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四掌:破旗(下)

    “你究竟是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搞的这么麻烦!”
    黑卓看着屠夫之盒一口把乌吉吞进去,口中嘎巴嘎巴的作响,如果赵客是为了喂宠物而如此大费周章,那么实在是说不过去。
    最重要的是,赵客在屠夫之盒下口之前,用摄魂手将乌吉的灵魂给强行抽离出来。
    “呃……”
    只见屠夫之盒打了个嗝,把乌吉身上的衣服都给吐出来。
    显然对于这些兽皮制作的衣服,又是几日没洗过的味道十分不感兴趣。
    赵客弹指唤出琉璃火,将这些衣服烧成灰烬后,顺手就把屠夫之盒这个蠢货收回邮册里去。
    赵客把玩着手上乌吉的灵魂,不愧是一方教主的灵魂。
    本质上和普通人的灵魂有着极大的区别。
    说实话,如果不是乌吉中了洛女的菌毒,想要这么轻松的控制他并不容易。
    即便他们每个人单挑并不怂乌吉,但如果事态闹大起来,很快就会有人前来支援,到时候他们里外不是人。
    “做什么,你待会去问你的好兄弟就知道了。”
    只见赵客话音落下,唤出大夏鼎将两人一收,鼎身一闪,转瞬间就消失在原地。
    一阵冷风吹过,远处的篝火前人影晃动,闻歌起舞的喝彩声下,似乎谁都没有留意到,消失不见的乌吉。
    直到次日一早。
    人们才注意到乌吉消失了。
    这令大食教的众弟子一阵昏眩,他们不相信乌吉会抛弃他们自己逃命。
    那不是他们大食人的性格,会被族人唾弃。
    另一方面,上次教廷大主教等人的教训,不难看出想要逃走,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故而众人心里虽然有了猜测,却没有人敢确定。
    “乌吉消失了!”
    张志敬与一众长老相视一眼,一旁齐亮眸光闪烁了一下后,迅速又看了一眼积分榜,但却不见积分榜有任何变动,心中不禁有些困惑。
    不过这些困惑,齐亮很快就深深的隐藏下去。
    无论乌吉是生是死,他的消失也是有自己参与的一部分,一旦暴露出来,他会死无葬身之地。
    摩尼教教主很快也赶了过来,神色非常沉重。
    “不可能的,乌吉不是懦夫。”
    摩尼教主开口就先否认乌吉潜逃的可能,最了解自己的人往往就是自己的敌人,摩尼教主和乌吉两人早就是老相识,很清楚乌吉是大食教最忠实的信徒。
    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个……再等等看吧。”
    张志敬为人圆滑,打个机锋把话给叉过去,显然是不想要在这件事上纠结。
    如果乌吉是逃走,那么罪钵罗必然不会让他如愿,待会等罪钵罗来了之后,大家就都明白了。
    这时候,大萨满带着赵客一行人赶来。
    对于乌吉消失的事情,大萨满的神情也非常意外。
    不过和张志敬的态度一样,再等等看。
    “王兄!”
    赵客照旧爬上那颗老树,这一次苗道一总算是找到了赵客的身影,三两步爬到赵客身边:“王兄,昨天哪位天谕公子,现在还活着么?”
    “半死不活吧。”
    赵客一脸无所谓的神态道,想了想天谕现在的状态,基本上就是个活死人。
    “哦,可惜,如果四象珠并未损毁,或许能够有治愈他的办法!”
    赵客翻起眼白,狠狠鄙视苗道一一眼。
    这小子还是长不大,要试探也不需要这么直白吧。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张志敬怂恿这小子来继续试探自己,看看落在自己受伤的定光柱,究竟是否真得损毁。
    被赵客一副看穿的目光注视下,苗道一的脸皮骤然有些发红。
    不过话音一转,继续道:“我家掌教真人,想要向你做上一笔交易,你上次给我的丹药,还有么?”
    “固本丹!”
    “对,就是这个!我家真人想讨一些,当然不会白给,可以给你一套御剑术怎么样?”
    赵客脑袋和拨浪鼓一样:“不怎么样,没兴趣。”
    御剑术对自己没什么鸟用,自己又不御剑。
    要是有御锤术,自己或许还能考虑一下。
    况且张志敬又提及御剑术,总是让赵客觉得着老家伙还在试探自己。
    “这……”
    看苗道一一脸为难的神情,赵客拍拍他的肩膀道:“你还是太嫩了,回去给你家真人说,这些丹药我有的是,管饱的那种,但他若是需要就拿出点诚意来亲自找我谈。”
    张志敬这个人太圆滑,把苗道一这个愣头青当作传讯筒,让赵客不好直接提过分的要求,又是在试探自己的底线在什么地方。
    赵客可不喜欢他这一套,这次把话头直接说死了。
    如果张志敬真的需要固本丹,就让他亲自来找自己好了。
    “谔,好吧。”
    苗道一见状有些失落的点点头,觉得自己没能完成掌教真人的任务,情绪有些低落。
    这个傻小子根本就不知道,张志敬压根就不指望他能从赵客这里讨要来丹药。
    “来了!”
    这时有人开口高呼起来:“那个妖僧来了!”
    话音刚落,开口的人头颅砰的一下像是摔在地上的西瓜一样炸开。
    一颗石子从他的眉心贯穿出去,巨大的力量,令失去头颅的身体还在保持着惯性的往前走上六七米后,才重重摔倒在地上。
    “阿弥陀佛,贫僧应约而来!”
    罪钵罗身影不等佛门众人赶来,人已是出现在众人面前。
    只是阴沉冰冷的神情,似乎看上去极其的不好。
    那双满是阴霾的双眼扫视过来,站在赵客身旁的苗道一,骤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冻僵了一样。
    “敢问,大食教主为何不在。”
    罪钵罗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一遍后,神情更加的闷沉,仿佛蕴藏着雷霆之怒。
    面对罪钵罗的询问声,一时众人的神情都不大一样。
    苗道一身边的赵客,依旧只是分身,此时被赵客控制着面部的肌肉做出和苗道一一般困惑和惊讶的表情。
    但本尊却是躲在大夏鼎里,借着分身的视觉下,神情变得格外期待起来。
    “你确定这样可以瞒过他么?这家伙,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高级邮差,甚至比高级邮差还要强上一些。”
    赵客身后,就见天谕舒舒服服的躺在草坪上,手上还拿着一枚苹果。
    看上去他仿佛就像是没有受到一点伤害一样,甚至连眼睛都变得清明起来。
    一旁的黑卓则坐在他的身旁,抱着一坛桃花酿喝的津津有味。
    事实上黑卓赶到这里后看到完整无缺的天谕,简直是惊为天人。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是赵客把他的灵魂抽出来**,给了他重新制作了一具身体。
    至于原本的残躯,则暂时被赵客隐藏在老树本体的根茎下。
    借着老树不断给予的滋养,保证肉身不会死亡。
    换句话说,那具肉身现在已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身体,就和医院里的植物人,那些撞鬼被吓走了魂的人一样。
    也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一些天谕的痛苦,否则即便是不死,躺在那样的残躯中,也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对赵客的做法,天谕已经十分满足了。
    至少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够真正的依靠自己的眼睛看到真实的世界。
    “至少试试不会错。”
    赵客咧嘴一笑,要他沦为棋子,甘心在别人手中任由操纵,这种滋味赵客非常不喜欢。
    为了老头子,自己已经成为了红婆婆的棋子。
    那是为了自己的至亲,自己无话可说。
    但这不代表他不会反抗,甚至如果赵客愿意,完全可以把这盘棋给踢翻掉。
    就如他眼下这样做是一样的道理。
    他要破掉这盘棋。
    如果名册上的人,就是所谓的棋子。
    赵客很想知道,这本来设定好的步子,突然被自己给打乱掉,罪钵罗会怎么做。
    “乌吉在那里!”
    罪钵罗的声音冷如腊月寒冬,神情没有了昨日的祥和,一时暴躁如雷的模样,让人头皮发麻。
    即便是张志敬等教主在内,心悬也一时紧绷到了极点。
    “说啊!”
    罪钵罗上前一步,抬手抓过一名大食教的弟子,只见五指扭动,虚空卷起一股巨大的力量,令这么弟子的身体瞬间被挤压成薄薄的一片肉纸。
    最恐怖的是,这个时候这名弟子居然还活着,发出一阵阵低沉嘶哑的哀嚎声。
    “乌吉在那里!”
    罪钵罗双瞳炽火如灯,两道金芒朝着四周扫去,正是佛门神通之一,神目通。
    然而一眸扫去,将周围千里范围全然看在眼中,却依旧没有找到乌吉身影。
    “尊者请息雷霆之怒,我等确实没有见到乌吉所在。”
    张志敬上前安抚道,他怕待会罪钵罗会继续愤而杀人。
    罪钵罗冷哼一声,浑然没有把张志敬放在眼里的意思,眸光一闪,将双眸锁定在了赵客的身上。
    正在大夏鼎内的赵客本尊,心头一惊,但很快就平静下来,锐利如刀似的窥视感袭来,但这股恐怖的压迫感,却被大夏鼎全然给阻隔在外。
    即便是罪钵罗这尊已是超脱极限的强者,他的威压也不能侵透大夏鼎这尊镇压国运的神器。
    没有罪钵罗的威压,赵客一时倒是轻松起来,一副和老子没干系的表情,令罪钵罗很不爽的收回了双眼。
    从怀中拿出名单,看着上面乌吉的名字,一时罪钵罗的脸上,一时发黑一时发红,就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快要抓狂。
    最终眸光看向大食教众弟子,冷哼道:“日落之前,你们如果不能拿出大食教的赤月杀术,或是让你们教主出来,你们谁都别想活!”

猜你喜欢: 《万妖行》 《我在看着你》 《十恶临城》 《末日狂暴和尚》 《举头三尺有黄仙》 《黑夜进化》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