刚恢复的伤口,都差点重新崩开。
    很快,另一碗粥就送了上来。
    毫无疑问,这种粥里带着大量的碳水化合,并且非常适合吸收。
    就如伊女说的那样。
    这东西确实很耐饿,赵客估计,应该是黑薯里面带有很高热量的糖分。
    一碗的卡路里,估计已经能够和牛肉媲美了。
    这样高热量的东西,换做一般人,吃上一碗,就差不多要吃撑着了。
    能吃下两碗,怕都会被人称之为饭桶。
    但赵客不同,他有暴食人格的支撑,赵客一口气吃上四大碗。
    非但没有觉得撑,甚至,如果不是,伊女没想到赵客这么能吃,仅仅只做了四大腕,赵客觉得自己还能吃下去。
    不过当赵客低头仔细一瞧,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居然大部分已经结上薄薄的一层黑色的血竭。
    脸上的皮肉,已经恢复的能够看清楚原本的轮廊。
    最重要的是,自己已经可以从床上迈步走下来了。
    这就是暴食的恐怖之处。
    这家伙,虽然没什么脑子,就知道吃吃吃,别管是什么,只要能吃的,他都不会放过。
    但恐怖的恢复力,确实惊人的强大。
    如果不是暴食,就自己身上这个伤,估计早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了。
    不在这里养个半年的伤,怕是连床都下不来,到时候,怕是老头子骨灰盒都凉了。
    “你……”
    伊女看着走下床的赵客,脸上不禁露出惊讶得手神态。
    虽然还是非常的丑……
    赵客的恢复速度,远远超过了她的预料。
    只见赵客把玩着手上那颗黑薯,从缓缓走到桌前道:“我来这里,打听一个人,你能帮我吗,就当作抵偿了刀钱。”
    “你都吃了那么多,还谈刀钱?”
    听赵客的话后,伊女一撇嘴,心里忍不住吐槽赵客小气。
    不过她也很好奇,不知道赵客跑到这里,究竟要找什么人。
    这里可绝不是什么善地,而对方几乎全身被严重烧伤,折腾下了半条命,居然是为了来到这里找人??
    “这个人……很重要吗?”伊女试着问道。
    “非常重要!”赵客重重的点点头。
    见到赵客如此慎重的神情,伊女心里纠结一翻后,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虽然在她心里,赵客的刀未必值得上这个价钱。
    但看到赵客渴望的眼神,伊女还是心软了。
    见伊女点头答应下来,赵客脸上顿时展露出喜色,将厨娘的特征,全部告诉给面前这个女人。
    然而当赵客说完后,伊女一脸古怪的看着赵客。
    “中年厨娘?还能自由进入这里?”
    “对,我亲眼见她从鬼市走了进来。”赵客非常确认自己当时绝不会看错。
    这位厨娘,确实能够进入遗弃之地。
    用肥猪的话说,她可能具备某种特殊的权限,例如被鬼市之主授权就可以了。
    赵客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办法。
    但鬼市之主,对赵客来说,实在太遥远了。
    试想能够坐拥鬼市,手上握有不可思议的庞大资源,这样的人,自己现在都未必有资格见对方。
    更何况是令人家授权给自己?
    真以为,这是康熙微服私访,走到哪,随便吃顿饭,都要称赞一下,给对方表明身份,留下一些典故??
    如果真的这么简单,自己何必用这样极端的方式进入遗弃之地。
    看着赵客迫切和期待的目光,伊女虽然很想要告诉他,他怕是看花了眼,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另一番话。
    “好,等雨天停了,我带你去打听一下,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真若是有这个人,打听一下,还是能打听的到的。”
    伊女言下之意,其实已经在隐晦的暗示赵客。
    打听一下就能打听的到,那么她怎么就没听说过呢?
    只是赵客并没有听出来,脸上展露出笑意,甚至目光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那个厨娘。
    …………
    红烟馆门前。
    负责接待的龟公,脸上热情如火。
    “客官里面请,今天咱家特别推出了,清宫主题,有孝庄、甄嬛、慈禧,等等26位历代后宫冠军,将同台pk,为您上演最佳宫斗大戏。”
    最近比较流行宫斗剧,他们这里马上就紧随潮流的,推出了宫锁心玉、清宫秘世、延禧攻略等等大型主题。
    可以扮演里面的各种角色,上至当朝皇帝,下至太监宫女,既可以体会皇帝翻牌的快乐,也可以体会太监和宫女私下对食的刺激。
    阁楼上,看着最近的账目业绩,唰唰唰的往上涨。
    负责那这项项目的几位管事,脸上遮掩不住的笑容,看着面前这位红婆婆面前的红人总管墨菊。
    这时候,只见房门轻轻推开一道缝隙,一名主管小心凑到墨菊耳边。
    低声说上了一会后。
    就见墨菊脸色一变,迅速扔下账本转身直奔红烟馆的楼顶。
    还未走进那件厨房。
    就听厨房里传来一阵惨叫声。
    声音听上去挺熟悉的,似乎是……那个大烟枪的声音。
    就在墨菊心里疑惑的时候,房门打开,只见大烟枪低着头,快速走出来,低头一溜烟就没了影子。
    见状墨菊小心的整理下衣服,看得出来,今天婆婆的心情很不好。
    小心跪着走进厨房边。
    还未抬头,就见一根细长的指甲,从厨房里探出来,勾起墨菊的下巴。
    “哧~~”
    一团红烟扑打在墨菊的脸上,红烟翻腾中,只见一双冷眸透过红烟凝视在墨菊的脸上:“去,告诉占卜协会,如果三天内,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把整个占卜协会丢进遗弃之地,永远别想出来!”
    墨菊心头骤然一冷,她知道,红婆婆这是要开始对这次虚无中,赵客被偷袭事情,开始进行清算了。
    这种利用规则空隙,对人下手的手法,绝不是一般人能想得出来的。
    但婆婆既然要出手,势必会将对方连根拔起。
    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墨菊已经预感到,未来不久,一场常人看不到的大清洗即将到来。“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湘西诡事之养尸秘录》 《青天有鉴》 《最强阴阳师》 《诸天世界大穿梭》 《裹尸》 《我当羊倌那些年》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