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吃软饭也是一门本事

    苗道一不见了。 
    完全没了踪影,张鹏脸上洋洋自得的神情一时凝固在脸上,一个可怕的问题浮现出在自己的脑海里。 
    令张鹏如堕冰窟,只觉得背后阵阵发寒。 
    “不可能!邮册给予我了支线任务,他如果骗我,怎么会出现支线任务??” 
    张鹏并非是那种初成邮差的菜鸟。 
    他有着足够老辣的经验,一般人想要骗他,简直是白日做梦。 
    可越是这种经验丰富的老手,却越容易走进一个误区里。 
    邮册不骗人! 
    这个误区犹如邮差的盲角。 
    实力越强,越是坚信不移。 
    因为他们信不过任何人,唯独邮册才是他们保命的依仗。 
    邮册给出的信息,就一定是准确无误,这个观念早已级深入人心。 
    就如你给他一颗糖,告诉他是糖,但邮册不仅仅是会把糖的日期显示出来,更是会提醒你,吃了这颗糖,你的糖尿病可能会发作。 
    正是这样的原因,才会令所有人几乎下意识的把邮册当作他们最信任的依赖。 
    可事实上,无论是血馒头事件,还是齐亮用桃核骗杀洛女的事情,都足以证明邮册不会骗人,但邮册会给出错误的信息。 
    即便这个信息只是一些很不起眼的细节,但恰恰就是这些细节会给人一个极端致命的错误。 
    张鹏收到了邮册给予的任务,这一点并没有错。 
    因为自上次赵客引来天罚,以至于佛门倾尽全力出手,暴露出强大的实力后。 
    张志敬心里就不得不改变了想法。 
    最重要的是,赵客合成了四象珠,以至于本该在张志敬手上的造化珠、狻猊两珠化作齑粉。 
    接连受挫令张志敬最近的心情很不好,开始游走各方宗教之间,想要促成其他小宗教与全真教联盟。 
    巫毒教也正是张志敬所拉拢的对象之一。 
    正是因此,苗道一看到张鹏靴子上的印记后,想起了这件事,才和张鹏提起。 
    严格的说这个任务并没有任何问题,如果张鹏不对柏藤大公子出手的话,他完全可以尝试着去完成这项任务,并且会获得一整条的任务线。 
    这是一个不错的发现。 
    可惜,张鹏却把这个发现,看作了邮册为他鉴别苗道一是否可信任的一种提醒。 
    此时看不到苗道一,张鹏额头上一阵阵冷汗涌出。 
    脑海中突然想起苗道一的话,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尖叫道:“对了,这里有他的心头血,你们不信的话,可以让全真教用秘术,以血追源,定可以真相大白。” 
    张鹏话音刚落,就见全真教一众弟子,一时怒目瞪圆。 
    为首的那名弟子更是愤而拔剑。 
    “你这妖邪还胆敢污蔑我全真教,天下谁人不知道,我全真一脉排斥术发,所修之道只有金丹大道,什么以血追源,哼哼,这种邪术我全真教怎么会得?” 
    顿时,张鹏傻眼了。 
    是啊,全真教是内丹流,主修内丹,追求的是天人合一的大道,对于术法想来视为外道,这也是为什么全真教和正一盟老死不相往来的原因。 
    脑海中闪烁过资料里的片段后,张鹏顿时直觉的脑子嗡嗡作响。 
    对啊,这些资料他都看过的,可……自己怎么就没想起来呢?? 
    “阁下好大的胆子,当中袭杀朝廷命官,还敢信口胡言的诬蔑本官,简直是把朝廷视作无物,罪大恶极!” 
    赵客冷厉着脸,义正言辞的神态,确实有着几分刚刚上任的官威。 
    “艹你大爷,你tm的框老子!” 
    张鹏就算是傻子也该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的声音由低到高,渐渐地咆哮起来,脸色涨红,进而发青,脖子涨得像要爆炸的样子。 
    恐怖的气场轰然从张鹏身上涌出,一步步走向赵客。 
    “框你??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你今天是走不了了!” 
    赵客脸上笑容依旧,面对张鹏身上涌来的这股恐怖气流完全丝毫不受影响, 
    “就凭你!你真的以为就凭你那口破鼎,你能杀我?”张鹏长发飞扬,眼中杀气迫人直盯着赵客,道:“或许这大都里高手如云,但我要想杀你,怕你是等不到救兵了。” 
    张鹏有绝对的自信,赵客本身的实力并不强大,大家忌惮他,不过是因为担心大夏鼎里的姬无岁。 
    可如今姬无岁不可能再出现,张鹏有绝对的自信,迅速将赵客击毙在这里。 
    然而赵客目光却没有理会张鹏。 
    而是把目光看向了黑卓、天谕、以及傣妹三人身上。 
    三人神情也是各个不同,黑卓一副吃瓜群众的模样站在不远看的津津有味。 
    天谕却是愁眉苦脸,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至于和张鹏一起的傣妹,赵客想来她的心思最复杂,毕竟她和张鹏可是同为巫毒教弟子,又是同一起前来。 
    这个时候张鹏脑子抽了,当众杀了柏藤。 
    她该怎么回去和教主交待?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傣妹心头一时乱成一团,好好的计划,被张鹏打的稀碎,一时心里只骂张鹏这个猪队友。 
    见状,赵客双手抱怀皮笑肉不笑的盯着眼前张鹏。 
    “你知道我现在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优势?”张鹏上下打量赵客,鼻腔里发出一阵冷哼声:“你除了给吃软饭的本事比较强,我看不出来你有什么优势。” 
    “叮咚,答对了,可惜没奖励。” 
    赵客说罢,目光扫视向周围,最终锁定在了黑卓、天谕两人身上。 
    “诸位还不合力擒敌,难道要让这个贼子逃脱不成,那边两位,你们二人实力高强,此时作壁上观难道是和贼子有什么关联!” 
    还在吃瓜的黑卓听赵客的话后不由左右看去,不知道赵客所指的是哪两个倒霉蛋。 
    却不想身后天谕却是一脚踹在黑卓的屁股上:“别吃了,杀张鹏!” 
    “啊!” 
    “啊什么啊,这个蠢货杀了宗人府的大公子,不想要被连累的话就杀了他!” 
    黑卓看看手上的瓜,又看看天谕,再看看张鹏,一时没明白这事和他们有什么关联么?? 
    他们纯熟是路过此地,看个热闹吃个西瓜而已。 
    “他是官,我们是民,官字两张口,现在说你白,你就算是黑的也要变成白的!” 
    天谕眼瞎,心一点都不瞎。 
    反而比黑卓这个蠢货更是心如明镜一般。 
    赵客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毫无疑问,大都副留守这个官职就是最大的优势。 
    在大都里,难道还有什么优势,比一个手握实权的官身还能有优势? 
    此时他们不出手,赵客就有机会把他们划为和张鹏同谋的乱臣贼子,那么这场争霸赛就彻底和他们没有了关系,等于被一脚踢出局,再没有机会完成主线任务。 
    只见天谕说着,迈步已经走上前面,手上多出一把黑色的权杖,身上没有杀气,却令张鹏脸色微变,感受到莫大的压力。 
    黑卓挠挠头似乎还是没有听明白天谕的话。 
    不过天谕既然要干,自己就跟着一并干到底就行了,动手的事情他来,动脑子的事情,还是交给天谕好了。 
    “你们!” 
    黑卓也加入了进来后,张鹏的神情就更加难看到了极点。 
    一个天谕他会感到吃力,一个黑卓就完全不是对手,更何况还有一个赵客在一旁虎视眈眈。 
    “你呢,难道不想给自己一点辩解的机会,打算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巫毒教,还是先进大都天牢里溜达一圈?” 
    赵客目光盯着向傣妹,开口问道。 
    顿时黛眉的脸色忽明忽暗,如同浸入冰水,心完全凉了半截。 
    赵客说的没错,她不能就这样回去,如果巫毒教的教主知道今天的事情,办砸了,而且砸的稀巴烂。 
    像是让你给蹲坑的老师送纸,你却往粪坑里丢下一块十斤重的大石头一样。 
    相信她之前的努力就全然打了水漂,还会被气急败坏的巫毒教教主追杀到死。 
    更或者被打上乱党的标记,被官方通缉? 
    无论那一条,都不是傣妹想要的,可主导权却是在赵客的身上,谁让他是官! 
    “我……我和他不熟!” 
    想到这里,傣妹咬着牙一步步走上前,果断撇清了和张鹏之间的关系。 
    “你们、你们这是要把我往死里逼么?” 
    张鹏万万想不到的是,天谕、黑卓、乃至是自己关系密切的傣妹,这些本不相干的人,居然会主动走出来杀他。 
    “交给你们了,别让我觉得你们是故意放跑他的。”作为事情的罪魁祸首,赵客往后一退,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同时目光戏谑的盯着张鹏:“现在你明白了吧,吃软饭也是一门本事。”

猜你喜欢: 《致命诱惑:黎警官的女王妻》 《最强阴阳师》 《英雄联盟大战王者荣耀》 《女战神的黑包群》 《蛊婚》 《勾魂摆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