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六章:呸,一群垃圾

    一望无际的坟山上。
    灰色的天空下,两道远光灯成为了坟山上唯一的光源。
    这就像是黑夜中的一束灯光,吸引着各种各样的蚊虫,飞蛾扑火的涌上去。
    不过这里并没有蚊虫。
    有的只是那些已经失去了神志,懵懵懂懂一片混沌的怨灵。
    围绕着车辆行驶的灯光下,不时发出一阵阵诡异尖锐的嘶吼声。
    令后排上的妙妙,不由自主的抓紧了何全顺的衣服。
    见状何全顺内心一度喜怒交加。
    喜的是,妙妙的身体有了自主的反应,说明在这片亡者的世界里,妙妙的灵魂得到了滋养,虽然依旧很微弱。
    可至少说明,她的灵魂没有在继续迅速衰败下去。
    怒的是,周围这些该死的玩意,他们的尖叫声,吓到了自己的妙妙。
    如果可以,此时何全顺很想要下车把整个坟山一把火给烧个干干净净。
    “要到了。”
    廖秋通过后视镜,观察了一下何全顺怀里的妙妙,低声道:“前面就是枉死城。”
    廖秋的话像是一盆冷水,令何全顺的心头的怒火,瞬间将至到了冰点。
    抬头看看窗外。
    只见窗户外,一座巍峨城池的高墙,逐渐已经在视野中变得清晰起来。
    那就是枉死城。
    幽魂的国度,也是亡者最终的归宿。
    可自己怀里的女儿……
    何全顺,低头看向妙妙,一时间万千种味道涌上了心头。
    “爸爸,我长大了要一个科学家。”
    “爸爸,这个糖给你吃。”
    “爸爸……”
    脑海中女儿乖巧的走到自己面前,将一颗糖放在自己的嘴里,虽然自己不喜欢吃糖果,可那是自己吃到过最好吃的一颗糖。
    何全顺清楚的记得自己在产房外,焦急的等待着女儿降生的画面。
    那已经是大年三十的夜晚,外面的烟花和鞭炮声,却是无法冲淡掉自己内心的焦急。
    当医生走出产房,告诉自己,自己有了一个女儿的时候。
    自己才突然间,感受到自己要当爸爸了。
    烟花在天空上轰鸣作响,炸出灿烂的光霞照射在自己的脸颊上。
    何全顺一度觉得,那是老天赐予自己的天使
    时光辗转,女儿用幼稚的声音喊出爸爸的瞬间,何全顺的心都要化掉了。
    她就是自己的一切,哪怕女儿在长大点的时候,常常爬在他的身上,用手拍打自己的脸颊。
    啪啪的巴掌声,很疼,却很快乐。
    当妙妙不小心打碎了自己的玻璃杯,自己的心头一下就跳了起来,看到她指尖那一道艳红的血珠。
    何全顺的心都要碎了。
    往事如画,看着前方的枉死城。
    何全顺的手心里都是汗,却是一刻都不想放手。
    他不舍得。
    这一放手,自己就再也看不到了。
    这一放手,妙妙就再也回不来了。
    泪珠滚落在妙妙的脸颊上,何全顺小心翼翼的给她擦去。
    目光看向了妙妙胸前的《代价宝石》拳头大小的代价宝石,如今已经只剩下了半个手掌的那般大。
    “吱……”
    车子稳稳停落山路下。
    只是看着强忍着泪花的何全顺,车厢里顿时一片的沉寂。
    即便是赵客,也不想去开口催促何全顺。
    看了一眼时间还算充足。
    赵客默默转过头去,最痛不过离别苦。
    刚刚经历过至亲离去的痛苦,赵客心里何尝不能理解何全顺内心的折磨。
    放手。
    却是放不开心里的挚爱。
    曾经常常幻想着,当女儿出嫁的那天,自己该如何的放手,如何的去祝福。
    如今,却要亲手送女儿用永别的方式来离开自己。
    “走吧!”
    擦掉了脸上的泪水,何全顺哽咽的呼吸声都在断断续续。
    “时间还很多。”
    赵客心中一直在计算着时间。
    枉死城他是去过的,从这里走上去要不了太久。
    “再抱一会吧,至少在这个时候,妙妙还在你的怀里。”
    何全顺闻言低头看向怀里的妙妙。
    却是咬着牙坚定的摇头拒绝道:“不,再抱下去,我会舍不得放手,这是我能给她做的最后一件事,用父亲的身份,我不想有丝毫的意外。”
    自己何尝不想在抱一会,哪怕就一会,一分钟也好啊。
    但何全顺很清楚,一分钟后,自己还会想要一分钟,直到时间已经不容他再抱下去的时候,那时候的痛苦,会让他崩溃掉。
    赵客点点头,拉开车门走下车。
    空气中那股熟悉的腐蚀味道涌来,令赵客不禁微微皱眉,闪电般轻抹去自己湿润的眼角,他有一些后悔,后悔跟着参合进这件事情里。
    何全顺的事情,令赵客心情很不爽,他又想到了老头子。
    一想到老头子,现在还被冰封在鬼市的祖坟上,赵客心里更是邪火大冒。
    “你看车!”
    廖秋让葛二蛋负责看车,跟着一起走下车,把后排车门拉开,想帮忙。
    却被何全顺拒绝了。
    他不想在妙妙最后一件事情,让任何人插手。
    即便是来自善意的帮助。
    因为这样至少,还能在何全顺的心里找到一点点作为父亲的尊严。
    小心翼翼的把妙妙抱下车。
    这个动作很慢,慢的就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一般的动作。
    用毯子小心给妙妙盖上,挽去额头散乱的发丝。
    轻轻的抱着她,跟随在赵客和廖秋身后,一步步走向枉死城。
    廖秋手持阴阳盏,为三人照亮前路。
    当熟悉的山路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时候。
    赵客却是不由得眉头一紧。
    就见这条山路前,居然被设了门卡。
    三个穿戴着盔甲的鬼兵,站在门卡前,一旁还有站着一拍的黑白鬼差。
    看到赵客三人后,一黑一白两名鬼差冷着脸上,上前拦住廖秋。
    “枉死重地,阴阳有别,三位,请回吧。”
    黑衣鬼差说完,却见一旁白衣鬼差的目光打量在赵客的身上,手上阴棍一指赵客:“你!上次就是你在阴阳客栈袭击鬼公主,你居然还敢来枉死城。”
    话音落下,周围一众鬼差迅速围上前。
    手上的阴帆高举,顷刻间,便是将周围空间封锁起来。
    “糟!”
    赵客心头一沉,他这次下来却是把阴阳客栈的事情,早就给忘记了。
    上次和廖秋来的时候。
    那时,这里没有设卡,自己带着几个野鬼躲在了树林里里面。
    而这次,却不想居然在山路下面设了卡。
    正好迎头碰上了。
    “滚开!”
    何全顺抬头将目光扫视在周围鬼差的身上,眸光中暴戾的杀气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
    更像是一头愤怒到了极点的狮子。
    谁敢挡路,他就杀谁,哪怕是拼上了自己这条命,何全顺也绝不会在乎。
    感受到何全顺身上强烈的压迫感。
    即便是这些鬼差,也不禁神情严肃起来。
    更何况一旁还有一个赵客,上次赵客在阴阳客栈的举动,可是历历在目。
    三个鬼兵更是如临大敌。
    他们比鬼差的实力更强,能够更清楚的感受到,赵客与何全顺两人身上的压力究竟有多么强大。
    特别是赵客,这家伙身上佛光闪烁。
    怕是佛门大德高僧,也未必有这样深厚的佛学造诣。
    而除了佛光外,三个鬼将却是无法看出赵客的深浅来。
    “别别别,别动手,别动手!”
    眼看着情况不妙,廖秋急忙喊停。
    走上前,朝着面前三个鬼兵道:“三位兄弟,我们不是来闹事的,只是想要将一个灵魂快要飘散的女孩送进枉死城,没闹事的意思,同行个方便吧。”
    廖秋说着,三张面额在十万两的宝钞不动声色的送进三名鬼兵的手上。
    见状,为首那名鬼兵不禁冷冷一笑。
    “贿赂阴兵,你好大的狗胆,就凭这条罪状,你就该下十八地狱。”
    说话间,鬼兵冷哼一声,一把将廖秋推回去。
    顺手将廖秋手上的宝钞撕成碎片,随手扔在廖秋的身上。
    廖秋一怔,脸色一时变得通红。
    被这样逼得下不了台,灰溜溜的低头滚蛋,这种事情他可做不来。
    迈起步子走上前,在鬼兵还没有明白他要做什么的时候。
    却见廖秋突然从口袋里一甩手。
    伴随着破风声下,鬼兵下意识的伸手抓过去。
    冷笑着抬起手来一瞧。
    顿时三个鬼兵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
    厚厚的一叠宝钞,足有老砖头那样的厚度。
    沉甸甸的分量,少说有三斤左右。
    最关键的是每一张的宝钞的数额,都是在百万两的数额,这么厚一叠的钱。
    三个鬼兵脑海里只需要闪烁过一个大概的数字后,脑袋里嗡的一声,就觉得脚下一阵阵发软。
    就在这时候,廖秋突然抡起拳头砸在为首鬼兵的脸上。
    “吃我一记金钱拳!”
    犹如棉花一般的拳头,却是令鬼兵倒退三丈,身体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另外两名鬼兵一瞧,相视一眼,突然捂着自己的胸口:“哎呦,我……我们拦不住了,哎呦……”
    在夸张到令人尴尬的演技下,两个鬼兵挥手,一个推开周围的阴差,另一个东歪西倒的把另外几个阴差压趴在地上。
    有两个反应还迟钝的阴差,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傻乎乎的站在那里。
    见状,另外两个鬼兵,气急败坏的抡起手上拳头,一人一记盖锅头,干净利落的把两个鬼差敲晕过去后,才一脸有心无力的倒在地上。
    顿时一条康庄大道让开在三人面前。
    看着倒在地上的这些鬼兵阴差,廖秋目光睥睨,啐上一口浓痰:“呸,一群垃圾!”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