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8 一招

    林荫小路上,林天佑目光漠然的看着幻灭老祖和剑痴,开口道:
    “本帝知道,你们来此的目的是为了箫音儿和银光剑灵。
    但本帝告诉你们,这些器灵已经是本帝所有,你们谁敢动他们,那就是与本帝为敌!
    从今天开始,箫音儿跟银光剑灵出了一点事情,本帝就把这个账算在你们的头上,你们到时候一个都逃不掉,直到死绝为止!”
    林天佑的声音森寒,充满了杀意,幻灭老谊打了一个寒颤,他可一点都不怀疑这个少年鬼帝所说的话。
    龙皇鬼帝连鬼神都可以说杀就杀,谁敢不信?
    他们心头惊恐万状,不管是在冥界还是在洪荒,都遵循着一个规则,那就是强者为尊。
    尤其是在洪荒,强者为尊的规则表现的更加淋漓尽致。
    弱者面对强者就要绝对的服从,否则,死都不是最好的下场,那会是生不如死!.
    “遵命,龙皇陛下的命令,小人一定遵从!”
    幻灭老祖是真的服怂了,跪在地上磕头答应。
    自己的命跟琴公主,当然是自己的命更重要一些。
    而剑痴虽然也不敢再表现出任何不服的表情,但仍然心有不甘。
    他抬起头来,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银光剑灵,心道现在先假意遵从林天佑的命令。
    等趁林天佑不注意的时候,再把银光剑灵抓回来,然后把魔剑炼制出来。
    他相信,只要魔剑一出,别说一个龙皇鬼帝了,就算是十个龙皇鬼帝,他也有信心能够战胜。
    毕竟魔剑的锻造配方、可是他从洪荒深处的某个极为危险的遗迹里获得。
    锻造出来的神兵,定能达到洪荒级别。
    “哼,小小的冥界鬼帝,居然也敢自称龙皇?
    有种你去洪荒深处自报名号,看洪荒深处的怪物们如何碾压你!”
    他心中冷笑。
    龙皇是洪荒之地最尊贵的称呼之一。
    在这个洪荒边境之地或许还不算太响亮,但在洪荒深处,那却是能令人胆战心惊的称号。
    无论你有多大的本事,即便你可以一脚踢开大山,一掌拍散大海,可只要听到龙皇二字,都会下意识的心惊。
    这就是龙皇鬼神的强大之处。
    林天佑眼中冷光一闪,对于剑痴那点小动作,他可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捕捉到。
    当下冷笑道:
    “看来你这个家伙面服心不服啊!”
    此言一出,剑痴当即面色大变,想都不想,连忙摇头:
    “不,我不敢,我对龙皇鬼帝充满了敬畏,不敢不服!”
    “不敢?你当本帝是三岁小孩子,想骗就骗?”
    林天佑脸上划过一抹残忍,道:
    “也罢,既然你不服,那就与本帝一战吧!
    如果你能撑过本帝一招,本帝便不再出手,任你离开。
    但你撑不过去,那就只有死!”
    他这话说出口,剑痴、幻灭遗迹银光剑灵等人都是面色大变。
    银光剑灵想开口提醒林天佑,不要这么自信。
    他跟剑痴打过,知道剑痴的实力不低,说不定一招搞不定,至少也要三招才行。
    可他张了张口,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身上还有剑痴打的禁制,无法说话。
    箫音儿也觉得一招太少了,剑痴再怎么说也是一位一层的鬼神强者。
    而且,听他们的对话,林天佑似乎并不是龙皇鬼神的儿子,而是冥界的鬼帝。
    虽然她并不敢小看冥界鬼帝,可鬼帝的身份再高,也不及龙皇鬼神的儿子高吧?
    如此一来,林天佑想凭一招赢的可能性不大。
    到时候别放跑了剑痴,后患无穷!
    唯独只有天蚕针灵对林天佑无比的相信。
    她觉得主人说一招打败剑痴,那都是低调。
    说不定连半招都不需要使用,就能碾压剑痴了。
    “龙皇陛下一言九鼎,如果我一撑过一招,您当真会饶我离开?”
    剑痴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睛盯着林天佑,再次确认。
    扛下林天佑的一招,他还是有一些把握的。
    “先撑过本帝一招再说吧!”
    林天佑将身子背过去,对着天蚕针灵摆了摆手,示意她把天蚕针丢过来。
    与一个一层境的鬼神对战,居然还敢如此嚣张的背过身去,这简直就是不把剑痴当人看。
    这番动作,令得剑痴心头的愤怒到了极点。
    他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羞辱。
    “敢看不起我?那你就给我死吧!”
    他暴喝一声,手里的黑色长剑有着点点的剑芒在闪动。
    强横的魂力已经鱼贯而出,将整把宝剑都给包裹。
    “剑痴的最强剑技?”
    幻灭老祖惊呼一声,他没想到,剑痴居然为了应对林天佑的一招,连最强的剑技都施展了出来。
    看来是抱着拼死一搏的信念来战斗的。
    只是不知道林天佑要如何应对。
    这么背着身体,真的好吗?
    高手对决,差之毫厘,都是生与死之间的交替。
    他认为林天佑太大意了。
    “狂妄的小子,你死定了!”
    剑痴对自己的剑道修为十分自信。
    他的这招怨气剑斩更是剑道之中的禁术。
    此术以无数冥界鬼族的神魂所化,因为他们被魂灭时,产生了极重的怨气,令得他这一招威力大增。
    无论是谁,被这一剑斩到,立刻就会受到剑气里的怨气影响,从而走火入魔,发狂发颠。
    本来他很忌惮林天佑的,但这个小子装逼,非要背对着他,那就不能怪他心狠手辣了。
    “主人小心!”
    天蚕针灵正要准备将天蚕针丢给林天佑,忽然看到剑痴的黑色长剑泛出极为令人不适的气势来。
    她心恐主人受挫,连忙大声尖叫。
    “现在提醒,已经迟了!”
    剑痴心头冷笑,他那一剑没有任何留情,全部朝林天佑的后背斩了下去。
    怨气肆虐,众人都以为林天佑会被此剑斩的鲜血喷溅时,林天佑却在此刻动了。
    他仍然没有回头转身,只是左手随意打了个响指。
    啪嗒!
    立时在他身后半米位置处,一团黑色的火焰,‘腾’的一声,拔地而起!
    这火焰的黑比那宝剑上的黑色怨气更加浓郁。
    出现的瞬间,就已经把剑痴整个人包裹。
    凄厉的惨叫也随着火焰的蔓延而响彻!

猜你喜欢: 《漫画尸(断头巷)》 《穿越者公敌》 《主神创业中》 《我的灵异档案》 《诸天投影》 《神仙微信群》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