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杀厨令!

    “咩~~”
    羊圈里,王麻子一脸不爽的把干草,塞进食槽。
    回头看着躺在石磨前晒太阳的赵客,嘴角不由抽搐了起来,没好气道:“这就是你说的有钱??”
    “这怪我喽?”
    赵客躺在石磨上面,就见两双摄源手随着赵客的心思,将袋子里的黄豆碾捏成粉末,大手一挥,被碾成粉磨黄豆粉,一丝不漏的落进一旁麻袋里。
    如这样的活计,对赵客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信手拈来一般的简单。
    相比之下,王麻子则需要去清理羊圈给羊喂草等一些杂活。
    虽然不费力,但却很繁琐。
    这让王麻子对赵客的摄源手羡慕不已。
    不过也恼火,赵客这家伙,嘴上说着有钱任性,令自己大喜下,又点了六斤焖羊肉。
    结果一结账,就见赵客这家伙,居然从储物戒指里,只翻出来了一锭碎银出来。
    这下好了。
    两人都被押在这里,需要干上两天的苦力还钱。
    “要不,咱们早点走,就凭这几个伙计,老子能把他们揍出屎来。”
    王麻子话音一转,打算开溜。
    然而赵客却比他要放松的多,打了个瞌睡,一脸有气无力的模样,看上去像是没有睡醒一样。
    “你也别急,这不是管吃管住么。”
    王麻子实在想不通赵客心里那点小九九,听到这话把手上铁锹一扔:“嗨!我还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了,说的好像你一点都不急一样!!”
    赵客斜眼看王麻子一眼,挠挠头,王麻子这话倒是说在赵客的心坎上了。
    自己不着急么?
    不!
    自己比谁都着急!
    自己现在平白消失,虽然老爷子不是那种会乱猜疑的人,但赵客担心,他不会等。
    毕竟相信老爷子也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越是这个时候,赵客最担心的,就是老爷子沉不住气了。
    万一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就凭自己榆木脑袋的大师兄,还有罗青这个愣头青两个,赵客真担心两人招架不过来,别再惹出什么乱子出来。
    相比起来,自己最不担心的,反而是他们的安全问题。、
    且不说西藏的治安已经非常不错,那些国道上的影子,早就已经被打击铲除了。
    就算是有人想要动他们的歪脑筋。
    除了罗青这小子还比较嫩之外,最好别落在大师兄宋恒的手上。
    赵客可是很清楚,自家大师兄狠辣起来的时候,未必比自己逊色多少。
    可心急归心急。
    赵客却是必须让自己慢下来。
    人在心急某件事情的时候,往往会忽略掉那些不起眼的事情,甚至脑子里明明已经想好,但做的时候,就会丢三落四。
    这种事情很常见。
    例如某个高考学子,早早就赶到考场,结果发现准考证忘了。
    某人起床发现上班快迟到了,急匆匆赶过去,发现计划书被遗忘了。
    这些听起来,令人觉得很可笑的事情,现实里却天天都在发生,甚至你自己身上也不少出现过。
    因为人脑很大,但人心很小。
    过于专注一件事情,就会忽略掉很多东西。
    而这些被你所忽略掉的东西,足以让你功亏一篑。
    赵客缓缓睁开眼皮,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大烟枪留给自己的那根白玉烟杆。
    手指轻揉着烟丝,将烟丝捏成一团,上瓷下虚,慢慢搓进烟锅。
    “你说,人死了,会变成什么?”
    赵客没由来的问上这种问题,令王麻子一脸莫名其妙。
    挠挠头:“鬼啊,还用问?”
    赵客点点头,把那本《盖棺定论》拿出来,递给王麻子。
    “是啊,人死了会变成鬼,可横死的人,往往怨气很大,是投不了胎,要么进枉死城,要么会变成厉鬼,或者差点的,变成游魂野鬼,不肯下地府投胎!”
    王麻子闻言,一脸懵逼的看着赵客,不明白赵客怎么变得神神叨叨的,说这些玩意做什么?
    难道这些常识,还需要他来教自己么?
    翻开《盖棺定论》一页一页的翻瞧着。
    只是在看到最后,楼老头在上面叙述的经过后。
    王麻子隐隐像是明白了点什么,但仅仅只是有个模糊的大概,却并没有真正明白什么地方不对劲。
    “你的意思是???”
    赵客拿出火石,吹上一口,火石点燃,绕着烟锅慢慢的烤,直到烟锅里的烟丝已经碳化后。
    才放在嘴边,深深抽上一口。
    “哧~”
    伴随着一缕青烟顺着赵客鼻腔涌出,赵客的眸光一时变得深沉起来。
    回想到,昨日他们逃离义庄时,王老太的状态。
    身体犹如一片乌云,三张血盆大口,疯狂吞噬着那些游魂。
    似乎在自己逃离义庄的时候,依旧能够感受到王老太怨恨的眼神,现在想起,也是芒刺在背的感觉。
    想到这里,赵客正要向王麻子解释。
    只是耳朵一动,听到人脚步声,一挑眉头,身影迅速从石磨上跳下来,把烟杆一收,做出继续推磨的模样。
    “喂,和尚,老板娘说了,让你们两个去前厅帮忙端菜。”
    走来的伙计,人没进后院,只是探出头喊着两人去帮忙。
    “好嘞!”
    赵客和王麻子相视一眼,放下手上的活计,跟着走过去。
    一进前厅,就见六七张桌子上已经坐满了人。
    王麻子眸光一扫,拿手打了下赵客,斜眼一挑,赵客循着目光望去,就见坐在墙角的桌前,几个男女正坐在那里。
    三男二女,穿戴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更像是异国来客。
    “邮差!”
    赵客心头一动,不由皱起眉头来。
    虽然知道,这次神秘之地开启,势必会吸引来不少邮差进入。
    但没想到,他们这才进来三四天的功夫,就已经碰到了邮差。
    “快点上菜,别愣着,和尚你去负责倒茶,注意点,怠慢了客人,你就多给我在这里干上几天。”
    这时,老板娘从后厨走过来,没好气白上赵客和王麻子一眼。
    似乎是客栈久违的大生意了。
    老板娘也是专门换了衣服。
    长发盘在头上,插着一根玉钗。
    一身白净素裙。
    虽然没什么别的装饰,但这番打扮,反而令人眼前一亮。
    所谓,想要俏、一身孝。
    虽然穿的朴素简单,但干净整洁,素白的裙子,令老板娘看起来,多是增添了几分秀色。
    “老板娘,快点!”外面有人催促起来。
    “哎呦,这就来了!”老板娘说完回头狠狠瞪上赵客和王麻子一眼,示意两人干活麻利点。
    说完扭着小腰,快步抱着酒坛子走出去。
    看着老板娘那水蛇般的小蛮腰,一扭一扭的的翘臀,隔着裙子能看到浑圆有型轮廓。
    王麻子不禁撇撇嘴,心里馋的直流口水,思索着要不要等走的时候,自己来个霸王硬上弓什么的。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老板娘回头怒视两人。
    催促下,就见赵客和王麻子开始跟着忙活起来。
    虽然赵客是悬赏榜上和杨万财并列第一的被通缉者。
    可见过赵客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
    况且赵客现在是个和尚的装扮。
    也不怕被人认出来。
    至于王麻子,用大烟枪的话说,这货早就是过气网红的待遇。
    鬼市分秒变换,曾经王麻子纵然名声显赫,但长时间不出现,自然很快就会被新人取代,哪怕有人知晓,也是无人提及。
    自然不担心被人关注。
    王麻子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走到餐桌前,小心把饭菜放下来。
    三男二女五个邮差,似乎并非是一支队伍,更像是临时拼组起来,临时结伴的队友。
    坐在那里有说有笑,但彼此间相互戒备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五人说着话,眸光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
    相视一眼,就见一人悄然无声的消失在餐桌上。
    或许是今天客人突然一下太多,后厨有些忙不过来了,几桌的食客桌上连一道菜都没上来。
    “哎呦,怎么这么慢呢,你去厨房催促下。”
    不时出现的催促声,令老板娘额头直冒汗珠,推了下赵客,让他去后厨催促一下。
    其实赵客不用去后厨,只听后厨那阵切墩的响声,就知道后厨里那位厨子快是已经忙活疯了。
    也难怪,就这手艺,没帮厨,一个人应付这么大一群客人,自然是心有余力而不足。
    不过老板娘吩咐,赵客也不介意去后厨转上一圈。
    虽然自己并不想看到后厨那位学徒一般的厨子,不过去偷个懒什么的也挺好。
    一挑开门帘,赵客迈步走向厨房。
    就见一米八几个头的胖子,正操弄着手上那柄菜刀,对着砧板上的排骨一阵猛剁。
    “咣咣咣!!”
    看着砧板上骨头横飞的画面,赵客突然后悔自己吃饱撑着了,进厨房做什么。
    “咣!”的一声,一刀下去,就见砧板都差点跳起来。
    这哪是剁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谋分尸案现场呢。
    “喂!”
    见状,赵客真的受不了了,同为厨子,在赵客眼里,这并不是一门职业,也不是一项技能。
    而是一门艺术,一门大道。
    三千大道,厨,也是一条康庄大道。
    若你是普通人家,赵客不会去苛求,哪怕味道差点,赵客也能吃的津津有味。
    但你若是做厨给客人吃,那么赵客就真的不能忍了。
    “什么??”
    胖子一米八几的个头,冷脸回头看过来,浓密的络腮胡上还沾染肉沫,像是一头狗熊一样,三角眼怒视着赵客:“厨房重地,你个和尚进来做什么,滚蛋!”
    赵客本来心里还有的不爽,听到这句话,反而被这胖子给气乐了。
    得,还知道厨房重地四个字。
    看了一眼胖子也是个暴脾气,赵客一挑眉头,双手合十低头道:“阿弥陀佛,外面有个客人,说你做的菜,犹如猪食,难以下咽,菜如其人,厨子也是一头猪!”
    听到赵客的话后,胖子脸上的神情顿时凝固了几秒后。
    提起手上菜刀,就见胖子健步如飞的冲出去,赵客站在厨房里,还能听到这胖子的吼声:“那个鳖孙敢骂老子。”
    大概过了十分钟,就见胖子气冲冲的走回来。
    人还没进门,声音就已经传进来:“和尚,你出去给老板娘证明,老子可是一直在厨房里……咦??”
    说着话,胖子人已经迈步走进来,只是一瞧厨房,却是一愣。
    只见厨房里,鱼已经刮去了鱼鳞,处理好了内脏,自己还没剁好的排骨,此时都已经变成红烧排骨了。
    还带着七八个素菜,正摆放在一旁,冒着蒸腾热气。
    “都叫你快点做菜了,你怎么这么的慢呢?”
    这时,后面老板娘也跟着走了进来,前面的客人都快不耐烦了。
    只是一进厨房,才就看到菜已经做好了。
    顿时那双杏眼狠狠瞪上胖子一眼,拿手掐在胖子胳膊上:“你诚心气老娘呢?菜都做好了,你也不知道说上一声。”
    胖子一愣,看看菜,又张张嘴,本能的想说这些菜不是他做的。
    但老板娘已经不耐烦了,催促着刚从外面走进来的王麻子,道:“赶紧的,端菜啊,别来愣着。”
    “哦哦哦!”
    王麻子点点头,迅速端着两盘菜就走。
    见状,胖子不禁挠挠头,心道:“嘿,还真是活见鬼了?”
    不过胖子也没多想,反正菜做好了就行。
    赵客亲手做的饭菜,味道自然是没得说,顿时间前厅里就开始弥漫开一股饭菜的香味。
    “嘿嘿,你们家的厨子手艺真不一般啊。”
    得到客人称赞,老板娘脸上都笑开了花,但心里也不禁嘀咕起来。
    “这胖子的手艺平时没这么好的?难道还留着一手?”
    想到着,老板娘心里琢磨着,今晚怎么着也要好好问问这胖子。
    “和尚,你厨房多帮衬着。”
    老板娘想了想,看到赵客无所事事的站在那里,打法赵客去厨房帮忙。
    赵客脸色一黑,一想到胖子那份不敢恭维的厨艺,心情瞬间不美好了。
    早知道,当初自己应该伪装成一个厨子,反而更方便些。
    赵客正想着,迈步向厨房走,然而刚走到后院,一只脚还没踏出去,空气中一缕血腥味,悄然从厨房里飘出来。
    “人血!”
    赵客一紧眉头,心神顿时警惕起来。
    迅速把已经迈出到一半的脚收回来,激活了色欲后,将身影隐匿在阴影中。
    竖起耳朵仔细向着厨房一听。
    只听厨房里似乎有两个人在对话,一男一女,当那个女人一开口,赵客的脸色骤然就阴鸷了下去。
    “这家伙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那个人参邮差!”
    “哼,不是就不是吧,反正,见厨子就杀,准没错,带头大哥那些人不是说了么,这家伙的厨艺特别好,喜欢伪装厨子,总之杀厨令一出,这家伙早晚都要现行。”
    说着话,就见两人从里面厨房里走出来,斜眼扫视一圈,便是迅速走出后院。
    “是他们!”
    确定人已经走了,赵客才从阴影中显现出身影,半眯着眼睛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
    这两人,正是五个邮差之中的其中两人。
    “杀厨令!”
    赵客心里琢磨了一下,这不大像是齐亮的风格。
    不过没关系,即便真的是他也无妨。
    至于这些人么……
    赵客深沉的眼窝里骤然闪过一抹寒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只见那张消瘦的脸颊上逐渐扬起狞笑来:“呵,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