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七章:小哪吒

    播完了汉语教育,眼瞅着收音机接下来越说越不像话。
    赵客斜眼一瞧,就见何全顺捂着自己女儿妙妙耳朵,那张猪肝色的脸,就差在脸上写上两个字:“差评!”
    “咳咳,别误会,这个收音机就这点毛病,换个换个!”
    赵客让葛二蛋换个电台,葛二蛋手指拨动了几下,就听电台里,传出洪亮有力的喊声。
    这次不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汉语教育。
    很明显,是体育频道。
    只不过就如赵客说的那样,别管什么台,只要从这台收音机里播放出来的东西,总是令人不知不觉越想越歪。
    【接下来是第18套广播体操,伸展、扩胸、啪啪啪,抬腿,提臀、啪啪啪……】
    即便明明是很正常的术语,可从这台收音机里发出来却是不由得引发了无数假想。
    赵客见状,只能无奈的向何全顺蹭蹭肩膀。
    何全顺的脸色漆黑的吓人,赵客相信如果不是因为妙妙的愿意,何全顺早就要跳起来,揍个廖秋鼻青脸肿,顺便把这台该死的电台砸的稀巴烂。
    现在何全顺只能尽量捂住自己女儿的耳朵,确保自己女儿不要听到这些污言秽语。
    不过何全顺并未注意到,妙妙在听到熟悉的广播声时,脸上微微的露出了一丝丝的甜甜笑容,仿佛在睡梦中重新回到了阳光明媚的早晨,在校园操场上做体操时的自己。
    相比坐在后排的乘客。
    廖秋的压力却要比任何人都大。
    眼前不断闪过模糊的画面,或许前一秒是一条高速公路,而下一秒就可能是一面高墙。
    稍有不慎,不需要何全顺动手,怕是廖秋就能先一步,去找阎王爷报道。
    车窗外的画面一分为二。
    左边是满山的坟头立在那里。
    抬眼望去,一座座山岳,却是没有一棵树,一棵草。
    有的全都是整整齐齐的墓碑和坟头。
    这边是亡者的世界。
    除了冰冷的石头,便只剩下一座座坟头。
    唯一所有的声音,或许就是坟头下,不时传来的那阵‘嘣嚓嘣嚓’的嚼噘声。
    右边不时闪烁过一团模糊的影子,汽车的鸣笛声下,车辆极快的从廖秋身旁闪过。
    往往过往的司机,仅是连察觉到了一道模糊的灰影从身边闪过后,卷起一股刺骨冰凉的寒风。
    但却没有人看清楚过方才闪烁过的东西是什么。
    “轰隆……”
    一声震耳的轰鸣声突然从侧面山岳上传来,整个山岳的侧面,开始倾斜。
    “山体滑坡?”
    廖秋脸色惨白,心道:“今天是没看黄历么?”
    桥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紧接着遇到山体滑坡,廖秋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没看黄历,不然怎么会这么倒霉。
    滚滚烟尘,夹杂这碎石和破裂的坟头,如同滚动的雪球一样,朝着廖秋的奔驰车砸下来。
    “咣!”
    奔驰车的车顶顿时凹下去一块,一颗人头落在廖秋车盖上。
    早就已经腐烂的骷髅头,嘴巴里还爬动着一只鲜红的大蜘蛛,空洞的眼窝凝视向了,廖秋,嘴巴嘎巴卡巴的扭动几下后,居然抄起了一口地道方言:“你个仙人板板,停车,老子的自身还在后面累。”
    说这话,骷髅头居然跳动着想要撞廖秋的玻璃。
    见状廖秋急忙拉下雨刷,不等骷髅头装上来,雨刷一扫,将骷髅头扫飞起来,咣的一声似乎是落在了车顶上。
    “不对劲!”赵客目光看向何全顺。
    他跟随廖秋下过幽冥,虽然过程凶险,却是并没有遇到这样诡异的事情。
    大桥莫名其妙的消失也就算,可这个时候,好巧不巧的遇到山体滑坡。
    说是运气太差?可未免有些太过巧合了些。
    何全顺微皱起眉头,左手掩在自己的左眼上,一颗虚空眼球悄然从车里飞出去。
    何全顺打算观察一下四周。
    只是眼球刚刚要飞出车顶,就听廖秋一声大吼:“坐稳了!”
    无数石头犹如暴雨一般砸下来。
    各种稀奇古怪的骨头,和碎尸从黄土中坠落下来。
    廖秋疯狂转动着手上的方向盘,一脚油门下,伴随着发动机已经达到峰值的嗡鸣声。
    “嗡嗡嗡……”
    车轮的在地面急促的摩擦声与收音机里已经达到高、潮尖叫声,形成正比。
    车轮往左一撇。
    顿时间,无数泥石顷刻间,将大地覆盖,只留下一片乱糟糟的坟碑,半露半埋的散落在泥土中。
    “哼!”
    远处凉亭内,看着覆没在泥石中的山间小路。
    一头紫发少女,不禁发出一声冷哼声,撇撇嘴:“就这样的货色,也配和我争?看起来红婆婆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紫发少女说罢,便没有继续再逗留下去的意思。
    身影逐渐隐匿在黑暗中,当紫发折射的光芒彻底消失后,这片阴森的亡者之地,也终于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
    301国道上。
    王元很揪心甚至很憋屈。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这辆白色小轿车,甚至有种想要撞上去的冲动。
    不过是因为刚才岔路口,自己没有给这辆小车让道。
    就被这辆白色小轿车给堵上了十多分钟。
    对方不时的憋着自己的车道,时不时一个急刹车更是让王元恨不得骂街。
    自己驾驶的可是重型大货车。
    即便没有承载货物,但仅凭车身自重14吨级的份量,哪怕是轻微的碰撞,都能把这辆该死的卖菜车,撞个稀巴烂。
    可偏偏,白色小车似乎有恃无恐的样子,悠哉悠哉的用超慢速阻在自己的前面。
    王元有心变道,但对方就是别着自己不让自己通过。
    无奈之下,王元只能放弃了。
    如果换做半年前。
    王元相信凭借自己的车技,完全可以在把小车撞飞的同时,自己轻松的拿到无责或者次责的处理。
    哪怕是主要自责,自己高达六百万的保险三责理赔,也完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可王元不敢。
    自从上次在自己开着半挂车,在高速上遇到了那辆奔驰后。
    王元的思维就产生了惊天的逆转。
    很多人都说王元变了。
    以前三句话不如意就能吵起来的暴脾气王元。
    却是在那一天后,就变成了逢人先笑的大好人。
    就算是王元的老婆都对此感到诧异无比,感觉自己的丈夫,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
    不过王元的变化虽然很大,可身边的那些人对此则感到非常的开心。
    这段时间,王元家庭融洽,同事关系越来越好。
    还被单位评委了先进个人。
    这一切的改变,都源自于那辆奔驰车。
    现在想起来,王元心里都忍不住打起一个冷颤。
    记得当时自己因为这辆奔驰车,车子一头撞在了绿化带上,当时自己抄起钢管就想要给对方一个教训。
    但走下车的时候,王元终生都忘记不了那个画面。
    那辆奔驰的后座上,几个男女坐在一起,各个缺胳膊少腿,有的脑袋都变成了萨琪玛。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那辆奔驰车就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记得那一天,自己在交警队里又是抽血又是验尿。
    但他确定,自己真的没有看错。
    依稀记得当时那个奔驰司机还喊着要来找自己。
    吓得王元,躲在三天都没敢合上眼睛。
    从此之后,王元就变了。
    无神论什么的都tm的去死吧。
    他亲眼见到了鬼,意识到这个世界还有鬼神的存在。
    如果说,是什么督促了王元的改变,便是他心中的那份对鬼神的敬畏。
    就在王元走神的时候。
    面前的白色小车突然猛地一个急刹。
    在走山中的王元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糟糕!”
    就在王元惊恐的瞬间。
    耳边却是传来一声低沉的嗡鸣声。
    一亮黑色奔驰,在王元惊诧的视线中,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急速从他侧面横超过去的同时,王元还听到奔驰车里,传来了今年新春联欢晚会的音乐声。
    当然,还有历年都少不了冯巩的那句:“朋友,我想死你们了!!”
    “砰!”
    说时迟那时快。
    就见黑色奔驰宽的的车身,猛贴在面前白色小车上。
    不过是一辆普通的家用卖菜车。
    在奔驰的撞击下啊,车身里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一头撞在一旁泥沟里去。
    “是他!”
    看着面前的黑色奔驰,王元的脸上止不住的惊恐。
    响起那天晚上,廖秋对他的呼喊,不曾想,这家伙,真的来找自己了!
    “你…你…”
    恐惧一时像是潮水般,笼罩在王元的头顶。
    不过这次黑色奔驰并未要停下的意思,在王元惊恐中,只见这辆黑色奔驰迅速重新消失在夜色。
    留下的只有奔驰车里传来的音乐声:“是他,就是他,少年英雄,小哪吒!”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