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章:赶赴昆仑

    荡沉死了。
    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微笑。
    似乎他最后的意识,还停留在赢在红婆婆的赌约上。
    赵客不理解为什么,荡沉已经必死无疑,何必与他定下莫名其妙的赌约。
    这个困惑,却是姬无岁给赵客点破的。
    姬无岁的话很短,不过意思表达的很清楚。
    荡沉并非诅咒系邮差。
    但他掌控平衡,一缕道火早已经和天地合一。
    他临死前的怨气滔天,发下诅咒,会令这一片天地的业力为其加持。
    这可比诅咒系邮差更加恐怖。
    红婆婆的赌约,是故意输给荡沉,好让他临死前,把这口怨气吐出来。
    姬无岁的解释赵客大概是明白了。
    不过赵客回想着荡沉的诅咒,心里不由琢磨起一件事来。
    师娘的血亲……还存活于世否?
    当然这些东西,眼下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荡沉已死。
    赵客等阴阳老人靠近后,就迅速带着姬无岁从阴阳客栈里走出来。
    快步走上前。
    余光看了一眼荡沉的尸体。
    这个邋遢道士,死的时候,身上还穿戴着一身洁白道袍,长发整整齐齐,除了喉咙上那一道血痕外,比较刺目外。
    闭目微笑的模样,俨然犹如一位得道高人。
    不过再是怎样的整洁,也依旧是一具尸体。
    赵客走到红婆婆面前后,看红婆婆披头散发,远没有昔日那般从容华贵。
    只是还不等赵客开口,却见红婆婆被削断手指的手掌,一把抓在赵客的手腕上。
    “快,去昆仑,快……”
    从神秘之地进入现实,需要跃过鬼市,借到恐怖空间。
    这种方法严格的说,和混乱·暴君子干扰神秘之地的性质差不多,都是违规。
    不过这种违规,在阴阳老人这个特例面前,并不算什么。
    别人不敢轻易踩过红线。
    是因为大部分人,并没有只知道红线在那里,却不知道该怎样找到红线的缝隙,踩着边缘而行。
    毫无疑问,阴阳老人绝对是这方面的老司机。
    配合姬无岁的时间之力下。
    便见周围空间开始崩碎,却是被强行从神秘之地剥离后,嫁接在恐怖空间和现实之间的虚无之中。
    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很快的活计。
    用阴阳老人的话说,至少需要三天时间。
    如果不是有姬无岁操控时间,将三天时间挤压在三个小时内。
    怕是还没有完成,就会被规则察觉到。
    所以赵客他们还需要在这一片不足四十平方大小的空间里,待上三个小时。
    梳妆镜前,红婆婆已经换上了一身新的衣服。
    一身翠色的长裙,配上狐毛披肩。
    腰间悬挂着一枚玉佩。
    令红婆婆对着镜子看了好久后,才挽起手掌,有些不好意思道:“是不是太艳了点。”
    “婆婆若是觉得不喜欢,我可让时间倒流,不难让婆婆恢复十八岁青春的模样。”
    姬无岁的声音虽然空幽,但此时却是向百灵鸟一样的甜美。
    一首持着玉梳,轻轻为红婆婆挽起了长发。
    女人就是这样,只要涉及到衣装打扮的问题上,叽叽喳喳好像说不完的话题一样。
    即便两个女人,一个手掌滔天权利,一个更是飘渺如仙,在这件问题上却也不能免俗。
    况且红婆婆不时笑出声来,看起来对赵客挑选的媳妇儿,很是满意的模样。
    至于姬无岁的身份,红婆婆很默契的选择了忽视。
    不过还是拍拍姬无岁的手掌低声道:“不要再浪费你的力量了,你的伤这么重,这次的事情还要麻烦你,怕是接下来你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了吧。”
    阴阳老人能看出来的东西,红婆婆自然也能看出来。
    如果赵客此时心思不全都在老头子身上,只要仔细看看那口满是裂痕的大红棺材上。
    也一定能够发现一些问题。
    那口棺材,现在停留阴阳客栈里,还不时的脱落掉一些粉碎的木屑。
    所以红婆婆婉拒了姬无岁的好意,不想让她在浪费不必要的力量了。
    从邮册里拿出一枚玉镯,拉着姬无岁的手掌,轻轻套上去,左看右看,称赞道。
    “真漂亮,手漂亮,人也漂亮,那个傻小子怎么这么大的福气呢。”
    翠绿玉镯晶莹剔透,散发着浓郁的生命气息,在姬无岁带上的时候,苍白的手掌上一时也生出几分浅红的血色。
    “他!”
    姬无岁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坐在石头上的赵客。
    此时的赵客已经是一头黑亮的头发。
    黑亮垂直的头发,剑眉英挺,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
    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
    修长消瘦的身体,却给人充满精干有力的感觉。
    一时姬无岁脸上挂起浅浅的酒窝,看的有些入神,自言自语道:“他就是我的挡劫人。”
    红婆婆像是没听到这句话一样,只是看着手镯摇头惋惜道:“可惜,只有一只,不是一对,不然也能让你恢复不少元气。”
    说着话,红婆婆又满意的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心里反而有些紧张,又有一些期待。
    只不过唯一的不足的地方,就是被荡沉削断的手指。
    那是被荡沉念力所化的剑芒斩断,想要重生出来,并不容易。
    对于一个厨子来说,五根手指,其他三根都不重要,但食指和拇指却比命都宝贵。
    就拿赵客的双手来说,手上刀痕无数,但这两根手指去保护的很好。
    没有了这两根手指,一身厨艺等同被废掉大半。
    就以刀工而论来说,当刀的力道和角度都难以控制时,几十年的手艺算是完蛋了。
    不过红婆婆此时看起来,相比她的手指,她更在乎的是自己头上那几根白头发,以及眼角的老年斑。
    端坐在梳妆镜前,姬无岁的手指很轻巧的帮她盘好了头发。
    看着镜子中,自己眼角不起眼的红斑和皱纹,红婆婆心情并不大好,反复的去擦拭。
    赵客斜坐在石头上,一脸郁闷。
    自己老婆被红婆婆强行征召走,自己只能坐在这里,看着《罗娜女巫的恶作剧》里还在挣扎的四位。
    荡沉死亡了,梦寝术也就不攻自破。
    只不过想要从《罗娜女巫的恶作剧》挣扎出来,可并不容易。
    嘉玉和卡米莱还好。
    卡米莱欧美天后的名头,绝对不是吹出来的,顺着音律跳出完美的舞蹈并不难。
    嘉玉更是万中无一的妖孽中的妖孽。
    只要卡米莱带着嘉玉跳上一边后,这小丫头跳起来,没两下就比卡米莱还要娴熟优美。
    只是两人每次都要成功脱身的时候,总是出现点小意外。
    不是嘉玉突然慢了一节,就是卡米莱快了一步,导致前功尽弃。
    赵客怀疑,压根就是这小丫头故意的,贪玩想要多玩上一会。
    所以赵客对这两位能否脱身,毫无压力。
    麻烦就麻烦在大头和肥猪身上。
    这俩家伙,跳起了拉丁舞,那个画面……
    王麻子已经第三次笑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笑的下巴都快要脱臼了。
    如果说,卡米莱和嘉玉,跳起来的拉丁舞,有着极强爆发力和优雅的美感,两者完美的平衡,是一场赏心悦目的舞蹈。
    那么肥猪和大头,完全就是一场低俗丑陋的戏剧小品,里里外外充满了恶俗和不伦不类。
    你能想象,肥猪身子贴在大头强壮的臂弯上,满是黑毛的大腿,勾起微妙的弧度在独眼龙大头杀人的眼神中,在自己身上摩擦的画面么?
    你能想象,肥猪一边大骂大头变、态,身体却很诚实的扭着腰,把裤裆贴在大头大腿上的画面么?
    直到两个人脸贴着脸,呲牙咧嘴的时候。
    赵客感觉,好好的拉丁舞,硬是被两人跳出了战场杀敌的气势来。
    总之就是一句话,肥猪嫌大头丑,大头嫌肥猪丑,要不是身体不受控制,两人现在能打起来。
    “喂,你们两个快点,我没时间和你们耗了。”
    赵客算算时间,抬头看向周围,就见虚空变幻,左边山林,右边城市。
    前一秒是两个穿着兽皮的蛮荒野人,后一秒是拿着炮筒的战场士兵。
    相信估计要不了多久,应该快要出去了。
    故而开口催促这两个家伙,尽快点从《罗娜女巫的恶作剧》的音乐盒里出来。
    有了赵客的催促。
    肥猪和大头,即便是在不乐意,也只能咬着牙配合这跳起来。
    只是那个画面,实在是……惨不忍睹。
    过了一会,嘉玉和卡米莱已经从《罗娜女巫的恶作剧》的音乐盒里脱身出来。
    从里面脱身后,卡米莱扑上前,给赵客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一路死里逃生,此时总算是结束了这场漫长的冒险之旅,整个放松下来,举止自然也有些大胆。
    赵客连躲闪都来不及,被卡米莱身上。
    虽然扑的猛烈,但卡米莱胸前,那团丰满的安全气囊,为赵客带来柔软舒服的缓冲。
    可惜赵客还未能好好体验一下,就觉得背后阵阵发凉。
    “糟!把这个醋坛子忘了。”赵客咧嘴深吸上一口冷气。
    回头一瞧,就见姬无岁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手上的玉梳嘎巴嘎巴的转眼被揉捏成碎粉。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