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野比大雄

    “喂?喂!你现在在哪!我能帮你,我可以帮你!”
    陈歌对着电话大声叫喊,但回答他的只有火焰在燃烧的声音。
    “冷静,千万要冷静啊!”
    他握紧了手机,一脚踹开鬼屋门,冲向乐园里最高的办公楼。
    全力冲刺,他跑到了楼顶,站在乐园最高的地方俯瞰九江。
    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唯独看不见火光。
    可现在话筒那边明明火焰升腾,噼里啪啦的声响不断传出。
    大火已经蔓延开了。
    “喂,我不知道这句话你能不能听见,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可以帮你,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愿意帮你。”
    电流沙沙作响,似乎是火烧到了电话线,没有任何留言,电话中断了。
    听着手机那边的忙音,陈歌心里有一点堵。
    那个作者最后一段讲的,应该是自己的幻想,一直以来的坚持没有得到回报,梦想坍塌后,他的精神可能已经出了问题。
    扶着大楼边缘的护栏,陈歌看向远方。
    几分钟后,他抱着一丝侥幸再次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他知道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想要再试一试。
    忙音在耳边响起,也不知道响了多久。
    陈歌轻声叹了口气,在他准备挂断的时候,电话突然被接通了。
    “你好。”
    话筒那边传来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
    打错了?
    陈歌下意识看了一遍电话号码,几个数字全都是对的,但是话筒里火焰烧灼的声音却消失了,手机那边安静到了压抑的地步。
    同一个号码,不同的声音,陈歌冷静下来,他回想着黑色手机上关于这个号码的介绍警察发现,每一位死者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都拨打了这个号码。
    死者不止一个!
    意识到了这一点后,陈歌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调整说话的声音和语调:“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不了解情况,不知道对方遭遇过什么,陈歌能说的只有这句话。
    “帮我吗?不用了,谢谢。”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虚弱,就像是快要睡着了一样。
    “你看起来很不舒服。”陈歌没来由的不安了起来,对方平静的吓人,这让他想起了刚才的那位作家:“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如果你想找个人聊一会的话,我可以立刻过去。”
    “时间来不及了。”男人语速很慢:“如果你真想要帮我的话,能不能在挂断电话之前,给我的房东说一声,水电煤气费,放在了行李箱上。”
    “房东?那我要怎么联系到他?”陈歌听男人的语气,感觉他像是在交代后事,他想要知道男人此时的位置,房东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她住在童话王国乐园左边的居民区,六号楼一层。”男人的声音有气无力,似乎说话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了。
    “童话王国?”陈歌脑中闪过这个乐园的位置,建在九江南郊,是一个专门为孩子打造的儿童乐园,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被关停:“那你有她的联系电话吗?我怕到时候找不到地方。”
    陈歌果断朝楼下走去,他准备亲自去九江南郊看一看。
    人命关天,他没有挂断电话,想尽办法稳住对方:“听你的声音,感觉你很困,昨晚没休息好吗?”
    “我已经很久没有熟睡过了。”男人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白天没心没肺的,一到晚上就会胡思乱想,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我很理解你这种痛苦,我晚上也总是睡不着,经常大半夜凌晨三四点还一个人在外面溜达。”陈歌感同身受,他说的也确实是实话。
    男人似乎从陈歌真挚的语气中找到了一丝共鸣:“你也总是失眠吗?”
    “是啊,我父母在大半年前失踪了,至今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我每天都活在痛苦和焦虑当中,只能靠帮助别人,来为自己的心灵寻求一丝慰藉。”说到这里,陈歌话音一转:“不过我还是会坚持找下去,等找到了他们,我一定要大声告诉他们自己的愤怒和担忧,然后再跑过去紧紧抱住他们。”
    “祝你早日能找到他们。”男人的语气有一丝软化,不过他的状态却越来越差,好像随时都会昏迷一样。
    “能不能给我说说你的事情,你把我当成一个路过的陌生人就行了。”陈歌见差不多了,试探着问了一句。
    “我的人生很没有意思。”男人回想了一会,说出了这几个字。
    “人生本来就没什么意思,主要是因为每个不同的人赋予了它不同的意义,所以才变得不是那么无聊。”陈歌已经跑出了办公楼,朝着乐园外面跑去。
    “也许吧,我的出生是一个意外,从小是父亲照顾我长大,他努力工作,拿着微薄的薪水,就像随便在马路上看到的一个人一样,很普通。”男人的声音慢慢变低,不过语速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我从小身体很弱,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上了学后,更是处于一种格格不入的状态。我总觉得自己很笨,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注意力也无法集中,谁都不喜欢和我做朋友。”男人吸了口气,他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一开始老师只是觉得我性格有问题,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后来有一天,老师把我爸叫到了学校,他们建议我去看看医生。”
    “看医生?”
    “对,诊断后的结果是大雄—胖虎综合征,很有趣的名字,刚听到的时候我还觉得挺有意思。”男人笑了笑,不过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开心。
    陈歌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病,大雄胖虎好像是某部漫画里的人物:“这个病具体有什么表现?”
    “国外对过动症及注意力缺失症这类精神官能障碍的统称,其中大雄代表的是注意力缺失症,也就是我所患上的病。”
    “对于这个病我当时是一无所知,回到学校,同学们也只是知道我得了病,但并没有去了解过这个病。其实有时候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孤立你的理由而已,而脑子有病恰巧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男人说这些的时候很平淡,似乎和后面发生的事情相比,这根本没什么。
    “高中上完,我就没有再继续念书,感觉很对不起自己的父亲。我找了很多工作,但都因为性格被辞退,我开始变得害怕见人,病情也越来越严重,最终演变成了重度抑郁症,被送进了精神疾病矫正中心。”
    “那时候我二十出头,不仅没办法带给父亲一点帮助,还像只吸血的蚂蝗一样,拖累了他。”
    “在这种情况下,我考虑了很久,决定离开。”
    “我将最后想要对父亲说的话发布在网上,设成了定时发布。”男人深深的叹了口气:“如果我那天离开了,或许也就没什么了。”
    “千万别有这样的想法!活着才有一切!”陈歌已经坐上了出租车,让司机尽快往南郊开。
    “我被抢救回来了,但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定时发布的那些话已经公开。”
    “我第一次收到那么多的关心,有种诚惶诚恐的感觉。”
    “康复以后,我上网做了澄清,给大家添麻烦了,我没事。”
    “很多人给我以安慰,说没事就好,但我还看到了一些私信。”
    “你怎么还不死?”
    “你怎么还在蹦跶?”
    “我还在期盼你的头七给你上柱香呢?”
    “安眠药发现及时很好救的,选百草枯一类的毒药吧。”
    “就不能安静地去死吗?”
    “我很奇怪,明明素不相识,为何这么多人盼着我死?是因为我的死能让他们会心一笑?”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变得更低了。
    这些话陈歌听着都觉得有些恶毒:“我觉得你不能让他们如愿以偿,他们越求着你死,你就要活的越开心,笑容满面,气死他们!”
    电话那边的男人轻轻笑了一声:“你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我也曾苦恼过一段时间,后来和我父亲聊过以后我才明白,他并不在乎我生病,也不在乎我拖累他,只要我好好活着就可以,所有的一切有他在。”
    “我那时二十二岁,父亲的话给了我最大的鼓励,我不是一个没用的人,我可以做到。”
    “积极配合治疗,三个月后,我出院了。”
    “父亲知道我的情况,见到人会非常紧张,他特意帮我联系到了一个不用见人的工作让我去扮演儿童乐园里的大型卡通人偶。”
    “上班那天,乐园工作人员将我带到了仓库,让我在一堆卡通人偶服装里选择一个。”
    “我一眼就相中了机器猫,头大,里面有一个小型风扇,还有个原因是我小时候患有大雄胖虎综合征,我觉得机器猫可以带给大雄好运。”
    “经过简单的培训后我就上岗了,每天的工作就是穿着机器猫的人偶服装,在肚子前面的口袋里准备好糖果和小礼物,然后在儿童乐园里陪孩子们玩耍。”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看着孩子们的笑脸,我自己也会情不自禁的微笑。”
    “躲在人偶服装里,我也有了安全感,不仅不害怕了,还会主动去和游客交流,我觉得这个工作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机器猫果真能带给大雄好运。”
    “就这样做了很久,有时我父亲也会来看我,其实我都知道,每当他偷偷过来的时候,我都会表现的格外认真,我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儿子是个没用的人。”
    男人的声音在轻轻颤抖,他似乎很困很困,语速在变慢。
    “二十五岁的时候,父亲找到了我,他为我感到骄傲,觉得我就算这样依旧没有被生活打败,已经超过了很多的人。”
    “他相信我能继续勇敢的生活下去,然后又告诉我说,这样他也可以放心去外地打工了,他的朋友为他介绍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
    “我起初并没有疑惑什么,每个星期还会和他通话,但渐渐我发现他的声音很奇怪。”
    “终于有一天,我请了假,去了外地,找到了他所说的那个朋友,但是对方却说并没有给我父亲介绍工作,我父亲也不在那里。”
    “回到自己的城市,我找了许久,才在一个破旧的出租屋里找到了他。”
    “满屋子的中药味,父亲憔悴了太多,我是直到那个时候才知道他患有白血病,一直在硬抗,没有治疗的钱,就找偏方,自己弄些中药来喝,因为担心对我造成影响,所以就找了个出去打工的借口。”
    “我爸最后还是走了,我觉得自己很没用,当初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信念就是让我爸晚年享福,但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很平淡的语气,但陈歌听着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我知道父亲临走时候的想法,所以我很努力的活着,可总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在我二十七岁的时候,儿童乐园因为种种原因要被关闭。”
    “我想尽办法去挽回,可我只是个大雄,并不是机器猫。”
    “其实卡通人偶服装穿着很不舒服,夏天很热,里面还需要穿一层紧身衣,否则衣服粘着皮肤会很难弄。但真到了必须要脱下的这一天,我发现自己还有些舍不得。”
    “穿着它,我是孩子们眼里的机器猫,口袋里装着无数的礼物和糖果,但是脱了他以后,我就又变成了那个大雄。”
    “我发现自己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并没有进步,我每天都在跟自己战斗,但从来没有真正赢过。”
    “今年我三十岁,不想那么累了,我准备好好睡一觉。”
    男人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乎都快要听不到了。
    “喂!你先别睡!”陈歌很担心男人睡着,他怕对方再也醒不过来。
    出租车飞驰在西郊的公路上,陈歌此时距离男人所说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
    “清醒一下!我马上就到!”陈歌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是那边的回应却越来越小。
    渐渐的,男人好像真的睡着了一样。
    陈歌不敢挂断电话,拼命催促司机,半小时后他终于来到了男人所说的地方。
    下了车,陈歌冲进楼道,敲击房东家的门。
    过了半天,门才被打开。
    “你好!我找一个人,男的,三十岁左右,比较怕生……”
    陈歌将自己从电话里获取到的信息全部说了出来,他只说到一半,开门的那个女人脸色变得很差:“你找他干什么?”
    “他在哪?他现在的情况很危险!”
    “在哪?”女人怪异的看着陈歌:“那个人已经死了,穿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玩偶衣服,一个人跑到封闭的儿童乐园里,警察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陈歌电话还没挂断,他的手机就在耳边。
    “几个月前吧,那家伙看起来很不合群,一个朋友都没有,走的很突然,水电房费都还没交。”女人往后退了一步,将房门合上了大半。
    “那我去乐园里看看吧。”陈歌点了点头,转身的时候又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对了,那个水电房费,你去他的行李上找一找,应该能找到。”
    “行李?”女人看向陈歌的目光更加奇怪了:“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朋友。”陈歌拿着手机冲出楼道,跑向旁边已经废弃的儿童乐园。

猜你喜欢: 《招阴人》 《欧皇的无限之旅》 《创造真实世界》 《奇门灵异事务所》 《听妖说故事》 《神秘亡夫难伺候》

热门小说