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盘三

    其他教派都对于自家的安排非常满意。
    唯独三戒的脸色却像是吃瘪了一样的难看。
    这本来应该是佛门一家的独角戏,已经衰败的全真教,根本抵挡不了佛门的大势,其他教派更是不能企及。
    三戒和尚本身的预想,是以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姿态,一路横扫,以迅雷不及掩耳摧垮全真教后,再强势扫平其他教派。
    最终达到佛门昌盛势不可挡般的壮景。
    结果这些小的教派搞了个什么乱七八糟的联盟。
    硬生生的将本该大好的局面,变成了三足鼎立??
    顿时间三戒和尚的目光投向了赵敏的方向,虽然不知道是谁想到了这个办法。
    但有能量去运作这件事的人,必然是赵敏。
    这令三戒心里生出一阵无名火来,感觉自己是被赵敏当了幌子。
    但他又无可奈何,佛门求赵敏的事情,赵敏一件都没落下,甚至佛道辩论能够提前召开,也都是拜托了赵敏方才成功。
    只是他没想到,赵敏前脚给自己一颗枣,后脚就给自己一记棒槌。
    大典结束后,众人有一天的时间前往驻地,直到明日太阳出山的时候,这场佛道之争将会如期开始。
    没有裁判,没有中间人来出题。
    一切最终还是要凭着自身的实力说话。
    虽然这样看起来很公平,可最大的不公平也是如此。
    别忘了哪怕全真教和佛门的驻地都是四九之数,但佛门来的可不是一家、两家那么简单。
    四十九个驻地,随便分一下,都有各大名僧高手坐镇。
    全真教这边……四十九个驻地,怕是都未必能够全部占满,有的怕都没有人回去,直接就会被放弃掉。
    谁让整个道门,就只有全真教一家来的。
    说起来,全真教真的若是大溃败,一点都不亏。
    明明群殴无敌的道门,偏偏要一个一个的来送。
    赵客觉得也难怪的如正一盟这种最大的道门势力,都会看不起的全真教。
    完全就是小学生表现,若是放在游戏里,早就被素质三连,外加举报。
    在这次打开召开之前,除了一小撮自以为是的小教派外,大部分教派都早早得到了详细的消息,大家前往驻地之前,早早就大规模的采购了许多食物、水源、生活用品。
    这一点无论是全真教还是整个佛门,都没有他们这些小宗教做的好。
    所以只能匆匆忙忙的派人去买。
    唯独只有赵客一行人轻装简衣的往驻地方向走。
    不过临走前,赵客还是去偷偷和卢浩进行了一次私会……呸,是私下接触。
    自己完成了卢浩的任务,就是不知道卢浩能否给自己一个惊喜。
    可惜,当赵客一脸期待的看着卢浩的时候。
    就见卢浩一副羞涩的表情,向着赵客摇摇头。
    宫里并没有任何关于赵客所提及的任何消息,也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关于佛门机密的事情。
    “抱歉,这次的事情,我可帮不上你了。”
    卢浩向着赵客道歉道。
    赵客虽然很失望,不过却不打算继续追究下去,看着面前的卢浩,赵客真的很担心自己若是开口责怪一下。
    她会不会马上把衣服脱了,给自己上演一场,以身还债的运动大戏。
    一想到这里,赵客的脸色一时温和如玉,完全没有要责怪卢浩的模样。
    果然,见到赵客不肯上套的样子。
    卢浩看上去比赵客还要失望,不过很快卢浩的神情一正,低声向赵客道;“给你投个消息,小心盘三!”
    “盘三?”
    赵客知道这家伙很神秘,但也很高调,只因为他是积分榜目前第一人。
    赵客甚至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历。
    “盘三是荡沉的候选者,即便荡沉死了,但他是候选者的身份不会被改变,这家伙运气好,躲过了红婆婆的扫荡,顺利潜入了这次争霸赛里,摆明了是要跟你争夺鬼市之主的位置。”
    “关我屁事!”
    赵客满不在乎,他从来就没有想过鬼市之主这件事,只希望能够拿回老头子的肉身,令老头子最后能够入土为安。
    而不是像咸鱼一样被冻在鬼市的祖坟上。
    “你师娘把人家亲爹杀了,你给我说不管你事??”
    “亲爹?”
    卢浩点点头。
    “据说是荡沉和一个红烟馆的女人来了点事,后来女人就怀孕了,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也不清楚荡沉为什么觉得那个孩子是他的,但至少以荡沉的意思来说,的确是亲的。”
    赵客嘴角一抽,如果真的是卢浩说的那样,那的确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况且从这个盘三位列第一的情况看,这家伙的实力应该非同一般的强。
    最要命的是,赵客没见过这个家伙,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盘三是谁。
    赵客对卢浩表示会小心后,就向卢浩告辞了。
    佛道之争还未正式开始,在这之前,萨满教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
    另一边鬼市里,随着佛道辩论开始,新一轮的赌局也随之发布。
    不过这一次杨万财很小心的设置了赔率,双方都很均衡,无论哪一方获胜,都不会出现上次那样的情况。
    最重要的是,自己总算是把三千万邮分的储备,交给了红婆婆,虽然不知道红婆婆这个快要死的疯婆子,为什么要如此庞大的一笔邮分。
    但无论怎么样,自己的这颗人头算是抱住了。
    面对这新一轮的赌局,众人也没有了往日的疯狂,之前的狂欢,已经令不少邮差心灰意冷。
    甚至导致在现实中,有人发疯似的为所欲为。
    当然,这些疯狂之后,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来自规则的极端严惩。
    至少在这个满是摄像头,以及各种高科技设备的信息时代里,无论是实力怎么样的邮差都不敢轻易的在现实中暴露自己。
    特别是听说最近华为出了个什么p30pro,号称夜视仪,五十倍的变焦,堪称望远镜一样。
    隔着几百米的高层,在家个管子,结果第二天就被人发到了网上,上演着现实版的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自从这种手机的拍摄功能越来越清晰后,从前网上拍摄到龙、外星人、神仙的之类的事情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虚暗等人端坐在自己的宝座上,目光总是若离若近的去扫视向红婆婆。
    目光又不时看向恒者,似乎在询问恒者,是否可以施行b计划。
    恒者半眯的眼睛扫视在红婆婆的身上。
    太苍老了。
    鲜血的骷髅王座上沾上一缕缕脱落的白发。
    坐在王座上的老太太,松弛的皮肤,无力的垂落着,就连手上的刀都仅仅只是放在了王座的一旁,无力再去托在手上。
    苍老的**,似乎已经达到了生命的极限。
    恒者仔细的听,直至过了一分钟后,才听到一声微弱的心脏跳动声。
    如果不是红婆婆是不是跳动一下的手指,恒者怕是都要以为,这个疯婆娘早就已经死了吧。
    见状,恒者不由深吸口气,活动下僵硬的关节后,轻轻的尝试着从椅子上站起来。
    “去哪啊!”
    不过他刚刚挪动下自己的屁股,耳边就听到红婆婆的询问声,抬头一瞧,正见红婆婆的手指已经重新放在了刀柄上。
    见状恒者嘴角抽搐了几下,索性站起身,鼻腔里冷哼一声,那双眼睛盯着红婆婆眯着成一条缝隙,时隐时现的寒芒下。
    一旁虚暗双手紧紧抓在椅子上,只觉得心头砰砰砰的加速跳动起来。
    “我要……”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恒者的声音洪亮如钟,震耳欲聋,令所有人不由停下手上的事情,回头看来。
    恒者瞳孔微收,紧紧锁定在红婆婆枯瘦如柴般的手掌,一对拳头嘎巴嘎巴作响,片刻才冷声说道“上厕所!”
    “噗!”
    一旁虚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再一瞧,就见恒者大摇大摆的走出房间后,撒腿就跑,连个影子都没留个他。

猜你喜欢: 《深夜的你》 《真言神探》 《史上最诡异循环》 《极夜之主》 《凶榜》 《诡境秘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