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教义之争

    从深林中走出的黑马教主,依旧如之前那般正值壮年。 
    只是面容中却是没有了昔日的那般杀气凶厉,反而充满了茫然。 
    “万物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施主何不回头是岸!” 
    噶玛拔希得声音并不大,可传入黑马教主的耳中犹如平地惊雷。 
    方才因果种种,浮现面前。 
    看着手上的袈裟黑马教主,一阵失神,忍不住向噶玛拔希的面前,想要叩拜下去。 
    “你疯了,你刚才看到的都是幻想!” 
    下面众教主虽然不耻黑马教主临阵脱逃,却是不忍看到他迷失神智,成为佛们傀儡。 
    厉声提醒下,想要让黑马教主清醒过来。 
    然而黑马教主听到呼喊声后,反而漠然的会转过头,摇头道:“我知道我方才看到的并非真实,可因果已定,即便我今天不肯皈依,早早定论下的因果,也会寻上门来。” 
    黑马教主说着话手掌轻抚着手上的袈裟,他看到的是幻象,但心中真真切切的明白了因果。 
    今天自己为了袈裟杀人。 
    来日,这件袈裟也会牵动无数可能,令自己死于非命。 
    其实众人通过噶玛拔希掌中佛国看到的不过是一种可能,自己却是在里面经历了不下十余种因果循环。 
    如自己并未如众人看到的那样往西,而是回到了黑马教。 
    却是因为门下弟子抚摸了这件袈裟,被自己看到后,一顿毒打。 
    也因此事牵出了许多因果,这名弟子在自己身边隐忍了十余年后,终于找到了机会斩下了自己的头颅。 
    这里面还有许多细节、诱因,也就不再一一赘述。 
    通过这些自己看到的幻象后,黑马教主的眼中,这件袈裟就像是纠缠在自己身上的诅咒。 
    哪怕是丢掉,也会位自己招来厄运。 
    “因果已定,是我错了!” 
    黑马教主长叹口气,似乎是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后,整个人反而一下感到轻松了起来。 
    双膝重重跪拜在噶玛拔希的面前。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噶玛拔希面带微笑,只是手掌在黑马教主的头发上一抹,便是褪去了黑马教主浓厚的黑发。 
    同时一卷经文也被噶玛拔希信手传入了黑马教主脑海中。 
    只待黑马教主披上袈裟后,居然迈步走到了方才白眉老僧的位置上。 
    盘膝而坐,手中默念着噶玛拔希传入他脑海中的经文,一身杀伐之气,居然转瞬间烟消云散,化做滚滚佛烟围绕。 
    “这家伙,居然……化佛了!” 
    众人一阵面面相视,黑马教主并非真的成佛,而是化去一身苦修来的杀伐之力,成为了佛门弟子。 
    更令人所不解的是这家伙的修为居然还比之前似是精进了不少。 
    杀掉一位白眉老僧,还佛门一位黑马教主。 
    “这……” 
    众人相视一眼,神情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同时,更是对面前的噶玛拔希充满了忌惮和惊恐。 
    这并非是简单的菩萨经。 
    也非是三戒和尚的十世轮回。 
    而是更高深的佛法,令人自主化佛为僧,心甘情愿的成为一名佛门弟子! 
    要知道这绝不仅仅只是度化一个普通百姓那么简单。 
    能够成为一教之主,自身的信仰坚定何等强大。 
    这不仅仅要让他抛弃掉自己的信仰,等同否决掉自己的过去。 
    这同样也是各自信仰的碰撞。 
    结果很明显,黑马教的教义在佛门、至少在噶玛拔希的面前不堪一击。 
    “因果论!” 
    远处赵客不禁陷入了沉思。 
    因果之说,并不仅仅是佛门的专利,道家也同样有因果的说法。 
    甚至连现实中的科学界也承认了因果律的说法。 
    在一些科幻影视中,因果律甚至成为了一种设想出来的武器来使用,足以见证这种理论的强大之处。 
    而现在,噶玛拔希便是将因果融入自己的学说,变成了以上的说法,因果律武器。 
    这种手段与三戒和尚的十世轮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却是在其中加入了因果律,早早定下了因果,令人无处可逃,无处可躲。 
    相信这也是黑马教主为什么在从掌中佛国走出来的时候,反而自己选择了出家为僧。 
    只因为他被定下了因果之内,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出去这个循环。 
    只有顺应因果,遁入空门,才能算是真正的了结。 
    与其说眼前这场大战,倒不如说更是教义之间的对决。 
    实力已经成为其次,对于自家教义的完整性和认知性,才是最大的考量。 
    噶玛拔希手捏拈花平方在胸前,渡化了黑马教主后,步步落下,毫无顾忌般迈步走向一众教主、长老的面前。 
    众人相视一眼,可以看出这些教派的教主和长老们脸上充满了紧张。 
    教廷的哪位红袍主教,带着宝石戒指的手掌,不断放在背后相互扭捏。 
    巫毒教的教主面色赤红,身上的每一根毛发都不由紧绷起来。 
    其他那些教主们也是面面相视,之前他们还咒骂黑马教主无耻小人,此时此刻当看着噶玛拔希步步行来之时,那股莫大的压迫感,令众人精神紧绷,口干舌燥。 
    仿佛迎面走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佛。 
    “阁下,何必咄咄逼人!” 
    巫毒教的教主终于忍受不了的喊道,他不想让噶玛拔希再继续上前,怕自己受不了噶玛拔希的身上的压迫感而和黑马教主一样,转身逃走。 
    如巫毒教这样的西域大教尚且如此,其他教派可想而知。 
    即便是那教廷的红衣大主教,此时也由不得将手掌放在十字架上,目光严肃的盯着噶玛拔希。 
    见状噶玛拔希居然真的停顿下脚步,在距离众人十丈之外,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所求,只愿一些粮草,一些抵御风寒之物。” 
    说话间,噶玛拔希面容展露出笑容,一如春日阳风般,令人心生暖意,看不到丝毫的敌意,更不像是一个进攻者应有的模样。 
    反而就像一个普通化缘的僧人。 
    只是谁都不敢忘记,在这之前,噶玛拔希信手就把同为教主的黑马教主给渡化成僧。 
    “呵呵,说的好听,你们佛门拿了粮草资源,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把我们全部吞并,与其如此……” 
    说话的人是巫毒教的一位长老,巫毒教这次得罪了宗人府,安排的位置也是很不如人意。 
    正是这次佛门冲突的最前沿。 
    已经有一些弟子被莫名渡化成为佛门傀儡。 
    如果不是实在打不过噶玛拔希,怕是这位长老,早就要和噶玛拔希一较长短,拼个你死我活。 
    不过这家伙是个狠人,心中知晓自己不是噶玛拔希的对手,却是一点都不怂。 
    令门下弟子举起火把,冷冷一笑:“我们虽然不是佛门对手,但若是佛门要硬抢,大家干脆玉石俱焚。” 
    “没错,玉石俱焚,看你佛门撑到最后!” 
    有人冷笑,似是被巫毒教这位长老提醒后,纷纷传讯下去,一旦佛门继续逼近,马上就把储蓄的粮食全部点燃。 
    “诸位施主可是误会了,今日小僧来此只为化缘而来,并无恶意。” 
    噶玛拔希神情平静,反而后退一步,令众人面色缓和许多。 
    “误会?那么黑马教主也是误会?” 
    有人指着黑马教主的身影开口质问道。 
    噶玛拔希点点头:“这位黑马教主能够了却红尘,明白了因果循环,正是他大彻大悟的好事,至于诸位施主,贫僧可保证,佛门并未有加害之心,与诸位只有教义之争。” 
    “那么我们被强行渡化的弟子呢?”一位教主追问到。 
    “各有各的缘法。” 
    噶玛拔希继续说道:“贫僧与各位一赌教义之争,诸位施主赢贫僧一次,贫僧就放十二人,若是贫僧侥幸一次,可请各位施主施舍二石粮。” 
    如果赵客在这里听到噶玛拔希的话,怕是坚决不会去赌。 
    且不说实力的差距。 
    即便是赢了也不划算。 
    一石,等于一百斤粮食。 
    赢一次就是二百斤粮食,足够解决佛门这次上下一次饱饭了。 
    换下来十二人,怎么算怎么亏。 
    不过这些教主们显然对数学的概念非常模糊,二换十二,隐隐觉得还是有得赚的。 
    至于实力问题……他们有的选么? 
    面对噶玛拔希这样的人间活佛,他们根本没有的选。 
    对方肯用赌的方式来解决,已经是给足了他们这些人的面子。 
    几位教主相视一眼后,相互点点头,教廷的红衣主教作为代表,恶狠狠的咬着牙关道:“好,我们赌了!” 
    与此同时。 
    在佛门的驻地上,两个僧人盘坐在溪流边。 
    前方的热闹似是与他们无关紧要一般。 
    溪流声下,玉衡逐渐从入定中清醒过来,双眼睁开,待看到三戒和尚后,玉衡顿时眼睛一亮,迅速站起身来,双手合十毕恭毕敬的向三戒和尚做一佛礼。 
    “一念成魔,一念成佛,玉衡多谢大护法指点。” 
    这次在赵客这里吃了个大亏,加上对赵客的执念,险些让他心中生出心魔来。 
    哪怕只是一个记恨的念头。 
    也会成为阻挡他佛法的绊脚石,甚至最终像是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最终不可收拾。 
    三戒和尚为他化去了卡在胸口的那股怨气,无形中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令他久久不能再有所松动的佛法,终于又有了精进的迹象。 
    面对玉衡的答谢,三戒和尚却是没有理会他,目光看向天空,面色反而一时悲苦。 
    双手合十,自言自语道:“师父曾言,我有一劫,应在佛门弟子的身上,我本以为是你,原来不是。” 
    玉衡:??? 
    不明白三戒和尚究竟在说什么,就在玉衡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却是被三戒和尚挥手打断。 
    只见三戒和尚的目光逐渐看向面前深林,本是返老还童,年轻了十多岁的面容此时反而出现了难掩的沧桑,深沉的眼眸下,神情一时复杂起来。 
    这时候玉衡耳朵一动,突然听到树林中一阵阵脚步声奔来,紧跟着就听身后不远传来一声带着嬉笑调侃的声音:“阿弥陀佛,恭喜大护法功德圆满。”

猜你喜欢: 《圣痕使徒》 《黑衣道人》 《美阴娘》 《死人禁生》 《无限武者道》 《荒坟诡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