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人间闲逛

    虽然常常调侃那位是农夫三拳,
    但那真的只是一种调侃。
    冯四儿在前阵子曾传递出消息,说泰山上的那座小庙空了。
    当时周泽还不以为意,空了就空了吧,但谁晓得,那位菩萨居然来到了海南,来到了三亚。
    老道的前世到底做了什么,周泽其实已经猜出了一些,自己对那位菩萨做过什么,周老板还常常拿来炫耀呢。
    以前大家玩儿的是蒙面游戏,出了蒙面舞厅,谁也不知道谁是谁,自然可以各种放浪形骸各种浪。
    但在现实里,
    那一切,就都不再现实。
    一种紧迫感,已经袭来。
    书屋一行人刚到三亚没几天,那位也来了,这不得不让周泽去想更多。
    和那尊菩萨相比,海神的威胁,真的可以忽略不计了。
    “怎么救你?”
    周泽开口问道。
    “血…………血…………血…………”
    “血?”
    “你的…………精血…………”
    海神被谛听所伤,因谛听先前在地狱泰山之上近乎榨干了体内的八九成鲜血,还阳后急需进补,恰好碰到了海神。
    没有招呼,没有前奏,谛听直接上去把海神大卸八块,吸收了个七七八八,随后像是丢垃圾一样丢开,让其去自生自灭。
    吃过蛇肉的可能不知道,但杀过蛇的肯定晓得;
    你把一条蛇的蛇头剪断,再把蛇皮全剥了,拿一个剪刀给它从上到下划拉开;
    就这样了,这根像橡皮管子一样的“蛇”,它依旧还能蠕动着。
    海神大人就是如此,虽说有着谛听懒得费功夫完全灭杀它的因素在里面,但其本人那旺盛得如同小强一般的生命力也是它能够支撑着漂流到现在的根本原因。
    现在,
    它需要周泽的精血,
    化蛟这事儿,已经不敢想了,也不现实了,它现在所期待的,只是另一条路。
    只是,书屋里已经有一个死侍了,周老板还真没想法再制造出一个加强版的死侍出来;
    外加这次出来,小土豆已经吃完了,要是再在这儿给这位海神大人放血,之后再有什么事儿,自己可能就虚弱到连稍微扑腾反抗一下的能力都没了。
    “甭想。”
    周老板干脆利落地拒绝。
    时间宝贵,他也懒得在这里继续折腾功夫。
    “我……我可以……可以……认你……为……为主……”
    海神大人的声音很是急切。
    它现在想要的其实不是恢复,先前开口要周泽的精血,也只是带着那种梦想总归是要有的想法。
    现在,它最急切所需的,是一个载体,能够让其残魂可以保留下去的载体。
    哪怕,为此需要献出自己的自由,也在所不惜。
    周泽犹豫了一下,
    点点头,
    同意了。
    周老板以前不是没有过类似的玩意儿,自己抓的,冯四儿送的,但就跟有些人连仙人掌都养不长一样,
    周老板的这些玩意儿,消耗得也是快得很。
    食指指甲轻轻划开自己的手掌,划出了一道血口子,倒是没多少鲜血滴落出来。
    周泽将手掌贴在了海蟒的头颅上,
    一道绿光,从海蟒头颅上流转而出,顺着周泽的手掌没入了周泽的体内。
    寻常人收这种东西,多少都会慎重思考,因为这玩意儿反噬起来真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儿,稍有不慎,就会被鹊巢鸠占。
    然而,周老板体内有铁憨憨,是真的不在意这个问题的。
    就当是暂时给失去所有手办的铁憨憨找个乐子吧,省的他现在这么消沉,现在好了,没事儿做时可以自己玩玩儿蛇皮。
    海蟒进入了周泽的体内,
    确切的说,
    是它进入了一片大海之中。
    只是这片海和它出生成长的大海截然不同,
    在大海的中央位置,
    一座白骨王座巍峨耸立。
    王座上方,
    坐着一个赤膊男子。
    男子右手撑着自己的头,像是坐在那儿打着瞌睡。
    海蟒本能地想要靠近去打个招呼,
    然而,
    男子微微睁开了眼,
    只是睁开了一道缝隙,
    海蟒马上如遭电击,
    当即温顺地潜入了海面,不敢再露头。
    男子重新闭上了眼,
    他似乎真的很困,
    困得和老道一样。
    ………………
    收了海神,得知菩萨已然到了三亚的周泽不敢再继续耽搁下去,准备直接回到岸边。
    是抓紧时间赶紧离开三亚还是就地隐藏,总归需要快点拿出个章程。
    老板是依旧铁掌水上飘,老张头作势要跟着一起游过去。
    却被同样在水中的安律师一把抓住了肩膀。
    “做甚?”老张头疑惑地问道。
    “妈的,脏活累活儿不可能都留我一个人干吧?”
    “什么意思?”
    老张头一副我很迷茫我什么都不知道的神情。
    安律师嘴角向侧后方一瞥,
    喉咙里发出了“咔”的声音。
    后面,
    女捕头依旧抱着自己救下来的那个手下在水里泡着,似乎被刚刚的一幕冲撞到了心神,还没能恢复过来。
    “老板都没说,你…………”
    “老板是忘记了,但我们不能忘记,老板心善,我就是个坏东西。”
    安律师很认真地说道。
    老张头深吸一口气。
    “想想你家老张,想想你家小峰,你老张家现在和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旦暴露了大家都完蛋。”
    “你一个人办不到么?”
    “我想看你也一起脏。”
    ………………
    人间的城市,确实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菩萨和谛听一起走在街上,他们拒绝了吕文亮的安排,就这么的,随意地在城市里逛着。
    走一段路,再上个观光大巴,也不晓得去哪里,就这么随便地走随便地看。
    一直到入夜了,他们二人依旧在城市的街头继续散步着。
    好在,这点运动量对于他们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菩萨,该进晚食了。”
    菩萨点点头。
    谛听去了对面的一家快餐店,对着店员双手合什,化缘。
    店员不知道为什么被感动得都哭了,主动送上了两份快餐,细心地打包后送到了谛听的手上。
    随后,
    菩萨和谛听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一人手里一份盒饭。
    吃得还是那么的慢条斯理,很认真。
    化缘之物,不可挑剔,心诚以待之。
    这一点,无论是当年还是小沙弥时亦或者现在执掌地狱,在菩萨身上,都没有丝毫的改变。
    他没有成佛,却一直以“佛”的标准在活着。
    佛不佛的,在他眼里,真的只是一个虚妄,一个称号罢了,甚至可以说是,不值一提。
    这时,一个身上散发着浓郁酒气的女人走了过来,她路走得有些东倒西歪,在经过长椅时,高跟鞋一崴,直接摔向了身边长椅上的谛听。
    谛听一只手抓着盒饭另一只手搀扶住了她。
    “啪!”
    谁知道女人站稳后反手就给谛听一个巴掌。
    “妈的,敢吃老娘豆腐,也不瞧瞧你这个穷酸样!
    你撒手,你撒手,不撒手我喊人啦!”
    谛听松开了手,
    没理会醉酒女人的叫嚣,继续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女人扫了一眼坐在长椅上的二人,鼻音一哼,“乐色!”
    菩萨继续吃自己的饭,
    谛听继续吃自己的饭,
    长椅上,
    只有细细咀嚼食物的声响。
    女人的心情应该是极差的,否则也不会喝这么多酒,但你再怎么脾气差,也没办法冲两团棉花继续发脾气。
    当下从手提包里拿出了车钥匙,打开了旁边的一辆玛莎拉蒂,坐了上去。
    车子发动了,
    发动机发出了一连串的声响,
    疾驰而去。
    菩萨放下了手中的盒饭,
    谛听则看向菩萨,
    菩萨抿了抿嘴唇,
    道:
    “渴了。”
    谛听起身,走到身后的一家名叫“甘茶度”的奶茶店化缘。
    两个年轻店员又哭得稀里哗啦,
    旁边排队等待的顾客们看得真是莫名其妙,有人还在质问凭什么要饭的还能插队。
    俩店员把刚刚做好准备给客人的奶茶和果汁都直接倒掉了,
    哭着说“这些都是用烂水果做的,不新鲜,要给大家换新鲜的“。
    排队顾客:“…………”
    谛听拿了一杯果汁过来,
    递给了菩萨。
    菩萨接过果汁,
    喝了一口。
    而后继续拿起筷子,开始把剩余的盒饭吃完。
    能吃多少量,就化多少的缘,万万不可浪费一丝。
    终于,
    菩萨把盒饭吃完了。
    谛听也吃完了,将菩萨还没喝完的果汁拿过来,自己喝完。
    “没吃饱吧?”
    菩萨问谛听。
    “可不敢放开了吃。”
    谛听有些憨厚的笑了,其干瘦的脸上,嘴唇也有些发白。
    “跟着我,苦了你了,饿了这么多年。”
    “如果不是跟着菩萨,我应该早没了。”
    恰好,前面又有一辆旅游大巴过来了。
    菩萨站起身,吃了饭,可以继续溜达了,有路走路,有车上车,随性走随性去。
    谛听则是把盒饭和果汁收起来,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那边准备丢掉。
    菩萨站在站台下等,
    这辆大巴车停了,又开走了。
    谛听这时才走过来,他耽搁了时间,导致菩萨没能上得了刚刚的那辆车。
    “怎么这么久?”菩萨问道。
    谛听伸手挠挠头,有些羞赧,
    道:
    “在分干垃圾湿垃圾呢。”

猜你喜欢: 《时空逃杀》 《误入狼室:顾总宠妻无下限》 《重生之惟我独仙》 《追凶诡探》 《嫁入豪门的女人》 《厨娘逆袭》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