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幽灵列车(7)

    “轰隆!”
    一撮火苗,突然在铁柜里燃烧起来。
    炽热的火焰,令车厢的光线顿时扭曲起来,低沉的嘶吼声中。
    仔细看,不难发现车厢的灯光下,三个模糊的影子,时隐时现
    就在这时候,一只沉稳有力的手突然从铁柜后探出来
    “砰砰~!”一连两枪,将左右两边的灯泡个打碎掉。
    瞬间,失去了灯光的照射下,三个看上去像是巨型蜥蜴一样的生物,逐渐展露出身影。
    只是它们铜铃大的眼睛,却只关注这铁柜中的火光,想要靠近,却有不敢上前。
    趁着这些怪物被火光吸引的同时。
    赵客和王麻子两人匍匐这,从铁柜前,爬向一旁的窗户。
    有铁柜里火焰的光线吸引,赵客悄悄将窗户打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
    这是赵客第一次正面打量在这些怪物的身上。
    黑色的肌肤,看不清脑袋究竟是什么就模样,粗壮有力的身体,看上去和大蜥蜴相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这些怪物具备着能够在光线中隐身的能力。
    “快点!”
    王麻子在后面小声催促着,赵客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身体不要发出任何异样的响声。
    其实窗户不大,但好在山田的身体,也并不算肥胖,赵客身子小心一点点的滑出去后
    伸手一把抓在一旁车门的把手上,一只脚踩稳了,确定自己的身体已经稳固好之后。
    斜眼扫视了一眼周围,挥挥手,示意王麻子跟在自己后面爬出来。
    王麻子其实早就想要往外爬了。
    身后铁柜里面的衣服,差不多都快要烧光了。
    王麻子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屁股后面凉飕飕的冷。
    看到赵客挥手,王麻子不禁屏住呼吸,小心顺着窗口往外爬。
    上半边身子爬出去后,王麻子睁眼一瞧四周,不禁一个哆嗦,外面的空气,比车厢里面至少要冷上一倍不止。
    空旷死寂的黑暗,完全看不到任何的光明。
    “妈的,早知道脱你裤子!”
    王麻子心里顿时暗骂上一声,自己的鸡儿都所称一团寿桃了。
    不过还好,也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不是经常剃毛,毛发又粗又黑,从腹部延伸到了大腿根。
    看上去就像是套上了一件黑色的秋裤一样浓密。
    所以不仔细看,也看不到隐藏在秋裤下的小寿桃。
    就在王麻子半边身子已经爬出去的时候。
    车厢里,一头怪物也不知道哪根筋突然不对劲,看着铁柜里逐渐变小的火光,猛不丁的一甩尾巴抽在铁柜上。
    这些怪物的力量,何其之大,别说是单薄的铁皮柜,就见车厢的车皮,都能轻易抽裂开。
    单薄的铁柜,顿时四分五裂的炸开。
    一团火星不偏不倚,正落在王麻子两腿之间。
    只见,微弱的火星,在沾染上了那一根黑亮的毛发后。
    红光闪闪,逐渐确实开始在毛发中,点燃起来,伴随着一股特别焦糊味下。
    刚才抱怨,自己都要缩成寿桃的王麻子,脸色骤然一变。
    “嘶!!”
    一口凉气顺着自己的喉咙吸入肺腑,看着下面红光微闪的光点,越来越亮。
    王麻子立即感觉到一股炽热的刺疼感涌来,疼的他呲牙咧嘴,下意识想要去伸手把火源拍灭掉。
    只是一伸手,王麻子才突然醒悟,自己下半身还在玻璃后面。
    两者只见隔着玻璃,微弱的缝隙,手掌根本伸不进去。
    “快点,你愣什么呢!”
    看王麻子突然不动了,赵客不禁催促起来。
    “不是……我……我……”
    “快点,把手给我!”赵客没等王麻子说完,向王麻子伸出手来。
    王麻子下意识伸出手,只是低头一瞧,看着玻璃和自己肌肤那一道微小的缝隙。
    突然,灵光一闪。
    “嘶……呼呼呼……”
    这是一缕夹杂这二氧化碳、水、氢气的轻风。
    不仅寄托了一个男人的希望,更是说明,某人对灭火的认知,还停留在吹蜡烛的阶段上。
    伴随着轻风抚过浓密的毛发,本来黯然下去的碳点,瞬间犹如星星之火般,“轰!”的一声点燃起来。
    看着胯下突然燃烧起来的火光。
    王麻子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呆滞了片刻,不由惨叫起来。
    惨叫声中,王麻子突然瞳孔收紧,隔着玻璃,就见黑暗中,一张血盆大口,逐渐清晰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也在千钧一发之际。
    粗厚有力的手掌,一把稳稳抓住王麻子的手,用力往后一拽。
    “咔!”
    面前的车皮,犹如一张单薄的薄纸一样的不堪一击。
    “砰砰砰……”
    瞬间,王麻子的耳边响起一声嗡鸣声,血压飙升的同时,令他短暂的失聪,能听到的,只有心脏急促跳动的心跳声。
    就连时间,也在这一刹那,变得迟缓起来。
    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血盆大口,不断愤怒的在自己的面前撕咬着,两者只见的距离,仿佛从未有过的亲密。
    只是伴随着自己手臂上拉扯来的力量下,这张血盆大口则是伴随着破裂的玻璃和车皮,最终摔落进身下的无底深渊,一点点的消失在自己面前。
    “咣!”
    一声闷沉的撞击声。
    王麻子还未回过神来,就见赵客不知道从那里拿出一把菜刀,手起刀落!
    “扑哧!”
    下半身突如其来的清爽,王麻子甚至能够感受到,锋利的刀刃,沿着小腹切下时,和自己肌肤的触碰感。
    一刀切落,顿时,王麻子不由浑身一个激灵,方才还飙升到颅腔的血压,瞬间从头顶凉到了脚趾。
    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怕也不过如此。
    看王麻子一动不动杵在那里,赵客不禁皱起眉头,一巴掌抽在王麻子的屁股上“啪!”响亮的巴掌声。
    令王麻子迟钝的脑瓜顿时清醒了过来,低头一瞧。
    “咦~还在!”
    原来赵客方才只是用刀剃掉了王麻子周围烧起来的毛发,对于那颗玲珑可爱的小寿桃,并未动半分。
    “怎么,你要信得过,我今天先帮你把环切手术做了?”
    赵客比划了下手上的菜刀,余光看着寿桃尖多出来的那一节。
    王麻子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方才,刀刃沿着肌肤切下,冰凉凉的感觉,嘴角一抽,不由自主的加紧自己的大腿。
    “不用!不用!长一点也挺好!”
    说着话,王麻子往后面一瞧,破裂的车厢外,就见那些蜥蜴模样的怪物,还在不时的探出头来。
    只是似乎对于面前空洞的黑暗,即便是这些怪物,也本能的感到恐惧,逐渐一点点重新退回车厢中去。
    “走!”
    看那些怪物已经退去,赵客心里也不禁长吐出一口气来。
    这次真的差点就交代在这里。
    就他们现在这普通人的身体素质,遇到这种怪物,别说是正面刚。
    哪怕是擦上一下,碰上一下,都足够送他们去见阎王。
    两人也没多做休息。
    主要是在火车外,冷的让人直打哆嗦。
    赵客还好,王麻子现在还光着腚呢。
    万一要是生病了,那就更麻烦了。
    赵客的理智,始终令他分得清楚,自己现在占据的山田,是一个肉体凡胎的普通人。
    虽然赵客对他的身体并不感兴趣,但做好基础的保护工作,显然是必须的,毕竟事关自己的性命。
    带着王麻子,两人小心爬回车头。
    期间在那一节装满武器的货厢里,两人在车厢里短暂的休整了一下。
    王麻子翻箱倒柜的找到了一条裤子套在身上,不过和条裤子显然是有些紧,穿在身上,让王麻子说不出来的变扭。
    “你怎么知道,这些怪物怕火的。”
    穿上了裤子,王麻子不禁开口询问向赵客。
    “不是怕火,是他们喜欢光,但却并不想靠近火焰,因为他们身上还沾染这很厚的一层尸油。”
    赵客之前躲在床板地下,在怪物离开后,发现了地上遗留的液体。
    仔细分析后,这些液体,应该是尸体腐烂后的脂肪。
    后来发现怪物爬行过的地方,都有这样的油脂。
    现在想想,这些油脂,似乎并不是怪物自己生产出来的,更像是涂抹在自己的身上。
    就好像犀牛,总是喜欢用泥巴涂抹在身体上。
    因为这样不仅仅能驱虫,更是能够进一步的保护他们的肌肤,被太阳晒伤。
    虽然不清楚,这些怪物,为什么要这样把油脂涂抹在身上,不过想来应该也是一种保护的方式。
    所以他们并不怕火焰,而是不喜欢火焰,因为火焰的温度,会烘烤他们的皮肤。
    但偏偏他们又很喜欢光。
    这样的说法,虽然很矛盾,但却是最好的解释。
    两人说话的时候,随手把赵客携带的罐头打开,里面是已经卤煮好的牛肉。
    经过高压后,又快速封闭在罐头里面。
    牛肉的口感,已经完全变成的糜烂松软,一口吃在口中,牙齿都不需要去咬,仅凭舌头一压,就能感觉到,浓厚的牛肉,正在你的舌尖下,被你碾成肉泥。
    至于味道,虽然很单一,不过去尽可能的保留了牛肉的原味。
    对于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的两人来说,没有什么比一罐烂牛肉吃起来更愉快的事情。
    唯一可惜的是,自己之找到了罐头。
    却没有能够找到有馒头之类的食物,不然就这馒头吃,无疑味道会更加的美味。
    一人两罐牛肉罐头吃下去。
    赵客和王麻子的精神顿时好上许多。
    不过赵客还记得火车头里还有一位等着呢,况且他也需要再看看电台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情况。
    包括这次火车玻璃外,那个模糊的影子。
    隐约的,赵客心里有一种直觉,找到这个家伙,他们或许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重新爬回火车头里。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进来了,山景一郎激动的在地上激烈的扭动起来。
    “是谁!快!快点救我!”
    “哎呦!这捆绑!好骚气!”
    王麻子跟在后面走进来,看到倒在地上的山景一郎,顿时眼睛一亮,目光看向赵客:“没发现,你还有这手艺!不错,就这手艺,你以后要是不做邮差了,估计也能混个捆绑师这样令人羡慕的职业。”
    “去,别废话,这手艺和我没关系!”
    赵客一撇嘴,让王麻子把山景一郎从地方扶起来。
    山景一郎一瞧见赵客,脸色顿时变得不善起来:“你这个叛徒!”
    到现在,山景一郎还以为,是赵客叛变,想要毁掉电台。
    赵客也懒得和他解释那么多。
    不过这件事,还是和山景一郎有着直接的关系。
    所以赵客拿出一罐牛肉罐头,让一旁王麻子给山景一郎说清楚这件事。
    把解释的问题,丢给了王麻子。
    赵客则抱起电台。
    尝试着着呼唤到:“喂,有人么?”
    不过电台此时像是彻底坏掉了一样,没有任何的声响。
    “你醒来的时候,没乱说话吧?”
    赵客目光看向山景一郎,山景一郎此时还刚刚听了王麻子的话,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显然根本就不相信王麻子的话。
    听到赵客的询问,一转身,沉默不语。
    见状赵客也就不再问他什么,这时候不相信,早晚也会相信,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他们只要还被困在这里,山景一郎要不了多久,就会明白,自己并未骗他。
    “滋滋滋……”
    就在这时候,电台里突然传来一阵杂吵的声音。
    赵客眉头一挑,目光看向王麻子示意他看紧山景一郎,不要让他乱说话。
    杂音逐渐开始变小,大概过了几分钟后。
    就听电台里,传来有气无力的喊声。
    “有人么……有人么……有人……么……”
    听声音,感觉对方像是已经快要睡着了一样,赵客接过电台:“说话!你们那边怎样了!”
    “嗯!”
    赵客的声音不大,但却令另一边守在电台旁的人,精神猛然一振,很快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男人兴奋的呼喊声:“太好了,你可总算是回话了。”
    “总算回话??我们上次聊天到现在,也不过不到一个小时而已?”
    赵客话音刚落,就听男人不由喊道:“什么一个小时,两天,你都两天没有回复了,对了,我们似乎找到了出去的方法了!”“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深夜的你》 《真言神探》 《史上最诡异循环》 《极夜之主》 《凶榜》 《诡境秘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