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九章:幽灵列车()

    游戏继续!
    看着玻璃上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赵客和王麻子目光相对。
    和他们之前料想的一样,那个影子只要察觉到,他们找到对付那些怪物的方法后,就一定会换一种方法和他们纠缠下去。
    所以对玻璃上出现的四个字,赵客并不感到意外,
    只是赵客很好奇,既然游戏继续,他有能耍出怎样的花样。
    要知道,恐惧的最大来源,是未知。
    面对未知,即便是强大的邮差,也会感到惊恐。
    可只要挑破了这层面纱,就如赵客和王麻子已经通过电台,得知了,山景一郎的笔记内容。
    知晓这个影子,虽然很是诡异,可却并未有攻击的能力。
    不然山景一郎,怕是早就已经死了吧。
    而这列火车上最大的威胁,也就是那些怪物,在他们已经找到杀死怪物的方法后。
    这个影子,还能拿出什么样的手段呢?
    至少从山景一郎的笔记里,赵客和王麻子很清楚,影子似乎已经没有其他的手段,只能靠着和山景一郎聊天打屁,想哄骗山景一郎。
    可惜直到山景一郎活活困死在这里,这个影子依旧没有能够取得山景一郎的信任。
    所以此时赵客倒是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个影子究竟还有怎样的手段。
    “等下!你听!”
    这时,王麻子突然竖起耳朵,仔细的听,隐隐约约的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音。
    只是听的不仔细。
    赵客放下手上的牛肉罐头,屏住呼吸,仔细的听。
    “救……救命……”
    一阵微弱的呼救声,如果不是因为火车在这篇黑暗中,没有了碾压轨道时的轰隆,这样微弱的声音,根本听不到。
    “有活人!”
    “是陷阱?”
    赵客和王麻子同时抬起头,异口同声的说道。
    可以肯定的是,声音的方向,似乎是活人的呼喊声,但偏偏恰巧出现在这个时候。
    赵客的第一反应,就是陷阱。
    用活人来做诱饵,引诱他们走进圈套?
    “那怎么办,万一是山景一郎,或者是崔建国呢?”
    王麻子挠挠头有些为难起来,见死不救的事情他们做得多了。
    邮差就是这个样子,真到了生死关头,除非是感情深厚的队友,或者是齐亮那个奇葩。
    否则,大难临头谁还顾得了谁啊。
    但此时此刻的情况,有些特殊,如果是山景一郎的话,可能口中一定会掌握着他们所不知道的线索。
    例如电台里提及到,那个神秘的祭坛。
    如果是曹建国,这家伙看似无关紧要,但仔细消失了这么久,又重新出现在这里,难保这家伙还有什么特别的能力,或许对他们有着极大的帮助。
    总之,现在他们这个情况,想要如邮差一样,见势不妙,干脆先跑命,那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本着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的原则,王麻子主张救人。
    赵客在思索了一阵后,点点头,没有说话,但也表示默认。
    不过他心里和王麻子想的不一样。
    思索的并非是救人。
    而是如何才能借着机会,引出那个影子。
    至于这个人究竟是山景一郎,还是曹建国,能救就救,不能的话,就任由他们死了好。
    如果有必要,自己倒是不介意亲手推上一把,让他们尽快的上西天。
    两人短暂的交流后,打算先去看看情况再说。
    另一方面,也是探索一下后面那些他们还未进入的车厢。
    其实这列火车,是作为倭国向前线运兵的火车。
    舒适度,自然是不需要想了。
    大部分的士兵,都是被送进类似集装箱的铁罐头里,没有窗户,没有桌椅。
    列车真正能数得上车厢的,总共也不过那么几节而已,全然是给那些少佐以上的军官准备的。
    穿过了厨房走进另一节车厢后。
    那阵呼救声,则变得清晰起来。
    “还真是山景一郎。”
    王麻子听声音,能够听得出来,是山景一郎的声音没错。
    心里多少有点失望。
    其实他还是挺喜欢,崔建国这家伙的,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但崔建国斯斯斯文文的书生气质和健谈,还是比较讨喜的。
    最关键的是,两人还收了对方的好处,一对白玉狮子呢。
    怎么说,都比山景一郎这个鬼子,要让王麻子的心里有好感。
    “他怎么会在这?”
    上次这家伙隔断了绳子,自己跑了,结果却出现在这里,不得不引起怀疑。
    两人低声说这话,小心凑到面前的车厢,隔着车厢房门的玻璃,凑过去一瞧。
    就见车厢里一片漆黑的环境下,里面什么都没有。
    只是等两人循着呼救的声音扫过去后一瞧。
    这才看到,在车厢的顶端,山景一郎全身像是粽子一样被包裹在一团粘稠的肉泥里面,身子被牢牢的裹在里面。
    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有气无力的呼救声,就是他喊出来的。
    “没有怪物?”
    两人仔细打量了车厢里的每一个角落,但可以肯定的是,这节车厢里面,除了山景一郎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怪物。
    不禁没有怪物,车厢的里里外外,赵客同样没有察觉到那个影子的踪迹。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这个那个影子,肯定就隐藏在周围,正悄然监视这他们的一举一动。
    “怎么办,救还是不救?”
    本以为,场面会一度难以控制,甚至是那种千钧一发般的紧张。
    结果车厢里面除了干嚎的山景一郎外,根本什么都没有。
    可偏偏就是什么都没有,才会让两人如此忌惮。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明知道,这可能是个陷阱,但你却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劲,这才是最让人心焦的地方。
    见状,赵客干脆一把将车厢房门给推开。
    “咣”的一声脆响。
    令山景一郎颓废的精神猛的一惊,只是在看到赵客和王麻子后,就见山景一郎的眼神中展露出希望的光芒。
    眼泪顺着眼眶流出来,在这之前,他无数次咒骂山田这个混蛋。
    还有他身边那个士兵。
    但此时看到两人的时候,山景一郎却是喜极而泣。
    怕是即便是回到日本,看到自己已故的父亲,也不过是如此。
    “山田君,我在这里,快来救我!”
    山景一郎呼喊着,希望赵客和王麻子马上把他从这团粘稠的肉酱里解救出来。
    不说被挂在上面的感觉如何,就是这团粘稠的肉酱包裹着他,也令山景一郎感到恶心的发狂。
    只可惜,他的呼救下,赵客和王麻子却不为所动。
    赵客没说话,而是将目光看向王麻子,示意让他来问。
    王麻子心领神会,咧嘴一笑,这可是老本行了。
    要知道,他们邮差的特点就是,抢东西的时候很干脆,救人的时候,不谈好条件,那是不可能救人的。
    虽然依旧失去邮差这个身份,很久的时间了。
    但这个优良传统,还是被完美的继承了下来。
    “嘿嘿,山景阁下,您还没有回答我们的问题呢。”
    本以为两人会迅速救下自己。
    却不想会,这个时候了,眼前这个士兵,居然还在问自己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
    顿时,山景一郎不由胸口一息,眼中的希望,不由化作了愤怒,厉声尖叫起来。
    “混蛋,快点放我下来!山田君,你聋了么?你为什么不说话,没看到,我被困在这里了么?”
    赵客没有理会他的意思,甚至干脆把身子转过去,冷漠的眸光,打量着四周的玻璃。
    希望从中能够看到那个影子的蛛丝马迹。
    王麻子更是浑然没有听到山景一郎的怒吼一样,小拇指扣扣自己的鼻孔,从里面掏出一团鼻屎,不经意的继续道:“关于那个祭坛,到底是什么样的祭坛,现在你能说了么?”
    “祭坛!”
    山景一郎看到背过身的山田,和面前这个神色悠闲的士兵,突然间仿佛明白了什么。
    神色微沉下,低声道:“那个祭坛,一位很重要的大人物委托我,希望能够把这个祭坛里面的东西,带到北平,交给北平一位阴阳师的手上,具体我不清楚。”
    赵客虽然是背着山景一郎,但一心多用,听到山景一郎的话后,赵客眉头顿时紧锁起来。
    “我们走吧!”
    赵客说着,就要带着王麻子往前走。
    王麻子一愣,不等山景一郎开口,伸手拉住赵客的胳膊:“别啊,他还是要救的。”
    “都这个地步了,他还在故意隐瞒,我们为什么要救他。”
    赵客说着甩开王麻子的胳膊,继续要走。
    “哎……别走啊……”
    王麻子见状,顿时焦急起来,一边拉住赵客,一边回头向还在错愣的山景一郎道:“山景阁下,都到了这个时候,请您务必不要再隐瞒下去了,有什么快点说吧!”
    山景一郎看着要走的山,那张脸上一时间,忽明忽暗。
    过了一阵后,低声道:“据说,那个祭坛里面,封存着一具式神,是想要送到北平,借那些战俘营里的人,来把这具式神重新修复,我只知道这么多,再多的,我就不清楚了。”
    “怎么修复?”
    王麻子忍不住问上一句。
    却见山景一郎冷冷一笑:“很简单,砍下这些支那人的脑袋就足够了。”
    听到这里,王麻子脸色顿时一寒。
    他本身就对山景一郎没什么好感,听到这里心里更是生出一团邪火。
    特别是支那人这三个字,令王麻子脸上肌肉不由的抽搐了几下。
    “快点,快点救我下来!”
    面对山景一郎的催促,王麻子只是将目光看向赵客。
    赵客点点头,这个山景一郎,虽然该死,但有些事情,自己还需要问清楚他。
    这个地方,并非说话的地方,所以赵客把菜刀递给王麻子,让他去把山景一郎放下来,自己则守在门外。
    “妈的,真便宜你这个砸碎了。”
    王麻子从接过赵客递来的菜刀,上前一步看着车厢上面山景一郎,恨不得直接就一刀剁了这家伙的狗头。
    仔细观摩了一下这个粘稠的肉泥,王麻子最终还是把菜刀放在肉泥的中间。
    虽然不是之前的身体,但王麻子对刀法还是有一些自己的心得。
    银晃晃的刀刃在肉泥上迅速一划,一道口子从前胸一只延续到山景一郎的脚底。
    “噗呲~”一声。
    王麻子突然心头一跳:“糟糕,不会是切深了吧。”
    就在王麻子想要查看的时候,就见肉泥中间的裂口逐渐迅速被拉伸开。
    只是王麻子仔细一瞧,里面却不是山景一郎的身体,而是密密麻麻的虫子!“恐怖邮差”

猜你喜欢: 《万妖行》 《我在看着你》 《十恶临城》 《末日狂暴和尚》 《举头三尺有黄仙》 《黑夜进化》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